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8章 偶遇
    入住时好心的西班牙老人就已经给了西蒙很大方便,如果离开那家旅馆,西蒙短时间内也很难再找到第二处更好的落脚点。

    考虑了一番,下午交班之后,西蒙就找到罗杰·格里芬,商议是否能够提前支付一周的薪水。

    很有周扒皮潜质的便利店老板倒是没有一口拒绝,但表示店里所有人的薪水都只会每周结算一次。西蒙本周只工作了三天,如果要提前结算,那他这周就只能拿到三天的薪水。

    西蒙没打算为几十美元和罗杰·格里芬磨牙,爽快地同意下来,三天的薪水算上口袋里的剩余,也已经足够。至于下周还会出现一个时间差,西蒙也计划再找一份结算更加灵活的临时兼职。

    然后,西蒙的干脆反而让那个到底还不算太坏的中年胖子有些不好意思,良心未泯地给他凑了一个整数,支付了100美元。

    离开便利店,西蒙步行二十多分钟回到居住的旅馆。

    这是一家典型的‘凹’字形布局汽车旅馆,白色的两层木质楼房,一共十多个房间,院子里还停着几辆汽车。

    下午时分的洛杉矶阳光正好。

    走进院子,西蒙就看到正值闲暇的旅馆老板迪亚戈·萨尔卡多抱着一把吉他坐在廊檐下自弹自唱,显得很是享受。

    西蒙曾经的观念里,吉他基本上就是年轻人的乐器,他大学时也玩过一段时间,工作之后就再没碰过。但在音乐就是生活中一部分的西方人眼中,显然就不存在这种观念束缚。

    找了一把椅子在西班牙老人旁边坐下,西蒙安静地倾听了一会儿。

    老人正在弹奏猫王的一首老歌《blue-suede-shoes》。

    如果不考虑哼唱时那浓重的西班牙口音,老人的吉他水平还算勉强能听。

    心里做出这种评价,西蒙就感觉有些意外。

    他自己曾经的吉他水平也是只能简单拨出一手《同桌的你》之类,肯定还远远不如此时的西班牙老人。《blue-suede-shoes》的老派曲调虽然完全不符合西蒙的口味,但不可否认,这首歌的弹奏难度还是很大的。

    不过,稍微一想,西蒙就明白过来。

    另外十二个记忆中可还是有一位好莱坞顶级配乐师的,吉他这种入门级乐器自然是手到擒来。而且,其他那些多才多艺的好莱坞精英里也不乏吉他爱好者。

    老人悠闲地将一首歌唱完,才转向西蒙,直接用西班牙语问道:“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西蒙没有回答,只是笑着掏出钱包,从里面拿出那张100美元的钞票递给老人,同样用西班牙语回道:“迪亚戈,这是我上周的房钱,另外还要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

    老人点点头,接过钱,却又瞟了眼西蒙的钱包,调侃中带着关切,道:“没了这100美元,你很快就要饿肚子了吧?”

    “这倒不会,”西蒙摇头,笑道:“我发现附近就有一家教堂,应该可以去领些食品券。”

    老人听到西蒙的想法,哈哈笑起来,道:“我喜欢你这种随遇而安的年轻人,不过,这么做也太不虔诚了。呐,吉他会吗?”

    西蒙见老人将吉他递过来,有些疑惑,但还是抱在怀里,几乎是下意识地将琴弦重新调试了一下,然后才开始拨弄,依旧是老人刚刚弹奏的那首《blue-suede -shoes》。

    曲调刚刚响起,旅馆老板就忍不住想要摇头。这男孩显然也会一点吉他,只是非常生涩。

    不过,眼看西蒙一副专心的模样,老人也就没有打断。

    然后,西班牙老人就亲眼见证了一个让他有些目瞪口呆的小奇迹发生。

    短短十分钟时间,西蒙的弹奏以一种让人瞠目结舌的速度由生涩转为娴熟。老人在吉他方面同样属于业余水准,因此他很难具体形容西蒙的吉他水平。

    不过,老人却非常深刻地体会到,如果十分钟前西蒙的弹奏水准还落后自己一条街。那么,只是过了十分钟,这个年轻人的吉他水平就已经超越了自己十条街,甚至有几分登堂入室。

    等西蒙停止弹奏,西班牙老人就立刻问道:“孩子,你以前学过吉他?”

