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窃听
    珍妮特来到露台上,抱住西蒙的胳膊朝楼下看了眼,只是撇撇嘴,道:“小混蛋,你马尾辫助理的爸爸妈妈来了。”

    西蒙听着女人酸酸的语气,笑着在她腰上拍了拍,转身进入套房客厅。

    玄关处站着两男两女,只是凭借长相,西蒙一眼就认出其中年龄较大的那对中年男女应该是珍妮弗的父母,詹姆斯·雷布尔德和卡罗尔·雷布尔德,这对夫妇都是曼哈顿知名的金融律师,两人开办的雷布尔德事务所专门为企业融资、重组、并购、ipo等运作提供法律支持。

    乔纳森·弗里德曼、派特·金丝莉、乔治·诺尔曼等人还在飞来纽约的路上。早上消息传回洛杉矶,乔治·诺尔曼在电话中极力推荐了雷布尔德夫妇来帮西蒙处理当前的局面。

    大家相互介绍着,西蒙也打量起雷布尔德夫妇两人。

    夫妇俩看起来都只有四十岁左右,显得非常年轻。詹姆斯·雷布尔德比西蒙还要高一些,穿一身笔挺的黑色西服,脸上留了一些胡茬,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卡罗尔·雷布尔德穿一套白色女式套装,眉眼间与珍妮弗显得非常相似,挽起的发髻让她看起来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知性气息。

    雷布尔德夫妇交谈间同样在打量着这个把自家女儿‘拐跑’的年轻人,卡罗尔·雷布尔德在和珍妮特握手时还别有意味地多看了女人几眼。

    简单寒暄过后,詹姆斯·雷布尔德却拒绝了西蒙就坐的邀请,目光在总统套房四周扫视一圈,然后朝门外示意了下,道:“西蒙,我们还是出去聊吧。”

    西蒙有些不明所以,还是跟着詹姆斯·雷布尔德来到套房外的走廊。

    来到走廊外,詹姆斯·雷布尔德也不客气,直接吩咐他们夫妇的那对助理以及西蒙和珍妮特两人的保镖去守在走廊两侧,只是带着西蒙在走廊中央站定。

    珍妮弗和卡罗尔都很主动地留在套房门口没有过来。

    再次扫了眼周围,詹姆斯·雷布尔德才望向面前的年轻人,语气认真道:“西蒙,首先我必须确定一件事,你不必正面回答。不过,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这件事或许并不需要我和卡罗尔来参与。那么,媒体上曝光的这笔钱,到底是不是你和约翰斯顿小姐两人的?或者,你只是一个代理人?”

    西蒙明白现在应该有很多人都抱着这种疑惑,毫不迟疑道:“吉姆,你肯定已经看过报纸了。现在的这笔钱是我在此前5个半月时间内利用7500万美元一步步翻过来的。7500万美元本金来自我和珍妮卖出《罗拉快跑》发行权后获得的收益。所以,没错,这些钱完全是属于我和珍妮的。”

    作为专业的金融律师,詹姆斯·雷布尔德只是从媒体上曝光的信息就已经理出了西蒙最近几个月将7500万美元本金翻倍到16亿2000万美元的运作轨迹。只不过,他同样觉得这件事显得太不可思议了一些,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听到西蒙的亲口确认,詹姆斯·雷布尔德便不再多言,继续道:“西蒙,现在的情况,在我看来有两种可能。第一,有人把你最近几个月的账户交易记录卖给了几大报社。不过,想来你也应该明白,这种可能性很低。”

    西蒙认可地点点头,如果只是有人向媒体爆料,不可能这么凑巧地同一天时间出现在东海岸最具影响力的几家报纸上:“吉姆,第二种可能呢?”

    “其实,我大概已经猜出到底是谁在操纵这件事了,”詹姆斯·雷布尔德脸上露出微笑,道:“西蒙,你知道鲁迪·朱利安尼吗?”

