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管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低俗》获得金棕榈的消息传出,整个戛纳小城都沸腾起来,散落在城市各处的媒体记者纷纷涌向电影宫这边。

    由于时差缘故,北美东西海岸都还是白天,消息传回,再次引发了一阵骚动,很多晚报都临时撤换了版面,将《低俗》获奖的消息推上头条。

    典礼结束,评委们赶去参加闭幕式记者会,照例要花费一番口舌解释奖项结果的缘由。西蒙一行获奖者同样被安排在另外的发布会大厅接受记者采访。

    捧着装有金棕榈的盒子配合拍照后,大家在台上坐下,开始提问时间,大厅内所有记者都瞬间举起手来。

    主持人选择一位身形高大的黑发记者,对方没接话筒就直接问道:“西蒙,我是《好莱坞报道者》的记者马克·温斯特,作为戛纳电影节历史上最年轻的金棕榈获得者,现在的感觉怎么样?”

    西蒙脸上带着微笑,道:“很兴奋,也很荣幸,这是我人生中最值得铭记的一个时刻。”

    暖场的问题后,马克·温斯特继续道:“听说你正在筹备《蝙蝠侠》,西蒙,你以后还会制作类似于《罗拉快跑》和《低俗》这种个性鲜明的反类型影片吗?”

    西蒙毫不犹豫地点头:“当然,其实我脑海中还有很多非常有意思的想法,如果不能把他们搬上大银幕那就太遗憾了。不过,我相信计划中《蝙蝠侠》同样会是一部非常出色的电影,一点都不比《罗拉快跑》和《低俗》差。”

    另外一位记者问道:“西蒙,我是《银幕》的记者彼得·理查德森,你刚刚说自己还有其他很多想法,可以列举一个吗?”

    “这可不行,”西蒙笑着拒绝,道:“提前告诉大家,将来就没有新鲜感了。”

    众人的轻笑声中,又一位记者被点中,对方接过话筒后望着台上道:“西蒙,我是英国《卫报》的记者亚瑟·布莱迪,相对于《杀人短片》对生命意义的探讨和《隔离的世界》对种族问题的关注,你认为《低俗》这样一部充斥着脏话、暴力和毒品的影片真的值得你手中的金棕榈吗?”

    戛纳电影节大部分年份的金棕榈结果都会遭到各种各样的质疑。

    西蒙很清楚自己不可能逃脱这种局面,听到《卫报》记者的问题,他丝毫没有感到意外,毫不迟疑地肯定道:“我认为我的影片值得这一奖项。”

    这么说完,不等对方追问,西蒙就主动解释道:“首先,亚瑟,你要明白一点,电影本身的优劣与它的立场无关,评判尺度应该包含它作为一部电影在剧本、摄影、灯光、剪辑等方方面面。我不否认《杀人短片》和《隔离的世界》在立意上的深刻,但在一部影片本身的综合质量上,我自信《低俗》比它们更胜一筹。”

    亚瑟·布莱迪追问道:“按照你的观点,西蒙,电影节应该彻底摆脱一部影片的立意完全中立地评判一部电影吗?”

    西蒙摇头道:“这只是你个人臆想的极端论调。电影其实就是一种思想载体,电影人用它来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观众也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作为促进这两者之间沟通的重要桥梁,电影节应该是包容的,在不触及底线的情况下,它需要允许各种类型、题材、立意的影片进入自己的平台,并予以相应的肯定。至于《低俗》,我并没有刻意宣扬血腥和暴力,这部电影本质上是一部陆离而荒诞的黑色喜剧。”

    随着西蒙这番话,台下记者纷纷露出思索的表情。

    主持人眼看这种情形,不再给《卫报》的那位记者继续找茬机会,迅速选择了下一位提问者。

    能够进入电影宫内部进行采访的媒体终究只是少数,简短的记者会结束,西蒙一行人刚刚离开电影宫就被蜂拥而上的记者群包围。密集的闪光灯中,夹杂着各种腔调口音的媒体记者纷纷大声提出问题。

    接下来还要参加官方举办的庆祝晚宴。

    西蒙没有再花费心思应付周围的记者,护着身边的珍妮特挤过人群坐上路边的轿车飞快离去。

    结束庆祝晚宴已经是深夜,第二天开始,更多关于《低俗》获得金棕榈大奖的媒体反响进一步扩散开来,西蒙这样一个二十岁就拿到金棕榈的获奖者,或许将来也很难再被打破记录的最年轻获奖者,引起的讨论和争议自然可想而知。

