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章 蝴蝶效应
    西蒙是在2010年《拆弹部队》成功斩获奥斯卡小金人之后,才第一次认识凯瑟琳·毕格罗这位好莱坞女导演。

    说起来,他对凯瑟琳·毕格罗的第一印象还是对方的容貌。

    2010年奥斯卡上,一身亚麻色丝质长款礼服身材高挑的凯瑟琳·毕格罗看起来只有30岁,无论身材还是气质都足以碾压当年红毯上大部分女星。

    但实际上,凯瑟琳·毕格罗生于1951年。即使是1986年的现在,她也已经35岁了。

    西蒙只能感叹这世界上真是从来不缺少足以抗拒岁月侵蚀的妖精存在。

    然后就是对方的作品。

    当年的奥斯卡之后,西蒙特意观看了凯瑟琳·毕格罗的几部电影。

    平心而论,凯瑟琳·毕格罗执导的大部分影片都只能说一般,但对方作品中那种犹如远古石柱图腾般刀砍斧凿的粗粝感却让人印象深刻,这个女人似乎在用自己所有充满阳刚气息的镜头语言告诉银幕前的观众,男人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男人做不到的,我依旧能做到。

    西蒙甚至觉得,凯瑟琳·毕格罗通过自己作品表现出来的性别强势已经带着几分走火入魔的气息。

    大巴车再次启动,沿着加州一号公路一路向南。

    凯瑟琳·毕格罗在刚才的微微示意后就将所有注意力放在面前的稿子上,西蒙好奇地瞄了一眼,根据纸张上的文字格式判断,女人手中应该是一个剧本,然后便没有打扰。

    如此过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凯瑟琳看完书稿最后一页,西蒙才适时开口道:“这是一个剧本吗?”

    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很敏锐的,刚刚剧本的过程中,凯瑟琳就感觉到身旁这个年轻人不时会打量自己。作为一个漂亮女人,她身边从来不缺少搭讪者,对于这种事情也已经习以为常。

    不过,对方在刚刚的一个多小时里都没有打扰她,直到她将剧本看完才开口,这也让凯瑟琳心里莫名地多了一些好感,于是朝西蒙微笑着点了下头,道:“是啊。”

    虽然做出了回应,凯瑟琳却没有过多与西蒙交谈的意愿。

    眼前这个年轻人虽然有着一张棱角分明的帅气脸庞,气质也比同龄人要成熟一些,但无论如何,这明显也只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大男孩呢。如果朋友们知道自己被这样一个男孩子搭讪了,肯定会被笑死。

    正要将目光转向车窗外做出拒绝的暗示姿态,凯瑟琳却听到身旁年轻人继续道:“其实,我也有一个剧本。要不我们换着看打发时间,到洛杉矶可还需要好几个小时。”

    这么说着,西蒙已经利索地起身,从头顶行李架上取下背包,挑出两份手稿中的一份向凯瑟琳展示了下。

    凯瑟琳对西蒙随手拿出一个剧本感觉有些意外,但心里依旧将西蒙的举动归类为搭讪范畴。本打算明确开口拒绝,但扫了眼西蒙手中剧本的标题,她不由又有些好奇,下意识问道:“蝴蝶效应,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麻省理工学院气象学教授爱德华·洛伦兹为了阐述自己的理论而做出的一个假想,”西蒙说着,随手将剧本递给凯瑟琳,继续道:“洛伦兹教授假设南美洲亚马逊流域的一只蝴蝶偶尔扇动了一下翅膀,这次翅膀扇动对周围气流造成的影响持续扩散,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最终在德克萨斯州形成一场恐怖的龙卷风。”

    凯瑟琳认真听完西蒙的解释,忍不住摇头:“蝴蝶扇动翅膀造成一场龙卷风,这怎么可能呢?”

    西蒙道:“洛伦兹教授是在以此形容一个微小变量可能对整个系统所造成的巨大影响。而且,我倒是觉得很有这种可能,只是我们无法论证而已。”

    凯瑟琳轻轻嗯了一声,没有和西蒙争执,她不是一个喜欢和人争执的人。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接过这个名叫《蝴蝶效应》的剧本,于是便好奇地翻开。

    然后,感受到身旁的年轻人还在望着自己,才想起他刚刚的话。

    迟疑了下,还是将自己的那个剧本递了过去。

    反正,就像他说的,当是打发时间吧。

    翻开手中的剧本扫了一眼,意识到什么,又跳着翻了几页,凯瑟琳才终于确定。

    原来,包括封面上的标题,整个剧本全部都是用类似于印刷体的工整英文字体手写出来的,这让她不由再次看了眼身旁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剧本上的年轻人。

    这个年代,打字机已经是一种非常普遍的办公用具,肯这样耐心地全部手写完一百多页的剧本,还把字写得这么漂亮,这样的年轻人可是非常少见的。

    西蒙并不知道凯瑟琳的心理活动,实际上,手写剧本也是他的无奈之举,住在精神病院,就算医生允许他拥有一台打字机,他也买不起。

    将凯瑟琳的剧本放在膝盖上翻开,西蒙此时已经认出,这应该是凯瑟琳执导的第一部院线长片《血尸夜》。当初《拆弹部队》获奖后他出于好奇查询凯瑟琳资料时看过影片简介,只是并没有花时间去看这部电影。

    随着的深入,西蒙很快理清了手中这个故事的大概脉络。

    俄克拉荷马州的农场青年卡列博遇到了一个名叫梅的女孩,对其一见钟情,但梅实际上却是一个吸血鬼,并且在冲动之下将卡列博也转化成了吸血鬼。

    卡列博随后被梅的吸血鬼伙伴们掳走,被迫浪迹天涯。

    虽然拥有了永生不死的能力,但几番波折之后,卡列博却发现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因此想要脱离这群吸血鬼,与此同时,卡列博的父亲和妹妹也在他失踪后,不辞辛苦地踏上了寻找亲人的道路。

