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章 动荡的威廉莫里斯
    周遭不知不觉已经是暮色四合,街道两旁的灯光亮起。

    西蒙望着眼前一个目瞪口呆一个迟疑不定的两女人,只得语气轻松地提醒她们确实该回去了,远在洛杉矶西郊的马里布距离伯班克还是很远的。最后还建议由凯瑟琳来开车,珍妮特·约翰斯顿踩着高跟鞋开车实在是太危险。

    看西蒙一切正常丝毫没有发病的迹象,凯瑟琳这才放心下来,心中却莫名地不愿再去探究西蒙的过往。

    瞟了眼身旁虽然依旧转着眸子却终于消停下来的好友,凯瑟琳又觉得有些好笑。

    让你整天没正经,终于被治住了吧。

    假装疯疯癫癫的女流氓遇到了精神病院出来的真疯子,啧啧。

    把好友塞到副驾驶里,凯瑟琳也上了车,犹豫了下,女人还是叮嘱站在车窗外的西蒙有什么困难一定要联系自己,然后才发动车子。

    在不远处路口调转了一下车头,凯瑟琳最后朝路边的大男孩点头示意,慢慢踩下油门,酒红色的福特轿车逐渐汇入暮色下的城市车流中。

    望着两个女人的车子远去,西蒙提了提肩上的背包,转身离开。

    从附近商店买了一份洛杉矶市区地图,西蒙在一家街边快餐店的露天座位上坐下,点了份最便宜的晚餐,便开始翻看地图。

    因为继承了另外十二个人的记忆,西蒙发现,不只是那些专业技能,对于好莱坞,或者说整个洛杉矶,上至人文地理,下到娱乐八卦,前前后后数十年的各种信息,西蒙简直都了然于心。

    看来自己还有做狗仔的潜质。

    这么自娱自乐地想着,西蒙很轻易就在地图上找到了wma的总部位置。

    卡米诺街恰好位于比弗利山庄最繁华的威尔榭大道和圣莫妮卡大道交叉口不远处,附近就是传媒公司聚集的世纪城公园,二十世纪福克斯制片厂就坐落在那里,wma的死对头caa总部同样相距不远。

    在wma总部位置做了下标识,西蒙又找到美国编剧工会的总部地址,同样随手圈上。

    侍应生将晚餐端上来,西蒙填饱肚子,结账后走出餐厅。

    然后就开始发愁该怎么离开伯班克。

    八十年代,洛杉矶既没有公交,也没有地铁,出租车同样少得可怜,而且还需要电话预定。

    抱着侥幸心理在街边游荡了大半个小时,到底没能遇到愿意搭载自己的出租车,西蒙意识到自己还是低估了洛杉矶公共交通的匮乏程度,有些后悔没有厚着脸皮让凯瑟琳送自己一程。

    无可奈何,只能在伯班克的一家旅馆住下。

    第二天一大早,通过旅馆老板的帮助,西蒙电话预定到了一辆出租车。和赶来的司机一番讨价还价,最终带小费一起支付了15美元,司机才将他送到了圣莫妮卡山另外一边的西好莱坞。

    站在梅尔罗斯大道街边,虽然距离目的地还有不少路程,但为了省钱,接下来就只能用走了,好在西蒙有一整天的时间。顺着地图的指引,沿着附近与梅尔罗斯大道相交的南北向费尔法克斯大道向南走了二十多分钟,便来到美国编剧工会(wga)大楼外。

    西蒙赶到这里自然不是为了加入编剧工会,他现在还没有这种资格,主要是为了将背包中的剧本进行版权注册。

    根据联邦的著作权法,理论上,创作人在完成作品之后就自动获得版权。但现实中,一旦发生法律纠纷,是否进行版权注册就成了非常关键的证据。

    在美国,版权注册的方式有很多,甚至还有一些私人开办的注册机构。

    这其中最权威的自然是版权局,但因为美国政府部门举世皆知的超低工作效率,向版权局提交注册,创作人可能要等四到六个月才能拿到版权证明,审核进度慢到令人发指。

    因此,在好莱坞,通过wga注册版权就成为大部分编剧的第一选择。

    准备好材料和注册费用,基本上当天就能拿到注册证明。

    当然,向wga注册也有缺点,那就是它只会为创作人将注册材料保存五到十年,到期需要续费。而版权局注册却是永久性的,出现法律纠纷也能获得更加完善的保护。

    一番斟酌之后,西蒙还是选择将手中已经完成的两个剧本全部提交了注册。

    单个剧本的注册费用是20美元,两个剧本加上材料打印的花销再次让西蒙的钱包干瘪了一大截。离开wga大楼,想到下午的会面,西蒙又将《蝴蝶效应》的剧本做了一份复印,随后还在一个路边摊上挑了块价格不到2美元的电子手表。

    忙完所有这些,时间已经过了中午。

    简单地买了一份食物填饱肚子,西蒙重新检查自己的钱包,昨天的198美元已经快速下降到不足97美元。

    有些无奈,却也没有太慌乱。

    最严重也不过流落街头而已,饿死的可能性还是很低的,大不了找一家教堂蹭些免费发放的食品券。

    约定时间是下午四点钟,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西蒙提前半个小时就来到wma总部附近。

