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戛纳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一届戛纳电影节的开幕时间是5月11日。

    5月9日,西蒙一行人就从洛杉矶出发,乘坐刚刚接收的那架湾流iv先飞往纽约,然后再直飞戛纳。

    作为湾流公司最新款的远程公务机,湾流iv的续航旅程达到7公里,完全可以轻松完成6000公里左右的跨大西洋飞行。

    不过,核载20人左右的湾流iv,舱内供乘客使用的座位其实只有12个。

    西蒙、珍妮特和珍妮弗就占据了三个,猎户座影业总裁麦克·梅多瓦这次也一同前往,还有罗伯特·德尼罗、约翰·特拉沃尔塔、妮可·基德曼、塞缪尔·杰克逊、麦当娜和西恩·潘等一干主配角,众人登机之后立刻就将整个机舱填满,这还是在西蒙的两位保镖尼尔·班尼特和肯·迪克逊亲自担任驾驶员的情况下,其他人的随从就只能另行乘坐商务航班。

    法国时间比美国西海岸早9个小时,众人洛杉矶时间上午10点钟出发,经历了总计11个小时的飞行,抵达戛纳时已经是5月10日早上6点多钟。

    戛纳机场。

    众人走下飞机,分明的咖位立刻就显现了出来,德尼罗和特拉沃尔塔两位成名已久的一线巨星各自都已经确认会借住在朋友在戛纳本地的豪宅内,麦当娜夫妇也提前租好了公寓,其他剩下的人才跟着麦克·梅多瓦一起赶往猎户座已经预备好的酒店。

    西蒙自然也没有沦落到和众人一起住酒店的地步。

    大家约定了晚上的碰面时间,西蒙几人就坐车赶往戛纳东北部的勒卡内区,半个多小时后,车子在勒卡内去绿树成荫的弯曲山道间几番辗转,随后驶入了山顶的一处铁门内。

    西蒙下车后来到庭院南部边缘,望着视野内一览无余的戛纳城区以及更远处的海湾,点头道:“我喜欢这里。”

    珍妮特也凑过来,道:“和我们帕利塞德的那处房子很像哦,不过,这里更大,总面积1.5公顷,超过帕利塞德房产的三倍多。”

    两人正聊着,一个穿浅灰色职业套装的棕发女人捧着一叠文件走了过来,微笑着用流利的英语自我介绍道:“维斯特洛先生,约翰斯顿小姐,你们好,我是索菲亚·费西,需要我带两位详细参观一下吗?”

    购房手续在西蒙和珍妮特赶来戛纳之前就已经搞定,西蒙也非常清楚这处房产的详细资料,此时闻言,他还是点头道:“好啊。”

    “请跟我来,”索菲亚·费西做了个请的手势,微微侧身地随在西蒙身边朝豪宅内走去,一边示意入口处的别墅道:“这是附楼,用于安置安保和佣人,前主人布伦特先生是一个非常优待雇员的人,因此附楼的设计同样非常精致。我们直接去主别墅那边吧,这栋主别墅占地10平方英尺,三层一共69个房间,其中一共16间卧室、22个浴室、3个厨房,其他图书馆、健身房、放映室一应俱全,哦,另外还有一个非常宽敞的地下室,原本作为酒窖之用……”

    连续飞行11个小时,西蒙和珍妮特都已经非常疲惫,简单地听索菲亚·费西介绍一番,西蒙就将对方打发离开。

    相隔万里之遥,虽然能够将这处山顶庄园买下,却不可能像在洛杉矶一样可以随意布置,西蒙只是让索菲亚·费西这位代理人提前将别墅内的床单被褥沙发套全部换新,重新布置了一下厨房,其他都暂时没动。

    从索菲亚·费西留下的资料中找到附近一家餐厅的订餐电话,吃过早餐,打发尼尔两人和珍妮弗自便,西蒙和珍妮特就来到三楼主卧室。

    洗过澡,穿着睡袍从浴室出来,望着卧室外宽敞的露台上越发明媚起来的阳光,西蒙却突然又没有了多少睡意,径直朝露台上走去。

    撑着露台栏杆向下望去,庄园内的建筑属于典型的西班牙风格,红顶、白墙、廊柱、弧形、喷水池。虽然对这种建筑风格完全不感冒,西蒙在洛杉矶看到这处庄园的资料后,还是立刻就决定买下来。

