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0章 小人物
    西蒙把手中的《好莱坞报道者》朝凯瑟琳推了推,笑着道:“竟然有人把杰克·尼克尔森和梅丽尔·斯特里普凑起来拍摄爱情喜剧,做出这种决定的家伙真是个‘天才’。”

    凯瑟琳听着西蒙嘲讽的语气,想象着杰克·尼克尔森和梅丽尔·斯特里普谈情说爱的场景,也莫名地觉得有些滑稽。

    好奇之下,凯瑟琳干脆把报纸拉到自己面前,发现西蒙刚刚的是一篇关于派拉蒙影业即将发行《心火》电影录像带的新闻。

    《心火》是由杰克·尼克尔森和梅丽尔·斯特里普主演的一部爱情喜剧,今年暑期档上映。影片投资2000万美元,却只收回了2500万美元票房,为了尽快回笼资金,派拉蒙计划在11月底发行录像带。

    《好莱坞报道者》上的这篇文章在对《心火》进行了一番简单点评之后,主要还是在讨论业界关注的电影窗口期问题。

    简单地浏览了一遍,凯瑟琳发现,西蒙刚刚做出的记号,却只是在文章中随口提起的一个人名上。

    这是《心火》的编剧,名叫诺拉·艾芙隆。

    重新抬起头,凯瑟琳好奇道:“西蒙,诺拉·艾芙隆怎么了?”

    西蒙把剩下的牛奶喝完,放下杯子,道:“我几个月前就看过《心火》的影评,对这部电影的剧情很感兴趣。所以,如果将来有机会,或许可以和对方合作。”

    对于诺拉·艾芙隆,知道的人或许并不是太多。但如果提起《西雅图夜未眠》,那就肯定是耳熟能详了。

    诺拉·艾芙隆便是《西雅图夜未眠》的导演兼编剧。

    当然,这部电影现在还没有出现。而且,诺拉·艾芙隆的作品中,西蒙最喜欢的还不是《西雅图夜未眠》,而是另外一部知名度稍低的影片,名叫《当哈利遇上莎莉》。

    西蒙一直都觉得,《当哈利遇上莎莉》才应该是诺拉·艾芙隆爱情片的巅峰之作。

    恰好,《当哈利遇上莎莉》最近几年就要推出,西蒙刚刚想着是否能有机会把这部电影截胡下来,因此才在诺拉·艾芙隆的名字上做了个记号。

    只不过,这种心思显然没办法对凯瑟琳解释,便随口调侃了一句。

    无论如何,让杰克·尼克尔森和梅丽尔·斯特里普拍爱情片,确实也太乱来了一些。

    从主创阵容上来看,这显然又是一个caa的打包项目。

    凯瑟琳能够感受到西蒙的有所保留,却也没有追问。她其实也颇为认可珍妮特的观点,眼前的小男孩,脑子里绝对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想到珍妮特,昨夜卧室里的情形不由浮上心头,瞟了眼已经吃完早餐的西蒙,女人心绪突然又有些散乱,连忙垂下目光,拿起刀叉假装应付一块煎蛋。

    西蒙收拾着餐具,对低着头的女人道:“凯瑟琳,你慢慢吃吧,我先去福克斯影城了。”

    凯瑟琳嗯了一声,注意到西蒙的动作,又道:“西蒙,等下我来收拾吧,反正,嗯,还有珍妮的。”

    西蒙笑着点头,道:“好啊。”

    这么说着,西蒙还是将自己的餐具送到厨房水槽里,才走出来。

    凯瑟琳见西蒙离开餐厅,想了想,放下刀叉,也跟了出去。

    时间已经是十一月份,虽然是四季如春的洛杉矶,这个时节的天气也有着几分寒凉。

    西蒙从衣架上拿起自己的外套,跟过来的凯瑟琳很自然地接过,展开帮西蒙穿上,还伸手整理了一下卷起来的衣领。西蒙微笑着任由女人施为,最后才拿起自己的包挎在肩上,看向穿着酒红色高领毛衣的凯瑟琳,道:“那么,再见。”

    凯瑟琳感受着西蒙略带试探的希冀眼神,脑海里却突然浮现出珍妮特亮晶晶的眸子,稍微退后了一步,假装打量西蒙的衣着有没有问题,若无其事地笑着,道:“再见。”

    西蒙却不勉强,点了点头,就离开了家门。

    为了尽可能保证更加充裕的后期时间,西蒙这一个月来的基本工作节奏就是工作日拍摄影片,周末对样片进行粗剪,晚间理顺各种拍摄计划,还会抽空写一些配乐。

    《罗拉快跑》的拍摄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从影片开始到罗拉第一次奔跑之间的镜头更是已经全部拍完,西蒙这几个周末的工作重点就放在了第一段奔跑情节的粗剪上。