    历史从来都是属于胜利者的。

    就像原时空中1999年的那一届奥斯卡,获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奖项的《莎翁情史》承载了太多争议,但它终究是被记住的那一个,其他四部提名影片,除了斯皮尔伯格的《拯救大兵瑞恩》,都很难给观众留下太多印象。

    至于《低俗》的奖项,西蒙可以确定两点,影片本身的质量足够拥有获得这一奖项的资格,幕后也不会有任何买奖贿选之类的丑闻传出,那么,他手中的金棕榈就无可置疑。

    这就足够了。

    因为各种琐事继续在戛纳停留了一天,5月25日一大早,大家正在收拾行李准备离开,一辆商务轿车驶入豪宅,停在别墅门口。娜塔莎·金斯基依旧是那副漫不经心地模样,懒懒地下车,司机从车厢里卸下三只特大号行李箱就开车离开。

    作为主竞赛单元评委,电影节原本为娜塔莎·金斯基安排了酒店。

    现在,这份待遇显然已经结束,这其实也是女人在颁奖典礼舞台上强行向西蒙借房子的缘由。

    西蒙和珍妮特迎了出来,娜塔莎·金斯基看到珍妮特,稍微提起了一些精神和女人拥抱招呼,然后就瞄向西蒙,又瞅了瞅自己的几口大箱子。

    西蒙不为所动地假装看不懂女人的暗示。

    珍妮特笑着挽起娜塔莎·金斯基的手臂向别墅内走去,道:“走吧,等下我让尼尔帮你搬,你就住在我们的主卧室里好了。”

    西蒙跟在两女身后,进入客厅,珍妮弗和当初的房产代理人索菲亚·费西也过来和娜塔莎·金斯基打招呼。西蒙和珍妮特离开戛纳,房子还需要委托索菲亚·费西照看。

    娜塔莎·金斯基听到索菲亚·费西的自我介绍,很不客气地开口道:“费西女士,可以帮我请一位管家吗?还有厨师、女佣和司机。”

    索菲亚·费西不明就里,只是点头道:“当然没问题,金斯基女士,我明天就送一些备选名单过来,您可以亲自面试。还有其他需要吗?”

    “暂时没有了,”娜塔莎·金斯基摇摇头,很淡定地朝西蒙示意了下,补充道:“对了,账单记在维斯特洛身上。”

    索菲亚·费西愣了下,下意识瞄了眼珍妮特,然后又看向西蒙。

    西蒙感受着索菲亚·费西的暧昧眼神,有些自暴自弃地靠在沙发上,道:“必须都是女的。”

    索菲亚·费西抿嘴而笑,道:“没问题。”

    珍妮特和珍妮弗也笑着继续去收拾东西,娜塔莎·金斯基跟着离去。

    西蒙刚刚拿起一份今天的报纸,注意到索菲亚·费西还站在那里,不由打量了对方几眼。这位大概三十多岁女人味十足的房产代理人今天穿着白色的女士衬衫和黑色筒裙,脚上踩着矮高跟,显得非常养眼。

    注意到西蒙打量自己,索菲亚·费西站着没动,片刻后才道:“维斯特洛先生,还有问题吗?”

    西蒙放下报纸,直接问道:“索菲亚,你过去三年一共赚了多少钱?”

    索菲亚·费西想了想道:“税前的话,大概120万法郎。”

    “你结婚了吗?”

    索菲亚·费西也没有扭捏,道:“结过,又离了,有一对儿女,抚养权归我。”

    “那么,愿意来给我工作吗,我每年支付你120万法郎,”西蒙干脆放下报纸,望着女人道:“至于雇佣日期,直到你下一次结婚之前。”

    索菲亚·费西望着西蒙,道:“你打算让我做什么?”

    “管家,”西蒙道:“主要负责帮我打理欧洲的房产。”

    索菲亚·费西道:“维斯特洛先生,你在欧洲好像并没有太多房产。”

    “所以,你的另外一个任务是继续帮我购置房产,直到属于维斯特洛的物业遍布欧洲所有大城市。”

    索菲亚·费西目光中闪过一些讶然,道:“这要花很多钱。”

    西蒙道:“赚钱是我的事情。”

    索菲亚·费西想了下,道:“这样的话,维斯特洛先生,每年120万法郎是不够的,”

    西蒙耸耸肩,道:“想要更多,你需要先证明给我看。”

    索菲亚·费西没有过多迟疑,道:“我接下来该怎么做?”

