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9章 威尼斯海滩灵异事件
    西蒙终于看向珍妮特·约翰斯顿,带着些许笑意,认真道:“其实吧,我只想请凯瑟琳一个人的,不过,你一起来也没关系。”

    珍妮特闻言,顿时就将凯瑟琳朝自己身边一揽,好像怕西蒙把女人抢走一样。

    只是,转瞬间,她又反应过来,探出一根纤细的食指继续比划着脚下的琴盒,道:“我的意思是,你这些钱,可连一瓶好点的红酒都开不了哦。”

    西蒙随意在琴弦上拨了下,道:“这次就不喝红酒吧,我一个男孩子请两个女人吃饭,还要开红酒,会被人误会的。”

    珍妮特乜了眼西蒙身上的穿着,很鄙视道:“谁会误会你哦。”

    西蒙也瞄了眼珍妮特肩上的爱马仕挎包,笑道:“是啊,所以,我是怕你们俩被误会啊。”

    珍妮特愣愣地眨了几下眸子,这才明白过来,狠狠地瞪了西蒙一眼:“啊呸!”

    刚刚偶然发现街边的西蒙,凯瑟琳就想无声无息地走过。

    上次的相遇,西蒙给她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女人下意识觉得,他这样出色的男孩子,自然是骄傲的,或许并不愿意自己看到他此时窘迫的模样。

    只是被好友强拉着凑过来,凯瑟琳才不得不和西蒙照面。

    此时听珍妮拿言语挤兑西蒙,凯瑟琳本想开口阻止,但注意到西蒙脸上毫无介怀的淡淡笑意,女人心里突然多了几分了然。

    他自然是骄傲的,从第一次碰面时的很多细节,她可以肯定这一点。

    不过,这种骄傲显然丝毫不带某种源自于内心深处自卑情绪的偏执。因此,他并不觉得自己此时的状态有多窘迫。面对珍妮的挤兑,他表现的更像是一个成熟稳重的成年人在迁就一个顽劣的小女孩。

    大部分时候,自己不也是在迁就珍妮小女孩一样的性子吗?

    这么想着,看好友在和西蒙的言语交锋中丝毫都没讨到便宜的模样,凯瑟琳还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是哪边的啊?”听到凯瑟琳的轻笑声,珍妮特立刻很不满地瞪了她一眼,警告一番,立刻又转向西蒙。眸子转了转,女人忽而又妖精似的变幻了一副面孔,丝毫没有了刚刚的怒意,慢条斯理地从挎包里掏出钱夹,拿出一张100美元的钞票在西蒙面前晃了晃,随手放在琴盒里,道:“呐,小男孩,我刚刚还没听够呢,再唱一首吧。不过,如果我不满意,可是要把钱拿回来的哦。”

    西蒙点头:“好吧,恰好等下帮你开一瓶红酒。”

    “喂,你没听到吗?我是说……”珍妮特刚刚想要再声明一番,面前的男孩却已经开始拨动琴弦,音色清亮的昂贵吉普森木吉他上这次却是发出一段叮叮咚咚的短促音符,她感觉有些熟悉,一时间却也没有想起在哪听过,下意识道:“这个,我知道,嗯,是……”

    西蒙反复拨动了几次琴弦,熟悉了一下手感,抬头望了望面前的两个女人,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道:“《野蜂飞舞》,给珍妮。”

    话音落下,灵动而急促的乐声就已经在西蒙身前的琴弦上跳开。

    起始于一串快速下行音阶的急促曲调顿时让人产生出一只灵活的黄蜂俯身而下冲向故事中邪恶织工和厨娘的画面,随即,曲调开始上下翻滚,一如那只黄蜂敏捷地闪转腾挪。

    作为俄罗斯作曲家科萨科夫歌剧《撒旦王的故事》中最知名的一段配乐,《野蜂飞舞》出现在《青蜂侠》、《闪亮的风采》、《不能说的秘密》等等非常多的影视作品中,并且以其极快的旋律逐渐成为很多音乐人展示自己音乐功底的炫技名曲。

    相对于那些一味求快造成大量错漏甚至将‘野蜂飞舞’弹奏成一窝炸开马蜂的吉他手,西蒙更看重曲子的完整性,因此并没有刻意追求速度。

    不过,标准十六分音符的曲子在西蒙每分钟170拍左右的手速加持下,突然流泻出来的高速曲调,依旧瞬间在街道四周形成了一副奇妙的定格画面。

    琴音笼罩范围内的行人几乎都是短暂地一愣,随即,所有人都将目光聚集在某个神情专注的大男孩身上。

    推着婴儿车的母亲停下了脚步;

    挑选着工艺品的情侣放下了手中的套娃;

    想要快速掠过人群的男孩踩住了脚下的滑板;

    街边长椅上的中年人移开了眼前的报纸;

