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计策
    在班级里环视一圈,秦卿随便找了个平时比较沉默寡言的女生,走过去问道“可以告诉我,课桌是谁搬走的吗”

    那女生低头,沉默不语。

    秦卿并不灰心,继续追问“帮个忙好不好我不会找你麻烦的。”

    那女生这才小声嘟囔一句“是章行天。”

    道谢之后,秦卿就直接往后排那里看过去,正好有个座位上并没有人,但是书包什么的都在,想必是那姓章的出去买东西了。

    这人是班里排名倒数的一个男生,平时喜欢和一些社会青年混在一起,嘴巴很脏,喜欢给秦卿起外号的人就是他。

    所以秦卿听到是他之后,也并不意外,直接面无表(情qing)的走过去,把章行天桌上的书本通通扔在地上,拖着他的书桌椅子来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垃圾桶摆回去后,很自然的坐下来,打开书预习功课。

    一会儿,早自习结束,第一节课的铃声打响,语文老师抱着书走进来后,教室门口才出现一个懒散的(身shen)影,只见那章行天制服也不好好穿,前面的扣子开了几个,就跟社会上的不良青年似的,嘴里还不停的嚼着面包。

    满不在乎的喊了声报告,他就大摇大摆走进来,到了自己座位跟前,立刻就怒了“谁把老子的桌椅拿走了”

    也不用别人提醒,直接走到秦卿的桌子跟前,猛的踢了下她的凳子“疯猪,你胆子够大的啊谁(允yun)许你拿我的东西”

    这边秦卿早有准备,一看他过来就提前站起来,躲到了一边,语气淡淡的“那谁又(允yun)许你扔我的桌椅了”

    “你在说什么啊,我可什么都不知道”章行天眉毛一立,耍起无赖。

    见他否认,秦卿倒也不着急,笑一笑继续问道“那你知道是谁扔得我桌椅吗”

    “不知道”

    “什么时间扔得呢”

    “不知道,我什么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

    听到这样的回答,她这才笑了起来“那你怎么能一进教室,就断定是我拿你桌椅了呢咱们的课桌上面可没有任何标志啊,都长得一样。”

    那章行天这才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这时语文老师也听出些什么来了,立刻瞪了瞪眼睛,大声叫道“章行天,你胡闹什么还不快去把桌椅找回来”

    他是个(挺ting)威严的中年男老师,(身shen)材也很是强壮,章行天不敢反驳,只好悻悻的走下去,又把桌椅拖回来,累了一(身shen)的汗,脸色自然不好。

    他早上来了没事儿干,本意就是想捉弄一下秦卿,结果这么一来,被取笑的人倒变成了他自己,班里人看他的目光就跟看傻子似的,弄得他心中火气十足。

    下节课需要去多媒体教室上,秦卿收拾东西晚了点儿,就发现教室只剩自己一个人,章行天站在门口不怀好意的看着她。

    她挑挑眉,没说话。

    就见那人((贱jian)jian)((贱jian)jian)的笑了一下,朝她((逼))近过来“落单了吧再让你跟我作对,今天我非打死你”

    他虽然这么说着,眼中的目光却变得有些猥琐。

    秦卿虽然(身shen)材因为吃药而微胖了一些,但是长相还是很漂亮的,尤其皮肤白白的,看着有种楚楚可怜的气质,欺负归欺负,班级里很多男生还是在背地里偷偷讨论过她,章行天自然也是一个。

    眼看这人越来越近,秦卿的手渐渐握成了拳头,扫了眼教室的后门,她转头就想走,肩膀上忽然被握住,是章行天的脏手搭了上来。

    心里涌上一阵恶心,她的(身shen)子一偏就把那手甩下去,紧接着一个转(身shen),想也没想就照着他的面门一拳挥了上去,整个动作十分流畅,帅气极了。

    那章行天也是一愣,鼻子被打得异常疼痛,正在不停的流着血,他本(身shen)就是个瘦弱的男生,家里又是(娇jiao)生惯养,哪里遭过这份儿罪怪叫一声,跌跌撞撞的跑出门去。

    教室里,秦卿也有些没反应过来,举起自己白馒头似的小拳头,看了又看,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一拳是她打出去的。

    她平时并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训练,打架更是外行,(性xing)子又软,不懂反抗,不然之前也不会被欺负的那么惨。

    除了前一天,湛封手把手教她的那些动作之外。

    这个人,看来还是有一些用处啊。

    心里感慨了半天,她这才慢吞吞走出教室,正看见外头周(允yun)若抱着书正在探头探脑。

    “卿卿,怎么那么慢啊”两个班级是一起上课的,所以周(允yun)若就过来等她一起去。

    “有一根笔找不到了。”秦卿抱歉的笑笑,急忙小跑过去,和她并肩往楼梯那里走去。

    前世里,她和这个表姐的关系其实不怎么亲密,两个人总是各忙各的事(情qing),虽然在同一个学校,在一起聊天的时间也不多,这后来也成了秦卿的遗憾。

    周(允yun)若最后的结局并不好,在(爱ai)(情qing)上失意之后,她的(性xing)格就变得有些(阴yin)郁,后来听说爸爸是因为受了自己的牵连,才没能保住公司,精神上受了刺激,她浑浑噩噩的寻了短见,虽然被及时发现,但最后也没抢救过来。

    在前世,好像她(身shen)边的人结局都不怎么好,所以上天才又重新给了一次机会,让她重生过来去拯救这些人吧

    这么想着,秦卿的眼光就有些复杂,被周(允yun)若发现后,她就含糊的应付了过去。

    周(允yun)若也并没有在意,甜甜的笑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卿卿,记得我之前和你说得那个叫湛封的男生吗我太喜欢他了,所以查到了他的住址,想要每天给他送一封(情qing)书”