    西蒙想了想,脑海中闪出‘美国市长’这个头衔。

    记忆中,鲁迪·朱利安尼曾经在1994年到2001年担任过纽约市市长,并且凭借911事件中的指挥若定获得了一个‘美国市长’的称号,后来还一度参选总统,属于标准的政治明星。

    再往前。

    结合重生后从报纸媒体上获得的消息,西蒙很快拼出了一系列资料,鲁迪·朱利安尼现在担任的是纽约南区法院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察官,自1983年上任以来,对方就开始采取强硬手段打击纽约的金融和黑帮犯罪。

    轻轻点了点头,西蒙有些疑惑道:“吉姆,你觉得这件事是朱利安尼做的。”

    “从上任开始,朱利安尼就喜欢通过提前将消息透露给媒体的方式给当事人施加压力,这样做既可以在办案过程中为自己积累名望,也能够迫使目标人物在舆论重压下主动屈服。而且,这位检察官的手段还绝对不止这些,窃听、匿名信、恐吓电话,只要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他统统都使用过。”詹姆斯·雷布尔德说着,瞄了眼西蒙套房门口方向,道:“还有一点,联邦证券交易委员会和联邦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总部都在华胜顿,你却在纽约接受质询,这就更加一目了然了。曼哈顿恰好是纽约南区法院的管辖区域,联邦大部分金融案件的调查和审理都在这里进行。所以,西蒙,我很希望你最近几天没有在房间里说出不该说的话。”

    西蒙顺着詹姆斯·雷布尔德的目光望向总统套房门口,道:“吉姆,这里可是广场饭店。而且,你确定自己刚刚是在说联邦法院,而不是黑手党?”

    “我很希望自己判断出错,不过,我刚刚说的都是亲身经历,你要相信一个野心勃勃的政客绝对不是黑手党能够比拟的,”詹姆斯·雷布尔德朝自己的助理打了个手势,从对方手中接过一部摩托罗拉手提电话,道:“西蒙,我一直和一些安保公司保持着联系,需要他们派一个反窃听团队来检查一下吗?相信你现在应该不会在意这份账单。”

    西蒙心中狐疑,却还是点了点头。

    半个小时后,看着一枚枚从套房座机、沙发、床垫、甚至是自己皮鞋鞋底搜罗出来的窃听器,西蒙强行压抑了好久,还是没能抑制住个人**遭到侵犯的强烈愤怒,拎起套房里一只花瓶狠狠地摔在墙壁上,转身便朝外走去。

    刚刚还在为西蒙邀请反窃听团队检查套房而表示强烈不满的广场饭店客房部经理保罗·艾克曼在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才从呆怔状态下清醒过来。这位有些秃顶的中年人颤抖着掏出手绢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匆匆追出套房,一路随着西蒙进入电梯,语气急促道:“维斯特洛先生,这肯定是个误会,你放心,我们肯定会查出到底是谁做的这些恶作剧。”

    西蒙瞄了眼保罗·艾克曼胸前的铭牌,语气里带着明显的讽刺,道:“恶作剧,保罗,你们这里经常发生这种恶作剧吗?”

    “不,不,当然不,”保罗·艾克曼连忙摇头,道:“维斯特洛先生,给我们一些时间好吗?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答复的。希望,希望你能先别将这件事透露出去。”

    西蒙却不回答,电梯很快来到楼下。

    走出电梯,西蒙想起守在酒店外的记者群,终于冷静了一些。

    看了眼跟随自己一起下来的身边人,西蒙对目光忧虑的珍妮特做了个放心的眼神,轻声道:“宝贝,把需要带走的东西整理一下吧,我们去68街那边。”

    珍妮特认真地打量西蒙几眼,才点点头,重新进入电梯。

    保罗·艾克曼见西蒙表情缓和下来,知道他肯定不会再回到客房,又道:“维斯特洛先生,您要离开的话,我让人安排车。”

    “不用,”西蒙摇摇头,对尼尔·班尼特道:“尼尔,你带他们去把我们的车子也检查一下。”

    尼尔·班尼特应了一声,带着安保公司的几位工作人员朝外走去。

    这么说完,西蒙这才转向雷布尔德夫妇,道:“真是抱歉,两位,我刚刚有些失态了。”

    詹姆斯·雷布尔德微微摇头,道:“没关系,西蒙。”

