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惹到了
    耳朵上麻麻地疼,咬完她之后,少年的(身shen)子也并没有撤离,呼吸暧昧的撒在她脖子的那一小块皮肤上面,他顺势低下头来,戏弄的用指尖拨弄了一下她长长的睫毛,继续((逼))问“说话啊,又成小哑巴了”

    秦卿的(身shen)子缩成一团,整个人显得又圆了几分,小巧的牙齿咬了下嘴唇,她这才抬头怯怯的看着他。

    脑海中又浮现起,这人若干年后,是怎么毫不留(情qing)的报复曾经得罪过他的人,手段狠厉,让人莫名的惧怕。

    她这样,算不算是也把他得罪了呢

    心中升起前所未有的后悔,为什么当初要存在侥幸心理呢不报警就好了啊,虽然会迟到,但也比现在这个(情qing)形好。

    怎么也没想到,这人居然会找过来。

    “没,没有啊,你在说什么,我没有听懂”被((逼))得狠了,她只好缩缩脖子,小心翼翼的说道。

    “真的吗我怎么这么不相信呢”少年漂亮的眼睛眯了起来,在她白皙的脸颊上打量片刻,忽然伸出手指慢悠悠的捏了一下她圆乎乎的颊(肉rou)。

    这人为什么又在动手动脚

    秦卿有些迷茫的瞪起眼睛,下一秒,却发现他的另一只手已经伸到她衣兜里,很自然的把她的手机掏出来,然后翻看起来。

    “那是我的,你,你别看”秦卿顿时便着急起来,整个人从课桌上愣是往上窜了一窜,结果却忘了自己的脸蛋还被人掐在手中,疼的只好乖乖重新坐回去。

    “让我猜一猜,密码是多少呢”湛封一手仍捏着她,手感良好的动了动指尖,另一只手悠闲的输入密码。

    “果然是生(日ri)呢。”片刻,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他弯弯嘴角,很愉快的看了她一眼。

    那密码是之前就一直使用的,她因为吃了抗抑郁的药,所以记(性xing)有些不好,太复杂的密码会容易忘记。

    秦卿郁闷的哭丧着脸,伸长手臂够了几下,便徒劳的放弃,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他翻看了她的通话记录,将那一通报警电话给找了出来。

    “这是什么呢,嗯小胖妞,你很不老实啊”将她的手机很不客气的扔在一旁,他的(身shen)子顺势往前一探,就把双手撑在她(身shen)子两旁的课桌上。

    两个人的距离越发近了,这次几乎没有缝隙,他(身shen)上的(热re)度也隐隐传了过来,只是语气显得有些森然。

    危险的眯了下眼睛,湛封这才继续说道“你知道吗敢惹我的人真的不多,你就算是一个。”

    秦卿的(身shen)子猛的一震,心里顿时乱了起来,果然是这样吗这一世虽然姐姐还没有做些什么,倒是她(阴yin)差阳错的得罪了这个可怕的恶魔

    那是不是,周家之后的结局还会像前世一样,没有任何改变呢她不甘心

    心里七上八下的,胡思乱想了一阵子,她变得忧心忡忡,倒是暂时把面前的这个威胁忘掉了,沉浸到了自己的世界里。

    再回过神时,却是被一根冰凉的手指掐住了下巴。

    “小胖妞,在我面前,你居然敢走神”将她小巧的下巴微微向上抬了抬,湛封有些不满意盯着她。

    “我没有,我只是想跟你道歉,对不起,我不该报警的。”秦卿不敢挣脱,只好乖乖的任由他的长指在她的下巴上摩挲,仰起小脸乖顺的说道。

    这是她刚才想到的唯一解决办法,做人就应当能屈能伸,说不定她现在服个软,这人就真的不会再计较了呢

    这么想着,她的心里燃起一丝希望。

    但随即,她的(身shen)子就像个布娃娃般的被人甩在了肩膀上面,那人脚步不停,直接大步走出了教室。

    眼前的景色都变得颠倒,秦卿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晕晕的,不自觉的惊叫一声,她开始不停的挣扎起来,手脚都猛烈的扑腾。

    “别动,小心我把你扔下去。”头顶上响起一道凉凉的声音,威胁的意味太重,她就真的不敢再动。

    湛封的步子很大,即使扛着一个人,他也是很轻松的样子,转眼间就来到了楼下,之后七绕八绕,就来到了白天秦卿翻出去的校园后墙下面,弯腰把她放在地上。

    终于接触到平地,秦卿几乎有点儿站不稳,紧接着,(身shen)子就再次被人举了起来。

    “翻过去。”他用命里的语气说道,容不得她反驳,之后自己也跟着利落的翻(身shen)过去,落地时非常轻巧,几乎没有一点儿声音。

    这时天已经有些黑了,秦卿一落地之后就忙不迭的整理自己的制服,有些害怕的望了望四周,一低头就想猛的往外冲去。

    后脖子一紧,被人像拎小鸡似的拎了回来,搂着腰抱起来,一把放在一辆重机车上面,随后(身shen)后那人也跨了上来,轰鸣着引擎驶了出去。

    微凉的夜风扑在脸上,秦卿头上戴着大大的头盔,什么都不敢再说,只好紧紧的把眼睛闭了起来。

    听天由命吧,还能怎么办呢她悲观的想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才终于停了下来,她这才敢睁眼看看,发现前面就是一个(热re)闹非凡街道,两边都是些夜店什么的,门前大大的招牌闪烁着,从里面传出来震耳(欲yu)聋的音乐。

