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1章 太暴力了
    凯瑟琳·毕格罗和珍妮特·约翰斯顿匆匆赶到圣莫妮卡市区的ucla医疗中心,时间已经接近凌晨十二点。医疗中心急诊区所在的医院楼下,几辆警车和救护车依旧在闪烁着灯光,另外还有几辆私家车散乱地停放在旁边。

    来不及寻找合适的停车位,凯瑟琳也将车子停在医院楼下的一处空地上,就和珍妮特一起下车,向不远处一个中年白人警察走去。

    “警官,你好,我们是西蒙·维斯特洛的朋友,”凯瑟琳和珍妮特走到中年警察面前,自我介绍了句,就急切地问道:“西蒙现在怎么样了?”

    中年警察听到凯瑟琳的自我介绍,表情意外地打量了几眼面前两个气质优雅的女人,道:“我是查尔斯·赫克,两位女士,先跟我来吧。另外,你们知道西蒙·维斯特洛家人的联系方式吗?”

    凯瑟琳和珍妮特跟随查尔斯·赫克一起走进医院楼,听到对方的问题,凯瑟琳犹豫了下,才道:“西蒙应该是个孤儿,他没有家人。”

    凯瑟琳这么说,珍妮特和查尔斯·赫克都是一愣。

    虽然在几次接触中,西蒙已经透露了足够多的信息,珍妮特还是很难相信这样一个出色的小男孩会是一个孤儿,她一直都觉得,西蒙说过的很多话可能都只是在开玩笑。

    中年警察也没有料到会是这种情况,想了想,边走边开始向两个女人介绍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接到报警,在艾姆赫斯特街附近的一条巷子里找到了他。根据现场的情况,西蒙·维斯特洛应该是骑车经过那里,然后遭到了五个青年的袭击。不过,我们赶到现场时,西蒙·维斯特洛已经晕了过去。所以,女士,你们知道他为什么会深夜一个人骑车经过那里吗?”

    不久前的电话里,凯瑟琳只是听到一个警察说在西蒙通讯录上看到了她的联系方式,以及西蒙因为打架被送进了医院。

    此时,听到西蒙被五个青年围攻,凯瑟琳的心脏顿时提了起来,却还是耐心解释道:“西蒙和我说过,他最近在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打工。”

    中年警察闻言,点头道:“这就说得通了,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凌晨十一点钟会换班,时间恰好对得上。”

    “那么,”凯瑟琳再次追问道:“赫克先生,西蒙到底怎么样了?”

    中年警察摇头道:“我们到现场时,他的状态非常狼狈。不过,具体情况,医生还在检查。”

    珍妮特此时终于插了句:“凶手抓到了吗?”

    中年警察看了眼珍妮特,点点头,表情中明显带着几分古怪,道:“抓到了,五个人,一个都没跑掉。”

    这么说着,三人一起来到医疗中心的急诊区。

    急诊区的大厅内,凯瑟琳和珍妮特望着一字排开的担架床上五个全都被吊起了右腿还在频频哀嚎的青年,顿时明白了中年警察刚刚为什么会是那副表情。

    凯瑟琳望着眼前的情形,左右没有找到西蒙的身影,表情变得更加担心。

    珍妮特却是眼睛睁得大大的,不理会担架床前还在忙碌的医生护士以及明显应该是家属的几个中年男女,啧啧的咂着嘴巴,凑过去挨个打量那五条被吊起来的右腿。

    注意到最后一个青年不但吊着腿,一侧脸颊还高高肿起,半边的嘴唇却又像没了牙的老太太一样凹陷下去,珍妮特顿时轻轻打了个小冷战。

    转身跑回凯瑟琳身边,珍妮特脸上带着兴奋的红润,嘴里还念念有词:“太暴力了,太暴力了,真是太暴力了。”

    凯瑟琳从警察那里拿回了西蒙的背包,看到珍妮特走过来,拉住她的手道:“好了,珍妮,我们去ct室那边吧,西蒙在那里。”

    两个女人刚要离开急诊大厅,几个医生护士就推着一辆担架床从旁边走廊拐出来,床上躺着的正是西蒙。

    凯瑟琳和珍妮特连忙走过去,刚要向医生问一下西蒙的情况,原本聚在那五个青年身边的几个中年男女就气势汹汹的聚了过来。

    其中一个脸上还带着泪痕地妇人叫骂着就要往西蒙身上扑,守在大厅里的几个警察见状连忙跑过来。珍妮特见那妇人冲到身边,也不甘示弱,伸手就狠狠地推在了对方身上,大声道:“喂,你干什么?”

