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狩猎
    连续一周时间,西蒙都在一种非常充实的状态中度过。

    白天忙碌于蝙蝠侠的筹备事务,傍晚则要参与特意为他安排的各种派对酒会。

    除了世界上最年轻天才导演的名头之外,西蒙现在拥有的财富也足以让他引起整个澳洲上层的关注。再加上约翰斯顿家族的深厚人脉底蕴,周六那天雅拉河畔大宅里举办的盛大派对几乎邀请了澳洲所有的政商名流,澳大利亚现任总理和总督都特意出席。

    西蒙还意外地看到了同样发迹于墨尔本的默多克家族掌门人鲁伯特默多克,为了扩张新闻集团在美国的业务,这位报业大亨已经移民美国,但其实,新闻集团的控制权依旧掌握在其家族位于澳洲的控股公司手中。

    因为相互之间并不存在产业竞争,约翰斯顿家族同澳洲的几大传媒世家关系都非常不错。

    珍妮特还告诉西蒙,雷蒙德约翰斯顿原本想要在恰当时机把默多克这条人脉介绍给他,以帮助丹妮莉丝影业在好莱坞的发展,但西蒙的崛起太过迅速,这件事就变得不是那么重要。

    另一方面,作为在短短两年时间就创造了一系列奇迹的年轻人,西蒙的澳洲之行同样备受地方媒体关注。

    短短一星期时间,西蒙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到积累数十亿美元身家的崛起历程就完完全全被澳洲本土媒体梳理了一遍。

    恰好,西蒙赶来墨尔本的这一周,北美本土上映第八周的本能在经历了9月2日到9月8日完整一周放映后,单周票房再收506万美元,累计票房正式突破一亿美元大关,达到1亿零232万美元,成为丹妮莉丝娱乐今年出品的第三部北美票房破亿作品。

    哪怕是此前的1985年,北美全年票房突破1亿美元的影片也只有三部。

    因此,丹妮莉丝娱乐创造的票房奇迹同样成为媒体热议的焦点。由于新闻集团的缘故,本能在澳洲几乎实现了与北美的同期上映,因为进行了适当的删减和新闻集团在澳洲本土的强大传媒影响力,这部电影并没有引起北美那边的强烈争议。

    因为西蒙这位澳洲女婿的身份,这些日子,媒体上反而是倾向于称赞居多。

    此外。

    即将在墨尔本开拍的蝙蝠侠自然也成为媒体的密切关注对象。

    这部影片拿到的自由度极高的宽松退税政策很快被曝光出来,虽然大家都清楚这其中有着约翰斯顿家族影响力的存在,但墨尔本官方也非常坦然,在应对媒体时公开盛赞将蝙蝠侠这样一个拥有全球影响力的项目带入澳洲对本土电影产业的强力促进作用。

    以往总是会意见相左的本土几大传媒势力这次也都非常给面子地保持了统一口径,即使有一些杂音也完全无关大局。

    各种忙碌和应酬中,时间很快来到9月10日,周六。

    根据丹妮莉丝娱乐与四大电视网的协议安排,从9月11日周日开始,丹妮莉丝娱乐出品的四部真人秀节目,谁会成为百万富翁、幸存者、老大哥和比弗利娇妻将陆续在未来这一周内上线。

    具体的时间安排,abc的谁会成为百万富翁,从9月11日开始,每周三期,播放时间为周日、周二和周四。nbc的幸存者、fox的老大哥和cbs的比弗利娇妻都属于每周一期,播放日期分别为周一、周三和周三。周五和周六两天的电视剧冷门档期被特意跳过。

    由于此前长达五个多月的好莱坞编剧大罢工,今年秋季档的电视剧普遍要推迟到10份,因此,原本应该是争夺收视最激烈的黄金九月档,完全成了丹妮莉丝娱乐四部真人秀的天下。

    可以想见,只要四部真人秀中有一半能够大获成功,就足以严重打击美国编剧工会再次发起罢工的信心。再加上四大电视网为了拿到这四部真人秀都花费重金,因此在宣传推广上也不遗余力。

