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早市
    原来正是郑万厦三人从杭州而来,到扬州寻找胡风子为郑万厦铸剑。由于郑万厦马术不熟,几人在路上耽搁了不少时日,今日才赶到扬州。正好赶上扬州城西的早市,钰儿姑娘喜欢热闹,便提议逛逛早市,也当赶集了。秦离焱这时才慢吞吞踱着步子走了过来,钰儿姑娘附耳在秦离焱耳边说了几句话,一边眼珠子还滴溜溜地看着郑万厦和善扬郡主乱转,不知到底说些什么。

    秦离焱听完钰儿姑娘的话,笑着拱手道:“没想到能在这遇到郡主,看来秦离焱这一趟还真是不虚此行呢。”

    善扬郡主方才所有的心思都在郑万厦身上,二人虽然相认,各自都有千般话想要说,一时之间却不知如何开口,更何况这周围人多嘴杂,千言万语便只能暂时搁置。听了秦离焱的话,才注意到这个人,是个约莫二十五六的青年,剑眉星目,长脸直鼻,是个标准的美男子,头顶扎了个发髻用青色丝带绑了,身着青衫,仪态出众。只是神情惫懒,好似所有的东西都与他无关。方才他自报姓名来着,叫秦离焱。秦离焱?善扬郡主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在脑中思考一番之后,终于想起他是谁。便还礼道:“原来是秦世兄,失礼失礼。”当朝首辅秦钊与前首辅同朝为官多年,相互扶持,情谊甚佳,申首辅致仕之后,身为次辅的秦钊便做了首辅,善扬郡主身为申首辅义女,叫秦离焱世兄便是看在这一层关系的缘故上。

    秦离焱奇道:“郡主认得我郑兄弟?”

    善扬郡主道:“是啊,善扬找了他很久呢。”

    郑万厦听秦离焱所言,原来颜欢欢便是善扬郡主,不禁有些错愕,人生之奇妙,当真匪夷所思。又听颜欢欢找了他很久,便有些愧疚,公孙老头儿在自己出门游历前,还特意叮嘱了一番,帮他留意一下颜欢欢那丫头的消息。自己当时还满口答应来着,没成想后来经历许多的事,便也忘了这一茬。

    秦离焱笑道:“难怪当日天下英雄齐聚宝船之上,郡主也没瞧上谁,原来早已心有所属……”说着亲昵地拍了拍郑万厦的肩膀,炫耀一般对善扬郡主道:“郑兄弟才智超群,卓尔不凡,秦离焱败给他,也不算太冤了。哈哈哈。”不得不说,秦离焱光从善扬郡主的一句话便能编排出这么多东西,当真厉害。

    善扬郡主却没有否认,反而问道:“败给他?听秦世兄所言,当日你也驾临宝船,见证了善扬举办的书剑茶会?”

    秦离焱笑着点了点头。

    善扬郡主又道:“善扬居然没有留意到秦世兄,这倒是善扬的不该了。”

    秦离焱嘿嘿笑道:“不干郡主的事,我私自从家中跑出,只怕郡主知道了该告知家父捉我回去了,所以没有敢见过郡主,只借了郡主宝船偷偷搭了一路顺风船。多有失礼之处,还望郡主万勿见怪才是。”

    善扬郡主苦笑道:“首辅日理万机,秦世兄也当真不让他省心。”语气无奈,颇有微词。

    秦离焱摊了摊手,语气更加无奈,道:“郡主有所不知,要是我日日在家,家父看了我便要发火,会更加不省心啊。”

    对于京中这位虎父犬子,善扬郡主也是早有耳闻,跟其他纨绔花天酒地,鲜衣怒马不一样,这位也是啥正事也不干,整日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东西。有段时间,更是想要出家当和尚,气得秦首辅用鞭子狠狠抽了一顿,总算打消了那般念头。善扬郡主想起面前这人的奇葩传闻,再看他衣冠楚楚,更加觉得奇葩。便也不再去理会他为何离家出走,问道:“秦世兄又是怎么认识他的?”

    善扬郡主说他的时候,含情脉脉地看了郑万厦一眼,郑万厦一直在听善扬郡主和秦离焱说话,听她一直自称‘善扬’,想来是皇帝册封,颇为光彩吧。此时一听二人话头转到自己身上,郑万厦抬起目光,和善扬郡主的目光对视了一刻,笑了笑。钰儿姑娘一听就不乐意了,什么你啊他啊,这女人分明是将她和郑万厦划到一拨,将秦离焱和自己划到另一拨了,心里便老大不乐意,可是脸上却笑嘻嘻地,向郑万厦问道:“这位小姐是谁啊?”

