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第二次换手
    感觉车门被拉开,撑在方向盘上的珍妮特缓缓转过头,丝毫没有了刚刚表演过程中的神采,说话的腔调也一时无法更正过来,眸光盈盈地望着西蒙,声音依旧软糯道:“小混蛋,你欺负我。”

    西蒙看着珍妮特的模样,顿时就有些后悔,连续六个小时的重复拍摄显然是一件极耗心神的事情,女人又没有什么表演经验,整个过程中投入的精力绝对远远超过现场的其他任何一个人。

    伸手把珍妮特从驾驶座上抱出来,西蒙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女人脸颊贴在他胳膊上蹭了几下,似乎找准了位置,张开小嘴就咬了上来。

    西蒙只穿着短袖t恤,女人牙齿的触感传来,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片刻后,感受到珍妮特只是叼着自己一块皮肉,显然还保留着理智地没有太用力咬下去,西蒙才放松下来。

    只是。

    场面顿时就有些尴尬。

    刚刚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的剧组其他人原本都围了上来,看眼前情形,大部分人都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西蒙感受着紧紧咬在自己二头肌上的两排小牙齿,只是继续将女人抱在怀里,若无其事地指挥大家收工,又吩咐珍妮弗去让尼尔·班尼特将车子开过来,

    如此折腾一番,西蒙终于抱着珍妮特离开摄影棚,直接在门口坐上了她那辆路虎揽胜。

    尼尔·班尼特护着两人上车,凯瑟琳也拉开车门上了副驾驶,扭头看向后座上的两人,道:“西蒙,真的没问题吗?”

    西蒙轻轻抬了下自己的右胳膊,珍妮特的小脑袋也跟着动了下,苦笑着对凯瑟琳道:“看,很用力,”说着又低头哄道:“宝贝,生的不好吃,回家煮熟了再咬好不好?”

    “唔……”

    凯瑟琳听着西蒙的话,轻轻翻了个白眼,见珍妮特哼唧着又朝男人身上缠了缠,便放下心来。刚要下车,尼尔·班尼特就已经发动了车子。

    没打算跟西蒙两人回帕利塞德,凯瑟琳正打算吩咐尼尔停车,后排就传来西蒙的声音:“去我们那里吧,好久没有聚一下了,大家一起吃顿晚餐。”

    似乎,从《血尸夜》杀青之后,就再没有和他相处过太多。凯瑟琳心底也有些怀念去年万圣节三人一起做晚餐一起去参加嘉年华的情形。

    听到西蒙这么说,却是没敢再回头。

    通过后视镜向后瞟了一眼,捕捉到他殷切的眼神,她才坐稳下来。

    路虎揽胜从福克斯影城北门驶出,很快转上圣莫妮卡大道。

    西蒙刚刚开口挽留凯瑟琳后,怀里珍妮特的小牙口顿时就收紧了一些。伸手轻轻在女人腰上挠了几下,待她扭动着身子放松了一些牙齿,西蒙才再次对凯瑟琳道:“说起来,《血尸夜》的票房怎么样了?”

    今天已经是7月30日,周四。

    《血尸夜》上映的第六周。

    想起西蒙骨子里习惯于掌控一切的性格,不可能不知道影片的票房。明白他这是在主动找话题,凯瑟琳还是道:“上周末票房累计已经3219万美元了,下档之前应该能有3600万美元,”这么说着,再次抬眼瞟了眼后视镜,道:“一直都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

    后排小男人的参与不但让《血尸夜》的质量更上了一层楼。而且,正是趁着《罗拉快跑》和《蝴蝶效应》的东风,这部影片才得以获得如此高的关注和票房。

    心里想着,凯瑟琳莫名地就有些后悔。

    去年圣诞节。

    或许。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 真的该把这小男人带去旧金山。

    再次瞟了眼后视镜,望着小猫一样缩在他怀里的珍妮特,不由地有些自怜,自己真是个失败的女人。

    车子很快回到帕利塞德的豪宅内。

    虽然说话腔调还是没能改回来,到家之后,珍妮特却是恢复了一些精神。

    时间是七点三十分,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三个人一起在厨房里准备晚餐,饭后一起看电视聊天,如此到九点多钟,凯瑟琳本想告辞离开,却被珍妮特拉住留宿。

    西蒙自然被赶去了其他卧室。

    别墅的主卧内,两个女人洗过澡,换好睡衣,珍妮特便拉着凯瑟琳一起坐在大床上,捧着一本地图册向女人展示道:“就是这里,塔斯马尼亚岛,我和西蒙打算把这里全部都买下来。凯特,你猜猜它多大?”

