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2章 平安夜
    电影杀青,西蒙也开始专注于影片的后期。

    明年的圣丹斯电影节开始于1月16日,从11月14日算起,留给《罗拉快跑》的后期时间恰好只有两个月。

    电影拍摄过程中,西蒙与大部分剧组成员相处的都非常愉快,还约定以后有机会要再次合作。不过,为了节省资金,拍摄结束,西蒙就立刻解散了剧组。

    随后的日子里,固定留在西蒙身边协助他完成后期的就只剩下凯瑟琳和珍妮特两人,其他一些需要的幕后,西蒙都只是临时雇佣。

    虽然如此精打细算,但实际上,由于当初预算表中原有的摄影师、剪辑师、配乐师等大量工作都由西蒙一人兼任,《罗拉快跑》的制作资金其实是非常充裕的。

    珍妮特特意计算过,得到的结果是,65万美元的预算,最终很可能连60万都用不了。

    不过,西蒙却没有因此大手大脚。

    一部电影想要成功,精良的制作是一方面,后期的宣发同样重要。

    西蒙没有想过抛开其他电影公司独自进行《罗拉快跑》的宣发,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根本不现实。不过,多出来的几万美元,在将来的宣发过程中,也肯定能够派上不少用场。

    由于制作过程中就已经开始剪辑,杀青之后,西蒙只用了两周时间就彻底完成了影片镜头的粗剪。进入12月份,继续进行精剪的同时,西蒙也开始忙于《罗拉快跑》的配乐。

    《罗拉快跑》的配乐风格以快节奏的电子乐为主,西蒙虽然能够完成作曲,但具体的音乐录制还需要专业的乐队来完成。wma同样代理着规模非常庞大的音乐人群体,西蒙在这方面同样没有遭遇太大阻碍。

    如此忙碌着,时间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年底。

    蒙塔娜区,西蒙居住的别墅外。

    今天已经是12月23日。

    凯瑟琳将车子停在路边,来到别墅门前,正要按门铃,房门却恰好打开,西蒙和另外一个三十岁出头稍微有些胖的男子低声聊着出现在门口。

    朝西蒙点了点头,凯瑟琳又向那男子打招呼道:“下午好,约翰,真没想到你今天会赶过来?”

    名叫约翰的男子拎着一个公文包,笑着点头道:“是啊,毕格罗女士,我正要告辞。还有,明天可是平安夜呢,节日快乐。”

    凯瑟琳也道:“你也是,节日快乐。”

    这么说着,凯瑟琳和西蒙一起将男子送到路边,看对方开车离开,才一起进入别墅。

    上个月,《罗拉快跑》中的几段插入动画也全部完成,其他都没有问题,西蒙对开头人群聚集形成‘罗拉快跑’片名的2d动画效果却不满意,打算采用3d技术重做。

    这个年代,制作3d动画的公司并不多。

    西蒙一番打听之后,终于联系到了旧金山的一家3d动画工作室,说起来也大名鼎鼎,名叫皮克斯。刚刚离开的男子正是皮克斯的副总裁约翰·拉塞特。

    皮克斯原本是卢卡斯影业旗下的动画部门,乔治·卢卡斯受到离婚案牵累,不得不出售自己名下的资产。恰好,离开苹果后创立了next电脑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对皮克斯很感兴趣,于是在今年年初将这家公司买了下来。

    乔布斯原本希望皮克斯的动画制作技术能够促进next旗下图形电脑的销售,但现实却不尽人意。为了维持皮克斯的运营,工作室不得不对外接受动画广告之类的订单。

    西蒙月初与皮克斯商定好10秒的3d片头制作方案,约翰·拉塞特刚刚亲自将成品送了过来。

    走进客厅,凯瑟琳看到茶几上散乱地摆放着一堆资料画稿之类,很自然地上前收拾着,一边道:“我等下也要回旧金山了,你呢?”

    西蒙随意坐在沙发扶手上,看女人忙碌,很享受这种感觉,笑着道:“要不,你把我带回家吧,随便怎么介绍都行。”

    凯瑟琳白了西蒙一眼,道:“珍妮前几天想把你带回澳洲呢,你怎么不去?”