    从业这么多年,詹姆斯·雷布尔德见过太多类似的场景。相比那些发现自己遭到窃听后暴跳如雷甚至扬言要杀人的客户,正值年轻气盛的西蒙能够这么快冷静下来,已经让他颇为佩服。

    珍妮特很快从楼上下来,两人住进来的时候一共有两个行李箱,女人再次下楼后,只是将一个明显轻便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了很多的行李箱交给肯·迪克逊,等尼尔·班尼特确认车子已经检查完毕,一行人便向外走去。

    看到西蒙从饭店内走出,已经等待了几个小时的记者群顿时沸腾起来,疯狂地聚到他身边,密集的快门声伴随着几乎已经完全听不清的大声询问。

    “西蒙,报纸上的消息是真的吗?”

    “西蒙,为什么要买进11亿美元的科技股?”

    “西蒙,你以后还会继续做导演吗?”

    “西蒙,今天开盘后科技股全线大涨,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西蒙……”

    西蒙听着周围的嘈杂声,只是一言不发地将珍妮特搂在怀里,在两位保镖和饭店保安的护持下艰难地登上一辆黑色路虎揽胜。雷布尔德夫妇和安保公司的反窃听团队也随即开车跟了上去。

    记者们看到西蒙的车子离开,纷纷奔向自己的交通工具。

    从广场饭店到上东区第68街只有不到1公里的距离,路虎很快就在一栋浅灰色建筑面前停下,西蒙和珍妮特飞快下车,带着跟上来的雷布尔德夫妇等人一起进入公寓楼。

    西蒙和珍妮特月初顺利买下了这栋楼内的顶层复式公寓。

    公寓的原主人是一家糖果类食品公司的大股东,对方此前出售房产是为了给经营陷入困境的食品公司筹集资金。股灾爆发之后,这家公司的经营状况雪上加霜。

    由于房主不接受分期,要求一次性全款支付,双方最终谈妥了1100万美元的成交价格。

    不过,完成交易之前,房主却是将公寓内所有原本打算附赠的昂贵家具、地毯、艺术品全部都搬走了,这也是价格能够谈到1100万美元的条件之一,西蒙并不喜欢这栋房子原来的风格,计划重新装修。

    现在。

    带着詹姆斯·雷布尔德等人进入这栋复式公寓,看着空荡荡的客厅,西蒙突然就想到了珍妮特当初帮他租下的那栋蒙塔娜区别墅。

    虽然房子里已经是空空如也,西蒙还是让安保公司的反窃听团队进行了一次检查,确认没什么问题,珍妮特离开去采购一些临时家具,西蒙和雷布尔德夫妇等人来到公寓顶层的天台上。

    这里原本是一个四十平米左右的屋顶花园,原本的那些花花草草也全部都被搬走了,此时同样显得有些空荡,大家现在却都不会在意这些细节。

    按照两大机构的要求提交了维斯特洛公司最近几个月的股指期货和股票交易记录后,西蒙特意留了备份,就在珍妮特刚刚从广场饭店带回来的那个手提箱里。

    詹姆斯·雷布尔德在接到乔治·诺尔曼电话之前,就已经仔细过今天几份报纸上有关西蒙在股指期货市场运作的几篇爆料。不过,此时看着手中更加详细的交易记录,他依旧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5月中旬到8月下旬,从标普500指数270点到330点,20点区间一次清仓换手,西蒙的操作明显经过精心计算,330点开始转向做空,这种时机拿捏同样不是普通人能够轻易做到的。

    随后,西蒙在10月份的操作就更加称得上惊艳。

    10月1日到10月16日,十二个交易日,平均每天2000份左右的空头合约建仓速度,26700份空头合约恰好在大崩盘之前的一个交易日布局完毕。紧接着,10月19日崩盘之后,维斯特洛公司的两万多份空头再次非常精准的拿捏住市场上惟有的三天指数最低谷完成清仓。

    五个月时间。

    犹如提前预知了全部走势一般,西蒙完全就是在精准地沿着标普500指数涨跌曲线进行运作。詹姆斯·雷布尔德看完手中的资料,发现自己已经很难再找到准确的言语来形容刚刚看到的一切。

    奇迹?

    奇迹也不一定会这么神奇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