    想要继续挑刺的某个疯癫女人也瞪大眸子,紧紧抿上了嘴巴。

    这一刻,眼前专注的大男孩好像就是这个宇宙的中心。

    曲调响起了十多秒钟,本就站在西蒙旁边小摊前一个衣着时尚的年轻女孩也仿佛如梦初醒,慌乱地将手中超八毫米摄影机镜头对准了某个男孩。

    其实,她半个小时前就已经从这男孩面前经过,听他用一种非常独特的编曲唱完乔妮·米切尔的那首《g-yellow-taxi》,于是想起了自己青涩而叛逆的少女时期。

    刚刚进入九年级的那个新年,为了准备学校的圣诞晚会,顶着严格父母的压力在好友家的地下室里和小伙伴们排练乔妮·米切尔的这首歌。

    *他修了一条通往天堂的路。

    *建起一个停车场。

    *还有精品商店,粉色旅馆。

    *以及各种各样的游乐场。

    *……

    乔妮·米切尔真是个诗人,让人崇拜。

    这么多年过去。

    蓦然回首。

    恍如隔世。

    她喜欢音乐,喜欢绘画,喜欢电影,梦想着成为乔妮·米切尔那样的艺术家,后来却还是遵从父母的意愿进入耶鲁法学院。

    转眼间已经是大三。

    不经意的旅行,不经意的街边,再次听到当年的那首歌,少女时代的很多念头就这么突然涌上心头。

    于是,在威尼斯海滩徘徊了好一会儿,却又不知不觉转了回来,躲在旁边假装路人,想要再次听这个男孩在唱一遍《g-yellow- taxi》。

    为此还将包里的摄影机掏出来,想要偷偷录下他唱歌的视频。

    然后就听到了刚刚他和那两个女人的对话。

    以及此时惊艳的《野蜂飞舞》。

    她也叫珍妮。

    站在旁边听那个男孩说那句‘《野蜂飞舞》,给珍妮’,心底的那根弦甚至被拨了下。

    街道上很多人都凑了过来,她也不再矜持,悄悄走过去,把自己隐在人群,调整手中的摄影机镜头,对准眼前专注拨动琴弦的身影,心中同时对这个衣着寒酸的男孩深厚的吉他功底感到一种小小的震撼。

    她是学过钢琴的,当年父母特意请来教她的那个顶级钢琴师恰好也给她演示过这首曲子,并且向她解释其中的很多细节。因此她知道,《野蜂飞舞》想要弹出来并不太难,但想要弹好,却绝不简单。

    而且,相对于钢琴,想要用只有寥寥几根琴弦的吉他将这首曲子完美表现出来,就更加困难。

    但此时眼前的男孩不但做到了这一点,甚至通过堪称完美的演绎在周遭被琴音笼罩的小世界里塑起了一只黄蜂在人群中飞舞的强烈画面感。

    随后,更加让她惊讶的是,完成了第一遍70秒左右的演奏,这男孩丝毫没有停顿,立刻就开始了第二遍,而且节奏明显加快,但曲调却丝毫没有走样。

    这应该超过每分钟200拍了吧?

    她心里想着,一分钟时间很快过去。

    再次循环,曲调又一次加速。

    然后是再一次。

    第五遍的时候,她觉得,即使这男孩的手速达不到每分钟300拍,大概也相差无几。

    十六分音符的《野蜂飞舞》,每拍四音,接近300拍的手速,已经是那些最顶级的吉他手才能达到的水准。此时却堪称突兀地出现在了一个普普通通的街头男孩身上。

    这是自己的幻觉吗?还是,威尼斯海滩灵异事件?

    虽然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她还是本能地觉得,这男孩肯定还可以再快一些。

    只不过,当最后一遍演奏结束,琴音却戛然而止。

    她目光从那男孩的侧脸上移下,发现对方手掌小心地按在琴弦上,显然不打算继续。

    空气中仿若浮起一连串略带遗憾的叹息。

    随即,围观在四周的街边行人全部都热情地鼓起掌来。

    她也想要鼓掌,却发现自己手中却还拿着摄影机。

    于是连忙关掉,不着痕迹地放下来,还心虚地望了他一眼。虽然没能录到自己想要的《g-yellow-taxi》,但这一段视频,绝对足够自己珍藏起来了。

    众人的掌声中,那男孩礼貌地向大家道谢,还有人慷慨地往男孩琴盒里放了好几张大额钞票。

    她扫了一眼,刚刚那女人放进去的100美元依然醒目。不过,自己半个小时前趁着他不注意放下的那张10美元,却已经被其他纸币覆盖。

    莫名地有些遗憾,虽然钱包里还有不少现金,她却本能地不敢再上前。

    怕他注意到自己。

    自己这么不起眼的一个女孩子。

    这么想着,热闹片刻,围观众人还是纷纷散去。

    意识到自己也该转身离开,但还有几个人啊,再呆片刻似乎也没关系。

    然后就听到刚刚那个对他很不客气的女人用一种有些结巴地语气问他道:“那个,小男孩,上次你说……嗯,你是从哪家精神病院里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