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1章 真巧
    亚利桑那州图森市西部的巨人柱国家公园。

    时间已经是第二天傍晚。

    夕阳西下。

    西蒙靠在雪佛兰suv的车头前,微笑着看不远处珍妮特举着相机在几株七八米高的巨人柱仙人掌周围饶有兴致地拍照。

    今天一大早,西蒙便被女人拉了起来。

    两人开车离开柯立芝市,一路向北直到著名的大峡谷国家公园,很尽兴地玩了一整天。下午返回,珍妮特明显意犹未尽,又嚷嚷着要看巨人柱仙人掌,于是便到了这里。

    算下来,这一整天,两人开车行驶旅程已经超过700公里,横穿了大半个亚利桑那州。

    感受到西蒙一直在望着自己,珍妮特很快跑回来,道:“好大的仙人掌呢,真想带一株回家,种在院子里肯定很酷。”

    西蒙想象着一株七八米高的仙人掌出现在自家院子里的拉风情形,笑着道:“酷不酷我不知道,但肯定会有人找我们麻烦的。好了,玩了一天,我们该回去了吧?”

    珍妮特把相机丢在车厢里,转身却又往引擎盖上爬。

    西蒙看着坐上引擎盖的珍妮特,在她小腿上拍了拍,道:“坐好,我开车啦。”

    珍妮特笑着拉住西蒙,道:“小男孩,你也上来。”

    西蒙也没拒绝,随手一撑便坐了上去。

    雪佛兰suv的引擎盖非常宽大,挤下两个人绰绰有余。

    西蒙在引擎盖上坐好,靠在前窗玻璃上,目光穿过几株高大的仙人掌,望着无尽的旷野边缘即将沉入地平线的夕阳,不知不觉便生出了一些莫名的情绪

    珍妮特猫儿一般靠过来,在西蒙脸颊上摸了摸,道:“小男孩,你会不会嫌我太缠人了?”

    “没有啊,”西蒙摇摇头,道:“我还是挺喜欢这种感觉的。”

    珍妮特躺下来,枕着西蒙肩头,小声道:“其实,我也不想呢,只是有点忍不住。而且,你真的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西蒙想了想,却依旧摇头。

    珍妮特伸手过来,从西蒙外套口袋里摸出钱夹,打开,展示在他面前。

    西蒙仔细打量了几眼面前的驾照,才道:“原来是生日啊,我忘记了。”

    西蒙前世就不太在意自己的生日,重生之后就更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没想到珍妮特会记得,还特意从洛杉矶赶了过来。

    有些感动,伸手搂住女人,微微用力。

    珍妮特很配合地凑过来,两人吻在了一起。

    痴缠了一会儿,分开,珍妮特却还贴在西蒙身上,又伸手在他脸颊上摸了摸,道:“过了今天,就不能再叫你小男孩了呢。其实,原本想要精心准备一下的。不过,既然你不在意,也就不准备了。我也一直都觉得对着一个蛋糕吹蜡烛这种事情很傻呢。”

    西蒙只是笑着,感受到珍妮特柔软的身子,突然又想起一件事,道:“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年龄呢,来,把你的驾照给我看看。”

    “真没礼貌,竟然打听一位女士的年龄,”珍妮特在西蒙身上拍了下,却是很干脆地随手从自己口袋里摸出一张卡片递给他:“呐。”

    西蒙接过,举在眼前看了看。

    dob:02/22/68。

    嗯?

    好像哪里不对。

    于是又举起了自己的驾照。

    dob:02/22/68。

    珍妮特也凑过脸蛋一起看,然后惊讶道:“哇,好巧哦,我们俩的生日竟然一模一样。”

    “是啊,真巧。”

    西蒙一脸无奈,随手扳过女人,在她屁股上啪啪打了两下。

    “呵呵,疼,真暴力。”

    珍妮特嘻嘻笑着扭动身子,抢回自己的‘驾驶执照’。

    西蒙一直都没有在意过珍妮特的年龄,刚刚也只是随口一问,既然女人不想让自己知道,便不再追究。

    重生之后,西蒙就发现自己对太多事情都看的很淡。虽然很努力的去做一些事。但骨子里,他对自己身边的一切都带着一种无可名状的疏离和冷漠。

    珍妮特脸蛋贴在西蒙胸口,安静地听了一会儿男人有力的心跳,突然喃喃道:“小男孩,我爱你呢,你知道吗?”

    西蒙看着天边夕阳坠下后残留的火烧云,点头道:“知道啊。”

    “可是,我也知道你不爱我呢,”珍妮特继续喃喃着,抬手过来,同样按在西蒙心口处,低声道:“这里好冷,真想帮你化开。”

    西蒙搂了搂女人,道:“天要黑了,我们回去吧,晚上你可以试试热敷。”

    “一点都不好笑,”珍妮特轻轻在西蒙身上打了下,低声道:“其实,我很想知道你的一切呢,但你肯定不会告诉我,对不对?”

    “嗯。”

    珍妮特脸蛋在西蒙胸口轻轻蹭了蹭,道:“小男孩,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成为你的牵绊的。不过,你也要保证,哪怕心里不爱我,你也要一直这样迁就我,宠溺我,纵容我。”

    “当然,我会的,”西蒙点点头,道:“不过,我觉得你最好还是成为我的牵绊,没了牵绊,我很可能会跑去毁灭世界。”

    珍妮特听到西蒙这么说,却轻笑起来,道:“小男孩,你知道我从小到大的梦想是什么吗?”

    “什么啊?”