    妇人踉跄着退后了几步,被丈夫扶住,又看几个警察已经隔在人群中间,只得放弃再次扑上来的打算,却恶狠狠地望向担架床上的西蒙,道:“凶手,我不会放过他的,我要把他送进监狱。”

    “哈,凶手?你在和我开玩笑吗?”珍妮特听到这番话,挣开凯瑟琳要拉自己的手,指着不远处担架床上的五个青年:“你们才是凶手,五个对付一个,还被打断了腿,不但是凶手,还是一群废物。不放过是吧?我们等着瞧,看看谁不放过谁。”

    凯瑟琳看珍妮特越说越激动的模样,不得不再次上前拉住她,低声劝解了几句,珍妮特才跟着凯瑟琳一起随着西蒙的担架床离开。

    发生了刚刚的小冲突,医院也不敢再将众人一起放在急诊大厅里,很快调配了病房,把西蒙安置了进去。

    随后又各种忙碌了两个多小时,凯瑟琳和珍妮特才终于一左一右地坐在西蒙病床边。

    看着床上打着吊针依旧没有醒过来的西蒙,珍妮特小女孩一样撑着下巴趴在床边,道:“真是个抗打的家伙,身上那么多伤,骨头却一点事情都没有。那五个废物可都是粉碎性骨折呢,骨头都打碎了,我们的小男孩力气可真大,听说要好几次手术才可能复原,啧啧。”

    凯瑟琳望了望西蒙沉睡的侧脸,心里却没有珍妮特那么乐观。

    已经好几个小时过去,西蒙依旧没有醒来,这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而且,医生刚刚还告诉凯瑟琳,西蒙表面上的伤势虽然不重,但因为受到攻击次数太多,很难确定是否会出现内出血症状,接下来至少还需要住院观察一周时间。

    珍妮特见凯瑟琳没有附和自己,也顺着她的目光望向西蒙脸庞,然后就很是庆幸道:“还好,没有伤到脸,小男孩还是这么帅。”

    这么说着,珍妮特还伸出手,在西蒙脸上摸了摸,随后又顺势滑到被单下面:“哇,好强壮。”

    凯瑟琳无可奈何地瞪过来:“珍妮,你能别闹了吗?”

    “好吧,好吧。”

    珍妮特缩了缩脖子,讪讪地收回手。

    等待片刻,见凯瑟琳不再盯着自己,另外一只小手又从被单边缘直接钻了进去。

    由于西蒙被送到医院时的情形颇为狼狈,他身上的衣服已经直接被医生剪开丢弃了。此时,男孩浑身上下就只有一条临时纸內裤。

    只不过,这一次珍妮特小手刚刚摸到西蒙身上,突然就感觉一只大手紧紧攥住了她的手腕。

    珍妮特被吓了一跳,啊地叫了一声,想要收回手,却直接把西蒙的整条手臂都带了过来。

    感觉自己手腕像是被一只老虎钳子一样紧紧攥着,随着她的挣扎,力道还越来越紧,珍妮特很快就疼的脸蛋通红:“哇呜,小男孩,你醒了对不对?快放开我,好疼啊,快放开,不然我咬你啦,我真的会咬人哦。嗯哼哼,凯特,快来帮帮我,呜呜,疼!”

    凯瑟琳看着眼前的情形,原本还以为珍妮特又是在恶作剧,直到她眼泪都掉了下来,才连忙从病床另一边转了过来。

    检查了一番西蒙握着珍妮特的那只手,凯瑟琳还试着掰了掰,却发现自己的力气竟然丝毫无法撼动西蒙哪怕一根手指,只得转向病床上的男孩:“西蒙,你醒了吗?快放开珍妮,很疼的。”

    病床上的西蒙却毫无反应,显然并没有醒过来。

    随着这边的动静,医生和护士都赶了过来,还守在医院里的两个警察也出现在病房里。

    小小的病房顿时就热闹起来。

    “凯特,呜呜,我可能要死了。这小混蛋醒来之后你告诉他,我以后每天晚上都会跑来和他说话的。呜呜,还有,告诉我的家人,我不回墨尔本,我要埋在洛杉矶,我喜欢这里的阳光,呜呜。”

    “医生,想想办法好吗?”

    “这位女士,您放松些,别挣扎,这是病人的应激反应,你越挣扎他攥得越紧。”

    “我们发现这孩子的时候,他手里握着一根棒球棍。就是眼前这样,我们好不容易才从他手里把棒球棍取下来。”

    “呜,小混蛋,这是我的手啊,不是棒球棍。”

    如此胡乱折腾了好一会儿,西蒙握着珍妮特的那只手都没有丝毫松开的意思。

    看着珍妮特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凯瑟琳再次转向西蒙,突然想起什么,朝众人抬了抬手,示意大家安静。

    随后,凯瑟琳来到床头,俯身凑到西蒙耳边,语气温和地轻声道:“西蒙,你听得到吗?我是凯瑟琳,你已经安全了,大家都在你身边,已经没事了……”

    凯瑟琳非常耐心地呢喃着各种劝慰的话语,众人都安静地望过来。

    如此足足过了好几分钟时间,等凯瑟琳停止了呢喃,所有人回过神来,珍妮特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摆脱了西蒙的‘魔爪’。

    只是,珍妮特原本白皙的手腕此时已经变成了一段胡萝卜。

    跟着医生跑去检查了一番,珍妮特手上捂着两只冰袋再次回来,恨恨地瞪了眼依旧沉睡的西蒙,见凯瑟琳已经若无其事地坐在床头翻看一本杂志,更是不满:“这小混蛋,我刚刚就该咬他一口,太可恶了。”

    凯瑟琳抬头瞄了她一眼,笑道:“还不都怪你自己。”

    “哇呜,你竟然向着他,凯特,我吃醋了。”珍妮特控诉着,见凯瑟琳毫无反应的模样,又‘挑拨’道:“我觉得,这小混蛋骨子里肯定是个暴力狂呢,我们以后应该离他远一点。”

    “才不是,”凯瑟琳摇摇头,表情温柔地望了望床上的男孩,带着些怜惜,道:“他应该,只是太缺少安全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