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不理智
    本应是非常愉快的圣诞节,坏消息却一件接着一件。

    看过《雨人》剧本的第二天,西蒙就要求艾米尽可能把这个项目全部拿下来,大概解释一番自己的理由,两人还提前讨论了一些谈判策略。

    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西蒙没想到联美公司董事长托尼·托莫普洛斯会临时起意把电话打到自己这边,他也只能随机应变。

    能在好莱坞混迹高位,托尼·托莫普洛斯自然不可能是笨蛋。会面之后,艾米第二天打电话过去,托莫普洛斯却以节日为由,将谈判推到了圣诞节之后,还要求西蒙必须亲自出面。

    事情就这么被搁浅下来。

    然后。

    赶在罗宾·威廉姆斯的成名作《早安越南》上映之前,艾米本来已经用200万美元片酬和对方谈妥《死亡诗社》的合约。

    罗宾·威廉姆斯此前三部电影的平均票房还不到1500万美元,丹妮莉丝影业200万美元的报价已经非常优厚。这样的男主片酬,也可以让《死亡诗社》的制作成本控制在1000万美元以内。

    结果,这件事同样发生了变故。

    双方约定12月24号上午签约,事到临头,caa方面突然变卦,表示罗宾·威廉姆斯需要再考虑一下,约定新年之后再给丹妮莉丝影业回复。

    不难想见,一旦《早安越南》票房大卖,罗宾·威廉姆斯立刻就会跻身一线。

    到时候,没有五六百万美元,根本就不可能再签下对方。如果丹妮莉丝影业坚持启用罗宾·威廉姆斯,《死亡诗社》的整体制作预算也会水涨船高,甚至超过1500万美元。

    紧接着。

    詹姆斯·雷布尔德圣诞节前几天赶去芝加哥,希望与摩托罗拉董事长罗伯特·高尔文商谈加入这家公司董事会事宜。

    维斯特洛公司持股的26家公司中,摩托罗拉的市值是最高的。

    西蒙在股灾中抄底时,摩托罗拉的股价相对于最高点已经暴跌40%,但市值却依旧超过50亿美元。因此,维斯特洛公司吸纳的4.9%摩托罗拉股份,足足消耗了西蒙大概2亿5000万美元资金。

    圣诞节前一天收市时,摩托罗拉的股价已经从股灾最低点的53美元涨到75.5美元。虽然还没能触及股灾前最高的87美元记录,但对于一家市值体量较大的老牌通信电子巨头来说,这已经非常不容易。

    作为维斯特洛公司投入资金规模最大的一家公司,摩托罗拉股价能够回升到目前的高位,‘维斯特洛组合’显然在其中起到了不容忽略的作用。

    而且,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发展,摩托罗拉已经成为一家股权非常分散的大众持股公司,维斯特洛公司凭借4.9%的持股,已经成为这家公司第5大股东,完全有资格要求加入摩托罗拉董事会。

    这段时间,维斯特洛公司持股的26家公司在接到董事会席位邀约后,基本上都处在观望状态。现在,如果摩托罗拉这家老牌通信电子巨头能够吸纳维斯特洛公司代表加入董事会,其他公司的抗拒心理肯定会降低很多。

    不过,詹姆斯·雷布尔德赶到芝加哥,在芝加哥城郊摩托罗拉总部所在的绍姆堡镇等待了整整三天。

    结果却吃了个闭门羹。

    原本已经约定好了会面,被晾了三天之后,摩托罗拉公司一位员工突然通知詹姆斯,董事长罗伯特·高尔文已经带家人去佛罗里达州度假,詹姆斯只能无功而返。

    这还不算。

    圣诞节当天,摩托罗拉公司就公开送给了西蒙一份‘圣诞礼物’。

    摩托罗拉董事长同时也是这家公司创始人保罗·高尔文之子罗伯特·高尔文通过《纽约时报》发表声明,态度强硬地表示‘摩托罗拉是一家拥有社会责任感坚持做优秀产品的实业公司,公司董事会永远都不会欢迎一个投机者加入。”

    经历了两个月的等待,联邦调查机构依旧没有对维斯特洛公司在股灾中赚取的巨额利润提起任何调查和指控,媒体原本已经开始偃旗息鼓。

    维斯特洛公司拥有这份资本后,又开始通过要求加入各家公司董事会寻求相应的权力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事情表面上虽然没有掀起太大波澜,但很多人都在暗中关注这件事的进展。