    西蒙点点头,他对自己刚刚的表现同样非常意外,只能对老人含糊地解释道:“好多年没碰过了。”

    西班牙老人显然无法理解西蒙的这个‘好多年’是什么概念,但也总算给自己心中的惊讶找到了一个理由。

    “既然这样,”西班牙老人接回自己的吉他,装在旁边琴盒里,却又重新递回给西蒙,道:“把你的背包给我,带着这个去海滩吧。现在正是旅游旺季,我想以你的水平,在那里弹奏几个小时,接下来几天的饭钱就足够了。”

    西蒙只是愣了下,就爽快地将这些天一直与自己形影不离的背包递过去,接过琴盒背在肩上,还有些得寸进尺地对老人笑道:“迪亚戈,吉普森的吉他都借给我了,车也给我用用吧。从这里走到海滩,天都要烟了了。”

    “你这小家伙,”老人摇摇头,还是掏出钥匙递给西蒙,却又故意用一副很市侩地语气道:“别忘了加油。”

    海岸线漫长的洛杉矶有着非常多的知名海滩,这其中最热闹的一个无疑是与圣莫妮卡海滩毗邻的威尼斯海滩。

    夏季的威尼斯海滩显得更加热闹。

    除了无数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威尼斯海滩的步行街上还汇聚着形形色色的街头艺人、艺术家、画家、自行车手、轮滑爱好者等群体,使得整个海滩如同一个热闹的嘉年华。

    西蒙开车十多分钟后到达威尼斯海滩,在收费停车场花了两美元存好车子,就背着吉他踏上了海滩上那条著名的步行街。

    片刻后,西蒙在街边一处人流量还算不错的路口停下。

    将琴盒放在脚边,抱着吉他重新确认了下手感,西蒙从记忆中随意挑选了埃尔顿·约翰的一首《rocket-man》便开始弹唱。

    两世为人的心境沉淀下,西蒙并没有对街边卖唱这件事感到什么尴尬,他更觉得一个大男人如果养活不了自己才更尴尬。

    突然被激发出来的高超吉他水准不知不觉就引起了路人的关注。虽然习惯于专注的西蒙很少与周围人互动,但总是有三三两两的游客围在旁边,听一会儿歌,放下些零钱,然后离开。

    夕阳不知不觉开始坠向海平面,橘红色的光线从西蒙背后投射过来,将他的影子拖得越来越长。

    从四点钟到现在,将近三个小时时间,西蒙也不觉得有多疲惫。

    瞟了眼脚下铺着厚厚一层钱币的琴盒,西蒙觉得或许自己不用再去找第二份兼职,这样也可以将时间用在其他一些事情上。

    这么想着,正打算将最后一曲唱完,然后收工,琴盒上方一只手却从旁边伸了过来。

    很漂亮的一只手,纤细,修长,涂着火红色的指甲油。

    显然是一只女人的手。

    西蒙脑海中闪过这些念头,低垂的目光里却发现那只漂亮的女人的手似乎没有往琴盒里放钱的打算,反而伸向了其中唯一一张10美元的钞票。

    这就过分了啊。

    于是西蒙抬起右脚,朝那只想要‘作恶’的手轻轻踩上去。

    手的主人似乎也没有预料到西蒙的动作,西蒙也没料到那只手会不去躲闪。于是,直到西蒙的右脚落下来,身旁才传来一个有些夸张的女声。

    “啊呀,小男孩,你怎么能踩人家,太可恶了!”

    西蒙无奈按住琴弦,收回脚,扭头向旁边看去。

    蹲在琴盒旁边的珍妮特·约翰斯顿正一脸控诉地狠狠盯着自己,丝毫没有做贼被抓的自觉性。

    凯瑟琳·毕格罗站在好友旁边,表情无奈,还歉意地对西蒙笑了笑。

    西蒙直接无视还蹲在地上的疯癫女人,很高兴地望向凯瑟琳。他上周和乔纳森·弗里德曼会面之后给凯瑟琳打过一次电话,可惜没人接听,只能选择留言。

    没想到此时会意外遇上。

    凯瑟琳今天依旧是衬衫长裤的简单穿着,显得很干练。

    西蒙上下打量一番女人,就道:“真巧啊,凯瑟琳,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虽然眼前男孩的目光里不带任何侵略性,凯瑟琳还是感觉有些不自然,微微躲闪了下西蒙的注视,道:“珍妮的工作室在这边,我下午在比弗利参加一个制片会议,过来和珍妮一起回马里布。”

    西蒙点点头,道:“所以,是《血尸夜》吗,筹备的怎么样了?”

    “选角马上就要结束了,不过,制作公司那边资金出了一些问题,可能要晚几个月开拍,”凯瑟琳说着,又道:“我看到你的留言了。还有,弗里德曼先生也给我打过电话,他很看好你,只是对你的年龄非常惊讶。”

    西蒙笑了笑,看了眼手表,就对凯瑟琳道:“这件事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既然遇上,请你吃饭吧?”

    一直被西蒙无视,珍妮特心里本就有些莫名的小恨恨,此时听他这么说,女人立刻指了指西蒙琴盒里的零钱,语气戏谑道:“小男孩,你不会要用这些钱请我们吃饭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