    这里的地理位置实在是太好了,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原主人绝对不会轻易卖掉这处注定会增值的房产。

    而且,3500万法郎的开价,按照这两年欧洲各国货币持续贬值的汇率,换算下来只需要500多万美元出头。在西蒙答应现金支付之后,零头抹去,双方最终也确认以50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虽然戛纳此时的房产价值还远远无法与洛杉矶相比,但三倍的面积,城堡一样的别墅,绝佳的山巅美景,500万美元在西蒙看来完全物超所值。

    珍妮特也很快从卧室里出来,搂住西蒙顺着他的目光一起看去,道:“怎么啦?”

    西蒙搂住珍妮特细腰摩挲着,道:“突然想到,如果院子里站一些戴墨镜拿冲锋枪的保镖,完全就还原很多电影里的场景了,我的角色肯定就是一个大毒枭。”

    “贩毒多累啊,而且还没有我的男人赚钱多。”珍妮特脸颊贴过来蹭了蹭,笑道:“不过,你说的场景里肯定需要一两个漂亮花瓶陪衬呢,要不我把基德曼喊来,当初选她当了女主角,你肯定觊觎很久了吧?”

    西蒙摇头道:“没有。”

    珍妮特怎么可能相信,皱着小鼻子道:“哼哼。”

    西蒙笑着伸手把珍妮特抱起来朝卧室走去,道:“好了,就算以前有一些,现在也没有了。”

    珍妮特疑惑道:“为什么啊?”

    西蒙轻轻把珍妮特丢在大床上,转身去拉窗帘,道:“上次给罗恩·麦克米伦算了一道数学题,然后我就发现自己突然对女人没有太多兴趣了。”

    珍妮特转过身妩媚地趴在大床上,更加好奇道:“什么数学题?”

    西蒙走过来在大床上坐下,道:“没什么,还是不告诉你了,要不然你肯定会以为我物化女性。”

    珍妮特眨了眨眼睛,转过身蹭到西蒙身边道:“你是说女权主义啊?我才不是女权主义者。”

    西蒙搂过女人,道:“难道你还是男权主义者啊?”

    “为什么不可以?我就是男权主义者。”

    西蒙大手探进珍妮特轻薄的睡衣里摸索一番,待女人小猫一样眯起眼睛,才笑道:“确认了,你不可能是男权主义者。”

    珍妮特按住西蒙要抽回的手,哼唧道:“谁说男权主义者就要是男人了。”

    西蒙想起很多男性也声称自己是女权主义者,点头同意道:“好像,确实是这样。”

    珍妮特突然又睁开眼睛,望着西蒙道:“都要被你绕过去了呢,什么数学题啊?”

    “还是不想告诉你。”

    “好吧,”珍妮特不再追问,却又道:“不过,你把妮可·基德曼捧红了,如果自己不要,可是会便宜别人的哦。”

    西蒙笑着在珍妮特鼻子上捏了下:“你确定不是想要找借口咬我?”

    珍妮特直接张开小白牙在西蒙肩头咬了一口,道:“我咬你哪里需要找借口。”

    西蒙其实也明白上个月奥斯卡之后的那个晚上珍妮特为什么会咬自己,或许是女人特有的某种第六感,她感受到桑德拉可能对自己产生威胁,所以才会发作。

    但,显而易见,珍妮特并不认为凯瑟琳和珍妮弗能威胁到自己的低位。

    仔细想想,似乎确实是这样。

    因为年龄问题,凯瑟琳很难和西蒙走到一起。至于珍妮弗,女助理在珍妮特眼中完全没有任何战斗力。

    脑海中产生这些念头,西蒙只是在珍妮特腰上拍了拍,道:“睡吧,晚上还有事情。”