    “我怕坐飞机。”

    “我这次也坐飞机,上次只是没买到票。”

    “哦,好像,突然感觉又不怎么怕了。”

    凯瑟琳听着西蒙的无赖语气,抬起手中的文件在他膝盖上拍了下,才继续整理。不过,迟疑片刻,女人还是轻声道:“你,你真的想跟我一起回去啊?”

    西蒙感受到凯瑟琳语气认真起来,脸庞都微微有些泛红,连忙摇头,道:“还是不用了,我可没准备好。”

    圣诞节是西方人家庭团聚的日子,西蒙自知还远没有达到跟凯瑟琳一起回家的程度,真的这么做就太突兀了。

    想象着西蒙明天晚上可能一个人孤零零的模样,凯瑟琳原本已经心软下来。听到他的拒绝,女人心中舒了一口气,却也有着淡淡的失落。

    目光躲开不再去看旁边的小男人,凯瑟琳把整理好的文件放在茶几上,道:“那么,我可能要新年之后才回来。”

    “明白,”西蒙点头,又一脸郑重地叮嘱道:“还有,飞机上千万不要理会邻座的搭讪。”

    凯瑟琳瞪了西蒙一眼,嘴角却带着笑意:“你以为别人都像你这么无赖呢。”

    珍妮特几天前就回了澳洲,送走凯瑟琳,洛杉矶好像突然就空了下来。

    最近在进行音频剪辑,第二天却没有工作。

    大部分人都休息了,自己还钻在工作室里,也显得太凄凉了一些。

    忙碌了一上午,把别墅里里外外装扮的和别家一样,连房顶都布了彩灯,还买了一颗圣诞树。

    倒也接到了几个电话,邀请他去一起过圣诞节,全都一一婉拒。

    下午再次开车去街市上采购,还抽空拜访了一下刚到洛杉矶时下榻的汽车旅馆,给西班牙老人带了一盒南瓜派。

    老头子儿女都已经成家,只是和老伴一起过节,看到他过来表现的很是欣慰,声称期待着他的电影,还当场拆开了那盒南瓜派品尝一番,连连夸奖着。

    于是开玩笑说南瓜派是万圣节时留下的。

    看着老头子一脸狐疑地想吐不吐的模样,才连忙改口。

    说起来,万圣节时的那两个特大号南瓜倒也没有浪费,送去加工成了南瓜派,分给了剧组所有人。

    这盒自然是商店里买来的。

    很新鲜。

    在汽车旅馆呆了一个多小时,陪着老头子聊天,玩吉他,然后回家。

    直到天烟。

    却只是准备了一份很简单的晚餐,一个人,不喜欢浪费。

    填饱肚子,百无聊赖地看了一会儿电视,干脆又躲进了琴房,坐在珍妮特送来的那台斯坦威钢琴旁,叮叮咚咚地琢磨起《罗拉快跑》最后的一段配乐。

    其实配乐已经全部做完,很满意,不打算修改。

    只是在打发时间。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

    某个瞬间,突然想起那天晚上布莱恩家派对上的念头。

    那部电影。

    一个经年老匪,谨慎地维持着自己的‘事业’,小心地守护着不多的兄弟,偶尔幻想退休,老去,移居到一个不起眼的太平洋岛国,看一年只发一次光的海藻。

    突然就遇到了心动的女人。

    却强撑着。

    坚持说。

    我一个人,却不寂寞。

    怎么可能不寂寞?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

    十点钟,终于还是决定休息,门铃却突然响了起来。

    叮咚,叮咚。

    应该是幻觉吧。

    响铃声却依旧持续。

    嗯。

    幻觉应该不会持续这么久。

    于是离开琴房。

    打开门。

    珍妮特·约翰斯顿盈盈地站在门外,穿露脐t恤,小热裤,蓬松的金发,通红的脸蛋,两条光直白皙的长腿,踩着粉色的平板鞋。

    像个芭比娃娃。

    看他有些发呆,她习惯性地忽闪几下长长的睫毛,眸光明亮地盯着他,哑哑的小嗓子:“小男孩,你刚刚是不是在想,这个时候谁来敲你的门,就是你女朋友了?”

