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又不是养不起
    ,精彩小说免费!

    掐着时间从伯班克返回自己在西好莱坞的住处,打扮一番,又匆匆赶去比弗利山庄。

    到底还是迟到了,因为迷路。

    八点一刻的时候终于找到特劳斯代尔庄园内的一处豪宅,蕾妮·罗素感觉自己都要哭出来了,不知道会不会被拒之门外。

    还好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

    豪宅内正在举办一个规模很小的私人聚会,蕾妮·罗素被带到别墅客厅旁边的起居室,一群男女正坐在沙发上聊天。她视线扫了一圈,马丁·斯科塞斯、罗伯特·德尼罗、苏珊·萨兰登、杰西卡·兰格……当然,还有那个可恶的小男人。

    人虽然不多,对于普通影迷来说每一个却都如雷贯耳。

    于是就不免有些自卑。

    她认识这间屋子里的每一个人,这些人大概没人认识她。

    西蒙看到女人出现,起身走过来,屋子里的人见西蒙如此,都站起来看向门口。

    “来,帮你介绍一下。”

    男人走过来,丝毫没有提及她迟到的事情,一手搭在她腰间向前推了推,她就顺势向前走了几步,听他介绍,终于镇定下来,一一与斯科塞斯等人打招呼。

    简短寒暄,大家重新坐下。

    蕾妮·罗素安静地坐在西蒙身旁,接过男人递过来的一杯红酒,听他和斯科塞斯等人谈笑风生。

    整整一个多小时,大概只记得他们说起马丁·斯科塞斯正在筹备的新片,还有德尼罗六月底即将上映的一部电影传,好像叫《灵异第六感》,她最近也注意到这部电影,他亲自写的剧本,只是除了名字,还不太清楚具体是讲什么,很保密的样子。

    如此到十点钟左右,小小的聚会逐渐散去。

    送走最后一起离开的罗伯特·德尼罗和哈维·凯特尔,蕾妮·罗素发现别墅内不知不觉竟然只剩下她和他两个人。

    西蒙带着女人回到别墅内,注意到她的疑惑,解释道:“最近要在华纳影城里完成一些《蝙蝠侠》的后期,不想来回上班跑太远,所以就住这里。”

    虽然丹妮莉丝娱乐总部也有专门的后期工作室,但并不能满足《蝙蝠侠》全部技术需求。

    特劳斯代尔庄园的这栋别墅自然也是西蒙名下的物业,他发现自己这种强迫症似的到处购置房产的习惯已经改不了了,好在他现在的身家完全支付得起。

    西蒙也逐渐觉得,买房子或许就是自己的爱好。

    蕾妮·罗素有些沮丧。

    原本还想着今晚不能让他得逞的,只是,看着他径直向楼上走去,她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跟上了楼梯。如同今晚面对一群大咖,只要坐在他身边就感觉很安心,似乎这样就有了依仗。

    来到二楼,好在他没有直接走向卧室,而是一间书房。

    西蒙从有些凌乱的书桌上找出一本书和一部剧本,转身递给蕾妮·罗素,道:“你刚刚已经见过马丁了,这是他下一部电影的原著小说和剧本,我觉得女主角海伦·希尔这个角色很适合你。拿回去准备一下,下周马丁会帮你安排一次试镜,只要你的表现达到标准,这个角色就是你的了。”

    蕾妮·罗素接过剧本和小说,看着剧本封面《好家伙》的名字,有些发愣。

    马丁·斯科塞斯啊。

    好莱坞四大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乔治·卢卡斯和马丁·斯科塞斯中,最能吸引演员与其合作的就是斯科塞斯。

    因为相比其他三位导演,作为各类电影奖项的常客,斯科塞斯的影片往往能给演员更多发挥余地,同时也让他们的事业更上一层。罗伯特·德尼罗,哈维·凯特尔,还有今年刚刚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朱迪·福斯特,都是凭借斯科塞斯的影片打响了自己在好莱坞的名气。

    这么想着,蕾妮·罗素却又不自信起来。

    自己真的有资格有能力出演马丁·斯科塞斯的电影吗?

    西蒙把书稿递给女人,就转去书桌后坐下,拿起一份关于超文本标记语言(html)的资料随手翻看着,注意到蕾妮·罗素的沉默,问道:“怎么了?”

