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崩盘
    过山车一般的指数动荡持续了大半个月时间,9月23日,当标普500指数跌破310点,诺亚·斯科特终于再次接到了西蒙的平仓指令。9月23日到9月25日,三天时间,维斯特洛公司持有的6000份空头合约在平均307点左右清仓完毕,西蒙再次获利7626万美元。

    此外,《罗拉快跑》下档一个月后,由于双方还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关系,猎户座影业并没有故意拖延,爽快地根据合约支付了维斯特洛公司应得的总计3251万美元票房分成。

    于是,排除那笔已经完全不再准备动用的贷款,最后布局之前,西蒙拥有的全部资金已经达到3亿8733万美元。

    当诺亚·斯科特等人依旧还在疑惑西蒙9月份的保守操作意图时,清仓结束,短暂地静默数天后,9月30日,西蒙突然将维斯特洛公司在雷曼兄弟账户中的资金全部转出。

    诺亚·斯科特也终于意识到,无论西蒙有没有发现雷曼兄弟的跟风意图,对方都对他们产生了警惕。

    华尔街终究不大,更何况,股指期货市场此时还在使用现场人工喊价的交易模式,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关于股指期货的交易盘口其实非常明显。因此,稍微观察打探一番,诺亚·斯科特就基本上判定西蒙已经将资金分散到了其他几家经纪商手中,并且再次开始大手笔建立空头头寸。

    只不过,西蒙在9月份堪称‘失手’的操作,却让雷曼兄弟在是否跟进方面产生了疑虑。而且,雷曼兄弟的另外一个大客户量子基金,几乎是与西蒙同时在10月初开始大手笔建立与维斯特洛公司完全相反的多头合约,这更加重了诺亚·斯科特等人的迟疑。

    虽然还没有后来那么如雷贯耳,但乔治·索罗斯的量子基金成立十多年来,平均每年超过30%的回报率,依旧让他在华尔街声名鹊起。

    一边是业绩卓著的对冲基金大佬,一边是突然崛起的好莱坞怪才。

    两个人的操作却完全相反。

    几番迟疑之后,幕后决策的詹姆斯·罗宾森终究还是没能下定决心,只是吩咐诺亚·斯科特从旁观望。

    5亿美元现金对于这个年代任何一家公司来说都不容小视,如果诺亚·斯科特掌握的这笔资金陷入亏损,暗盘操作也将更容易曝光。到时候,詹姆斯·罗宾森的运通公司ceo位置就别想再做下去了。

    雷曼兄弟陷入观望,时间却丝毫不会停止脚步。

    最后一搏,西蒙也彻底放开手脚。

    从10月1日起,西蒙暗中重新确定的几家期货经纪商就开始以每天2000份合约的速度大举建仓。与此同时,北美股市在进入10月份之后也开始加速下行,标普500指数在短短两个星期内就再次滑落到了接近280点的低位。

    ……

    洛杉矶这边。

    《低俗小说》杀青的同时,《当哈利遇上莎莉》也于9月14日正式在纽约开机。

    西蒙完成了《低俗小说》的拍摄,既没有立刻投入影片的后期,也没有再急着赶去纽约,因为《死神来了》的终剪同样在9月下旬完成,影片距离10月23日的上映档期只剩下一个月时间。

    有着艾米·帕斯卡尔监督,西蒙并不担心福克斯在《死神来了》宣发上会不尽力,不过,为了给丹妮莉丝影业亲自做电影发行积累一些经验,西蒙还是亲自参与到了这些工作当中。

    兼顾着一大堆工作,时间不可避免地过得飞快。

    这些日子,派拉蒙影业一部由迈克尔·道格拉斯主演的剧情惊悚片《致命诱惑》票房意外大卖。

    虽然被丢在9月底这种同样属于坟场级别的冷门档期,但只是四周时间,《致命诱惑》票房就已经接近5000万美元,毫无悬念地成为1987年度继《罗拉快跑》、《蝴蝶效应》和《比弗利警探2》之后又一部北美票房有望破亿的影片。

