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意外的小金人
    西蒙被桑德拉缠在身上吻了一会儿,两人离开后台。走到大厅侧面的通道口,西蒙停下脚步再次朝桑德拉确认道:“真的擦干净了吗?”

    桑德拉语气不满地横了西蒙一眼:“当然,你以为我真想被珍妮抓破脸啊?”

    西蒙总感觉桑德拉眼神有些坏,重新用手抹了抹嘴角,这才走出通道。

    颁奖典礼不知不觉已经过半,台上正在颁发的是最佳配乐奖项。

    待西蒙回到位置上坐下,珍妮特笑盈盈地正要和他说什么,看过来的眸子眨了眨,一只小手就摸了过来,毫不犹豫地掐在他腰间。

    西蒙抽了一口凉气,注意到另一边桑德拉幸灾乐祸的表情,心中悲叹。

    最毒妇人心啊。

    到底还是被暗算了。

    珍妮特掐过之后,犹自不解气地隔着西蒙瞪了一眼桑德拉,这才从手包里掏出面巾纸和一块小镜子丢过来。

    西蒙拿起小镜子照了照,下巴上带着一块明显被故意留下来的口红印。虽然不大,但如同珍妮特这样坐在他身边的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刚刚不着痕迹地擦掉口红印,桑德拉便再次若无其事地凑过来:“西蒙,道格拉斯拿到男主角了啊。”

    舞台上,上一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玛丽·玛特琳语气生涩地念出了迈克尔·道格拉斯的名字,这位好莱坞电影世家出身的中年男演员凭借去年《华尔街》中内部交易大亨戈登·盖寇的角色获得了最佳男主角奖项。

    西蒙其实也知道桑德拉为什么会特意提醒自己,却还是假装生气地轻轻应了一声:“嗯?”

    桑德拉丝毫不在意西蒙的故作姿态,好像完全忘记了刚刚的事情,一本正经地分析道:“《华尔街》就只有道格拉斯的最佳男主角这一项提名呢,和《罗拉快跑》一样。”

    ……

    ……

    西蒙被桑德拉缠在身上吻了一会儿,两人离开后台。走到大厅侧面的通道口,西蒙停下脚步再次朝桑德拉确认道:“真的擦干净了吗?”

    桑德拉语气不满地横了西蒙一眼:“当然,你以为我真想被珍妮抓破脸啊?”

    西蒙总感觉桑德拉眼神有些坏,重新用手抹了抹嘴角,这才走出通道。

    颁奖典礼不知不觉已经过半,台上正在颁发的是最佳配乐奖项。

    待西蒙回到位置上坐下,珍妮特笑盈盈地正要和他说什么,看过来的眸子眨了眨,一只小手就摸了过来,毫不犹豫地掐在他腰间。

    西蒙抽了一口凉气,注意到另一边桑德拉幸灾乐祸的表情,心中悲叹。

    最毒妇人心啊。

    到底还是被暗算了。

    珍妮特掐过之后,犹自不解气地隔着西蒙瞪了一眼桑德拉,这才从手包里掏出面巾纸和一块小镜子丢过来。

    西蒙拿起小镜子照了照,下巴上带着一块明显被故意留下来的口红印。虽然不大,但如同珍妮特这样坐在他身边的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刚刚不着痕迹地擦掉口红印,桑德拉便再次若无其事地凑过来:“西蒙,道格拉斯拿到男主角了啊。”

    舞台上,上一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玛丽·玛特琳语气生涩地念出了迈克尔·道格拉斯的名字,这位好莱坞电影世家出身的中年男演员凭借去年《华尔街》中内部交易大亨戈登·盖寇的角色获得了最佳男主角奖项。

    西蒙其实也知道桑德拉为什么会特意提醒自己,却还是假装生气地轻轻应了一声:“嗯?”

    桑德拉丝毫不在意西蒙的故作姿态,好像完全忘记了刚刚的事情,一本正经地分析道:“《华尔街》就只有道格拉斯的最佳男主角这一项提名呢,和《罗拉快跑》一样。”

    西蒙被桑德拉缠在身上吻了一会儿,两人离开后台。走到大厅侧面的通道口,西蒙停下脚步再次朝桑德拉确认道:“真的擦干净了吗?”

    桑德拉语气不满地横了西蒙一眼:“当然,你以为我真想被珍妮抓破脸啊?”

