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颠倒黑白
    虽然并没有真的亲上去,但是两个人挨得很近,少年(身shen)上清冽的香烟味道若有若无的传了过来,他的手极为有力,握的她肩膀生疼。

    秦卿的(身shen)子像是一具木偶,机械的立在那里,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空白,只能凭着潜意识向后仰仰头,极力的躲避着他的呼吸。

    “怎么,嫌弃我啊”熟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里面带着戏谑的笑意。

    猛的搂住她的腰肢,少年忽然又往前((逼))近了一些,整个人都贴住了她,右手按在她的脑后,作势将脑袋低了下来。

    眼前黑黑的,什么也看不清,秦卿呼吸一滞,本能的觉得,他要亲她

    最初的惊吓已经过去,她开始猛烈的挣扎起来,却根本抵不过他的力气,即使用了浑(身shen)的劲儿,也挪动不了分毫。

    待要张嘴呼喊,掌住后脑的那只手移到她的面颊,扯着那软软的颊(肉rou)用力一捏,语气倒是(挺ting)平淡“你敢叫试试”

    秦卿一口气倒吸回去,灌了满嘴的凉风,没来得及吐出去便牢牢的闭紧了嘴巴。

    她当然知道这人的手段,心中有一个强烈的声音在大声提醒着她这个人不能惹

    权衡片刻,她只好委屈的咬紧了嘴唇,同时紧紧的把眼睛闭上。

    亲就亲吧,不就是一张嘴吗又不会少块(肉rou)。

    眼前忽然一亮,头上的外(套tao)好像被拿开了,担心的事(情qing)并没有发生,只是紧闭的眼皮上一凉,有人用手拨弄了一下她长长的睫毛。

    秦卿睁开眼睛,向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看着前方。

    少年的(身shen)子高高的,双手闲散的插在裤兜里,低头似笑非笑的注视着她,一双狐狸眼的眼尾微微上翘,目光流转间,隐隐带着一股很强的气场。

    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看的人,单看长相,能另很多女孩儿痴痴的沉迷,但也只有秦卿知道,这副外表下藏着怎样的心机,又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人。

    她咬咬嘴唇,垂下眼帘,强迫自己不要受到蛊惑。

    惹不起,她躲总行了吧这么想着,小媳妇似的挪动脚步,试图从他的面前逃走。

    “小胖妞,你可真可(爱ai)啊”

    很明显,她这个举动再一次将他逗笑,长腿一迈,就又挡在了她的面前。

    “对不起,你能不能让开”秦卿使劲抑制住内心的怒火,尽量平静的说道。

    “你终于说话了我还以为是个小哑巴”那人轻笑一声,忽然伸手摘走了她的校牌,放在眼前眯眼一看“你十八岁了呀居然已经高三了,我还以为是初中部的。”

    他的语气里带着一股调笑的意味,秦卿涨红了脸,伸手抢夺校牌,却被他轻松躲开。

    “小胖妞,这次算你帮了我一个忙,以后会给你酬谢。”他说着,将她的校牌放进衣兜,长指戳戳她的额头“我这个人说话算话,不会赖你的,记好啊,我叫湛封。”

    说着俯(身shen)从地上拿了把清洁工遗留下来的旧扫帚,一脚踩掉了头部,大摇大摆的拎着那跟木棍绕出了矮墙。

    她当然知道他叫湛封,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想着对他避而远之。

    这里本来就是校园后墙外的僻静小巷,要走出去才有路,秦卿镇定了下(情qing)绪,心中还是有些惊奇的,并不明白他说的帮忙是什么意思,原地站了一会儿,她小心翼翼的跟着走出来,探头看个究竟。