    凯瑟琳听着珍妮特还是没能转回来的说话腔调,望着即使与澳洲大陆相比依旧非常显眼的塔斯马尼亚岛,说道:“这比很多小国家都要大吧,怎么可能买得下来?”

    “塔州的土地很便宜的,我们最近就已经买下了一块1300英亩的农场。这个岛总面积是1690万英亩,只要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会完全属于我们的。”

    凯瑟琳想象着1690万英亩和1300英亩之间的遥远差距,摇头道:“真不知道你这些疯狂的念头都是哪来的。”

    珍妮特很是不满地瞥了眼凯瑟琳:“这可不是我的疯狂念头,这是小混蛋的梦想。”

    “好吧,梦想,”凯瑟琳笑了笑,道:“然后呢?”

    珍妮特眨了眨眼睛,疑惑道:“什么然后啊?”

    凯瑟琳把身后的枕头抽出来抱在怀里,道:“我是说,就算能买下这个岛,然后呢?”

    珍妮特小脑瓜转了一会儿,扬了扬小下巴,道:“梦想只要实现就足够了,哪里需要然后。更何况,然后的事情肯定有很多啊,也肯定会很有趣。那么大一个岛呢。”

    凯瑟琳没有和珍妮特争辩,转而道:“你就打算一直用这种腔调说话了?”

    珍妮特放下地图册,抬手在自己脸蛋上揉了揉,嗯嗯啊啊几声,片刻后再次开口:“现在怎么样?”

    凯瑟琳摇头:“还是怪怪的。”

    珍妮特无所谓道:“那就不改了,反正小混蛋也喜欢。”

    终究忙碌了一整天,随意地说了一会儿小话,珍妮特很快困顿起来,凯瑟琳便关掉了灯,两个女人一起躺了下来。

    昏暗中。

    只是安静了一会儿,珍妮特就窸窸窣窣地凑过来:“凯特,我都习惯抱着小混蛋睡觉了。”

    凯瑟琳感觉珍妮特小爪子摸在自己腰上,感觉有些古怪,伸手按住不让她乱动,嗔道:“那你去找他啊,搂着我做什么?”

    “呵呵,”珍妮特干脆整个身子都贴了过来,大咧咧地完全抱住凯瑟琳,道:“你也一样呢。”

    一样?

    怎么可能会一样?

    为什么会一样?

    凯瑟琳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串混乱的念头,感觉珍妮特再没有其他动作,才逐渐放松下来。

    似乎。

    这样,感觉也不错。

    于是也慢慢伸手,小心地搭在珍妮特身上。

    以为就会这样睡下去,只是片刻,珍妮特便又道:“凯特,小混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蛋应该还没睡呢?”

    凯瑟琳产生出一些不太好的预感:“嗯?”

    珍妮特道:“我们把他喊过来好不好?”

    喊过来?

    喊过来做什么?

    做……什么!

    这怎么行!

    啪——

    “啊,好疼呢。”

    “不许再胡说,要不然我就走了。”

    “嗯哼哼,”珍妮特似乎撇起了嘴,道:“我刚刚可是下了好大决心呢,凯特,别怪我没给你机会哦。”

    凯瑟琳再次把手抬了起来。

    珍妮特连忙求饶:“好啦好啦,我不说了,睡觉。”

    劳累了一天,珍妮特很快熟睡过去。

    只是,凯瑟琳却整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脑海里总是不由自主地飘过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

