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我的人
    秦卿其实是有起(床chuang)气的,虽然现在的状况是她刚从昏迷中醒来,但其实也差不了多少,因为(身shen)下的(床chuang)铺实在是太舒服了。

    重生之后,她一直都是谨小慎微的,精神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生怕会做错一点儿事(情qing),也只有在这种不清醒的时刻,胆子能够大一点,显出自己的小(性xing)儿来。

    很不巧,湛封那张很欠揍的脸就适时的贴近过来。

    挥起手给了他一巴掌后,她自己的掌心也是火辣辣的,而在那一瞬间,人也就彻底清醒了过来,随即便开始后悔

    为什么会那么不小心,她竟然故意打了这个大恶魔本来就得罪的透透的了,现在他又会想出什么招数来惩罚她

    这么想着,她圆乎乎的(身shen)子就(禁jin)不住抖了一下,攥着棉被边缘的小手变得发白,偷偷打量了一下四周,实在没有地方逃,她便索(性xing)自暴自弃,一低头,将自己的脑袋深深埋在被子里面,只露出一截白白嫩嫩的脖子,活像个缩头乌龟。

    看着(床chuang)上小姑娘那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可(爱ai)举动,湛封直起腰来,双手插在兜子里,肩膀抖了两下,(禁jin)不住笑了两声,声音愉悦。

    秦卿在被子里听到他的声音,(身shen)子却更僵了起来,一般特别变态的那类人,他们的(情qing)绪表达是和平常人不同的,像这样笑起来的话,肯定就是怒到极点,下一秒就要杀人了

    她得逃出去,好不容易才重活一世,还有好多事(情qing)没做呢,她不能毁在这个恶魔手里

    这么想着,她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子扔开被子,光着脚丫不管不顾的下了(床chuang),朝着门外狂奔起来。

    脚下铺着的是软软的华美地毯,她出去之后才看见,这里居然是一座平米超大的别墅,装修的十分华丽,而她所处的房间是在二楼,门口便是一条旋转而下的长长楼梯。

    扶着扶手没走上几步,她便像是一个小鸡崽一样,被人从后头拦腰抱了起来,瞬间又变成了脚不着地的腾空状态,她开始猛烈的动着手脚,挣扎起来。

    楼梯的下面,走过来一个穿着笔(挺ting)西装的白发老人,十分礼貌的鞠了个躬,他这才担心的抬头问道“少爷,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没关系的,你忙你的去吧。”湛封淡淡说了一句之后,就抱着小胖妞直接回了房间。

    这会儿秦卿已经彻底绝望了,蔫头蔫脑的任由他把她放在(床chuang)上坐好,咬着嘴唇一句话都不敢说。

    却想不到湛封的心(情qing)竟然出奇的好,顺势也跟着坐上来,亲密的把她搂在了怀中摇了摇,他就捉着她软软的一只小手把玩片刻,而后拿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脸颊边上,凑在她的耳边,带着笑意说道“打的好,再打一次要不要”

    这又是什么意思秦卿都懵了,下意识转头看他,软软的发丝蹭过少年的鼻梁,眼睛瞪得大大的,里面全是问号。

    他是不是有毛病啊,上赶着让人打

    憋了很久,还是没敢把这句话问出来,她的心里就更没底了,使劲把蹭在他脸上的小手缩成一个拳头,她这才低低的说道“我想回家,你放我走吧,好不好”

    “好啊,咱们先下去吃饭。”他居然轻而易举的答应了,就跟抱小孩儿似的,又把她抱起来,直接往楼下走去。

    “我自己能走”抗议无效之后,秦卿就只好别别扭扭的把头扭到一旁,正好看见那个打扮正式的老管家正端出一个托盘来,上面放着(热re)气腾腾的两碗面条,摆在了桌子上。

    “吃吧,晚上了,怕你不好消化,就不给你吃丰盛的了。”把她放在椅子上之后,湛封就随意的在对面坐下,指指那面条说道。

    秦卿抿了下嘴,眼巴巴看着他“我想回家。”

    湛封就稍微皱了下眉,看着有点儿不高兴似的“你先吃。”

    她就不敢再说什么,低头呼噜噜把一碗面吃了个干净,最后端起碗来,一小口一小口把汤都喝干净,小巧的鼻尖出了一层薄汗,脸上也红扑扑的,看着格外健康。

    对面,湛封也慢条斯理的把面吃完了,端起杯子喝了口水,他似乎很满意看到她这个表现,起(身shen)走过来扯了张纸巾,替她擦擦汗水,这才把人抱起来走到门厅,放在了鞋柜上,简单的命令道“穿鞋。”

    秦卿急忙低头,乖乖的把鞋子穿好,跳下鞋柜之后,才看见他从一旁随意的挑了把车钥匙,打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她便急忙跟了出去。

    外面是一个(挺ting)大的庭院,因为天黑的关系,也看不出什么风景,只能感觉出布置的很典雅漂亮,她在夜色里站了一会儿,就看见后院有一辆车开了过来,滴的一声按了下喇叭。

    她眯着眼睛看了下,看见驾驶座上的人正是湛封,就小跑过去,打算拉开后门,车窗降下来,那人手搭着窗沿,懒懒的用手指敲击了一下“上前面来。”

    之后的路程两个人就都没有说话,秦卿把手放在膝盖上,很拘谨的盯着前方,车里似乎全是他(身shen)上的那股香烟味道,弄得她十分不自在。

    待要告诉他地址,这人却似乎早早已经调查过了,直接把车子开上了熟悉的路口,看着离舅舅家越来越近了,秦卿就有些不安了,转头看看他,小声说道“能不能就在这里停下来,我自己走回去就可以了”

