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9章 撺掇
    圣莫妮卡海滩附近的飞艇酒吧。

    离开wma总部,马修·布罗德里克就带着一群死党赶到了这里。

    此时,坐在酒吧二楼可以俯瞰楼下舞池的卡座里,想起最近几天的事情,马修·布罗德里克心情越来越烦躁,猛地仰头将满满一瓶烟啤灌了下去。

    丢掉了《蝴蝶效应》中的角色,他并不是太在意。

    无外乎一个稍微出色些的剧本而已,好莱坞最不缺的就是剧本。如果当初不能把那小子踢出剧组,他也一样会主动退出。自己都已经是大明星了,当然不需要和自己讨厌的人一起工作,斯皮尔伯格不就是经常这么做的。

    只是,马修·布罗德里克万万没想到,最后自己却是被踢出来的那一个。

    如果只是这样,或许也只会郁闷一阵子。

    事情的发展却再次出乎他的预料。

    因为莫名其妙地沾上了这件倒霉事,他不但成了被踢出局的那一个,还不得不低价签下福克斯的一部电影片约。

    300万美元。

    三年前的《战争游戏》之后,他的片酬就已经达到这么多了。

    现在,《翘课天才》票房如此成功,甚至能够挤进今年的票房排行榜前十,他却依旧不得不再次签下一部片酬只有300万美元的合约。

    该死的wma。

    下午在诺曼·布罗卡的办公室里,马修·布罗德里克几乎要当场翻脸,直接把对方炒掉。

    不过,他到底还是没敢这么做。

    和wma的合约还只是最次要的,这半年来那么多人跳槽去caa,大部分人的合约期其实都没有满。关键却是,他知道,如果惹急了诺曼·布罗卡,他很可能会毁了自己。

    这世上,最了解一个明星**的,往往是他的经纪人。

    fack!

    低声咒骂了一句,马修·布罗德里克强忍着才没有将手里的啤酒瓶砸到楼下的人群里,胸中压抑着无处发泄的愤怒让他几乎想要发狂。

    收回望向楼下舞池的目光,马修·布罗德里克本想再拿一瓶酒,不经意地注意到环形卡座对面偎在自己死党艾伦·赛特勒怀里窃窃私语的金发女孩,突然想起下午在wma总部擦肩而过的那个家伙。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该死的《蝴蝶效应》。

    都是因为那个小子。

    伸手推开贴在自己身上的一个女孩,马修·布罗德里克朝对面的克里斯蒂·斯旺森抬了下手,随即却又干脆起身,朝对面走过去。

    卡座另一边,看到马修·布罗德里克走过来,其他人都朝旁边挤了一些。

    在艾伦·赛特勒和另外一个死党马克·斯坦因中间坐下,马修·布罗德里克才毫不掩饰地问克里斯蒂·斯旺森道:“克里斯蒂,你不是认识那个西蒙·维斯特洛吗?”

    听到马修这么问,他左边的马克·斯坦因顿时凑过来了一些。

    前些日子酒吧舞池中的那次经历让马克·斯坦因刻骨铭心,由于当时在西蒙·维斯特洛手里挣扎的模样,最近甚至有人开始喊他‘猴子’,这个不知不觉流传开来的绰号已经让马克·斯坦因成了很多人眼中的笑柄。

    作为马修·布罗德里克的死党,马克·斯坦因还是很清楚最近一段时间wma一系列事件来龙去脉的。

    此时,听到马修·布罗德里克主动提起西蒙·维斯特洛,他敏锐地意识到,自己复仇的可能要来了。

    不同于圈子外的普通人,这段时间,好莱坞很多双目光都开始不知不觉开始关注起一个叫西蒙·维斯特洛的少年。

    克里斯蒂·斯旺森同样意识到西蒙已经不再是几个星期前的无名小卒。不过,她却丝毫不觉得对方能和马修这样的好莱坞当红小生相比。

    听到马修·布罗德里克问起西蒙,克里斯蒂·斯旺森甚至有些不想提起这个人,摇头道:“马修,那天只是偶然碰上而已。我只知道他大概是在中城区第25街的一家便利店工作。”

    马修·布罗德里克顿时有些失望。

    如果克里斯蒂·斯旺森知道西蒙的住处,他很想立刻带着一帮死党过去,狠狠收拾那个家伙一顿,发泄一下胸中的郁闷和烦躁。

    现在,那个家伙凭借一个剧本就赚了20万美元,显然不可能再在一家便利店工作。

    马克·斯坦因注意到马修·布罗德里克失落的表情,顿时道:“马修,或许我们可以去那家便利店看看,就算他不在那里工作了,便利店其他人也应该知道他的下落。”

    马修·布罗德里克却又开始犹豫,他是一个很怕麻烦的人。

    马克·斯坦因见状,继续撺掇道:“马修,最近这些破事都是西蒙·维斯特洛一个剧本搞出来的,难道你就不想收拾一下那个家伙吗?”

