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大选
    ,精彩小说免费!

    西蒙向罗伯特·雷姆交代一番,打发对方去主持《钢木兰花》的宣发会议,自己找了一间小会议室等待那边讨论结束和一些高管谈一些事情。

    独自在会议桌旁坐下,只是片刻后,西蒙正翻看一份《钢木兰花》的媒体反馈材料,房门就被敲响,一位短发女郎探头进来,却是茱莉亚·罗伯茨。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茱莉亚见西蒙只是朝她微笑了下,就大胆的推门进来。

    只是,和上门,她站在原地顿时又有些拘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喊了一句:“维斯特洛先生。”

    ……

    ……

    西蒙向罗伯特·雷姆交代一番,打发对方去主持《钢木兰花》的宣发会议,自己找了一间小会议室等待那边讨论结束和一些高管谈一些事情。

    独自在会议桌旁坐下,只是片刻后,西蒙正翻看一份《钢木兰花》的媒体反馈材料,房门就被敲响,一位短发女郎探头进来,却是茱莉亚·罗伯茨。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茱莉亚见西蒙只是朝她微笑了下,就大胆的推门进来。

    只是,和上门,她站在原地顿时又有些拘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喊了一句:“维斯特洛先生。”

    西蒙向罗伯特·雷姆交代一番,打发对方去主持《钢木兰花》的宣发会议,自己找了一间小会议室等待那边讨论结束和一些高管谈一些事情。

    独自在会议桌旁坐下,只是片刻后,西蒙正翻看一份《钢木兰花》的媒体反馈材料,房门就被敲响,一位短发女郎探头进来,却是茱莉亚·罗伯茨。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茱莉亚见西蒙只是朝她微笑了下,就大胆的推门进来。

    只是,和上门,她站在原地顿时又有些拘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喊了一句:“维斯特洛先生。”

    西蒙向罗伯特·雷姆交代一番,打发对方去主持《钢木兰花》的宣发会议,自己找了一间小会议室等待那边讨论结束和一些高管谈一些事情。

    独自在会议桌旁坐下,只是片刻后,西蒙正翻看一份《钢木兰花》的媒体反馈材料,房门就被敲响,一位短发女郎探头进来,却是茱莉亚·罗伯茨。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茱莉亚见西蒙只是朝她微笑了下,就大胆的推门进来。

    只是,和上门,她站在原地顿时又有些拘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喊了一句:“维斯特洛先生。”

    西蒙向罗伯特·雷姆交代一番,打发对方去主持《钢木兰花》的宣发会议,自己找了一间小会议室等待那边讨论结束和一些高管谈一些事情。

    独自在会议桌旁坐下,只是片刻后,西蒙正翻看一份《钢木兰花》的媒体反馈材料,房门就被敲响,一位短发女郎探头进来,却是茱莉亚·罗伯茨。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茱莉亚见西蒙只是朝她微笑了下,就大胆的推门进来。

    只是,和上门,她站在原地顿时又有些拘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喊了一句:“维斯特洛先生。”

    西蒙向罗伯特·雷姆交代一番,打发对方去主持《钢木兰花》的宣发会议,自己找了一间小会议室等待那边讨论结束和一些高管谈一些事情。

    独自在会议桌旁坐下,只是片刻后,西蒙正翻看一份《钢木兰花》的媒体反馈材料,房门就被敲响,一位短发女郎探头进来,却是茱莉亚·罗伯茨。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茱莉亚见西蒙只是朝她微笑了下,就大胆的推门进来。

    只是,和上门,她站在原地顿时又有些拘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喊了一句:“维斯特洛先生。”

    西蒙向罗伯特·雷姆交代一番,打发对方去主持《钢木兰花》的宣发会议,自己找了一间小会议室等待那边讨论结束和一些高管谈一些事情。

    独自在会议桌旁坐下,只是片刻后,西蒙正翻看一份《钢木兰花》的媒体反馈材料,房门就被敲响,一位短发女郎探头进来,却是茱莉亚·罗伯茨。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茱莉亚见西蒙只是朝她微笑了下,就大胆的推门进来。

    只是,和上门,她站在原地顿时又有些拘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喊了一句:“维斯特洛先生。”

