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6章 我对你的年龄非常好奇
    二十多分钟后,大概将剧本读完了一多半,乔纳森·弗里德曼就强行停止了继续下去的念头。今天还有其他工作,现在并不是剧本的好时候。

    而且,虽然只读完一半,但乔纳森·弗里德曼已经确定,《蝴蝶效应》的剧本质量绝对与它的故事创意一样出色。如果能够拍摄出来,这肯定会成为一部非常经典的影片。

    当然,以乔纳森·弗里德曼的专业眼光,这个剧本的短板也非常明显。

    首先,‘蝴蝶效应’这个名字显得过于小众。大部分普通人还不能理解这一七十年代才提出来的专业理论名词,这无疑会阻碍很多人对影片的兴趣。只是,刚刚西蒙解释过蝴蝶效应的含义之后,乔纳森·弗里德曼一时间却也找不到其他更加贴切的名字,这一点只能暂时搁置。

    其次,故事的整体风格过于灰暗。特别是故事结尾男主角重回母体用脐带勒死自己的情节,仔细想想,甚至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过,整个剧本却也恰好贴合自己那位客户的作品风格。

    刚刚的过程中,乔纳森·弗里德曼其实还在一心二用地盘算着某些念头。

    由于wma公司的内部动荡,大批客户纷纷出走,乔纳森·弗里德曼同样受到波及。

    他名下曾经执导过《魔女嘉莉》、《疤面煞星》等影片的好莱坞知名导演布莱恩·德·帕尔玛最近就受到邀请产生了跳槽去caa的心思,根据他得到的消息,caa那边甚至已经准备好了一个项目作为见面礼。

    布莱恩·德·帕尔玛之所以没有像阿尔·帕西诺、芭芭拉·史翠珊等人那样干脆利落地走人,主要也是碍于这些年合作下来培养出的一些情义。

    不过,布莱恩·德·帕尔玛最近几年连续两部投资超过千万美元的大制作影片都以失败告终,作为经纪人,如果不能尽快为对方找到一个拥有足够票房保证的优质项目,乔纳森·弗里德曼相信自己将很快失去这位客户。

    现在,《蝴蝶效应》显得再合适不过。

    足够新颖的创意,精彩的故事剧本,同时又是布莱恩·德·帕尔玛最为擅长的惊悚类型。而且,从故事剧情来看,影片的预算并不会太高,这无疑也更容易促使制片厂进行立项。

    所有这些有利元素相加,乔纳森·弗里德曼认为《蝴蝶效应》实在没有太多失败的可能性,甚至不会比布莱恩·德·帕尔玛当年的成名作《魔女嘉莉》差多少。

    而且,作为一部角色比较丰富的群戏,这部影片完全可以用来提携一下自己名下的年轻艺人。既然caa可以做出一系列成功的打包项目,整体实力丝毫不亚于caa的wma没有理由不能复制对方的经验。

    现在,低预算且低风险的《蝴蝶效应》显然能够作为一次不错的打包项目尝试。

    权衡过所有细节,乔纳森·弗里德曼这才抬头看向对面的青年。或许,偶尔签下一位电影编剧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打定主意,乔纳森·弗里德曼重新开口道:“那么,西蒙,你还有其他剧本吗?”

    西蒙听着乔纳森·弗里德曼的语气,明白自己今天将不虚此行。

    不过,既然《蝴蝶效应》已经引起了乔纳森·弗里德曼的兴趣,他便不打算立刻将另外一个剧本也拿出来,这样做只会分散经纪人在剧本推销过程中的注意力。

    实际上,西蒙原本就计划只要能够找到一个经纪人,便每隔一到两个月才提交一次剧本。

    虽然如此,为了继续增加自己在乔纳森·弗里德曼心中的分量,西蒙还是确认地回答道:“有,不过剧本还在完善,需要些时间。这是一个关于死亡的故事,结合了东方的某种宿命论观点。在东方人的观念中,他们认为,如果死神确认了一个人的死期,那么这个人无论如何都将无法逃脱死亡的纠缠。”

    乔纳森·弗里德曼原本只是客气地随口一问,西蒙的说辞却再次勾起了他的兴趣。

    不过,西蒙没有继续说下去,乔纳森·弗里德曼也就不再追问。

    将来聊天的机会肯定很多,现在还是要解决眼下的事情。

    “既然这样,谈谈签约的事情吧。西蒙,既然你已经做了这么多准备工作,想必对于和经纪公司签约也有一定了解,先说说你的要求?”

