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4章 评级的问题
    难以置信。

    似乎一觉醒来,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就要上映了。

    原本以为这一天至少要等两三年时间。

    可惜爸爸妈妈没办法第一时间看到,东海岸那边只有纽约有上映影院。

    还好,早早就把海报寄了回去,还有他剪的那一段用作向《回到未来2》剧组投递的片花,偷偷复制了一份,还在信里认真叮嘱爸爸妈妈千万别把录像带泄露出去,特别是要防着妹妹这么做,杰茜现在可正是喜欢炫耀的年龄,还那么不安分。

    下午收工,立刻就马不停蹄地离开华纳影城,开车赶回西好莱坞。

    基努已经在圣莫妮卡大道等着自己,呼呼啦啦地还带着一起男男女女,人缘很好的家伙。虽然已经有不少年的演艺经历,《罗拉快跑》却也恰好是基努参演的第一部院线影片。

    当然,这家伙的角色就太衰了一些。

    大家相互认识了一番,就赶去附近一家提前打听好的影院。

    不知道是不是周五的缘故,影院里倒也聚集了不少人,还排起了队伍。望着影院大厅内醒目的《罗拉快跑》海报,默默地祈祷这些人都是来看自己的电影。

    自己一伙一个七个人,自然不需要全部跑来排队,她自告奋勇地抢下了这个差事。夹杂在人群里,侧耳默默听着前面买票的人都喊出哪些名字。

    《野战排》,嗯,这个知道,也是猎户座发行的。

    《罗拉快跑》,呵,加一。

    《罗拉快跑》,啧,加二。

    《飞跃巅峰》,嗯?扭头看了看大厅里的海报,哦,史泰龙的新片,这个咱不比。

    《罗拉快跑》,叮,加三。

    《黑寡妇》,切,蜘蛛么?

    很快她就排在了第二位,听前面带着一个男孩的中年人道:“小姐,请问《罗拉快跑》是什么分级?”

    顿时有些发愣。

    对了,怎么没注意到这个,连忙竖起耳朵。

    售票员也看到了窗口前的男孩,回答道:“先生,是r级,您还需要吗?”

    中年人顿时有些犹豫。

    注意到父亲的迟疑,男孩很是有些不满道:“爸爸,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中年人看了看儿子,只好再次问售票员:“小姐,这部电影,你觉得,嗯,有没有太不合时宜的东西?”

    售票眼却摇摇头,微笑着道:“抱歉,先生,电影是今天才刚刚上映的,我也没有看过。”

    她站在后面听着,脑袋有些懵。

    怎么可能是r级,就算到不了pg级,pg-13肯定是绝对没问题的啊?

    看着面前的父亲依旧在迟疑不定,很想直接提醒一下对方,没问题的,我可以保证。不信,你看我的脸。

    到底还是没有冒昧地开口。

    父子俩最终还是选择了史泰龙的《飞跃巅峰》。

    于是走上前,却是问道:“那个,《飞跃巅峰》是什么评级?”

    为了避免太容易被人认出来显得尴尬,她今天特意戴了一支黑框眼镜,没有镜片的那种,头发也早就染回来了。

    售票员打量了她一眼,虽然感觉有些眼熟,却也没有多想,礼貌地回答道:“小姐,是pg级。”

    希尔维斯特·史泰龙的电影是pg级,那血肉横飞的,你和我开玩笑吗?

    看她有些发愣,售票员耐心道:“小姐,要吗?”

    好吧,好吧。

    谁让咱名字短呢。

    阿诺德·施瓦辛格的下一部电影肯定是g级了吧。

    心底吐槽着,她还是点头,把手里的一叠零钞递过去:“要,七张,最近一场的《罗拉快跑》。”

    这次却是售票员愣了下,随即微笑着低头检查了一番,却又遗憾地抬头,道:“抱歉,小姐,6点20场次的只剩下3张票了。”

    三张怎么够?

    她立刻问道:“那下一场是什么时候?”

    售票员又检查了一番,道:“8点10分。”

    她眸子睁了睁:“怎么需要这么久?”

    售票员这次立刻答道:“小姐,我们影院只有一个放映厅在放映《罗拉快跑》。”

    她顿时就更不高兴:“既然票这么好卖,你们为什么不加场次?”

    售票员依旧彬彬有礼地微笑道:“小姐,这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您可以打电话给我们经理反应这件事。”

    我一定会的。

    心里这么念叨了一句,直接从队伍里跑开。

    喂,基努你个笨蛋,干嘛这么急着买爆米花啊,难道要捧着坐马路牙子上看街景吗?

    听到下一场要八点钟,一群年轻人便又呼呼啦啦地离开,连续换了两家电影院,终于成功买到了七张票。

    这是150人左右的大放映厅,刚刚进入,周围就嗡嗡声一片,好多人。

    七个人很主动地坐到了最后排,耐心等了片刻,放映厅内最后一些座位也被填满。

    顿时就又高兴起来。

    不过,想想最近媒体上那么热闹的讨论,这似乎也一点不奇怪。

    谁不想看看一个18岁的‘疯子’到底捣鼓出了一部什么样的电影呢?