    卡米诺街上的wma总部大楼是一栋看起来非常现代化的玻璃钢结构建筑,虽然楼层不高,但与周围其他样式平庸的商业建筑比起来却显得颇为气派,大楼前还有一个小小的广场,这些无疑都显示着wma此时在好莱坞的卓越地位。

    临近四点钟,西蒙提前五分钟踏入wma总部。

    向公司前台接待说明自己的来意,对方打过电话。片刻后,一个看起来不到三十岁的白人青年就迎了出来,青年人穿着职业化的白色衬衫和烟色西裤,瘦高个子,带着金边眼镜,深棕色的分头打理的一丝不苟,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

    两人简单介绍,西蒙知道对方名叫欧文·赖特,是乔纳森·弗里德曼的助理,然后便跟着对方向大楼内部走去。

    穿梭在紧挨玻璃幕墙的宽敞走廊里,西蒙发现周围的wma员工要么脚步匆匆要么眉头紧锁,还有人注意到他这张陌生面孔之后目光中露出些许警惕神色。

    对于这种情形,西蒙却没有感觉到太意外。

    根据他知道的信息,wma最近几个月来正在经历着一次非常严重的动荡。

    今年上半年,wma的董事长兼ceo莫里斯·斯托勒和总裁斯坦·卡门相继去世。

    两位核心高层死亡造成的职位空缺不但引起了公司内部的权力斗争,caa和icm等经纪公司更是趁着wma动荡之际,毫不客气地开始挥起锄头狂挖墙脚。

    特别是在斯坦·卡门去世后,这位好莱坞金牌经纪人名下诸如阿尔·帕西诺、沃伦·比蒂、芭芭拉·史翠珊、歌蒂·韩等一线巨星,全部都跳槽去了caa,这一变故直接让wma元气大伤。

    西蒙随着欧文·赖特来到一间办公室外,在休息室等待片刻,一个头发略显花白的中年白人就从外面推门走了进来。

    中年人看起来四五十岁左右,身着一套灰色西服,个子不算太高,一米七出头,身材瘦削,深眼窝,宽鼻梁,烟头发,典型的犹太人长相。

    实际上,弗里德曼显然就是一个犹太姓氏。

    “抱歉,刚刚结束一个会议,”看到西蒙起身,乔纳森·弗里德曼就径直向他走过来,眼神淡淡地打量西蒙,脸上挂着温和的微笑,礼貌地朝他伸出手,道:“所以,西蒙·维斯特洛?”

    西蒙点头,和对方握了下手,道:“你好,弗里德曼先生,很高兴见到你。”

    乔纳森·弗里德曼点头回应,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

    两人一起走进旁边办公室,中年人还一边熟络道:“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维斯特洛’这个姓氏,所以立刻就记住了。西蒙,这可是你的优势,在好莱坞,想要被人记住可不容易。”

    西蒙只是笑笑,没有搭话。

    乔纳森·弗里德曼示意西蒙在办公桌对面坐下,自己落座后,双臂放松地搁在桌面上,随意交叉着十指望向对面的年轻人。

    身高180cm左右,很标准。

    脸庞棱角分明,棕色头发,没有青少年演员的稚气,很上镜。

    烟色t恤,牛仔裤,衣着简单朴素,却有一种超越同龄人的沉稳自信,很能吸引异性。

    当红小生的潜力胚子。

    有种向汤姆·克鲁斯类型发展的潜力,最近票房火爆的《壮志凌云》实在是吸引了太多关注。

    不过,这男孩却是一个编剧。

    乔纳森·弗里德曼顿时就没有了太多期待。

    好的编剧是需要阅历的,乔纳森·弗里德曼不认为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能写出什么出色的剧本了。甚至,他都有点怀疑这青年有没有弄懂正规的好莱坞剧本格式该怎么写。

    实际上,乔纳森·弗里德曼与凯瑟琳并不熟悉。

    除了在一些好莱坞聚会上偶尔碰过面,两人最近的交集也只是弗里德曼的一位客户正在争取凯瑟琳即将执导影片中的男主角。

    正是这种原因,乔纳森·弗里德曼在接到凯瑟琳的推荐电话后才答应了今天的会面,算是给那位在影片选角上有一定话语权的漂亮女人一个顺水人情。

    乔纳森·弗里德曼原本的打算是,如果凯瑟琳介绍来的人还不错,他就随手将对方推荐给wma的代理部门。毕竟,哪怕是好莱坞一线编剧,给经纪人带来的收入往往都不如一个二线演员,他并没有亲自代理一位编剧的计划。如果不行,反正人情是给足了,直接拒绝也没有什么不妥。

    但此时,看到西蒙本人,乔纳森·弗里德曼心里却已经有几分尽快将西蒙打发走的念头。他这个月刚刚晋升为wma副总裁,近期公司内部又是一团乱麻,此时可没有心情去敷衍一个好高骛远的年轻人。

    当然,乔纳森·弗里德曼并没有将这种心思表现出来。他一直认为,想要做一个出色的经纪人,时刻保持一种谦恭的心态是必然的。

    内心短暂地评估后,乔纳森·弗里德曼语气依旧温和,带着几分鼓励和期待,道:“那么,西蒙,先说说你的剧本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