    秦离焱一拍脑门,道:“哎哟,忘了介绍。郡主,这位是舍妹苗钰儿。”向郡主介绍完之后,又给钰儿姑娘道:“钰儿,这位是善扬郡主。”

    两位漂亮姑娘,一个青春活泼,一位成熟知性,相互见了礼,钰儿姑娘道:“早听秦大哥提过郡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人间绝色,我见犹怜。郑万厦,你说是吧?”最后一句话却陡然朝着郑万厦去了。

    郑万厦正想着些欢欢这些年来的状况的事,被钰儿姑娘一问,忙道:“是啊是啊……”

    善扬郡主见这小女孩在使小性,也不去计较,微笑道:“看来秦世兄没少跟妹子瞎说啊,这般睁眼瞎话,妹子以后可不能轻信。”说完有些嗔怪地看了秦离焱一眼,将话题转移。

    秦离焱见又有莫名其妙的锅扣在了他的头上,苦笑无言。钰儿姑娘道:“我觉得秦大哥说得没错啊,要是我是个男的啊,肯定要娶像郡主这样的女人才算不负此生。”

    秦离焱道:“好了好了,妹妹你就不要再胡说八道了……”

    钰儿姑娘翻了翻白眼,道:“谁胡说八道了……”

    秦离焱不再理会她,对郡主道:“我和郑兄弟之间的事,说来话长,我倒是比较好奇,郡主怎么和我郑兄弟认识的。”

    善扬郡主道:“我和他认识啊,说来就更话长了。”

    秦离焱一愕,随即哈哈大笑,道:“既然都说来话长,咱们不妨找个地方小酌一杯,再慢慢说来可好?”

    钰儿姑娘拍手称好,道:“那可好了,郡主姊姊是扬州人,算得是个东道主,怎么也该请我们吃一顿吧?”

    善扬郡主笑道:“这个自然。不过现在不行,我来此是为了送两个朋友离去。等送走了他们,再一起去喝一杯如何?”

    郑万厦这才接上了话,“那咱们便一起送送他们吧?他们现在在哪呢?”郑万厦不知该怎么称呼颜欢欢,显然,她已经改名换姓了,便是人前也只称皇帝所封爵号。郑万厦与她,都是十年前那场灾祸的幸存者,正因如此,他们都格外敏感,关于十年前的可能危及他们性命的东西,能不提,便不提了吧。

    善扬郡主见这笨小子还跟十年前一样呆头呆脑,话也不肯多说,此刻终于说了一句话,答道:“他们去租马车去了,善扬在此等候。”善扬郡主与郑万厦说话也自称善扬,便不是客气了,而是告诉郑万厦,人前叫她郡主便好。

    郑万厦‘哦’了一声,表示明白。

    这时,去租车行的苏寅和陆思平驾着马车来了,陆思平跳下马车,对郡主道:“我们回西蜀之后不知何等年月才能归还马车,所以老板不让租,我和师兄一合计,只能买下了。郡主,这些时日的花费,待回山之后,我们师兄弟再一并寄给你。”

    善扬郡主道:“信差邮递不易,千山万水的,还是等善扬去了西蜀再做计较吧。”善扬郡主若是拒绝蜀山之人的回报,恐怕有些不合适,便这般推搪过去了,其实现在郑万厦都已经找到了,她还去蜀山干嘛?

    还是要回去看看吧。她这般想道。

    秦离焱拱手与蜀山二侠见礼道:“在下秦离焱,两位便是善扬郡主的朋友吗?”

    善扬郡主笑着对秦离焱道:“秦世兄,怎么?记不得苏少侠了?当日在宝船之上,他可是大放异彩啊。”

    钰儿姑娘又附耳在秦离焱耳旁说了些话,秦离焱道:“哈哈,当然记得,苏寅少侠当日英雄风采在下铭刻于心。”

    苏寅奇道:“原来秦兄当日也在宝船之上?却如何没见到秦兄?”

    秦离焱道:“在下无德无能,怎么敢在天下英雄面前丢丑?所以不曾露面争夺便是了。”

    苏寅道:“此言差矣,看秦兄一表人材,举止非凡,一看便是鹤立鸡群之辈,莫非是苏寅走了眼,竟不识真神?”

    秦离焱道:“真不是苏少侠走眼,实在是在下庸碌之极,不甚显眼罢了。”

    二人一番互相吹捧,善扬郡主在旁笑道:“我看你们都挺自来熟的,善扬便不多嘴了,请你们自我介绍吧。”

    钰儿姑娘见了俊朗神秀的苏寅,眼中闪着光,问道:“你便是苏寅吗?”

    苏寅道:“在下便是。”

    钰儿姑娘娇羞道:“我叫苗钰儿,是从杭州来的,此番来扬州……”正要絮絮叨叨说个没完,秦离焱握拳放在嘴前咳嗽了两声,钰儿姑娘反应过来,道:“哦哦,这是秦离焱,也是杭州来的。”又指着郑万厦道:“这是郑万厦,跟我们一起来的。”

    苏寅见这少女神情天真,与秦离焱和郑万厦一一见礼,拉过背后的陆思平介绍道:“这是在下同门师弟陆思平。”又一一与众人见了礼。

    这一番见礼下来,众人都有些累,尤其是蜀山二人,江湖中哪那么多礼节可讲?但秦离焱,善扬郡主都是朝廷中人,又万万不能在他们面前失了礼数,免得堕了蜀山威名。

    苏寅道:“能认识几位当真十分高兴,不过在下和师弟赶着回山,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就此分别,后会有期。”

    钰儿姑娘嘟囔道:“这就要走啊……”

    苏寅并没有听见钰儿姑娘的嘟囔,向郡主和众人拱拱手,便与师弟坐上马车,驾着马车哒哒去了。

    善扬郡主见二人离去,对三人道:“走吧,今日善扬做东,咱们明月楼用膳去。”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