    另外一边,不知过了多久,看完剧本的最后一页,凯瑟琳抬起头,发现西蒙依旧在慢条斯理地翻着自己的剧本,心中却突然有一种将他手中剧本抢过来的小小冲动。

    虽然不是很喜欢《蝴蝶效应》那种过于悲观的灰暗基调,但看完整个故事,凯瑟琳却不得不承认,构思精妙新颖情节环环相扣的《蝴蝶效应》要比《血尸夜》强出太多。

    归根结底,《血尸夜》也只是一部套着吸血鬼外衣的简单爱情片而已,其中还有一些连她自己都束手无策的剧本漏洞。

    安静地等待西蒙将剧本翻完,凯瑟琳便不由自主地用一种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请教语气道:“怎么样?”

    西蒙想了想,道:“我很喜欢卡列博跪在梅面前吸取她手腕上鲜血的场景,带着某种逾越了伦理的背德感,这应该是从羔羊哺乳的现象中产生的灵感,将来镜头拍出来一定会非常触动人心。”

    凯瑟琳没想到西蒙会根据剧本中的某一点表达自己的观感,虽然《血尸夜》剧本并不完全是她写的,但西蒙此时描述的画面,却恰恰出自她手。

    很多影迷都会在观影之后做出完全超越导演意图的过度解构,但西蒙此时的理解却与她的心思不谋而合。她是学美术出身,因此会习惯性地在剧本中添加一些象征性镜头。

    “那么,”迟疑了下,凯瑟琳还是直白地问出来:“你觉得这个剧本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吗?”

    听到女人的问题,西蒙有些意外,但还是很快道:“或许,可以把农场改成牧场,我看剧本里有很多农场的戏份,不过,无论是什么状态下的农场,都绝对没有铺满青草甸的牧场更具画面感。”

    凯瑟琳想了想,点了下头,又问道:“最后的那个情节呢,就是卡列博和梅变回人的设定,你觉得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处理方法?”

    《血尸夜》的剧本中,男女主角通过输人血的方法重新变回了人,这一设定确实非常牵强。

    不过,西蒙却是摇摇头,道:“你应该已经对剧本修改过很多次了吧?如果能改,我现在肯定看不到这种情节了。确实没办法改,要不然整个剧本的后半部分都需要推翻,那肯定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凯瑟琳点点头,明白西蒙说的是事实,但表情中还是有些失望。

    西蒙望着女人的表情,道:“其实,还有一个地方可以调整一下的。”

    凯瑟琳再次望过来:“嗯?”

    “男主角的名字啊,”西蒙嘴角露出微笑,道:“你知道吗?卡列博这个名字源自希伯来语,其实是‘凶猛的猎狗’的意思,这个名字太土了,最好换一个。”

    凯瑟琳从西蒙的笑容中明白他是在开玩笑,也跟着露出微笑,调侃道:“你还懂希伯来语啊。”

    “是啊,还算流利。所以,我将来在好莱坞肯定会混得非常不错。”

    希伯来语可是犹太人的民族语言,众所周知,好莱坞是犹太人的天下。能够说一口流利的希伯来语,绝对会让西蒙获得好莱坞很多犹太人的好感。

    实际上,由于继承了另外十二个人的记忆,不止是希伯来语,以及更加娴熟的英语和汉语,西蒙此时还会德语、法语和西班牙语,这几乎已经涵盖了世界上最主流的几大语言。所以,他现在哪怕是去做一个翻译,也肯定是最顶级的那一种。

    凯瑟琳听着西蒙的语气,微微有一种想要翻白眼的冲动,心里又觉得这个年轻人有点转移话题不想过多评价她剧本的意思。或许,和他的《蝴蝶效应》比起来,《血尸夜》真的是没什么可说的吧。

    西蒙倒不是不愿意给凯瑟琳提供更多建议,他对凯瑟琳一系列作品中的优缺点还是了如指掌的。

    关键是,两人现在还处在‘萍水相逢’的状态,难道劝她应该收敛一下自己作品中刻意模糊性别意识的暴烈气息,鼓励她展示自己女性应有的细腻一面之类。

    自己怎么知道她这样一个漂亮女人电影作品会不够细腻的?

    猜的?

    说多了就露馅了啊。

    不过,凯瑟琳也不是一个强求的人,于是便顺着西蒙刚刚的话题带着几分闲聊意味说道:“那你觉得,应该给卡列博改个什么名字才好听啊?”

    “西蒙,怎么样?”

    凯瑟琳有些疑惑:“西蒙,这个名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西蒙朝女人伸出一只手,笑道:“西蒙·维斯特洛,女士,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凯瑟琳顿时明白,这是他的名字。

    “我叫凯瑟琳·毕格罗,”轻轻和他握了下手,凯瑟琳也笑着自我介绍了句,又好奇道:“维斯特洛,很罕见的姓氏,你会希伯来语,所以,这是犹太姓氏吗?”

    “不是,”西蒙摇头,道:“这是我的姓氏。”

    维斯特洛(westeros)是乔治·马丁创造的一个原创词汇,这个单词本应该出现在十年后。所以,西蒙现在毫无疑问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维斯特洛’。

    凯瑟琳能够感受到西蒙这句话里隐含的某种淡淡的优越感,心里却没有生出什么反感。

    他能够创作出《蝴蝶效应》这样的剧本,能够随口对麻省理工某个教授的理论侃侃而谈,还能够掌握希伯来语这种非常小众的语言,这样一个出色的年轻人,骄傲一些是理所当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