    西蒙总感觉桑德拉眼神有些坏,重新用手抹了抹嘴角,这才走出通道。

    颁奖典礼不知不觉已经过半,台上正在颁发的是最佳配乐奖项。

    待西蒙回到位置上坐下,珍妮特笑盈盈地正要和他说什么,看过来的眸子眨了眨,一只小手就摸了过来,毫不犹豫地掐在他腰间。

    西蒙抽了一口凉气,注意到另一边桑德拉幸灾乐祸的表情,心中悲叹。

    最毒妇人心啊。

    到底还是被暗算了。

    珍妮特掐过之后,犹自不解气地隔着西蒙瞪了一眼桑德拉,这才从手包里掏出面巾纸和一块小镜子丢过来。

    西蒙拿起小镜子照了照,下巴上带着一块明显被故意留下来的口红印。虽然不大,但如同珍妮特这样坐在他身边的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刚刚不着痕迹地擦掉口红印,桑德拉便再次若无其事地凑过来:“西蒙,道格拉斯拿到男主角了啊。”

    舞台上,上一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玛丽·玛特琳语气生涩地念出了迈克尔·道格拉斯的名字,这位好莱坞电影世家出身的中年男演员凭借去年《华尔街》中内部交易大亨戈登·盖寇的角色获得了最佳男主角奖项。

    西蒙其实也知道桑德拉为什么会特意提醒自己,却还是假装生气地轻轻应了一声:“嗯?”

    桑德拉丝毫不在意西蒙的故作姿态,好像完全忘记了刚刚的事情,一本正经地分析道:“《华尔街》就只有道格拉斯的最佳男主角这一项提名呢,和《罗拉快跑》一样。”

    西蒙被桑德拉缠在身上吻了一会儿,两人离开后台。走到大厅侧面的通道口,西蒙停下脚步再次朝桑德拉确认道:“真的擦干净了吗?”

    桑德拉语气不满地横了西蒙一眼:“当然,你以为我真想被珍妮抓破脸啊?”

    西蒙总感觉桑德拉眼神有些坏,重新用手抹了抹嘴角,这才走出通道。

    颁奖典礼不知不觉已经过半,台上正在颁发的是最佳配乐奖项。

    待西蒙回到位置上坐下,珍妮特笑盈盈地正要和他说什么,看过来的眸子眨了眨,一只小手就摸了过来,毫不犹豫地掐在他腰间。

    西蒙抽了一口凉气,注意到另一边桑德拉幸灾乐祸的表情,心中悲叹。

    最毒妇人心啊。

    到底还是被暗算了。

    珍妮特掐过之后,犹自不解气地隔着西蒙瞪了一眼桑德拉,这才从手包里掏出面巾纸和一块小镜子丢过来。

    西蒙拿起小镜子照了照,下巴上带着一块明显被故意留下来的口红印。虽然不大,但如同珍妮特这样坐在他身边的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刚刚不着痕迹地擦掉口红印,桑德拉便再次若无其事地凑过来:“西蒙,道格拉斯拿到男主角了啊。”

    舞台上,上一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玛丽·玛特琳语气生涩地念出了迈克尔·道格拉斯的名字,这位好莱坞电影世家出身的中年男演员凭借去年《华尔街》中内部交易大亨戈登·盖寇的角色获得了最佳男主角奖项。

    西蒙其实也知道桑德拉为什么会特意提醒自己,却还是假装生气地轻轻应了一声:“嗯?”

    桑德拉丝毫不在意西蒙的故作姿态,好像完全忘记了刚刚的事情,一本正经地分析道:“《华尔街》就只有道格拉斯的最佳男主角这一项提名呢,和《罗拉快跑》一样。”

    西蒙被桑德拉缠在身上吻了一会儿,两人离开后台。走到大厅侧面的通道口,西蒙停下脚步再次朝桑德拉确认道:“真的擦干净了吗?”

    桑德拉语气不满地横了西蒙一眼:“当然,你以为我真想被珍妮抓破脸啊?”