    不知道过了多久,隐隐似乎听到了一些声响,凯瑟琳睁开眼睛,发现窗帘缝隙外的天色已经亮起。珍妮特果然还缠在她身上,不由心想她平日里是不是也这样整晚抱着某个家伙。

    真是……

    然后就感觉脸颊有些发热。

    彻底没了睡意,轻手轻脚地脱开珍妮特的怀抱,看看时间,还只是早上六点钟。

    洗漱之后走出卧室,发现隔壁书房的门敞开着,这才明白刚刚感觉到的响动并不是幻觉,他已经起床了。

    珍妮特昨天只是连续拍摄了六个小时,最后就累到咬人,他这些日子的工作显然更加繁重,没想到还会这么早起床。

    或许。

    这才应该是他吧。

    如果他不是一直这么努力,怎么可能拥有现在的一切。

    站在卧室门口,凯瑟琳脚步迟疑了下,还是朝那道敞开的房门走过去。

    西蒙今天依旧是五点钟醒来,比凯瑟琳想象的还要早。此时他却是站在书桌一角,手里端着咖啡,握着话筒与芝加哥的诺亚·斯科特通话。

    同样的20点涨幅,标普500指数从270点到290点用了一个半月,但从290点到310点,却只用了三周时间。

    西蒙记忆中‘黑色星期一’之前的标普500指数极限是330点上下。于是,从7月27日开始,当标普500指数突破310点,他便再次命令诺亚·斯科特进行换手操作。

    此前的四天时间,维斯特洛公司中原本的6份合约已经平仓超过一半。同时又以每天1000份合约的速度再次开始建立多头合约。

    总计6份合约,按照20点左右的平均涨幅计算,每一份合约的理论盈利依旧高达1万美元。

    完成这次清仓换手,维斯特洛公司账户中的本金将达到2亿美元左右,西蒙也计划将这次的多头合约份额增加到10000份。接下来,10000份合约,310点到330点,只要不出意外,9月份之前,维斯特洛公司就将积累3亿美元本金。

    记忆中的9月份交割月远比此前的6月份要动荡许多。

    不过,如果拥有3亿美元本金,西蒙只要轻仓操作,在9月份整体下跌的大趋势下,西蒙依旧可以再小赚一笔。进入10月份,直到10月19日的大崩盘之前,西蒙也有两周多的时间进行最后的布局。

    注意到凯瑟琳出现在门口,西蒙朝女人笑了下,做了个早安的口型,便继续和诺亚·斯科特讨论今天的买入卖出计划。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

    看到西蒙正在打电话,凯瑟琳原本想要避开,但当他朝她无声地说了句早安,便下意识走了进来,站在宽大的办公桌另一角,假装饶有兴致地听他和人对话。

    不过,那些多头啊平仓啊换手啊之类的名词,她却是一头雾水的。

    只是忍不住想要站在他身边。

    心不在焉地听着,注意到他今天换上了长袖衬衫,又有些想笑。

    昨天珍妮特留下的咬痕大概还没有消去吧。

    然后。

    男人突然将手里的咖啡杯递了过来。

    她有些不解,但还是接过来,不明所以地捧在手里,瞄了眼杯中的半杯咖啡。

    这是什么意思?

    给自己的?

    不喝的话肯定不礼貌。

    但。

    明显是你喝过的吧?

    犹豫了下,她还是把杯子凑到嘴边,小小地抿了一口。

    不错的咖啡。

    只是,感觉却怪怪的。

    为什么喝了脸颊会感觉有些热?

    然后。

    当他面前的传真机嗡嗡地响起来,他用空出来的那只手开始整理传真机里吐出来的一页页文件,她的脸颊顿时就更热了。

    而且,虽然还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但你嘴边的笑,当我看不到么?

    小混蛋!

    传真机很快停止运作,他又伸手过来。

    很有点把咖啡倒在他身上的冲动,却只是想想,那就太过分了,于是就又递了回去,只是却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了。

    那只手却没有接咖啡杯,反而捉住了她的手腕。

    自己又不是珍妮。

    这是干什么?

    心里想着,她感觉自己已经被扯到他面前,那张带着笑的可恶脸庞凑过来,在她唇上吻了下,然后分开。她都还来不及做什么反应

    你!

    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带着警告。

    再敢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自己可是会发飙的。

    他果然没有再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好像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若无其事地样子,还加重语气对那边说了几句什么。

    这算什么?

    于是就发飙了。

    伸手过去,狠狠地在他另外一条手臂的某处掐上去,一点都没留余力。

    我不会咬人,还不会掐人么?

    小混蛋!

    手臂上的刺痛传来,西蒙猛地抽了口凉气。

    太狠了啊。

    比珍妮特咬的还疼。

    电话还接通着,完全不敢表现出什么异样,只能无声的向女人求饶。

    凯瑟琳看他可怜兮兮的模样,很快心软下来。松开手,再次瞪了他一眼,才转身朝书房外走去。

    只是。

    下意识加快的脚步,怎么看都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