    巷子外面的路上,三个穿着紧(身shen)裤子,样子流里流气的青年正在往前走着,嘴里骂骂咧咧,好像在找什么人。

    刚才的少年大步走过去跟上他们,还没等三人反应过来回头去看,就猛的拿起手里的木棍砸了过去,一下子就解决了两个,接着又一脚踹过去,把另一个没受伤的踢了个趔趄。

    少年的动作狠准,动手的时候,脸上虽没什么表(情qing),眉目间却染上浓浓的寒意,气势强到莫名让人觉得惧怕。

    事(情qing)发生的太过突然,秦卿捂住嘴巴这才没有让自己惊叫出声,再不敢看下去,慢慢缩回到了墙的后面。

    她这下算是全明白了,为什么刚才他要把她按在墙边假意亲吻,那是因为这帮人在四处找他寻仇,而他需要找一个遮掩来躲避搜寻,而后再从背后出现,来一个突然袭击,以便能在打架中抢占先机。

    既然是这样,那么她和他的相遇就只是偶然,以后也不会再有交集。

    这么想着,她的心中又稍微安定了一些,看一眼时间,眼看课间的时间就要结束,她需要在办完事后马上赶回去,不然就会迟到,但是巷口现在堵了一帮缠斗在一起的人,因为害怕被误伤,她根本没有勇气出去。

    思考了一会儿,她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的把手机拿出来,拨号之后贴在耳边。

    警车来的很快,五分钟后就到了,而此时外头的打斗正是最激烈的时候,似乎又新加入了几人,但听起来,那个湛封始终是占着上风的,只不过对方人多,他一时也没办法快速都解决掉。

    这么一来,就都被警察抓了个正着。

    噪杂的声音只持续了一两分钟,之后外面终于寂静无声,秦卿始终缩在墙边躲着,这会儿才不慌不忙的走出来,观察了一下四周,向着对面的一个小超市走去。

    进去之后,她就直奔生活用品区,在一众刀具中犹豫片刻,最后选择了一把小巧的裁纸刀,外面有塑料外壳保护着的那种,要用的时候可以把刀尖推出来。

    拿在手中去收银台结了账,她出来后就把刀子小心的藏在口袋里,隔着衣服按了下,心中总算有了些安全感。

    虽然重生了,但她终究也只是个柔弱的小女生,万一有突发的状况发生,总要有个防(身shen)的东西才行。

    因为之前她有自杀倾向,舅舅已经没收了她所有的刀具和尖利的东西,家里厨房的刀也都编了号,不(允yun)许有人偷拿,所以她才只能这样偷偷溜出来买。

    原路返回的时候,难免又发了会儿呆,因为之前的那个插曲,让她又想起了前世的事(情qing)。

    舅舅公司的资产被那两个狗男女席卷一空后,他曾经四处奔走寻求过帮助,但是不管是银行或是企业,都不愿意给他任何援助,问起原因,他们都只说是周家得罪了一个大人物。

    那会儿秦卿早已经出院,为了帮舅舅,她开始四处打听这个大人物的姓名,妄图找到他,寻求一个转机。

    在一个滂沱的雨夜,她终于拦住了一辆豪华的加长跑车,车窗微微打开,在里面端坐着,一脸冷厉的男人就是刚才的那个湛封。

    彼时他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男人,秦卿之前没有和他打过任何交道,只是这个名字熟悉的很,几乎深深印入脑海,应该说,几乎整个b市的人都知道他。

    掌管着庞大的家族财团,这个男人的心思深沉,手段狠辣,即使对自己的亲(身shen)父亲和继母带来的哥哥,也没有心慈手软,为了争夺家产把他们赶出家门,两个人最后悲惨的成了街边的乞丐。

    面对曾经得罪过他的人,他都同样不留(情qing)面,狠狠的报复回去,而当人们提起他时,无不倒吸冷气,惧怕到不行。

    那天,面对秦卿的质问,湛封只淡淡说了五个字“去问你姐姐。”

    之后便冷漠的关上车窗,扬长而去。

    再问姐姐周(允yun)若时,秦卿这才得知了当年的真相,原来这个湛封就是当年在同一所学校读书,姐姐疯狂单恋的人,就是因为太过(热re)烈,她(阴yin)差阳错的((逼))走了湛封当年的白月光初恋,惹得他大怒。

