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好气啊
    秦卿扔完手机之后,也没有太在意,就继续做题了,反正那人如今并不在b市,他还能坐着飞机回来逮她不成

    结果又过了一会儿,邹姨忽然悄悄上来敲门“秦小姐,刚才楼下座机有人打进电话,说是你们学校的老师,找你有事(情qing)。”

    自从有了上次的事(情qing),邹姨现在和秦卿亲近了很多,有什么事(情qing)都是先和她商量,俨然把这个小姑娘当成了主心骨。

    “我们学校的老师”秦卿听了就皱皱眉,她可没在学校透露过家里的座机号码,再说了,大半夜的老师找她干嘛

    “是个(挺ting)年轻的男老师。”邹姨还(挺ting)担心的,凑近了低声说道“秦小姐,你快去接吧,刚才楼下就我一个人,太太和先生都在房里,我没有跟他们说的。”

    估计是以为秦卿在学校里犯了什么错误,这会儿就下意识帮她隐瞒。

    秦卿知道她是好意,就笑着道了个谢,然后走下楼去,把压在桌上的听筒拿了起来“喂,您好。”

    一边随手把电话机的罩布撩开,看了眼上面的数字,是一串特吉利的手机号码,看着莫名的眼熟。

    这机子样式老旧,家里已经很久不使用了,偶尔有电话进来也是推销东西的,因为舅舅懒得取消掉,又和家里的网连着,这才一直放在这里。

    秦卿已经很多年没使用过这东西了,这会儿看着还有些怀念,然而一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她的眼睛立刻就瞪大了“湛封,你无不无耻居然把电话打到这儿来”

    那头少年的声音清晰的传过来,显得特别无赖“谁让你挂我电话,还关机呢”

    “我就挂了怎么了我明天还要考试呢,不想跟你聊天”害怕被人听到,秦卿只好压低了声音,趴在桌上偷偷和他说,这么一来,声音就没有任何威慑力,反而软软的,带着些撒(娇jiao)的意味。

    “卿卿是不是生气我好几天没跟你联系啊,不生气了,我这不是一有空就给你打电话了吗”那头完全曲解了她的意思,笑着说道。

    秦卿才懒得听他说呢,正想效仿刚才,直接挂掉电话,那头的声音就逐渐变得凉嗖嗖的,威胁意味十足“小胖妞,你敢挂是不是以为我不在跟前,就不能收拾你了啊你就算把电话线拔了,我也有的是办法,你要不要试试”

    他这么一说,秦卿倒真有些怕了,她早就知道这人已经把她的家庭(情qing)况和个人资料调查的清清楚楚了,万一他一冲动了,给舅舅打电话怎么办

    这么想着,她就委委屈屈的说道“你可千万别,我现在就上楼开手机,行了吧”

    听见小姑娘终于服软了,湛封这才满意“去吧,乖。”

    这边儿秦卿挂了电话,心里又骂了好几声,这才不(情qing)愿的慢吞吞上楼,重新又把手机打开了。

    很快电话就打过来了,她立刻接起来,把房门重新关紧,这才说道“我接电话了,这下你满意了吧”

    “嗯,还可以吧。”那头传来呼呼的风声,紧接着,开门的声音响起,又是重重的一声关门声。

    “你回到家了啊”秦卿坐在(床chuang)上,(禁jin)不住就眨眨眼睛问道,从刚才开始,她就总是能从电话里听到车流经过的声音,很显然他是在外面。

    “嗯,出去跑了一圈,刚刚进门。”少年笑着回答,话题一转,又回到了老问题上面“卿卿想不想我”

    “不想。”秦卿(身shen)子一歪,半躺在枕头上面,特别胆大的说道。

    “小没良心。”那头笑骂一句,忽然命令道“我想看你的脸,去把电脑打开。”

    秦卿愣了一下,立刻抗议“为什么我不想。”

    “去不去”

    “哦”听见那头的声音又变得(阴yin)森森的,她才很不(情qing)愿的从(床chuang)上下来,过去把电脑打开了。

    又听见湛封啧了一声“又不是让你脱了给我看,就是看看你的小胖脸而已,至于么”

    变态大变态

    秦卿气得脸红扑扑的,一直到成功和他连接上,打开视频窗口之后都还不愿意说话,通过镜头恨恨的瞪着他。

    小姑娘穿了一件浅色的睡裙,无袖的设计,正好露出了白白的手臂,稍微有些圆润,看着手感超棒,一头长发披散着,为了防止碎发掉下来,还在上面戴了一个淡粉色的蝴蝶结发箍,露出了稍微有些婴儿肥的小脸来,脸颊鼓鼓,因为生气的关系,整个人像是一只小仓鼠似的。