    马克·斯坦因说到最后,语气里明显带着几分咬牙切齿,声音也不由大了几分。

    搂着女友的艾伦·赛特勒听到马克·斯坦因的话,大声嘲笑道:“猴子,是你想收拾一下那个西蒙·维斯特洛吧?”

    周围的年轻人都大声笑了起来。

    马克·斯坦因脸色涨红地直起身,指着艾伦·赛特勒道:“你他妈再敢喊我一句猴子试试。”

    艾伦·赛特勒丝毫不怵,示威的挑了下眉,提高声音道:“猴子!”

    马修·布罗德里克见马克·斯坦因跳起来就要朝艾伦·赛特勒扑过去,一把拉住对方,道:“都他妈别闹了。”

    这么说着,马修·布罗德里克随后还是起身,道:“今天就到这里吧,女人都留下,男人跟我走。”

    听到刚刚的一番对话,几个年轻人就已经明白了马修·布罗德里克的意图,马克·斯坦因首先就再次窜了起来,其他几个青年也嘻嘻哈哈地起身,随着马修·布罗德里克向外走去。

    被男友留在卡座里的克里斯蒂·斯旺森望着一群男生呼呼啦啦地离开,只是无所谓地耸耸肩。

    打架而已。

    或者说,某个家伙会挨一顿揍。

    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马修·布罗德里克一行六个人开着两辆车从飞艇酒吧出发,很快就找到了中城区第25街的这家便利店。

    原本还想着怎么从店员那里套出西蒙·维斯特洛的住址,被派去打探消息的一个年轻人刚刚下车,就轻易分辨出了便利店玻璃门后站在收银台后的那个身影。

    确认目标,后面一辆车里的马克·斯坦因立刻跑到前面的宝马旁边,在车窗上敲了敲,等车窗摇下,对副驾驶上的马修·布罗德里克道:“马修,我们直接进去把那家伙拖出来吗?”

    马修·布罗德里克还没有回答,负责驾车的艾伦·塞勒斯就骂道:“你傻啊,这么干会被当成抢劫的,当然是等那家伙下班。还有,马克,你他妈拿着棒球棍干什么,会打出人命的。”

    马克·斯坦因想着自己很快就能大仇得报,也不再和艾伦·塞勒斯一般见识,挥舞了下手中的棒球棍道:“我知道该怎么打架,不用你他妈教我。”

    青年中不乏类似的兼职经历,知晓7-11便利店会在凌晨11点钟换班。

    胡乱消磨掉随后的一个多小时时间,马修·布罗德里克等人开车重新来到便利店附近,很快看到西蒙·维斯特洛骑着一辆自行车,从便利店后面的巷子里出来。

    两辆车立刻发动,悄悄地跟了上去。

    沿着第25街向南走了一段距离,西蒙·维斯特洛直接转上了凌晨时分依旧还算热闹的圣莫妮卡大道,这里显然依旧不是动手的地方。

    继续尾随了一段时间,直到西蒙·维斯特洛拐入一条居民区之间只有几盏稀疏路灯的狭窄街道,两辆车才一起默契地发力。

    “我就不过去了,”望着前方越来越近的身影,马修·布罗德里克想了想,还是谨慎地对车厢内几个跃跃欲试的死党道:“你们狠狠揍他一顿,下周我请大家去拉斯维加斯玩。”

    听到马修·布罗德里克的许诺,车厢内几个青年脸上都露出兴奋表情。

    随即,艾伦·塞勒特踩下刹车,车门打开,三个青年就像前方骑车的西蒙·维斯特洛冲了过去。

    三人身后的一个人影似乎显得更加迫不及待,挥舞着一根棒球棍超过三人,追到西蒙·维斯特洛身后,毫不留情地挥舞起棒球棍,狠狠砸在西蒙·维斯特洛背着背包的后背上。

    留在车子里的马修·布罗德里克看到前面自行车上的西蒙·维斯特洛被马克·斯坦因一棍抡倒在马路上,其他几个青年随即配合默契地拖起地上的年轻人向旁边巷子里走去,心底闪过一丝担忧,随即又化作兴奋,甚至有些后悔刚刚自己没有一起上去。

    更加昏暗的巷子里,拳脚和棍棒击打在**上的闷响持续着。

    刚刚突如其来的那一棒球棍几乎让西蒙昏了过去。

    仅存的一些本能意识,使得西蒙将身子蜷缩起来,双手护在头部要害部位。

    这是,怎么了?

    脑海中产生出这样一个疑惑。

    毫不留情地拳脚中,一根粗大的木棒混迹其中。

    这是棒球棍。

    西蒙隐隐地分辨出来。

    可是。

    会出人命的啊。

    真有这么大的仇恨吗?