    虽然((逼))着姐姐退学,让她失去了当年高考的机会,但他的报复并没有结束,并且在多年之后,给了周家一个致命重击,也让舅舅失去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就是这么一个可怕的男人,偏偏被秦卿在重生后给碰巧遇到了,这怎么能不另她害怕他的声音几乎是没变的,所以她第一时间就听出来了。

    虽然有了前世的经历,她多少能在之后的生活中掌握一些先机,但这也仅限于对付孙丽云和之前欺负过她的一些小人物,对于这类属于**oss的人物,她也只能努力躲避,尽量不要惹到为好。

    这么想着,她就长长的叹了口气,只盼着以后不要再遇到这尊大神,毕竟两人前世是没有任何交集的。

    为了以防万一,之后一定要劝劝周(允yun)若,让她一定要远离这个湛封,最好不要再暗恋他。

    但人的感(情qing)又怎么能随便左右呢唯一庆幸的是,现在的时间还来得及,姐姐还没有疯狂表白湛封,那个白月光也还没有出现。

    只要在这之前阻止就好。

    长吁短叹的重新回到学校,上课铃刚好响起,秦卿坐好后,就往后扫了几眼,之前跟踪她的那两个女生并没有在座位上,连带着旷课的还有和她们要好的几个学生。

    她就笑了笑,拿出课本认真的开始听课。

    第三节课上到中途的时候,几个学生终于回来,中间围着两个(身shen)上湿漉漉,臭气熏天的女孩儿,看着狼狈不堪。

    教室里顿时噪杂起来,连带着老师都面带惊讶的看着她们,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qing),难道是掉到厕所里去了

    秦卿手里拿着一支圆珠笔,镇定的按了几下,当然知道事(情qing)的真相是什么样的,这几个蠢货一开始跟踪她,就是想在厕所把她堵住,然后关进隔间里,从门外往里浇脏水,以达到羞辱人的目的。

    这种事(情qing)她们以前做了无数遍,所以驾轻就熟。

    但根本就没有想到,秦卿早就做好了准备,把她们的同伴堵了嘴关进去,所以她们浇的人根本就是错误的。

    同样的事(情qing),只有自己尝试过才知道到底有多过分,她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shen)。

    “课就别上了,快去洗洗吧,这臭的怎么得了”问了半天也没有问出什么,任课老师只能无奈的挥挥手,让她们去清洗。

    “老师,我去帮忙。”第三排的长头发,漂亮女生站起来,也跟着走了出去。

    秦卿看了她一眼,挑挑眉毛,眼中浮现出若有所思的神(情qing),正主终于出现了啊,那接下来,一定就会有好戏看了。

    果然,第三节课一下,一个中年微胖的女人就到了班级门口,把任课老师叫到外面说了几句,之后就走进来上了讲台,拍拍桌子说道“这节课改成班会,大家打起精神来”

    秦卿把课本收起来,端正的坐着,脸上没什么表(情qing)。

    这个中年女人是班主任,姓周,平时只负责搞纪律,并没有代课,(性xing)格很是严苛,所以并没有多少学生喜欢她。

    大家无精打采的坐直(身shen)子,窃窃私语。

    往下面环视一圈,周老师清清嗓子,严厉的说道“我之所以临时添加这节班会,是因为我们班级里出现了严重的校园暴力事件,有两名学生在厕所里被人泼了一(身shen)脏水,浑(身shen)臭不可闻”

    “秦卿,你站起来”她说着,扶了扶眼镜,眼光定在第一排的秦卿(身shen)上,大声叫道。

    好一个颠倒黑白啊之前真正有暴力的时候,你怎么没有出现呢

    秦卿内心里觉得讽刺,面上却并没有显现出来,她抿抿嘴,气定神闲的迎着周老师的目光,从从容容站了起来“老师,你叫我有事吗”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会狠狠的怼回去的,卿卿重生后战斗力很强

    当然,除了面对湛封大魔王的时候。

    这章就会把文名改掉,新名字叫重生霸总少年时,大家不要不认识啊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