    现在,传统资本势力突然向西蒙·维斯特洛这个年轻的后来者发起诘难,舆论顿时再次沸腾起来。

    虽然维斯特洛公司很快发表了反驳声明,但等待了这么长时间的媒体自然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各种煽风点火的言论纷至沓来,将好好一个圣诞节闹得鸡飞狗跳。

    曼哈顿。

    莱辛顿大道中城区段一栋大楼的顶层复式公寓内,这是珍妮特这段时间买下的第二处物业。上东区第五大道的那栋公寓需要半年时间才能完成装修,西蒙现在根本不愿意再住进任何一家酒店,珍妮特便又买下了眼前的这套顶层公寓。

    这栋69层高的大楼属于五十年代建筑,不过,内部装修却颇为契合西蒙现代极简风格的个人喜好。

    复式公寓双层总计600平米的内部空间,虽然不到第五大道那套公寓的三分之一,但也足够宽敞。整栋公寓2厅1厨5卧6卫格局,还带有书房和私人放映室,楼上面积超过100平米的超大主卧可以俯瞰大半个纽约城市美景。

    这套公寓股灾之前的标价是500万美元,股灾之后,由于采用全款支付,珍妮特只花了350万美元便成功将其买下。根据西蒙的记忆,这样一套复式公寓,未来三十年至少拥有10倍的升值空间。

    时间已经是12月26日,圣诞节第二天,周六。

    晚上受邀参加雷布尔德家的派对,衣帽间里,已经换上一套酒红色晚礼服的珍妮特正在细心地帮男友挑选着领带,同时问道:“摩托罗拉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啊?”

    西蒙对着穿衣镜扣上西服扣子,道:“理智一些,接下来一点一点把股票卖掉,这样能利益最大化。不理智的话,直接砸盘,把摩托罗拉股价砸回股灾时的最低点。”

    摩托罗拉目前的总股本大概为9500万股,维斯特洛公司持有其中470万股。

    按照周四75.5美元的股价,维斯特洛公司持有的这批股票总价值已经超过3亿5000万美元,如果不考虑资本利得税,西蒙等于两个多月时间就从这批股票增值中赚进了1亿美元。

    珍妮特选择了一条淡蓝色的条纹领带,走过来亲自帮西蒙系在脖子上,笑着道:“你肯定想要不理智一次对不对?”

    “是啊,好好的一个圣诞节被折腾成这样,如果我不做出反击,肯定会有更多人跳出来,”西蒙点头,伸手搂住珍妮特纤细的腰肢,在她滑顺的丝质礼服上摩挲着,道:“如果只是为了赚更多钱就要一直忍耐、权衡、妥协以及斤斤计较,这人生还有什么意思。我可是打算享受财富的,没想过变成金钱的奴隶。”

    珍妮特眸子亮晶晶地,凑过来在男人唇上啄了下,继续系着领带,道:“套现了这笔钱,你打算做什么?”

    “事情很多啊,增持股票,想办法买下两家漫画公司,好莱坞那边,接下来我打算投资一些可以推动3d动画和cg特效发展的科技公司,并且成立自己的特效工作室,”西蒙说着,又对面前女人笑了笑,道:“当然,还有我们的事情,澳洲的那个岛,曼哈顿的大厦。对了,曼哈顿的各种公寓你也可以多买一些,我喜欢拥有很多房子的感觉,而且也不一定非要顶层。总之,钱肯定是能花出去的。”

    珍妮特听着西蒙随口说出他绝对不会轻易对别人提起的一些计划,嘴角弯弯的,道:“你想要的话,买一百套房子都没问题,但你肯定不喜欢出租对不对?房子长时间没人住可是会烂掉的,哪怕让清洁工定期打扫都避免不了。我记得小时候家里在伦敦郊外买了一处庄园,里面的城堡很漂亮呢。只是英国离澳洲太远了,家里人都不常去,后来城堡就变得像鬼屋一样,完全荒废掉了。”

    “我当然不想出租,但肯定还是可以找人住进去的。”

    “嗯?”

    “挑一些漂亮花瓶,你知道,我对异性可是不排斥的。”

    珍妮特顿时白了他一眼,揶揄道:“比如你的马尾辫助理?”