    墨尔本东北部的山林间。

    因为临海缘故,处在温带海洋性气候带的山林并不如内陆冬季那样枯败,反而依旧是绿意盎然。

    西蒙一大早就被雷蒙德约翰斯顿带到这边一起打猎,早就知道这是珍妮特父亲的一大爱好,也清楚这是老头子想要单独和自己谈谈,西蒙欣然一同前往。

    嘭

    完全属于约翰斯顿家私人狩猎场的山林间,一声枪响之后,几条猎犬狂吠着朝一头野猪奔去,西蒙和雷蒙德一人扛着一把老式猎枪在几位随从的簇拥下悠闲地朝那头倒下的野猪走去。

    “老大哥的名字来源于一本四十年代的科幻小说1984,故事讲述人类在1984年受到一个名叫老大哥的元首集权统治的故事。苹果公司当年还根据这本创作了非常有名的老大哥1984广告,一位女子将铁锤砸向正在播放老大哥演讲的大银幕,暗示苹果的不拘一格打破桎梏。丹妮莉丝娱乐制作的这部真人秀,核心则是展示选手之间是否能够获得老大哥一样的团队统御力,本质上,它更多还是在满足观众的窥视欲。”

    行走间,西蒙解释起丹妮莉丝娱乐即将推出的四部真人秀。

    “谁会成为百万富翁利用了人们的贪婪**,老大哥利用了人们的窥视**,真是绝妙,”雷蒙德约翰斯顿说着,望了望西蒙,突然道:“西蒙,你的**是什么?”

    西蒙想了想,笑着道:“雷,我现在已经拥有一切了。”

    雷蒙德约翰斯顿追问道:“满足了?”

    西蒙摇头,道:“不满足,但也没有某种强烈的**存在。”

    “这就是你的问题,”雷蒙德约翰斯顿道:“虽然只是相处这些日子,但我已经感受到了你的迷茫,你走得太顺,拥有太多,已经有些不知所措了。”

    西蒙沉默了下,还是微微点头,道:“我觉得,如果继续下去,我可能会碰到越来越多的麻烦,甚至是危险。”

    大家走到刚刚那头倒下的野猪旁,雷蒙德约翰斯顿眼看时间已经临近中午,就吩咐随从将野猪剥洗准备午餐,和西蒙一起选了一块空地坐下,道:“小子,你知道我们家是如何发迹的吗?”

    西蒙摇了摇头。

    雷蒙德约翰斯顿抬手朝四周示意了下,道:“这里原本是一片流放之地,约翰斯顿这个姓氏没有任何辉煌的历史,我的家族也没有什么贵族血统,坦白地说,我们就是一群罪犯的后代。这片土地经历了百年时间,太多人依旧渴求母国的认同,为了这一点不惜主动参加两次世界大战,有些人得到了一个爵士头衔就欣喜若狂,但约翰斯顿家族不这样,我们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但我们从不屈从自己的命运,我们只相信自己,只相信实力。弱者才会寻求认同,我们只想站在认同者的位置上。我的父亲为了将家族产业扩张到现在的程度,当年经历的苦难你完全无法想象,曾经只是为了把区区六十吨铁矿石从矿场运到码头,我父亲带着十二个工人与人火拼,死了五个人,他身上也留下两个弹孔,类似的事情不止发生过一次。后来,感受到英国对澳洲的限制,我父亲就联合大家暗中推动了这个国家的独力。因为不认可遗产税,我父亲暗中运作了七年,终于废掉了这项法律,这个过程中至少有六名高官议员死于车祸、心脏病,意外抢劫”

    西蒙听着这些雷蒙德约翰斯顿平日里绝对不会对外人透露的过往,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资本的累计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

    矿业资源开发更是如此,虽然这个行业对外总是起伏不定,好像很不赚钱的模样,但只要稍微有些常识的人都明白这一产业中蕴含的暴利。

    雷蒙德约翰斯顿明显陷入了忆地叙说着,很快又转向西蒙,道:“小子,相比起来,你的成功简直太轻而易举了。但同时,你其实也已经跳出了某种界限,成为这个世界的玩家,而不再是棋子。你要明白一点,玩家其实是非常珍视自己的,因为我们是游戏的操纵者,大部分时候,我们根本不必亲自上阵,有太多旗子供我们驱使,即使要抛弃,牺牲的也只会是棋子。因此,玩家之间,只要你遵守某些游戏规则,你就完全不必有所畏惧。如果你比对手更强大,你只会被别人畏惧。”

    西蒙若有所悟,又想起前些日子产生的某个念头,不由低声道:“人类创造规则,人类操控规则,人类破坏规则。”