    “怎么了,怕被人发现啊”他沉沉的笑了一声,倒是很听话的把车子停在路边,看着她手忙脚乱的去解安全带,想要快速逃离,就恶趣味的抬手,滴的一声把车门锁了。

    “你开门”秦卿拉了半天门都没用,只好转回头说道。

    他这才探(身shen)过来,恶劣的捏捏她脸颊上的(肉rou),语调沉沉“小胖妞,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做事要小心一点,知道没有”

    他说得轻松随意,就好像是新养了一只小猫似的,想起什么,又补充道“今天去的那个夜店,是我的产业,你要是有事就去那里找我,自然有人传话。”

    秦卿低着头根本不回答,一等他把车门打开,就兔子似的窜了出去,怕人追赶似的一路小跑。

    谁是他的人,谁要去夜店找他这个人怎么那么自作多(情qing)啊,她巴不得以后都再不和他见面呢。

    这么想着,她的脚步不停,一直朝着家跑去,心里暗暗盘算着,之后一定要多多注意,避开这个人,最好一辈子都遇不到他。

    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她就更着急了起来,几乎没有停下来歇歇,一口气跑到门边按了门铃,是保姆邹姨出来给她开的门。

    “秦小姐,怎么才回来”胖胖的保姆阿姨一边小声的说了她一句,一边用下巴往屋里点点,使了个眼色。

    秦卿一看她这个样子,就知道有事(情qing)要发生,点头谢过她的提醒,整理了一下衣服,低着头走进了客厅。

    厅堂里面灯照的很亮,舅舅一(身shen)外出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换,一脸怒容的坐在沙发上面,看起来应该是刚刚应酬完,才回到家里,孙丽云照例一(身shen)睡袍,正满脸关切的坐在他的(身shen)边,低声劝着什么。

    一见到秦卿进来,这女人便抬起头来,朝着她恨铁不成钢的叫道“卿卿,你看你把你舅舅气成了什么样子小小年纪的不学好,居然学着那些不良少女,和外头的男孩儿谈恋(爱ai),这么晚都不回家还不赶快向舅舅道歉”

    她这番话说的(情qing)深意切,完全就是父母教训小孩儿的语气,但其中却暗藏玄机,一上来就((逼))着秦卿道歉。

    如果真道歉的话,那不就坐实了她的指控秦卿并不上当,她有些无助的站在那里,样子迷惘“舅妈,你在说什么啊”

    “小卿,说实话,你干什么去了”周开平一脸怒容,对于这个外甥女,他一直都是很重视的,几乎把她看成了自己的女儿,所以就对她格外严厉。

    “舅舅,都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秦卿望着他,怯生生的样子,眼圈有些发红“我的一些功课没做完,想着在学校的话,有老师帮忙解答,就多留了一会儿,结果写着写着就睡着了我实在太困了,昨天晚上因为担心跟不上进度,一个晚上都在做习题,我,我就怕自己会留级。”

    她这样说完之后,就吸吸鼻子,看起来十分后悔,脑袋低下去,长发柔顺的扎成马尾,看起来乖顺极了。

    周开平一看,心立刻就软了,他今天因为应酬喝了些酒,脑子稍微有些糊涂,所以听完妻子的话立刻就信了,这会儿才反应了过来。

    小卿一直都是个很乖的孩子,也只有得抑郁症的时候有些反常,什么时候干过那些荒唐事他怎么会无端的怀疑呢

    这么想着,他就缓和了脸色,和蔼的说道“对不起啊,小卿,是舅舅错怪了你,你没有错的,只不过以后一定要注意休息,(身shen)体是最重要的,知道吗”

    说着转头看向妻子“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说小卿和校外男孩子出去谈恋(爱ai)这传出去对孩子的名声有多不好”

    孙丽云这会儿也有些迟疑“我也不清楚啊,只是打电话听一个朋友的女儿说的,她和卿卿一个学校,兴许是看错了吧”

    “那你一定要和她解释清楚,让她不要再乱说。”周开平说完,就按按眉心,上楼洗澡去了。

    孙丽云急忙跟了上去,临走前,回头恶狠狠的看了一眼。

    秦卿站在客厅中间没有动,坦然的和她对视了一眼,这才不慌不忙的拿起书包,也走上楼去进了自己的房间。

    把门关好之后,她这才坐在(床chuang)上,长长的舒了口气,今天实在太险了,都怪那个湛封想起之前在地下室的场景,她的心还不由自主的乱跳。

    看了眼(床chuang)头的抽屉,她想起什么,就走过去蹲下,在最下层翻找着什么,果然没有了照片,那是她入院之前拍下来孙丽云和卜志鬼混的场景。

    本来想借此挟制住孙丽云,让她好好和舅舅过(日ri)子,却没想到让她先一步反击,把她送到了医院,又偷偷把照片找到,销毁。

    早就预料到会这样,秦卿倒是没怎么失落,心不在焉的走去浴室洗澡,心里还想着湛封的事(情qing),只祈祷着他不要再缠上她。

    心惊胆战的去学校过了几天,这人却始终没有出现,他平时就不怎么来学校的,这倒是不稀奇,秦卿也就渐渐放下心来。

    这天正好是周末,她一早起来吃过饭,就借口是去图书馆学习,走出家门来之后,特意坐了公交车倒了几站地,再下车时,走进的一家店面却是一个彩票销售站点。

    作者有话要说  湛封女人,听着,以后你就是我的

    秦卿你胡说

    确定了,这篇文以后就改名为霸道湛少(爱ai)上我

    作者胡说的,不要信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