    湛封直接走下车来,搂着她的腰一把把她抱下来,拉着手不由分说的走进了其中一家夜店。

    挣脱不开,秦卿只好跌跌撞撞的跟着,里面的声音更加嘈杂,但两人经过的地方,都会有人恭恭敬敬的叫上一声“湛少”

    湛封只是淡淡的点一下头,拉着她径直到了最里面,推开一扇门之后,面前就出现了窄小的楼梯,两个人就这么一直往下走,最后到了这个夜店的地下室里面。

    不同于上面,这里的装修风格冷硬而简洁,只在两旁设了一个黑色真皮的沙发,中间围了起来,做成了一个大大的训练场,七八个光着膀子的彪形大汉正在互相进行着格斗训练,时不时发出几声吼叫,听的人心惊胆战。

    秦卿一看这个场面,腿就有些软了,几乎以为他把她带到这里就是要让这些人打上一顿,抿着嘴唇一句话都不敢说,手心上出了很多汗。

    好在湛封目前好像并没有这个念头。

    他只是走到沙发跟前悠闲的坐下,而后亲昵的把她拉到了自己怀中,逗弄小猫似的在那软软的长发上摸了几下,这才凑到她小小的耳朵旁边,笑着说道“这些是我训练的保镖,怎么样,(身shen)手都(挺ting)不错吧”

    秦卿看都不敢看那些大汉一眼,总觉得这些人都太凶残了,随便一伸手,就能像捏苍蝇似的把她捏死。

    小手拉了下他的衣摆,她这才小声的提议道“能不能离开这里啊我想回家。”

    然而湛封却是一副兴趣盎然的表(情qing),将那小手拢在手里把玩了一阵子,他低头用下巴蹭蹭她的发顶,声音有些兴奋“不着急,咱们再看一会儿,他们打的很好。”

    这人一定是变态这样残忍的打斗场面有什么好看的即便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她也知道,这些人都是在用真实的力气打斗,一点儿都没留(情qing)面,每一拳砸到(身shen)上都会有闷闷的响声。

    尽量把脑袋低下来,她的眼睛盯着脚下的地面,默默得数着秒数,尽量把自己的存在感降低,只盼着时间快快过去。

    但是事(情qing)却偏偏不朝着她期望的方向发展,姿态随意的将她又抱的紧了些,湛封忽然咦了一声“你兜子里面还装了什么”

    秦卿吓了一跳,急忙用手去捂,他已经先她一步,把那个上午刚买的小刀给拿了出来。

    拇指轻轻一推,将刀锋推出来之后,他这才眯眯眼睛,捏着她的下巴问道“你拿这个干什么”

    在这种场景下,秦卿是没有胆子撒谎的,她只好轻声说道“防(身shen)。”

    简单的两个字,却生生把他给逗笑了“防(身shen)就凭着这东西你可真可(爱ai)啊”

    一扬手,他就直接把她的刀子破烂似的扔到了一边。

    “你别我还用呢。”秦卿这时真有些恼了,挣扎着起来想要扑过去捡(身shen)子忽然又腾空了。

    少年大步走来,搂着她的腰,再次把她提了起来,低头看看满脸不服的小姑娘,他的眼中滑过了一丝笑意。

    “想试试吗真正面对敌人的时候,你那把小刀有什么用。”他说着,弯腰替她把小刀捡起来,塞在了她的手中,竟然带着她来到了场子正中,把她放到了那些大汉的中间

    “进攻吧,别把人伤到就行。”说完之后,就毫不留恋的把她留在了原地,转(身shen)退回去悠闲的坐到了沙发上。

    “放我出去”秦卿这会儿才觉得后悔起来,爬起来想往出跑,几个大汉却已经形成了包围圈,渐渐向她走了过来,他们脸上没什么表(情qing),就跟机器人一样,只听湛封一个人的命令。

    眼看逃不出去,她只好向后退去,无助的蹲在地上,不知不觉间,泪水就流了满脸,她实在是害怕这样的场景,前世遭受校园欺凌的样子一一在脑海中浮现,像梦魇一样的缠着她,让她几乎有些神志不清。

    尤其是,之前她还真真切切的看过这些人打斗的样子,他们一定不会留(情qing)的,会把她打死

    忽然感觉有东西在触碰她的肩膀,心中紧绷的那根弦立刻就断裂了,好像是有什么野兽出现在面前似的,她不管不顾的站起(身shen),手脚并用的胡乱攻击着,整个人尖叫着,因为眼泪的关系什么都看不清楚。

    终于,因为(情qing)绪过为激动的原因,她晕了过去。

    就像睡了长长的一觉似的,前世的场景走马灯似的在脑海中重播,她在这些记忆中精疲力尽的跑着,忽然之间一脚踩空,((逼))真的失重感让她猛的醒了过来。

    她躺在一个柔软的(床chuang)铺上面,(身shen)上还盖着一条被子,环顾四周,这是一间大而奢华的卧室。

    秦卿猛的坐起来,有些懵懵的揉了下眼睛,就听见旁边有一个熟悉的男声笑道“小胖妞,你怎么那么不(禁jin)吓”

    转头看去,一个长着狐狸眼的少年慵懒的站在(床chuang)边,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她。

    警惕的拉起被子挡在(身shen)前,秦卿瞪大眼睛看着他,想起自己晕倒之前的事(情qing),眼里的怒意越来越重。

    也不知道是因为刚醒来,没怎么清醒还是怎么的,眼见着他弯腰过来,好像是想要把她从被窝抱起来,她忽然就伸出软乎乎的巴掌,啪的一声,径直打在他的面颊上。

    嘴里还脆生生骂到“变态,坏人谁让你那么吓我”

    作者有话要说  秦卿被叼回窝里了,怎么办好害怕qaq

    两秒后不管了,先打一巴掌好了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