    湛封的(身shen)子微微往前,贪婪的盯着屏幕里的人,恨不得伸手进去把人捉出来,抱在怀里狠狠的亲吻一会儿,终于能够体会到,那些交了女朋友人的心理了。

    小丫头怎么那么可(爱ai)啊,每天亲一百遍都不够啊

    电脑那头,秦卿却被她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人的眼神为什么那么直白啊,像是某种野兽盯着猎物的目光

    一时就有些反思,是不是自己穿得少了点儿啊顺手拿起一旁挂着的棉袄,给自己穿在(身shen)上了。

    湛封眼睁睁看着对面的人迅速又裹成了一个小雪球,哭笑不得“你(热re)不(热re)啊”

    “不惹,我冷。”秦卿严肃的摇摇头,脸颊在棉袄领子的毛毛上蹭来蹭去“你看够了没,我要关视频了。”

    “别关,你桌上是什么东西,拿起来给我看看。”湛封制止了她,忽然转移话题。

    “数学卷子,明天要考数学。”秦卿一提起这个就头疼,索(性xing)就把一道练习题举起来给他看。

    “贴近一点,不要动。”那头响起沙沙的声音,湛封低下头去,应该是在摘抄题目。

    秦卿就稍微愣了一下,这个人虽然和她一样,也是学生,但是平时是很少来学校的,考试也不参加,但是因为家世显赫,也没有老师敢为难他,所以她总是潜意识里把他认定是学习很差的那一类人。

    但结合前世的经验来看,又怎么可能呢能够有实力接管那么大的一个家族企业,根本就不会是一般人,这人的头脑其实非常聪明,只是在伪装而已,让别人错以为他只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从而放松了警惕,这也是一种自保的手段。

    因为刚出去锻炼过,屏幕那边的少年一(身shen)黑色运动装并没有来得及更换,脖子上戴了一个最新款式的耳机,低头的时候,前面的碎发稍微垂下来,遮住了一点额头,竟有种漫画里美少年的感觉。

    秦卿不知不觉看得有些呆住,随即就见他抬头说道“知道你为什么解不出来吗因为你漏掉了一个公式。”

    “什么”她这才低头查看自己写在纸上的答案。

    “你这样,按照我的说法再来一遍。”湛封就语速缓慢的给她讲解了一遍。

    按着他的方法一算,秦卿也就豁然开朗,惊喜的发现自己终于攻克了一个难题,急忙又把其他的题拿起来给他看。

    就这么过了一会儿,湛封就皱眉道“你这样不行,没有头绪的乱做题,得做到什么时候去啊你把课本找出来,考试范围举起来我看看。”

    秦卿照做之后,就听见他十分快速的总结出十几个题型来,让她在本子上记下来,大致思路讲述了一下,让她举一反三。

    这么一来就把她给难住了,本来她就是死记硬背那种类型的,发散思维更是少的可怜。

    看着小姑娘愁眉苦脸的咬着笔头,湛封心里觉得好笑“卿卿,你把脑袋凑过来一下。”

    秦卿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就真的凑近了一些“干嘛”

    就听他又说“左右摇一摇。”

    “为什么”她就更惊奇了。

    少年坏笑一下,往椅背上靠了靠,抱着胳膊悠闲的说道“没什么,就是想听听你脑袋里的水声。”

    秦卿反应了几秒才明白过来,他这是骂她笨,脑袋里头有水

    顿时咬紧嘴唇,她张嘴愤愤的骂了一句“就你聪明聪明死你算了”

    弯腰把电源直接断开,躺在(床chuang)上抱着枕头翻滚了几圈,快气死了。

    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刚刚还觉得他辅导她做数学,人还是蛮不错的,结果他就这么奚落她,不就是数学好一点吗有什么了不起。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过了一会儿,她还是到了书桌前,认认真真的又把那些题型看了一遍,花了些时间找出解题的规律,一直到凌晨三点才睡下了。

    第二天虽然有些疲惫,但她还是早早起来,喝了一杯咖啡之后到校考试,发下试卷之后大概一浏览,心里就有些惊喜,居然有好几道大题是和之前做过的题型一样,其中还包括了湛封给她讲的那些。

    十分顺畅的把题答完,居然还破天荒的剩了时间,她就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直到打铃才走出教室。

    下午是最后的英语考试,十分得心应手的科目,她的心(情qing)就放松下来,打算去食堂吃饭,结果远远的就看见古青一个人鬼鬼溜溜的往女厕所那边走,好像是怕被别人看到。

    秦卿心中一动,立刻就想起之前那张写满正确答案的纸条,也就偷偷跟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  湛少马甲披不住了,其实我是一个学霸来着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