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HBO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

    ^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西蒙和奥维茨的会面之后,巴里·莱文森被开除事件引起的舆论波澜虽然没有立刻消散,《雨人》的几位主创却都在媒体上偃旗息鼓。

    不过,这件事却并不会到此为止。

    《雨人》项目制作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坚持每周观看样片还是向剧组派驻会计师,乃至那份长达十多页的备忘录,西蒙都在尽可能地让这个项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几位主创却反其道而行,最后还扣给了西蒙一定大帽子,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西蒙的忍耐极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