    珍妮特抬起头,与西蒙目光对视,认真道:“像电影里那些大反派一样,毁灭世界。”

    西蒙露出一个心有余悸的表情,道:“还好你太懒,要不然大家可就倒霉了。”

    珍妮特弯起嘴角,重新贴回西蒙胸口,道:“不过,现在你可以帮我完成这个梦想了呢。”

    “这个啊,难度有点大。而且,这个世界已经够糟糕了,我们还是让它自己苟延残喘吧。”

    珍妮特语气里突然多了几分小倔强,坚持道:“才不。”

    “要不,我们换一个难度低一点的目标,先征服世界怎么样?”

    “嗯啊。”

    西蒙微笑着抬头望向即将黑沉下来的天幕,道:“那么,征服世界之前,我们是不是赶紧回去,这里可是荒野,我都不知道亚利桑那州有没有狼。”

    “呵呵,”珍妮特轻笑着,却是搂住西蒙不让他动弹,道:“不要呢,我还没有待够。”

    西蒙纵容地捏了捏珍妮特娇嫩的脸蛋,道:“好吧,谁让今天是你的生日呢。”

    珍妮特张嘴在西蒙伸过来的手指上咬了下,才又道:“西蒙,还有一件事呢。关于我们当初签的那份合约,这次会有好多钱呢。我想过了,我不能要,你只要把当初那40万美元还给我就好了。”

    西蒙没有回答,却反问道:“你算过猎户座这次能赚到多少钱吗?”

    珍妮特点点头,又撇撇嘴,道:“只是票房,他们或许就能拿到5000万美元呢,连拷贝钱都是我们出,猎户座根本就没有投入多少,真是太便宜他们了。”

    西蒙手指划过珍妮特的唇线,不让她继续撇嘴,笑着道:“但我却一点也不觉得他们拿的多,因为这是他们应得的。如果我当初选择和七大合作,根本不可能拿到猎户座给出的条件。同样,你当初投入了那笔钱,将来的分成也是你应得的。”

    珍妮特又望过来,道:“可是,我总觉得这样对你有些不公平。你做了最多的事情,却拿的最少。”

    西蒙微微探头,在女人唇上吻了下,道:“没有你们,我连这些事情都做不了。所以,这很公平。而且,不只是金钱,我得到的其实比你想像的要多得多。记得昨晚离开的桑德斯吗?还在制作的《蝴蝶效应》,算上后期的分成,我从中获取的收入可能都还没有50万。但这次的《死神来了》,如果能够谈妥,我就能拿到500万美元以上。看,这就是我得到的。”

    珍妮特终于点点头:“嗯,既然这样,这笔钱我就拿走了。”

    西蒙想了想,道:“拿走之前,这笔钱先让我用一段时间,这次算借的,赚了就不分给你了,好不好?”

    “嗯啊,”珍妮特点点头,又道:“你要做什么啊?”

    西蒙看着女人,笑道:“我突然想起来了,凯瑟琳说你是哥大商学院毕业的,会玩股指期货吗?”

    今年恰好是1987年,西蒙的记忆中,对这一年最深刻的印象,毫无疑问要数美国股市大崩盘了。既然如此,不趁着这么好的时机给自己积累些资本,完全说不过去。

    “会啊,我大学的时候还赚过一些零花钱,”珍妮特听到西蒙这么说,眸子灵动地闪了闪,丝毫没有了平日里的慵懒,眼神亮晶晶地望着他,道:“现在很多人已经开始进场了,所以,纽约和东京,你打算压哪边?”

    西蒙看着气质突变的珍妮特,伸手在她小鼻子上捏了捏,笑道:“我们哪边都不压,再等等。不过,既然你这么感兴趣,到时候就由你来帮我操盘吧。”

    珍妮特打开西蒙的手,又懒懒地靠在他身上,道:“我才不帮你弄,好累呢。以前的同学很多都在华尔街那边,到时候让他们来,嗯,我可以帮你看着。不过,西蒙,股指期货这种事情,除非你能未卜先知,否则谁也不敢确定哦。”

    果然还是上者劳人啊。

    西蒙在怀里天生富贵命的女人身上捏了把,道:“说不定,我真的能未卜先知呢。”

    珍妮特顿时又来了兴致,问道:“你知道人类什么时候会灭绝吗?”

    西蒙一愣,诚实地摇摇头。

    “6500万年前的那种小行星什么时候会再光临地球?”

    西蒙继续摇头。

    “第三次世界大战呢?”

    西蒙还是摇头。

    珍妮特小嘴一撇:“切。”

    西蒙感受着女人满脑子的毁灭**,伸手在她细白的脖颈上比划了下,笑着道:“珍妮,我觉得,你待在这个星球上真是太危险了。”

    珍妮特把脖颈朝西蒙手里送了送,道:“嗯嗯嗯,掐死我吧。”

    西蒙自然不会用力,收回手,说道:“既然说起这个,珍妮,我希望这次的钱越多越好,所以,你明天回洛杉矶,把我们和猎户座的那份合约拿去银行评估一下,尽快贷一笔钱出来。”

    “嗯啊,”珍妮特点点头,转而却又打量着西蒙,目光中带着几分小狡黠,道:“我会帮你写好欠条的,这次可是很大一笔哦,记得回来按手印。”

    “我一直在想,要不要像一些人那样赖个账什么的。”

    “就想你赖账呢,”珍妮特伸出手指在西蒙心口点了点,道:“这样,你心里就要一辈子欠着我了。”

    西蒙语气立刻坚定起来:“算了,还是不赖了。”

    “呵呵。”

    看着周围彻底暗了下来,西蒙可不打算再在野外待下去,从引擎盖上跳下,伸手抱起珍妮特轻盈的身子一直送到副驾驶座,开车匆匆返回北部的柯立芝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