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胜利者不受指责
    艾拉·多伊奇曼有些沉默,在好莱坞混迹这么多年,他怎么可能不懂西蒙所说的道理。

    但人就是这样,懂得一种道理,却并不意味着能够做到。

    作为一个西北大学的名校毕业生,艾拉·多伊奇曼在好莱坞大部分人面前都有着一种学历上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也在不知不觉中束缚着他的行为模式,让他时刻不忘为此一位知识分子的体面。因此,虽然很清楚炒作观众喜闻乐见的元素能让影片获得更高票房,艾拉·多伊奇曼却一直从心底抗拒这么做。

    侍应生此时恰好将午餐送上来,西蒙等待片刻,待侍应生再次离开,才问多伊奇曼道:“所以,你还想要这份工作吗?”

    艾拉·多伊奇曼迟疑了下,还是问道:“西蒙,这样纯粹地追求一部电影的商业利益,真的正确吗?”

    “很多特立独行的电影人总会说我不是为了赚钱拍电影的之类。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既然选择了电影,他们注定有着比普通人更强的表现欲,他们骨子里绝对希望更多人能够看到自己的影片,”西蒙望着艾拉·多伊奇曼,缓缓道:“作为一位电影发行人,想方设法让更多人看到影片就是你的本职工作,这既是对电影人负责,也是对投资人负责,无关正确与否。一部讲述人生真谛的影片,你用‘性’来做宣传噱头,影片导演或许会因此非常生气,但当这部原本只有几百万美元票房潜力的影片卖出了1000万、2000万甚至更多,还拿到了奥斯卡,那么,事后你会发现他不但不会再怪罪你,反而期待继续与你合作。艾拉,只有胜利者才是永远正确的,胜利者不受指责。”

    艾拉·多伊奇曼听西蒙说完这番话,表情略微变幻片刻,随后还是诚恳道:“西蒙,我需要坦白,会面之前,我非常非常希望能够获得这份工作。但现在,我发现你对我可能掌管的那家公司有着远超我想象的期待,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好。”

    西蒙脸上露出微笑,道:“其实我也不确定,艾拉,我之所以选择你,主要是因为你的各方面条件都恰到好处。你今年只有35岁,不会像那些五六十岁的老头子一样完全失去可塑性,同时也比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更具行业经验。不过,一旦入职,你只有一年时间。”

    艾拉·多伊奇曼疑惑道:“一年时间?”

    西蒙点头,道:“没错,即使你愿意接受这份工作,你也需要经过一年时间的考察期。这一年内,我会完全盯着高门影业的运作,亲自督促你转变以往传统保守的经营思维。一年之后,如果你的工作成果能够让我满意,我们才会签署一份正式的长期合约。”

    艾拉·多伊奇曼敏锐地捕捉到了西蒙话语中的另外一层含义:“西蒙,你的意思是,高门影业完全独立运作,我只向你个人负责,并不需要接受帕斯卡尔女士的领导?”

    “是的,而且高门影业的独力性比你想象的还要高。丹妮莉丝影业和新世界影业的制作和发行部门是分开的,但高门影业却会拥有一个完全独力的电影制作发行系统,除了财务方面需要接受母公司的监管,其他方面,你将会拥有非常大的自主权。当然,前提是你需要先通过一年时间的考验。”

    ……

    ……

    艾拉·多伊奇曼有些沉默,在好莱坞混迹这么多年,他怎么可能不懂西蒙所说的道理。

    但人就是这样,懂得一种道理,却并不意味着能够做到。

    作为一个西北大学的名校毕业生,艾拉·多伊奇曼在好莱坞大部分人面前都有着一种学历上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也在不知不觉中束缚着他的行为模式,让他时刻不忘为此一位知识分子的体面。因此,虽然很清楚炒作观众喜闻乐见的元素能让影片获得更高票房,艾拉·多伊奇曼却一直从心底抗拒这么做。

    侍应生此时恰好将午餐送上来,西蒙等待片刻,待侍应生再次离开,才问多伊奇曼道:“所以,你还想要这份工作吗?”