    两人一直睡到傍晚,珍妮弗来敲门,西蒙和珍妮特才醒过来。

    开幕式明天进行,不过,西蒙今天其实就要开始忙碌,晚上有一个好莱坞电影人聚会,两人已经确定会参加。

    起床之后,简单地洗漱一番,西蒙和珍妮特就出发赶去城区的一家酒店。

    派对已经临近开始,两人刚刚走进宴会大厅,恰好正在附近与人聊天的罗伯特·雷德福就走过来。

    罗伯特·雷德福在《低俗》中只能算是客串,按照他的咖位,完全可以不必出席这次电影节,雷德福这次也确实不是为了《低俗》赶来,而是为了他自己的导演作品《豆田战役》。

    《豆田战役》是雷德福执导的第二部作品。

    相对于八年前他执导的第一部叫好又叫座的《普通人》,《豆田战役》这部由改编讲述新墨西哥州一个农场主为了保护水源与房地产开发商进行斗争的影片评价就非常一般。

    制作方环球影业将这部电影安排在了此前的3月中旬上映,累积到现在已经将近两个月,票房才万美元出头。相对于这部电影2200万美元的制作成本,只是北美票房已经注定亏损。

    为了弥补损失,环球影业将这部电影送到了这次的戛纳电影节参加展映,以便推动欧洲发行,雷德福自然责无旁贷地带领剧组赶了过来。

    进入好莱坞这么多年,罗伯特·雷德福见惯了电影的起伏成败,此时显然并没有收到《豆田战役》票房失败的影响,热情地打过招呼,就道:“西蒙,你来的正好,我恰好帮你引荐一下。”

    这么说着,雷德福带着西蒙和珍妮特来到他刚刚的聊天对象面前,道:“威廉姆,这就是西蒙,西蒙,这是威廉姆·高德曼。”

    西蒙微笑着与对方握手,道:“你好,高德曼先生。”

    威廉姆·高德曼六十多岁,一头银发,穿着一件浅灰色的格子衬衫,虽然表情看起来有些严肃,但开口却显得非常热络和健谈:“你好,西蒙,鲍勃可是不止一次在我们面前提到你了,等回到洛杉矶,或许我们可以再聚一下。”

    “当然没问题,”西蒙点头,又介绍道:“这是我女朋友,珍妮。”

    威廉姆·高德曼又和珍妮特握了握手,几人随意聊起了好莱坞的一些琐事,并没有提及太多这次戛纳电影节的事情。

    不过,西蒙却是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又欠了雷德福一个认亲。

    威廉姆·高德曼是一位好莱坞编剧,他的成名作恰好就是当年将罗伯特·雷德福捧红的《虎豹小霸王》,这些年,威廉姆·高德曼也一直是好莱坞一线编剧。

    如果只是这些,雷德福的引荐或许还不算什么。

    但是,威廉姆·高德曼还有另外一重身份,他是这届戛纳电影节的十位评委之一。相对于奥斯卡,个人倾向往往非常明显的戛纳电影节最终奖项结果的变数其实更大。

    无论是此前还是以后的很多年,戛纳电影节的评审结果通常都与外界媒体的评价大相径庭,经常会出现媒体影评一片叫好却最终颗粒无收的影片,一些媒体评价差劲的电影甚至会经常爆冷。

    如果说这其中没有完全脱离于电影之外的因素影响,那鬼都不相信。

    原时空中,《低俗》打败了基耶洛夫斯基红蓝白三部曲的《红》和《活着》等一些众望所归的影片最终夺得金棕榈,很大原因就在于,当年的评委会主席是克林特·伊斯特伍德。

    因此,即使知道单凭质量考虑《低俗》绝对有足够的实力拿到奖项,西蒙也不会奢望什么都不做就等着电影节结束登台领奖,那就太天真了。

    西蒙提前已经了解过这一届的21部影片,相对来说,这一届提名的影片只能用平庸来形容,除了自己拿出来的《低俗》,西蒙并没有发现其他记忆比较深刻的电影。因此,《低俗》相对于1994年强片云集的年代优势其实更大。

    但,公关肯定还是必不可少的。

    耐心地和威廉姆·高德曼聊了一会儿,西蒙很快又在派对现场找到了另外一个目标身影。

    乔治·米勒。

    上个月的奥斯卡上,西蒙还和这位凭借《疯狂的麦克斯》系列一举成名的导演碰过面,没想到,随后戛纳电影节宣布评审名单,乔治·米勒的名字就再出出现。

    西蒙和米勒肯定是没有多少交情的。

    但。

    乔治·米勒是澳洲人啊。

    因为珍妮特的关系,西蒙天然带着和澳洲帮打成一片的属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