    电影剪辑的发展,基本上是一个‘非线性剪辑’到‘线性剪辑’再到‘非线性剪辑’的小轮回。

    最早期的电影剪辑,完全是直接针对胶片的操作。

    剪辑师可以任意对胶片进行剔除、缩减和替换,因此属于非线性剪辑。

    但这种最原始的非线性剪辑工作量却不是一般的大。

    一部电影,按照10小时的镜头素材计算,所有胶片累计长度已经不是多少多少米,而是20公里。可以想见,想要从长达几十公里的胶片中剪辑出一部电影,整个过程会有多么复杂。

    然后,线性剪辑的出现,终于将剪辑师从数十公里的胶片包围中解脱了出来。

    线性剪辑的原理是将胶片镜头内容录制到磁带上,然后再将磁带上的素材按照剪辑方案,转录到另外一盒磁带上。

    这种剪辑方式大大缩减了剪辑师的工作量,而且属于所见即所得的模式,可以随时监控剪辑结果,因此很快普及开来。

    不过,线性剪辑缺点也非常明显。剪辑师只能按照线性顺序在磁带上编辑画面,稍微灵活一些的操作,也只是在磁带上进行同等时长的插入替换。但如果想要对完成的剪辑成果进行删除、缩减以及非等时长镜头替换等操作,却是不可能。

    这种模式说起来其实和音乐磁带类似,一首五分钟的歌曲,如果一个人按下录音键跟着嚎两嗓子,就可以将自己的声音替换上去,但这首歌曲五分钟还是五分钟,想要让他变成四分半,那就只能重新编曲,然后重新录制。

    线性剪辑之后,更加先进的非线性剪辑出现在八十年代末。

    通过将胶片影像转录为数字影像,然后就可以在剪辑软件上进行类似于原始手工剪辑的非线性操作。

    不得不说的一点是,在胶片时代,无论是原始的手工剪辑,还是后来的线性剪辑,乃至数字化的非线性剪辑,其实都只是一种编辑手段。一部电影在完成剪辑、配乐等后期流程之后,最终还是要根据成片结果,对影片的原始底片进行手工剪辑,这样才能得到可以进入院线放映的胶片拷贝。

    1986年的现在,数字化的非线性剪辑才刚刚萌芽,技术远未成熟,西蒙只能在线性剪辑机上进行《罗拉快跑》的后期。

    虽然前世没有接触过线性剪辑,但另外一些记忆中却有着这些经历,西蒙在第一个周末雇佣了一位助理帮他熟悉过福克斯影城的线性剪辑机,这几周就一直是独自工作。

    无论哪个年代,剪辑师都是一份非常考验耐心的孤独职业。

    福克斯影城的线性剪辑设备是按照小时计费的,西蒙也丝毫不愿意浪费时间。

    赶到福克斯影城,在剪辑台前坐下,望着眼前的两台老式crt显示器,听着机器运行时的咔咔声,不知不觉就已经过了一个上午。

    直到工作人员提醒,西蒙才从专注的工作中回过神来,想起昨天和《洛杉矶时报》的那位记者约定了中午的采访。

    匆匆赶到福克斯影城大门口,彼得·巴特勒已经等了一会儿,抱歉地招呼几声,西蒙没有带对方进入影城,而是在影城外街道上挑选了一家餐厅。

    两人在餐厅内坐下,点过午餐,彼得·巴特勒便将一台录音器打开放在桌面上,语气里带着几分天然的熟络,道:“所以,周末还在工作?”

    “是啊,”西蒙点头道:“你不也一样?”

    彼得·巴特勒笑着道:“看来我们已经有一个共同点了,这样很好。”

    西蒙也露出笑容:“说起来,彼得,为什么会对我感兴趣呢?相对于《洛杉矶时报》,我还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吧?”

    彼得·巴特勒耸耸肩,道:“其实,在《洛杉矶时报》报社里,我也是一个小人物。采访斯皮尔伯格肯定是和我没关系的。”

    “我明白,这又是一个共同点。”

    “可惜没有酒,要不然我们可以喝一杯了,”彼得·巴特勒笑了下,继续道:“不过,西蒙,平心而论,我可一点都不觉得你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西蒙只是笑笑。

    彼得·巴特勒也自顾自地接着道:“我事先对你做过一些调查。你应该是六月份来到洛杉矶的,然后,作为一个新人,你却很让人意外地被wma副总裁乔纳森·弗里德曼签下,成为对方唯一一个编剧客户。然后,wma就爆发了内斗事件,依旧和你有关。紧接着,七月底发生在圣莫妮卡的那件事,虽然报纸上谈论很少,但据我所知,只是我们《洛杉矶时报》,就压下了两篇试图对这件事进行探究的报道。再然后,进入好莱坞不到半年,你就已经开始执导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嗯,《罗拉快跑》。更让人意外地是,好莱坞的几位大咖,布莱恩·德·帕尔玛、大卫·吉勒和罗伯特·雷德福三人都表示将会为这部电影挂名执行制片人,这在好莱坞可是非常少见的。所以,西蒙,无论从哪一点来看,你都不能算是一个小人物。小人物是做不出这些事情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