    “自己拟一份雇佣合约给我,”西蒙掏出支票簿,很快签好一张支票递给索菲亚·费西,道:“这是你第一年的薪水,至于明年会是多少,看你的表现。你知道我要什么。你付出你的忠诚,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你欺骗我,我会让你一无所有。”

    索菲亚·费西接过支票小心收好,道:“你肯定不会失望的,维斯特洛先生。”

    西蒙点点头,朝楼上方向示意了下,道:“管家就不用了,以后你就是管家,帮我看好这里,也看好那个女人。”

    索菲亚·费西点头,道:“我明白。”

    西蒙又靠回沙发,拿起报纸,注意到女人依旧没有离开,问道:“还有问题吗?”

    “维斯特洛先生,你刚刚说,”索菲亚·费西略微迟疑了下,道:“雇佣期直到我的下一次婚姻之前。”

    西蒙耸耸肩,道:“是的,很明显,这算是男人的占有欲作怪。”

    “呵,维斯特洛先生,你可真够直白的。”

    “所以?”

    “我是一个正常女人,维斯特洛先生,我已经拥有了一个不错的交往对象,他是……”

    “同居也算。”

    “嗯?”

    “我是说,你打算和他长久同居,也算结婚。这样你的工作就要丢了。”

    索菲亚·费西抿了抿唇,道:“你可真是个专横的老板。”

    西蒙道:“显而易见,120万法郎的年薪不是那么好拿的,你也可以骗我。”

    “如果被发现了呢?”

    “我刚刚说过,我可能会花1200万法郎让你知道你不该骗我。”西蒙再次抬头,看了眼女人道:“所以,你还想要这份工作吗?”

    索菲亚·费西再次看了眼手中的支票,道:“这样的话,120万法郎,其实并不多。”

    120万法郎,按照此时的汇率大概是18万美元,相当于一家世界500强公司副总裁级别的年薪,八十年代,这种年薪级别绝对算是高收入者。

    西蒙注意到索菲亚·费西今天出现后言行举止间的明显暗示,再加上自己恰好需要,才会临时发出这份工作邀约,闻言道:“索菲亚,就像养猫一样,你不能总是把它们喂得太饱,这样猫咪才会对主人多一些依赖。”

    “维斯特洛先生,你认为女人是猫?”

    “是啊,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善变难驯的一种生物,我从不对你们期待太高,”西蒙点头,道:“所以,第一年只有120万法郎,不过,只要你让我满意,或许10年后,你能拿到1200万法郎,甚至是1200万美元。”

    “这算是许诺吗?”

    “算。”

    “我突然觉得,维斯特洛先生,按照你现在的花钱速度,十年后你可能支付不起这份报酬。”

    “这并不是问题,因为在那之前,你可能就已经果断离开了。”

    索菲亚·费西这次迟疑了下,才道:“我不会这么做。”

    “我很高兴能听到你这么说,但还是不能立刻给你加薪。”

    索菲亚·费西脸上露出知性的好看笑容,道:“如果我有一天想要辞职呢?”

    “你接下来可能要负责一笔非常庞大的资产,所以,提前六个月告诉我。”

    索菲亚·费西点头:“那么,维斯特洛先生,我没有问题了。”

    “但我还有一个问题,”西蒙再次打量了面前女人几眼,道:“我需要知道自己雇了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索菲亚·费西点头道:“我会准备一份简历给你。”

    “不,我是说,你有某些绝对不想让外人知道的过往吗?”

    索菲亚·费西想了想,摇头:“没有。”

    “既然这样,我会雇佣侦探公司做一份关于你的‘简历’,希望你不要介意。”

    索菲亚·费西道:“我非常介意。”

    西蒙道:“你可以叫停,我也只能说遗憾,但我必须确保自己雇佣的人没有暴力倾向、精神病史、犯罪记录等等。”

    索菲亚·费西眼神古怪地望着西蒙:“暴力倾向和精神病史?”

    西蒙愣了下,随即笑着摊摊手,道:“没错,这很可能也是一份非常危险的工作,你可以再仔细考虑一下,我离开戛纳前告诉我结果。”

    “维斯特洛先生,但你一个小时后就要离开。”

    “机会稍纵即逝啊。”

    索菲亚·费西犹豫片刻,还是道:“我会尽快拟出自己的雇佣合约。”

    西蒙打了个响指:“明智的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