    西蒙点点头,也不客气,道:“首先,我只写自己感兴趣的剧本,不接受委托剧本或者长期雇佣,所以,我希望只签署单纯的剧本代理合约。”

    只是听西蒙的第一点要求,乔纳森·弗里德曼就忍不住想要摇头。

    好莱坞每年基于原创剧本的影视节目数量总计也只有数百部,如果只依靠原创剧本谋生,北美东西海岸两大编剧工会加起来一万多名会员可能都要饿死了。因此,好莱坞大部分编剧赖以糊口的工作还是各种改编剧本、剧本医生等委托任务以及影视制作公司的长期雇佣。

    西蒙此时提出的要求,等于将他的个人事业限制在一个非常狭小的范围内。

    本想开口解说一番,但望着对面那张年轻的脸,乔纳森·弗里德曼还是选择了打消这个念头。

    既然年少轻狂,那就多经历一些挫折为好。

    西蒙从乔纳森·弗里德曼的表情变化中大概也能明白对方的心思,却没有停顿,继续道:“其次,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希望能够尝试电影导演的工作,所以,我希望对自己的剧本保留一定的自主权。”

    乔纳森·弗里德曼到底还是感觉自己的眼角跳了下,重新打量了几眼西蒙,才终于道:“其实,西蒙,我对你的年龄非常好奇?”

    西蒙掏出自己的钱包将驾驶执照拿出来递了过去,道:“弗里德曼先生,虽然我并不打算对你隐瞒这一点,但我还是觉得,在推销剧本过程中,你需要避免与电影公司高层谈及我个人年龄的问题。”

    乔纳森·弗里德曼接过西蒙的驾照,扫了眼上面的出生日期。

    1968年2月22日。

    虽然心中有数,但乔纳森还是忍不住瞟了眼办公桌座机显示屏上的日期,今天是1986年6月19日。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小家伙,今年年初才刚满18岁。

    有些无言以对地摇头而笑,将驾照递回给西蒙,乔纳森·弗里德曼道:“好吧,我接下来会尽可能忽略这一点。不过,西蒙,你要知道,好莱坞大部分导演都是在三十岁以后才获得第一次执导影片的机会,所以,你还太……”

    西蒙不等乔纳森·弗里德曼继续说完,就忍不住摇头打断道:“你错了,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不是,马丁·斯科塞斯不是,乔治·卢卡斯不是,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也不是。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做那些平庸的大多数?”

    乔纳森·弗里德曼顿时愣住。

    直到很多年后,乔纳森·弗里德曼依旧清晰记得1986年夏天的某个下午,那个意气飞扬的少年在自己办公室里这番掷地有声的话语。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不是;

    马丁·斯科塞斯不是;

    乔治·卢卡斯不是;

    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也不是。

    他更不知道,当时的少年人口袋里只剩下不到100美元,如果不能尽快找到一份可以糊口的工作,很可能就要露宿街头。

    过了好一会儿,重新回过神来,乔纳森·弗里德曼才开始继续与西蒙讨论签约的问题。

    西蒙在这次会面中已经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乔纳森·弗里德曼不由自主地不再以一个新人的标准对西蒙提出太苛刻的签约条件。

    其实,归根结底,一个编剧在好莱坞能够达到的高度终究有限,给经纪人带来的收益相对于乔纳森·弗里德曼这种层次的代理人来说也就无关紧要。

    乔纳森·弗里德曼本能地觉得,此时稍微给这年轻人一些便利,将来或许能够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因此,两人很快谈妥了基本的合约框架。

    单纯的剧本代理合约,签约期限为三年,佣金10%。西蒙对自己的剧本拥有一定的自主权。简单来说,如果他要亲自执导自己的某个剧本,则可以不必通过经纪人自行筹备项目。

    详细的合约内容自然不会这么简单,因此西蒙需要明天再来签约。

    最后,为了缓和一下乔纳森·弗里德曼刚刚明显被自己吓到的心情,西蒙还主动解释了几句,表示自己接下来的目标只是想要制作一些超低成本的实验电影作为锻炼。

    大概就是一台16mm摄影机、几千美元、两三个人的那种。

    乔纳森·弗里德曼果然更愿意接受西蒙的这种说辞,还主动提出可以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两人相谈甚欢,当结束这次会面,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了5点40分。

    再次与亲自将他送到办公室门口的乔纳森·弗里德曼道别,西蒙转过身,发现外间休息室内还等着两男一女,都是年轻人。

    随着办公室门打开,原本正在聊天的三个人都表情恭敬地站起身,还不由地看向西蒙这个让他们足足等待了一个多小时的家伙。两个男青年目光中带着明显的羡慕和警惕,那个烟色短发女孩也一脸好奇地打量西蒙。

    西蒙只是朝三人微微点头示意,虽然感觉短发女孩有些面熟,却也没有多想就朝外走去。

    直到离开wma总部大楼,西蒙想起一个多小时前乔纳森·弗里德曼说起的某个名字,才反应过来,短发女孩应该是柯特妮·考克斯,大名鼎鼎的《老友记》中那个有着强迫症的莫妮卡·盖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