    艾拉·多伊奇曼迟疑了下,还是问道:“西蒙,这样纯粹地追求一部电影的商业利益,真的正确吗?”

    “很多特立独行的电影人总会说我不是为了赚钱拍电影的之类。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既然选择了电影,他们注定有着比普通人更强的表现欲,他们骨子里绝对希望更多人能够看到自己的影片,”西蒙望着艾拉·多伊奇曼,缓缓道:“作为一位电影发行人,想方设法让更多人看到影片就是你的本职工作,这既是对电影人负责,也是对投资人负责,无关正确与否。一部讲述人生真谛的影片,你用‘性’来做宣传噱头,影片导演或许会因此非常生气,但当这部原本只有几百万美元票房潜力的影片卖出了1000万、2000万甚至更多,还拿到了奥斯卡,那么,事后你会发现他不但不会再怪罪你,反而期待继续与你合作。艾拉,只有胜利者才是永远正确的,胜利者不受指责。”

    艾拉·多伊奇曼听西蒙说完这番话,表情略微变幻片刻,随后还是诚恳道:“西蒙,我需要坦白,会面之前,我非常非常希望能够获得这份工作。但现在,我发现你对我可能掌管的那家公司有着远超我想象的期待,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好。”

    西蒙脸上露出微笑,道:“其实我也不确定,艾拉,我之所以选择你,主要是因为你的各方面条件都恰到好处。你今年只有35岁,不会像那些五六十岁的老头子一样完全失去可塑性,同时也比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更具行业经验。不过,一旦入职,你只有一年时间。”

    艾拉·多伊奇曼疑惑道:“一年时间?”

    西蒙点头,道:“没错,即使你愿意接受这份工作,你也需要经过一年时间的考察期。这一年内,我会完全盯着高门影业的运作,亲自督促你转变以往传统保守的经营思维。一年之后,如果你的工作成果能够让我满意,我们才会签署一份正式的长期合约。”

    艾拉·多伊奇曼敏锐地捕捉到了西蒙话语中的另外一层含义:“西蒙,你的意思是,高门影业完全独立运作,我只向你个人负责,并不需要接受帕斯卡尔女士的领导?”

    “是的,而且高门影业的独力性比你想象的还要高。丹妮莉丝影业和新世界影业的制作和发行部门是分开的,但高门影业却会拥有一个完全独力的电影制作发行系统,除了财务方面需要接受母公司的监,其他方面,你将会拥有非常大的自主权。当然,前提是你需要先通过一年时间的考验。”

    艾拉·多伊奇曼有些沉默,在好莱坞混迹这么多年,他怎么可能不懂西蒙所说的道理。

    但人就是这样,懂得一种道理,却并不意味着能够做到。

    作为一个西北大学的名校毕业生,艾拉·多伊奇曼好莱坞大部分人面前都有着一种学历上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也在不知不觉中束缚着他的行为模式,让他时刻不忘为此一位知识分子的体面。因此,虽然很清楚炒作观众喜闻乐见的元素能让影片获得更高票房,艾拉·多伊奇曼却一直从心底抗拒这么做。

    侍应生此时恰好将午餐送上来,西蒙等待片刻,待侍应生再次离开,才问多伊奇曼道:“所以,你还想要这份工作吗?”

    艾拉·多伊奇曼迟疑了下,还是问道:“西蒙,这样纯粹地追求一部电影的商业利益,真的正确吗?”