    蕾妮·罗素犹豫了下,还是道:“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演好。”

    “所以你才要好好准备,”西蒙道:“我和马丁谈过了,他这部新片是一部男人戏,虽然海伦·希尔是第一女主,但其实更偏向于配角,戏份并不多,只要你在试镜过程中表现的不是太糟,就能拿到这个角色,拍摄过程中马丁会继续指导你的。另外,我看过剧本了,海伦·希尔这个角色的发挥余地其实很大,如果你愿意更投入一些,将来甚至可能拿到一个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你的事业起步太晚,好莱坞可不会有太多机会给你磨练演技,参演马丁的电影是帮你拓宽戏路快速摆脱花瓶状态的最快方式。”

    蕾妮·罗素听西蒙耐心的解释这么多,终于点点头。

    然后书房里就再次安静下来。

    他坐在书桌后面翻看资料。

    她捧着两本书稿站在对面看他翻看资料。

    西蒙若无所觉的把一份十多页的html资料翻了一遍,十多分钟后,才再次抬头。

    蕾妮·罗素依旧站在原地,目光中多了几分委屈和倔强,定定地盯着他。

    这。

    又算是惩罚自己吗?

    书桌对面的小男人打量她几眼,终于又问道:“你开车来的?”

    她依旧盯着他,嗯了一声。

    “既然这样,已经很晚了,回去吧。”

    她眼睛瞪大了一些,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然后就看到他走过来,见她不动,于是伸手过来,手指划过她的脸颊。

    这具身体毕竟是她最大的资本,她这些年一直很注重保养。虽然已经35岁,她却自信自己的皮肤一点都不比那些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差,甚至还要更好一些。

    要不然,他那天晚上也不会那么‘爱不释手’,在她身上留下那么多印记。

    只是,男人的手指滑到她脖颈处就收了回去,再次道:“回去吧,你刚刚喝酒了,我让尼尔送你。”

    这么说完,她就看到他率先离开了房间。

    只好再次跟了出去。

    来到前院,心情依旧有些复杂,她其实只喝了小半杯红酒,想要拒绝他派司机送自己,他却很坚决,只得顺从。

    她的车子被留在了这里,坐的是他的座驾。

    原本想着这样是不是还能有一些联系,第二天上午,他的司机就把她的车子送到了西好莱坞。

    试镜安排在第二周的周三。

    她本来就已经积累了几年时间的表演基础,icm听到消息,又特意请来一位洛杉矶著名的表演课教师一起帮她研究角色,认真准备了四天时间,顺利通过了马丁·斯科塞斯亲自主持的试镜,斯科塞斯还夸奖了她的表现。看得出来,并不是客套。

    只是,随后一些日子的心情一直都不算太好。

    或许是给了她一个角色,算是两清,那个小男人再没有联系过她。

    直到出发飞往欧洲,西蒙都尽可能地用忙碌的工作淹没自己。自从那次昏迷之后,他就感觉自己的意识里出现了某些不该有的东西,他甚至都分不清那些东西是来自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还是他本人某些意识的觉醒。

    只是,他却很清楚这种心态非常不正常,因此一直强行压制。

    今年的第42届戛纳电影节在5月11日开幕,丹妮莉丝娱乐这边,不止艾拉·多伊奇曼带着高门影业的《我的左脚》参加了今年的主竞赛单元,罗伯特·雷姆也带队赶赴戛纳,为丹妮莉丝娱乐出品的一系列影片进行推介。

    戛纳电影节不只是一个奖项评选典礼,同时还有着欧洲规模最大的电影交易市场。

    决定出席5月20日的戛纳‘古驰之夜’活动后,西蒙这次的欧洲之行不可避免地逐渐增加了很多其他行程。

    打定主意继续为互联网时代进行布局,西蒙通过一些业内杂志上的论文很轻易就找到了蒂姆·伯纳斯·李,这位互联网创始人目前正在瑞典的欧洲粒子物理研究所工作,西蒙希望这次欧洲之行能邀请对方赶赴北美主持完善互联网的各项技术标准。