    雷蒙德约翰斯顿听到西蒙的话,摇头道:“强者操控规则,弱智顺应规则,小子,你可以用自己的实力推动创造对自己有利的新规则,然后让别人来遵守,但不要故意去破坏既定的规则,这样才能把游戏长久地玩下去。相反,在棋盘上故意破坏规则,对手可能就真的要对你挥拳相向了。”

    西蒙认真地点点头,想到什么,嘴角露出微笑,道:“我突然觉得,珍妮特的祖父一定非常喜欢他这个孙女。”

    珍妮特性格中某种完全可以不顾一切地特质与雷蒙德约翰斯顿刚刚叙述中当年尼古拉斯约翰斯顿真是太像了。

    雷蒙德约翰斯顿愣了下,笑起来,道:“当然,我很崇拜自己的父亲,因此也非常喜欢珍妮的性子,如果不是这妮子没有心思打理家族事务,我肯定会把她培养成约翰斯顿家族的接班人。所以,好好对她吧,将来她肯定能帮到你的。”

    西蒙郑重地点点头,道:“我会的。”

    雷蒙德约翰斯顿说完,起身道:“那么,走吧,我们亲自去准备午餐,这种事情还是亲自来做最有意思,或许可以再去打几只兔子。对了,你知道当年澳洲兔子泛滥成灾的事情吗?你在低俗小说里启用的那个姑娘,妮可基德曼,她曾祖父西德尼基德曼当年可是对此印象深刻,哈哈。”

    西蒙和雷蒙德约翰斯顿谈论珍妮特时,珍妮特恰好抵达墨尔本市中心的一处高层公寓。本来想要带男朋友一起过来,可惜西蒙被父亲拉去打猎,只好作罢。

    熟门熟路地乘坐私人电梯来到一套顶层公寓门前,珍妮特胡乱按了几下门铃,还是没人开门,于是就掏出钥匙开门自己走了进去。

    眼前是一套非常干净简洁的公寓,纯白色调的装修,位于三十二层公寓楼的最顶层,珍妮特抽了抽鼻子,感受着周围淡淡的女人香味,突然觉得,自己小姑姑这一点倒是和某个家伙很像。

    这是维罗妮卡约翰斯顿的公寓。

    听到小姑姑从西澳来,珍妮特就兴冲冲地跑了过来,可惜某个工作狂还没有来。

    完全像是到自己家一般,珍妮特脱掉鞋子,赤着脚在别墅里走来走去,给自己冲了一壶咖啡,打开客厅里的电视,凑到落地玻璃窗前欣赏了一会儿脚下的城市景色,小猫一样游荡到卧室里在大床上翻滚一番,不知不觉来到房。

    房里依旧带着即使是珍妮特都感到非常舒服的某种女人气息,架上填满了各种经管类籍。

    踮着脚来到桌后,珍妮特刚要坐到办公椅上,却发现桌面上摊开着一本。

    疑惑地拿起来,这是一本法语小说。

    珍妮特是学过一点法语的,因此立刻认出了的名字,基督山伯爵。

    顿时大感奇怪,冰山怎么会对大仲马的小说感兴趣了?

    嗯,基督山伯爵,好像是讲复仇的故事。

    她要向谁复仇?

    这么想着,拿起本坐在椅子上胡乱翻了一会儿,珍妮特很快就又没了兴致,抓起桌上的电话啪啪啪地播了一串号码,接通之后道:“喂,冰山我在你家里,中午一起吃饭啊没时间,唔,你连吃饭都没时间见什么客户,我陪你一起去见啊,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一个人?是啊,哦,你是说西蒙,他被老头子拉去打猎了说起来,晚上有空吗,我和西蒙请你吃饭放心啦,不是在我们家,我知道你怕爸爸念叨你,在你这里好不好不要这样嘛过几天,过几天我和西蒙就要洛杉矶了喂,嗯,冰山?维妮?维罗妮卡?”

    听着话筒里嘟嘟的忙音,珍妮特苦恼地皱了皱眉,只得有些无奈地放下话筒。

    很古怪啊。

    脑海中产生这个念头,珍妮特小脑瓜习惯性地转了半圈,虽然还是不明就里,却也懒得再去多想。

    只是却没有放弃拉自己男朋友在小姑姑面前炫耀一番的念头。

    哼哼。

    就不信你这几天不家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