    然后就想到了他。

    真让人意外,他竟然还有那么一段经历。只是,平日里一点都看不出来,一副比任何人都正常的模样。

    仔细想想。

    也不对,他整个人都不正常嘛。

    正常人谁这么年轻就能拍摄出《罗拉快跑》这样的电影来呢。

    而且,偶尔的一些时候,确实能够感受到他眼神里对自己这些人的隔阂。

    “他是个骄傲到已经不屑于骄傲的家伙,好像另外一个世界的神,突然降临人间,来征服世界。”

    脑海里莫名就浮现出了《洛杉矶时报》上他女友珍妮说过的这句话。

    啧。

    哪有那么夸张。

    果然热恋中的人看对方都是世界上最棒的那一个。

    不过。

    仔细琢磨一下……

    嗯?

    呸呸呸,我才不琢磨,我又不是他女朋友。

    又有些遗憾当时没能一起去帕克城,听说那里因为《罗拉快跑》变得好热闹的样子。

    这么想着,表面上却若无其事,嘻嘻哈哈地和基努他们随便聊着,好像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

    放映厅里的灯光暗下,大家顿时安静。

    照例先是一段贴片广告。

    开始依旧是那段字幕,感觉完全可以剪掉嘛,故弄玄虚。不过,好像,剪掉的话,又真的会觉得少了一些什么。

    然后。

    钟摆声,秒针声,音乐声,呐喊声……一点都不再给人思考时间,急促而紧凑的80分钟。

    当字幕开始缓缓落下,她打量四周,放映厅内好像溢满了某种莫名的情绪。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刚刚看到了什么?

    哈哈。

    然后也开始津津有味地观看起了字幕。

    电影拍摄的时候还没太大感觉,此时看着字幕,才发现,他竟然坐了那么多事情。

    直到灯光亮起,大厅内所有人似乎都还依旧沉浸在刚刚的某种氛围中。

    然后。

    坐在基努另外一边的男孩突然很大声地喊了一句:“it’s-so-facking-cool!!!”

    然后还开始啪啪啪地鼓掌。

    好羞耻。

    你要不要这么夸张。

    被人发现了会挨打的。

    不过,那家伙的一声喊好像也将放映厅内的气氛点燃起来。

    所有人也都逐渐跟着鼓起掌来。

    哗哗哗。

    这么热闹了片刻,众人才嗡嗡议论着开始离场。

    顺着人流离开放映厅,特意在影院售票大厅里又呆了片刻,发现刚刚一起出来的很多人都重新走去了售票窗口,原本人数不多的售票窗口顿时又排起了队伍。

    意识到什么,心里顿时就很满足。

    离开影院,夜幕早已落下,洛杉矶的街道上已经是霓虹闪烁。

    大家一起去吃饭,还特意玩笑般地感谢了一句刚刚那个喊出声的家伙,对方却表示自己是真的觉得非常酷,还声称要抽空再看两遍。

    好吧,当你是认真的了。

    然后就又想到评级的事情,和大家说起,依旧感觉很不公平。

    众人基本上都比她在好莱坞混迹得久些,知道的也更多,大概猜测了一番,她才明白,负责电影评级的mpaa控制在七大电影公司手里,那些人也就经常会给一些独力制片商的电影不合理评级,以打压竞争对手。

    事实肯定就是这样了。

    听说七大电影公司对《罗拉快跑》都很感兴趣,他却把发行权交给了猎户座,人家不顺手打压你一下根本说不过去嘛。

    只是。

    太不公平了。

    随后又想想,今晚经历的连续三个放映《罗拉快跑》影院都是爆满,似乎,也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和大家一起玩到深夜十一点钟,回到公寓,洗洗刷刷一番,本打算休息,突然又想到了他。

    听说跑去了亚利桑那州。

    唉,可惜不知道电话号码,要不然这个时候肯定要打电话过去恭喜他一下。

    当然,还要声讨一下mpaa对《罗拉快跑》的评级。

    同仇敌忾嘛。

    这么想着想着,突然就睡不着了。

    于是就捧起电话窝在沙发里,把电视机声音调小。拿起话筒,突然却又不知道打给谁。

    东海岸的父母朋友肯定不行,三个小时时差,那边现在都凌晨两点多了。洛杉矶这边,半年来也交了不少朋友,却还没有可以深夜煲电话粥的程度。

    犹豫了片刻,鬼使神差地拨通了他在蒙塔娜区别墅的号码。

    一番嘟嘟声之后,自然是没人接的,然后就是电话留言的提示音。

    这是肯定的嘛。

    不过,既然这样,还是开始自说自话:“嗨,西蒙,我是桑迪,今晚我和基努他们一起去看《罗拉快跑》了。好多人啊,我们跑了三个放映厅才找到座位。还有,电影评级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竟然是r级,我觉得,pg-13级肯定是没问题的啊。”

    一番巴拉巴拉,说了好几分钟,最后才故作恍然般地重新想起他不在洛杉矶的事实,于是就自己圆了几句,这才放下话筒。

    然后就又有些后悔。

    真傻。

    只是,这么打完电话,原本消失的睡意突然就又回来了。

    管他呢。

    睡觉。

    反正,那句话怎么说的?

    嗯。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