    《致命诱惑》的票房成功,却是让西蒙想到了迈克尔·道格拉斯另外一部名气更大的影片,《本能》。

    《死神来了》颇为成功的几次内部试映之后,福克斯那边便开始催促西蒙尽快完成当初合约中的最后一个剧本。受到《致命诱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惑》提醒,西蒙最近几天便将《本能》的剧本大纲写了出来。

    转眼间已经是10月19日,周一。

    帕利塞德的豪宅内。

    早上刚过四点钟,西蒙就已经醒来,而且彻底没有了任何睡意。

    起床后直接来到主卧隔壁的书房,靠在宽大的皮椅里,西蒙没有急着拿起电话,而是再次翻阅起几家期货经纪商最近一段时间的交易报表以及这些日子的股市行情报告。

    10月1日到10月16日,期间12个交易日内,维斯特洛公司一共在标普500指数300点到280点之间建立了2万6700份空头合约,各个账户的持仓量全部都达到惊人的100%。

    压上了全部的3亿8733万美元资金,即使心中有着绝对的把握,事到临头,西蒙也难免忐忑。

    好在。

    记忆中的一些事情还是准时发生。

    就在昨天,美国财政部长贝克在电视节目中声称,如果联邦德国不降低利率,美国将继续考虑让美元贬值。显而易见的道理,某种货物确定会降价,持有者肯定会选择抛售。美元如果继续贬值,自然会促使资本的逃离。

    此前的周五,北美股市就已经出现了崩溃的苗头。10月16日当天,道琼斯指数就已经从8月份最高的2700点跌到了2200点,美国第三季度再次恶化的贸易逆差和财务赤字,本就已经让北美股市显得岌岌可危。

    贝克在电视节目中完全不合时宜的发言,犹如加在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西蒙相信很多事情绝对不会平白无故地发生。因此,昨天贝克在电视节目的发言以及随即媒体的大肆渲染,自然而然地让他联想到了阴谋论的层次。

    当然,这些事情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

    哪怕美国经济再次回到大萧条时代,他也不会产生多少感觉。

    纽约证券交易所的开盘时间是东部9点30分,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开盘时间是中部时间8点30分,其实是与纽交所同步。

    至于洛杉矶,西蒙只需要等到6点30分。

    不过,时间刚过6点钟,西蒙这些日子特意在书房里加装的三部电话就先后响了起来。

    虽然规定的交易时间是半点钟,但实际上,纽约和芝加哥交易大厅里的场内交易在开市之前往往就已经开始。

    将资金从雷曼兄弟那边提出之前,西蒙暗中就已经分别在高盛、摩根士丹利和第一波士顿三家拥有期货经纪业务的投行开具了股指期货账户。

    西蒙其实依旧对雷曼兄弟此前的暗中跟进一无所知,但他也相信对方这段时间肯定已经察觉了自己的动作。不过,事情到了现在的地步,西蒙也顾不得太多。

    雷曼兄弟如果跟风,最多会给维斯特洛公司接下来几天的平仓增加一些阻力。不过,西蒙却不相信雷曼兄弟会轻易将维斯特洛公司此前的交易记录暴露给其他投行,促使高盛等几家公司同样跟随自己建仓。

    华尔街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雷曼兄弟一旦这么做,高盛这些竞争对手在吃下雷曼兄弟丢出‘鱼饵’的同时,绝对不会介意随手把钓鱼人拖进水里。

    高盛、摩根士丹利和第一波士顿三家的操盘手陆续在电话中告知西蒙,距离开盘还有二十多分钟,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内就已经出现了大量多头合约卖盘,报价最低甚至已经达到253点,相比上周五收盘时的281点,暴跌28点,跌幅接近10%。

    西蒙最初的一次交易,足足等待一个半月,标普500指数才从270点涨到290点。

    现在,只是隔了一个周末,而且还只是开盘之前,标普500指数的报价点数就已经下跌28点。即使远在千里之外,西蒙都能够想象此时纽约证券交易所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大厅内会是怎样一种黑云压城的光景。

    珍妮特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依旧穿着吊带睡衣,赤着脚。不过,女人这次却不是以往那种慵懒小猫的模样,眸子亮晶晶的,也不再往西蒙怀里凑,安静地拉过一张椅子坐在书桌对面,听西蒙不停地和芝加哥那边打电话。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虽然报价已经下跌了28点,超过前几次的任何一轮运作,西蒙依旧非常果断地拒绝了操盘手的平仓建议。

    连续接打完三个电话,西蒙放下话筒,珍妮特忽闪着眸子,表情中都明显带着几分不确定地问道:“多少了啊?”