    他摇头,嘴角露出笑意,道:“没有,这么想风险太大,万一是个男的就糟了。”

    她也跟着笑起来。

    随后。

    她抬起手臂:“来,抱抱我。”

    没再犹豫,西蒙上前,将女人轻盈的身子抱了起来。

    入手冰凉。

    于是就有些怜惜,假装训斥道:“现在是冬天啊,穿成这样,玩行为艺术么?”

    珍妮特搂着他的脖子,贴在男人身上,感觉暖暖的,却不甘示弱:“真笨,澳洲是夏天嘛。”

    正这么说着,一个钱夹啪嗒一下从珍妮特热裤口袋里掉在地上,西蒙低头看了眼,钱夹里散出护照和机票,却不去理会这些东西,抱着女人直接去了她的卧室。

    将珍妮特裹在被子里,从她衣柜里挑了几件衣服递过来,又跑去烧水。

    一番忙碌之后,珍妮特换好了衣服,捧着热可可,依旧坐在床上,很是满足的模样。

    西蒙在床边坐下,望着女人,问道:“怎么这个时候跑来了?”

    “担心你一个人太凄凉嘛,看我多好。”

    西蒙笑着,道:“我一直都是一个人的,没关系啊。倒是你,圣诞节突然跑出来,你爸爸妈妈肯定会伤心的。”

    珍妮特听西蒙轻描淡写地说自己一直一个人,心脏莫名地紧了紧,伸手过去,摸了摸他的脸颊,道:“已经看过妈妈啦,至于老头子,他才不会伤心。更何况,还有一堆人陪着他们呢,缺我一个也没关系。”

    西蒙侧着脸用胡茬扎了扎珍妮特的手心,道:“你们家挺大的。”

    珍妮特缩回手,道:“是啊,两个哥哥,两个弟弟,我可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哦。所以,你以后要是欺负我,会被揍得很惨的。”

    西蒙笑道:“这个啊,谁揍谁可不一定。”

    珍妮特白了他一眼,把热可可喝完,空杯子递给西蒙,道:“我在门口的时候听到钢琴声了呢,你在弹琴吗?”

    西蒙把杯子放在一边,点点头。

    珍妮特却又突然来了兴致,朝西蒙抬了抬手:“抱我过去,我突然想听你弹琴了。”

    西蒙见女人已经扑到自己怀里,伸手接住,却道:“不是换好衣服了,可以自己走吧?”

    珍妮特缠在西蒙身上:“穿鞋子很麻烦呢,快点快点。”

    西蒙只得再次把珍妮特抱起,来到琴房,把她放在长凳上,自己也坐下。

    在钢琴旁坐好,珍妮特熟练地叮叮咚咚几下,随即却不再动手,道:“你来。”

    “想听什么?”

    “不知道呢,你随便弹啊。”

    西蒙看着倚在身旁总带着几分少女气息的珍妮特,想了想,道:“唱歌吧,我弹,你唱。”

    “嗯啊。”

    西蒙按下琴键,轻轻敲出一段开头。

    珍妮特分辨片刻,就笑着伸出一根指头跑来‘捣乱’,叮叮咚咚,却完全和上了曲子的音符。

    然后,一个略显沙哑的女声带着特别的韵味开始轻唱。

    *当我还是个小女孩,我问我的妈妈。

    *未来会怎样啊?

    *我会变漂亮吗?我会变富有吗?

    *妈妈说。

    *顺其自然吧。

    *世事难料啊,怎样都随他。

    *当我已经长大,还有了爱人啊。

    *于是我问他。

    *未来会怎样呢?

    *我们的每一天,都会有彩虹吗?

    *爱人说。

    *顺其自然吧。

    *世事难料啊,怎样都随他。

    *……

    淡淡的歌声伴随着琴音飘荡在别墅里,驱赶着平安夜躲藏在每一个角落里的寂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