    西蒙总感觉桑德拉眼神有些坏,重新用手抹了抹嘴角,这才走出通道。

    颁奖典礼不知不觉已经过半,台上正在颁发的是最佳配乐奖项。

    待西蒙回到位置上坐下,珍妮特笑盈盈地正要和他说什么,看过来的眸子眨了眨,一只小手就摸了过来,毫不犹豫地掐在他腰间。

    西蒙抽了一口凉气,注意到另一边桑德拉幸灾乐祸的表情,心中悲叹。

    最毒妇人心啊。

    到底还是被暗算了。

    珍妮特掐过之后,犹自不解气地隔着西蒙瞪了一眼桑德拉,这才从手包里掏出面巾纸和一块小镜子丢过来。

    西蒙拿起小镜子照了照,下巴上带着一块明显被故意留下来的口红印。虽然不大,但如同珍妮特这样坐在他身边的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刚刚不着痕迹地擦掉口红印,桑德拉便再次若无其事地凑过来:“西蒙,道格拉斯拿到男主角了啊。”

    舞台上,上一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玛丽·玛特琳语气生涩地念出了迈克尔·道格拉斯的名字,这位好莱坞电影世家出身的中年男演员凭借去年《华尔街》中内部交易大亨戈登·盖寇的角色获得了最佳男主角奖项。

    西蒙其实也知道桑德拉为什么会特意提醒自己,却还是假装生气地轻轻应了一声:“嗯?”

    桑德拉丝毫不在意西蒙的故作姿态,好像完全忘记了刚刚的事情,一本正经地分析道:“《华尔街》就只有道格拉斯的最佳男主角这一项提名呢,和《罗拉快跑》一样。”

    西蒙被桑德拉缠在身上吻了一会儿,两人离开后台。走到大厅侧面的通道口,西蒙停下脚步再次朝桑德拉确认道:“真的擦干净了吗?”

    桑德拉语气不满地横了西蒙一眼:“当然,你以为我真想被珍妮抓破脸啊?”

    西蒙总感觉桑德拉眼神有些坏,重新用手抹了抹嘴角,这才走出通道。

    颁奖典礼不知不觉已经过半,台上正在颁发的是最佳配乐奖项。

    待西蒙回到位置上坐下,珍妮特笑盈盈地正要和他说什么,看过来的眸子眨了眨,一只小手就摸了过来,毫不犹豫地掐在他腰间。

    西蒙抽了一口凉气,注意到另一边桑德拉幸灾乐祸的表情,心中悲叹。

    最毒妇人心啊。

    到底还是被暗算了。

    珍妮特掐过之后,犹自不解气地隔着西蒙瞪了一眼桑德拉,这才从手包里掏出面巾纸和一块小镜子丢过来。

    西蒙拿起小镜子照了照,下巴上带着一块明显被故意留下来的口红印。虽然不大,但如同珍妮特这样坐在他身边的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刚刚不着痕迹地擦掉口红印,桑德拉便再次若无其事地凑过来:“西蒙,道格拉斯拿到男主角了啊。”

    舞台上,上一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玛丽·玛特琳语气生涩地念出了迈克尔·道格拉斯的名字,这位好莱坞电影世家出身的中年男演员凭借去年《华尔街》中内部交易大亨戈登·盖寇的角色获得了最佳男主角奖项。

    西蒙其实也知道桑德拉为什么会特意提醒自己,却还是假装生气地轻轻应了一声:“嗯?”

    桑德拉丝毫不在意西蒙的故作姿态,好像完全忘记了刚刚的事情,一本正经地分析道:“《华尔街》就只有道格拉斯的最佳男主角这一项提名呢,和《罗拉快跑》一样。”

    西蒙被桑德拉缠在身上吻了一会儿,两人离开后台。走到大厅侧面的通道口,西蒙停下脚步再次朝桑德拉确认道:“真的擦干净了吗?”

    桑德拉语气不满地横了西蒙一眼:“当然,你以为我真想被珍妮抓破脸啊?”

    西蒙总感觉桑德拉眼神有些坏,重新用手抹了抹嘴角,这才走出通道。

    颁奖典礼不知不觉已经过半,台上正在颁发的是最佳配乐奖项。

    待西蒙回到位置上坐下,珍妮特笑盈盈地正要和他说什么,看过来的眸子眨了眨,一只小手就摸了过来,毫不犹豫地掐在他腰间。

    西蒙抽了一口凉气,注意到另一边桑德拉幸灾乐祸的表情,心中悲叹。

    最毒妇人心啊。

    到底还是被暗算了。

    珍妮特掐过之后,犹自不解气地隔着西蒙瞪了一眼桑德拉,这才从手包里掏出面巾纸和一块小镜子丢过来。

    西蒙拿起小镜子照了照,下巴上带着一块明显被故意留下来的口红印。虽然不大,但如同珍妮特这样坐在他身边的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