    “已经跌到253点了。”

    西蒙说着,拿起遥控器,打开了同样是最近几天刚刚装在书房里的电视,屏幕里直接出现了纽约证券交易所里如同沸腾了一般的混乱景象,以及主持人几乎是带着颤音的解说。

    通过主持人的话语,东部时间上午9点钟开始,纽交所短短十几分钟时间,同样已经堆积了大量股票抛盘。

    安静地听了一会儿电视屏幕里的报道,珍妮特扭头看向西蒙,表情中明显带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兴奋,贼兮兮地小声道:“哎,亲爱的,你觉得会跌多少?”

    西蒙望着珍妮特的模样,很想在女人鼻子上捏一下,却只是摇摇头,道:“这么乱,我怎么可能知道。”

    珍妮特眸子忽闪了几下,撇撇嘴,却也不再追问。

    虽然明白珍妮特肯定隐隐察觉到了一些事情,但无论如何,西蒙都绝对不可能正面承认。这并不是说他对珍妮特不够信任,而是自己的经历实在太过于匪夷所思,西蒙根本就无法应对某些事情曝光之后的后果。

    电视屏幕里,各大交易所之间连续切换的混乱画面中,最后的十多分钟时间很快过去。

    洛杉矶时间6点30分,纽约证券交易所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同时开盘。

    纽约那边,道琼斯指数一开盘就下跌了67点,随后便开始飞转直下。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内的情形更加让人触目惊心。

    标普500指数在开盘后直接跳空低开,从上周收盘时的281点暴跌至198点,跌幅达到恐怖的29%。

    维斯特洛公司持有的空头合约平均建仓点数在290点左右。

    按照标普500指数198点的最低值,西蒙持有的空头合约每一份就已经产生4万5000美元的账面收益,相对于平均1万4500美元的保证金,利润率超过300%。

    当然,西蒙也并不奢望能够在198点这种最低值平仓。

    由于此时的股指期货市场并没有采用每日无负债结算制度,只要能够在明天交易之前追加足够的保证金,大部分压错的多头合约都不会被强行平仓。因此,只有那些完全没有了预备筹码的人才会选择割肉离场,今天的空头合约平仓数量,肯定是远远低于平时的。

    因此,西蒙只是将平仓区间锁定在200点到210点之间。

    哪怕是按照210点计算,维斯特洛公司持有的空头合约,单份盈利依旧能够达到4万美元,这就已经足够。

    而且,平仓空头的同时,西蒙毫不迟疑地在同样200点到210点反手再次建立多头合约。

    1987年的10月19日,对于很多人来说无疑都是漫长的一天。

    西蒙在不停地接打电话过程中,却感觉这一天结束的飞快。

    待到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正式收盘,洛杉矶才刚过中午。

    经过统计,维斯特洛公司账户中的2万6700份空头合约,一天的交易日内最终只是平掉了8300份,还有1万8500份合约停留在账户内等待处理,此外,维斯特洛公司重新在200点到210点之间建仓的多头合约数量也达到3500份。

    最后的电话交流中,摩根士丹利的操盘手语气里明显就带着遗憾,言语中不无暗示西蒙太过贪婪的意味。如果西蒙能够将平仓上限确定的更高一些,维斯特洛公司今天就可能平掉超过一半的仓位。

    现在,一旦联邦政府插手救市,或许只是明天,标普500指数就可能大幅度反弹,西蒙也将彻底错过这样一次获取更多盈利的机会。

    不过,西蒙却并不是太在意操盘手的遗憾。

    只要事情不发生太大变化,他接下来至少还有两天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