    “珍妮可不是花瓶。”

    “嗯……哼……”珍妮特拖着小声音,退后一步打量着系好的领带,满意地点点头,又走去鞋柜旁挑着鞋子,一边道:“警告你哦,小混蛋,我爸爸可是很爱面子的,还喜欢打猎。你在外面鬼混的时候最好小心一点,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不要总是被狗仔抓到。”

    西蒙在旁边椅子上坐下,等珍妮特帮自己挑鞋子,笑着分辩道:“只是挑一些花瓶而已,我可没打算做什么啊。”

    “才不信你,”珍妮特说着,选好一双皮鞋走过来,道:“穿上试试,时间不早了呢。等下我们先拐去麦迪逊大道看看那几栋楼,第五大道旁边根本就没有合适的地块,只有那地方可行性最高。只要能把麦迪逊大道以东第59街和第60街之间那六栋楼层不高房子也很旧的公寓楼全部买下来,我们就拥有建造维斯特洛大厦的场地了。我让人做过评估,六栋楼包括地皮,想要全部拿下来,算上产权置换,我们可能还要投入1到2亿美元。我已经让冰山在澳洲帮我们注册了一家壳公司用来收购这些地皮和房产,你只要掏钱就可以了。”

    西蒙点点头,穿着皮鞋,又好奇道:“你好像经常提到艾斯伯格(iceberg),男的?”

    珍妮特翻了个白眼:“女的。”

    “哦,不过,艾斯伯格这姓氏真是挺少见的。”

    珍妮特给自己挑了一双高跟鞋,在椅子上坐下,道:“什么姓氏啊,冰山就是冰山嘛,因为整个人总是冷冰冰的,所以叫冰山。”

    西蒙立刻来了兴致,道:“冰美人啊,我最喜欢这种类型了,漂亮吗?”

    珍妮特乜了西蒙一眼:“比我还漂亮呢。”

    虽然感觉珍妮特的表情有些奇怪,西蒙还是随口道:“抽空帮我介绍一下。”

    珍妮特点头:“好啊,但如果你敢打什么坏主意,我就要和爸爸学一下打猎了。”

    西蒙做了个被吓到的表情:“这么狠,到底是谁啊?”

    珍妮特道:“维罗妮卡·约翰斯顿,小混蛋,你说这会是谁?”

    西蒙听到‘约翰斯顿’这个姓氏,顿时就明白这是珍妮特的亲人,意识到刚刚的玩笑有些不妥,连忙道:“真是抱歉,宝贝。”

    珍妮特穿好鞋子,挽着西蒙一起离开衣帽间,解释道:“维罗妮卡是我小姑姑呢,只比我大10岁。我们家可没有基德曼家族那么庞大。曾祖父之后,我祖父是独子,父亲也是祖父唯一的儿子。后来,祖父53岁的时候才有了我小姑姑,那时候我大哥安东尼都已经3岁了。小姑姑出生之后,妈妈又陆续生了我们四个孩子,祖父很高兴,他觉得小姑姑是让我们家族开始兴旺起来的幸运星。”

    两人来到公寓玄关口,西蒙把衣架上的风衣递给珍妮特,自己也穿上大衣,听她这么说着,笑着道:“这种故事开局,肯定有然后吧?然后呢?”

    珍妮特把风衣套在礼服外面,白了西蒙一眼,道:“然后,很多很多年以后,珍妮特·约翰斯顿遇到了一个小混蛋,悲剧就开始了,好惨。嗯,帮我把头发整理一下。”

    西蒙把珍妮特窝在衣服里的金发掏出来,见女人岔开话题,也不追问,假装不满道:“怎么是悲剧,明明是童话啊。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珍妮特不知道捉住了什么笑点,突然笑起来,道:“我一直觉得这种说法有问题呢。”

    两人离开公寓,西蒙锁上门,疑惑道:“嗯?”

    珍妮特从男人手中接过钥匙装在自己坤包里,依旧笑着,道:“你看啊,王子和公主,这本来就很有问题嘛。”

    “公主殿下,解释一下?”

    珍妮特抬手胡乱比划着,道:“你看啊,王子,公主,他们的爸爸妈妈应该是国王和王后吧?”

    西蒙顿时明白过来珍妮特强扯出的理论,一脸正气道:“我决定接下来一分钟都不和你这种思想肮脏的女人说话。”

    珍妮特凑过来,挽住西蒙的手臂,撒娇道:“亲爱的,不要不理会小珍妮嘛。”

    西蒙坚定地保持沉默,还抬腕在自己手表上敲了敲。

    珍妮特和西蒙一起朝电梯走去,眸子搞怪地闪动着,语气突然又软了几分,糯糯道:“王子殿下。”

    西蒙立刻投降:“别,宝贝,我还是当马夫吧,马夫偶尔也是能拐跑一两个公主的,这样比较有成就感。”

    “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