    “很多特立独行的电影人总会说我不是为了赚钱拍电影的之类。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既然选择了电影,他们注定有着比普通人更强的表现欲,他们骨子里绝对希望更多人能够看到自己的影片,”西蒙望着艾拉·多伊奇曼,缓缓道:“作为一位电影发行人,想方设法让更多人看到影片就是你的本职工作,这既是对电影人负责,也是对投资人负责,无关正确与否。一部讲述人生真谛的影片,你用‘性’来做宣传噱头,影片导演或许会因此非常生气,但当这部原本只有几百万美元票房潜力的影片卖出了1000万、2000万甚至更多,还拿到了奥斯卡,那么,事后你会发现他不但不会再怪罪你,反而期待继续与你合作。艾拉,只有胜利者才是永远正确的,胜利者不受指责。”

    艾拉·多伊奇曼听西蒙说完这番话,表情略微变幻片刻,随后还是诚恳道:“西蒙,我需要坦白,会面之前,我非常非常希望能够获得这份工作。但现在,我发现你对我可能掌管的那家公司有着远超我想象的期待,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好。”

    西蒙脸上露出微笑,道:“其实我也不确定,艾拉,我之所以选择你,主要是因为你的各方面条件都恰到好处。你今年只有35岁,不会像那些五六十岁的老头子一样完全失去可塑性,同时也比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更具行业经验。不过,一旦入职,你只有一年时间。”

    艾拉·多伊奇曼疑惑道:“一年时间?”

    西蒙点头,道:“没错,即使你愿意接受这份工作,也需要经过一年时间的考察期。这一年内,我会完全盯着高门影业的运作,亲自督促你转变以往传统保守的经营思维。一年之后,如果你的工作成果能够让我满意,我们才会签署一份正式的长期合约。”

    艾拉·多伊奇曼敏锐地捕捉到了西蒙话语中的另外一层含义:“西蒙,你的意思是,高门影业完全独立运作,我只向你个人负责,并不需要接受帕斯卡尔女士的领导?”

    “是的,而且高门影业的独力性比你想象的还要高。丹妮莉丝影业和新世界影业的制作和发行部门是分开的,但高门影业却会拥有一个完全独力的电影制作发行系统,除了财务方面需要接受母公司的监管,其他方面,你将会拥有非常大的自主权。当然,前提是你需要先通过一年时间的考验。”

    艾拉·多伊奇曼有些沉默,在好莱坞混迹这么多年,他怎么可能不懂西蒙所说的道理。

    作为一个西北大学的名校毕业生,艾拉·多伊奇曼在好莱坞大部分人面前都有着一种学历上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也在不知不觉中束缚着他的行为模式,让他时刻不忘为此一位知识分子的体面。因此,虽然很清楚炒作观众喜闻乐见的元素能让影片获得更高票房,艾拉·多伊奇曼却一直从心底抗拒这么做。

    侍应生此时恰好将午餐送上来,西蒙等待片刻,待侍应生再次离开,才问多伊奇曼道:“所以,你还想要这份工作吗?”

    艾拉·多伊奇曼迟疑了下,还是问道:“西蒙,这样纯粹地追求一部电影的商业利益,真的正确吗?”

    “很多特立独行的电影人总会说我不是为了赚钱拍电影的之类。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既然选择了电影,他们注定有着比普通人更强的表现欲,他们骨子里绝对希望更多人能够看到自己的影片,”西蒙望着艾拉·多伊奇曼,缓缓道:“作为一位电影发行人,想方设法让更多人看到影片就是你的本职工作,这既是对电影人负责,也是对投资人负责,无关正确与否。一部讲述人生真谛的影片,你用‘性’来做宣传噱头,影片导演或许会因此非常生气,但当这部原本只有几百万美元票房潜力的影片卖出了1000万、2000万甚至更多,还拿到了奥斯卡,那么,事后你会发现他不但不会再怪罪你,反而期待继续与你合作。艾拉,只有胜利者才是永远正确的,胜利者不受指责。”

    艾拉·多伊奇曼听西蒙说完这番话,表情略微变幻片刻,随后还是诚恳道:“西蒙,我需要坦白,会面之前,我非常非常希望能够获得这份工作。但现在,我发现你对我可能掌管的那家公司有着远超我想象的期待,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