    身下一滩积水渗进衣服,冰凉的感觉袭来,逐渐冷却着西蒙的意识。

    昏暗的光线中,马克·斯坦因的表情有些狰狞,这些日子受到的屈辱全部都被找了回来,看到躺在污水里的年轻人丝毫没有反抗之力,马克·斯坦因甚至生出了几分高手寂寞的感慨。

    小子,有本事你再起来啊!

    心里这么喊着,马克·斯坦因手中的棒球棍再次挥向西蒙,这次瞄准的是肩膀,沉闷的击打在一干拳脚声中显得尤为明显。

    只是,这一次,当马克·斯坦因习惯性地想要再次抬起棒球棍,却发现手里猛地一空。

    紧接着,散乱的踢打声中突兀地响起了一道明显的破空声。

    嗡——

    咔!

    清晰的骨骼碎裂声传来。

    围攻西蒙的一个青年随即跌倒在地上,抱着自己的一条腿惨叫起来,声音中甚至已经带起了哭腔。

    “啊,我的腿,啊哈,腿,我的腿断了。”

    突然的变故让另外四个人都是一愣。

    马克·斯坦因第一个反应过来,直接扑到地上的西蒙身上,大声道:“他抢走了我的棒球棍。”

    一个同伴的腿被打断,显然没有吓到另外四个人,反而激发了这几个青年的凶性。

    于是,马克·斯坦因的提醒下,另外三个人也扑了上来。

    “按住他,按住他!”

    “先抢棒球棍。”

    嗡——

    咔!

    又一个青年随即倒下。

    “都他妈让你们按住了,腿啊,快喊救护车,我要救护车。”

    “闭嘴,别嚎了。”

    “打死他。”

    狭窄的巷子里,剩下三个青年依旧在围攻着试图从地上站起身的年轻人,一个按着他的身体,一个在拳打脚踢,最后一个试图抢回他手中的棒球棍。

    再一次想要起身无果,西蒙果断放弃了手中让自己无法施展的棒球棍,斜了眼按在自己身上的马克·斯坦因,猛然蓄力,一个狠厉的肘击直冲对方侧脸。

    马克·斯坦因感觉好像有一并铁锤击打在自己脸上,脑袋猛地一歪,噗地吐出了几颗伴随着血水的牙齿。、

    看到马克·斯坦因同样倒在地上惨嚎起来,剩余的两个青年终于产生了一丝惧意。

    西蒙却没有给他们任何犹豫事件,身上没有了马克·斯坦因的掣肘,轻松地再次夺回棒球棍。

    嗡——

    咔!

    “不要。”

    嗡——

    咔!

    “啊啊啊,我的腿,谋杀,你这是谋杀,我要告你谋杀。”

    终于站起了身体。

    西蒙抬了抬头,感觉眼前的光线有些泛红,听着脚下青年的话,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谋杀啊,这个罪名很不错。

    不过。

    一,二,三,四。

    哦。

    好像还缺了一个。

    这可不好。

    身后传来脚步声,西蒙转身,追了上去。

    巷子里传来第一声惨叫,马修·布罗德里克就感觉到有些不妥,他听得出来,惨叫声应该是自己死党的。

    随即。

    第二声。

    第三声。

    第四声。

    马修·布罗德里克依旧感觉到手脚开始冰凉,原本的一些酒意已经彻底消失。

    只是,头脑越清醒,恐惧就越深重

    动静越来越大,周围一些居民家的灯光也亮了起来,还有狗叫声传来。

    马修·布罗德里克碰了碰车门,想要下车去一下。

    到底没能鼓起勇气。

    或许,只是自己的幻觉。

    目光紧紧盯着不远处的巷子口,期待着死党们如同往常一样嘻嘻哈哈地从里面走出来。

    然后。

    果然有人出来。

    只是,马修·布罗德里克却看到了一幕随后很多年里都无法忘却的恐怖画面。

    半边脸都是血的马克·斯坦因身影刚刚出现在巷子口,就好像受到一辆卡车撞击一般,猛地扑倒在不远处地面上。

    随后,那个满身污渍已经分不清是人是鬼的‘生物’拎着一只棒球棍,无声无息地跟出来,沉默地拎起马克·斯坦因的一条腿,拖死狗一样再次将马克·斯坦因拖进了烟暗的阴影里。

    片刻后,相似的惨叫声再一次传了出来。

    死神。

    马修·布罗德里克脑海中闪过这样一个词汇。

    不知不觉,他的手脚已经开始颤抖起来。

    大脑宕机了片刻,马修·布罗德里克突然想起自己此时的处境,担心被对方发现,颤抖着挪到驾驶座上,发动车子,不管不顾地就逃离了这处让他恐惧到了几点的所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