    话刚说出一半来,秦卿顿时就被吓得一激灵,这就来了吗上辈子就是因为周(允yun)若的这个举动,才会引来后面湛封的大怒,继而开始报复周家,所以这一世,她是绝对不会让表姐再这么做了

    这么想着,她就急忙打断了周(允yun)若的话,笑一笑问道“姐,你和湛封很熟络吗你们一共见过几面”

    周(允yun)若就摇摇头“不认识啊,他是风云人物我怎么会认识来学校又比较少,只不过远远见了几次吧,他长得实在太帅了,我们班有好多女生都喜欢他的。”

    她说得越来越不找边际,秦卿只好打断“那不就是跟追星差不多吗一个看起来很遥远的人,他满足了你对男生的一切幻想,所以开始疯狂的迷恋,终究是不切实际的啊”

    “但是,但是,他也是(身shen)边的人啊,并不远。”周(允yun)若犹豫了一下,有些迷茫。

    她这个人生(性xing)单纯,说是高中生,但是心理年龄还跟初中生差不多,又(爱ai)看偶像剧,所以多少也受了些影响,脑子里整天只想着浪漫啊,(爱ai)(情qing)啊什么的。

    秦卿就无奈的叹了口气,特意加重了语气“反正你现在贸然去追他,一定会被讨厌的,你也不想被自己喜欢的人厌恶吧”

    周(允yun)若这才嘟了嘟嘴,算是把她的话听进去了“那算了,我先不追了。”

    总算是把姐姐劝住了,秦卿暗暗松了口气,这么一来,那白月光出现的时候,就没有人阻碍了吧湛封也能顺利的和她在一起。

    直到现在,秦卿还是认为湛封对她只是一时感兴趣而已,一想到这个白月光即将出现,解救她于水火之中,就觉得异常开心,心里暗暗期待。

    这么一聊天,姐妹两个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些,下午下学了,周(允yun)若就高高兴兴过来等她,两个人一起回了家。

    晚餐的时候,秦卿本来胃口(挺ting)好的,结果一喝自己旁边的那碗汤,就皱起眉头,居然是发搜了的,像是放了好几天的剩饭。

    她猛的抬头看对面的孙丽云,那女人一脸得意,笑眯眯说道“小卿,多吃一点,正是长(身shen)体的时候。”

    秦卿便不动声色的放下了筷子。

    这女人是在示威,同时也在故意激怒她,试探她手里到底有没有那张照片的底片,也好做出下一步的应对。

    但秦卿却偏偏不如她的愿,她笑一笑,忽然撒(娇jiao)的对着舅舅说道“舅舅,可不可以跟你换汤喝呀我觉得你那一碗味道更好。”

    她的声音软软的,听起来有一些(娇jiao)憨,莫名的惹人喜(爱ai),舅舅就爽朗的笑了起来“行啊,难得小卿跟我提要求,一定要满足啊。”

    秦卿就把汤碗端了起来,刚要放在舅舅面前,却被一只手中途夺了过去,孙丽云笑得有些勉强“我跟你换吧,这一碗上面的油少,我喜欢喝。”

    秦卿就笑笑,声音依旧甜甜的“那舅妈,你喝一口呀,喝一口就是你的了。”

    她的笑容甜美,餐桌上的人以为两人在开玩笑,都笑呵呵的看着,孙丽云骑虎难下,只好低头喝了一口,嘴巴鼓了几下,眼看就要吐出来了,为了不让人发现异常,最后还是咽了,饭都没怎么吃,急急忙忙上楼去了,想必是在呕吐。

    秦卿冷眼看着,她也想不到孙丽云居然会真的喝下去,而不是把责任推给保姆邹姨。

    转而一想就明白过来,邹姨一定是被孙丽云((逼))着才这么做的,事(情qing)暴露了,也一定不会包庇她,到时候问起来,孙丽云自己也脱不了干系。

    等到晚上十点多,保姆邹姨快下班的时候,秦卿就借口扔垃圾,跟她一起走出门来。

    邹姨胖胖的(身shen)子没走了几步,转回头来,满脸都是愧疚“秦小姐,真的对不起,是太太让我那么做的,我也是没办法啊”

    “没关系的。”秦卿(身shen)上披了件外(套tao),双手和胳膊都缩在里面,黑暗里看着格外(娇jiao)小“邹姨,舅妈平时对你怎么样啊”

    邹姨叹了口气,语气低沉下去“别提了,秦小姐,我下个月就想辞职了,现在也只是强撑着,想把这个月工资拿到。”

    “其实你不必这样的,你在周家十多年了,雇佣你的人是舅舅,他很看重你的,也愿意多给你些工资,你去外面再找,哪里会有这么好的待遇”女孩儿的声音在夜色中柔柔的传了过来,条理清晰,莫名说到了人的心坎里去。

    邹姨点点头,(情qing)绪有些激动,刚想要说什么。

    就听秦卿又笑着说到“我知道的,舅妈对你很严苛,这样吧,邹姨,我给你出一个注意,让她铁定以后不敢那么对你。”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上一章评论里有疑问,给大家解释一下男主的人设。

    湛少的设定是霸道强势那一类的,喜欢什么就一定要得到,所以现在表现的有点儿急,惹得卿卿特别害怕,一心想逃离。

    等到他真正意识到自己已经喜欢上卿卿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大家知道吧

    对的,追妻火葬场,哈哈哈哈

    所以后面会特别精彩,湛少表演花式打脸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