    既然已经买下了古驰,西蒙也打算去一趟古驰总部所在地佛罗伦萨。

    此外,已经在欧洲购置的那么大房产,多少也要亲自看看。

    艾拉·多伊奇曼和罗伯特·雷姆带领的团队在5月11日之前就赶去了戛纳,西蒙5月19日上午才从洛杉矶启程。

    抵达戛纳,时间已经是当地时间5月20日上午8点钟。

    索菲亚·费西亲自来接西蒙,一行人下了飞机,直接赶去勒卡内区的那栋山间豪宅。

    西班牙风格的别墅内,西蒙和索菲亚低声聊着刚刚进门,就看到只穿了一件宽大白衬衫裸着两条长腿蜷在沙发上的娜塔莎·金斯基,看到西蒙,女人也只是淡淡的打了声招呼,然后就起身向楼上走去,如同一只习惯性对主人冷淡以对的波斯猫。

    打量四周,相比一年前离开时,别墅内的陈设也发生了改变,明显更倾向于女性风格,空气中也飘荡着淡淡的香水味,西蒙刚刚还在外面看到了一些佣人,他以往可不习惯这些人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

    吩咐随性的尼尔等人对别墅内进行例行的防窃听检查,西蒙在沙发上坐下,问索菲亚道:“她过去一年花了多少钱?”

    索菲亚脸上带着一些笑意,道:“大概,70万美元。”

    “这几天把账单整理出来,我要讨债,”西蒙想起娜塔莎·金斯基去年担任戛纳评委时的投票事件,侧身在沙发上躺下,又‘恶狠狠’道:“还有利息,也计算清楚。”

    索菲亚凑过来,蹲下身把一只枕头塞过来,语气里带着些许调侃:“那你肯定是要不回来了呢,娜塔莎没能从前夫那里拿到赡养费,虽然去年出演了三部电影,但那些都是欧洲的低成本小片子,片酬加起来还不到20万美元,交完税就更少了。”

    娜塔莎·金斯基虽然是欧洲电影里一只很漂亮的花瓶,名气也不算小,但因为欧洲电影整体预算限制,片酬其实很低。即使是出演商业片,换算下来也只是10万美元级别。

    “既然这样,那我就只能赶人了,”西蒙微微抬头,让索菲亚把枕头给自己垫好,蹬掉脚上的皮鞋,注意到珍妮弗还站在旁边,又道:“我休息一会儿,你先带珍妮去安置一下房间吧,再让人准备午餐,艾拉和鲍勃中午会过来吃饭。”

    索菲亚点点头,又转到沙发另一头把西蒙蹬掉的鞋子摆好,才带着珍妮弗一起上楼。

    虽然感觉索菲亚这次见面后似乎比以往更体贴了一些,西蒙却是没有太在意,想起来,又吩咐上楼的两个女人豪宅内那些佣人房价,西蒙就枕着手臂眯起眼睛休憩起来。

    这些日子的忙碌和十多个小时的行程,不可避免的有些疲惫。

    醒来时已经是两个多小时后,时间刚过十一点钟。

    睁开眼就看到娜塔莎·金斯基再次蜷在旁边的沙发里,女人身上还是那件下摆很长的白色衬衫,这次倒是穿上了长裤,只是依旧赤着脚。

    注意到西蒙望向自己,正随意翻看着一番时尚杂志的女人斜过来一眼,又收回目光。

    西蒙坐起身,问道:“苏菲呢?”

    娜塔莎·金斯基头也没抬,懒懒道:“大概,在厨房吧。”

    “你离婚了?”

    “嗯。”

    “孩子呢?”

    “我带不好孩子,放在他那里更好。”

    “这么说,你打算一直赖在我这里了?”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但我的感觉很不好啊,”西蒙说着,觉得自己应该争取一点主动权,又道:“而且,你太能花钱了,是不是抽空把账结了?”

    娜塔莎·金斯基斜了斜身子,依旧无所谓道:“我没钱。”

    “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可以把你赶出去?”

    “嗯。”

    “……”

    气氛古怪地对峙了片刻,或者说,只有西蒙一个人在对峙,然后他就干脆放弃。

    不太擅长赶人啊。

    反正。

    就当真的养一只猫吧。

    又不是养不起。

    看到珍妮弗带着艾拉·多伊奇曼和罗伯特·雷曼一起进门,西蒙就不再理会娜塔莎·金斯基,起身迎了上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