    西蒙向罗伯特·雷姆交代一番,打发对方去主持《钢木兰花》的宣发会议,自己找了一间小会议室等待那边讨论结束和一些高管谈一些事情。

    独自在会议桌旁坐下,只是片刻后,西蒙正翻看一份《钢木兰花》的媒体反馈材料,房门就被敲响,一位短发女郎探头进来,却是茱莉亚·罗伯茨。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茱莉亚见西蒙只是朝她微笑了下,就大胆的推门进来。

    只是,和上门,她站在原地顿时又有些拘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喊了一句:“维斯特洛先生。”

    西蒙向罗伯特·雷姆交代一番,打发对方去主持《钢木兰花》的宣发会议,自己找了一间小会议室等待那边讨论结束和一些高管谈一些事情。

    独自在会议桌旁坐下,只是片刻后,西蒙正翻看一份《钢木兰花》的媒体反馈材料,房门就被敲响,一位短发女郎探头进来,却是茱莉亚·罗伯茨。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茱莉亚见西蒙只是朝她微笑了下,就大胆的推门进来。

    只是,和上门,她站在原地顿时又有些拘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喊了一句:“维斯特洛先生。”

    西蒙向罗伯特·雷姆交代一番,打发对方去主持《钢木兰花》的宣发会议,自己找了一间小会议室等待那边讨论结束和一些高管谈一些事情。

    独自在会议桌旁坐下,只是片刻后,西蒙正翻看一份《钢木兰花》的媒体反馈材料,房门就被敲响,一位短发女郎探头进来,却是茱莉亚·罗伯茨。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茱莉亚见西蒙只是朝她微笑了下,就大胆的推门进来。

    只是,和上门,她站在原地顿时又有些拘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喊了一句:“维斯特洛先生。”

    西蒙向罗伯特·雷姆交代一番,打发对方去主持《钢木兰花》的宣发会议,自己找了一间小会议室等待那边讨论结束和一些高管谈一些事情。

    独自在会议桌旁坐下,只是片刻后,西蒙正翻看一份《钢木兰花》的媒体反馈材料,房门就被敲响,一位短发女郎探头进来,却是茱莉亚·罗伯茨。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茱莉亚见西蒙只是朝她微笑了下,就大胆的推门进来。

    只是,和上门,她站在原地顿时又有些拘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喊了一句:“维斯特洛先生。”

    西蒙向罗伯特·雷姆交代一番,打发对方去主持《钢木兰花》的宣发会议,自己找了一间小会议室等待那边讨论结束和一些高管谈一些事情。

    独自在会议桌旁坐下,只是片刻后,西蒙正翻看一份《钢木兰花》的媒体反馈材料,房门就被敲响,一位短发女郎探头进来,却是茱莉亚·罗伯茨。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茱莉亚见西蒙只是朝她微笑了下,就大胆的推门进来。

    只是,和上门,她站在原地顿时又有些拘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喊了一句:“维斯特洛先生。”

    西蒙向罗伯特·雷姆交代一番,打发对方去主持《钢木兰花》的宣发会议,自己找了一间小会议室等待那边讨论结束和一些高管谈一些事情。

    独自在会议桌旁坐下,只是片刻后,西蒙正翻看一份《钢木兰花》的媒体反馈材料,房门就被敲响,一位短发女郎探头进来,却是茱莉亚·罗伯茨。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茱莉亚见西蒙只是朝她微笑了下,就大胆的推门进来。

    只是,和上门,她站在原地顿时又有些拘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喊了一句:“维斯特洛先生。”

    西蒙向罗伯特·雷姆交代一番,打发对方去主持《钢木兰花》的宣发会议,自己找了一间小会议室等待那边讨论结束和一些高管谈一些事情。

    独自在会议桌旁坐下,只是片刻后,西蒙正翻看一份《钢木兰花》的媒体反馈材料,房门就被敲响,一位短发女郎探头进来,却是茱莉亚·罗伯茨。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茱莉亚见西蒙只是朝她微笑了下,就大胆的推门进来。

    只是,和上门,她站在原地顿时又有些拘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喊了一句:“维斯特洛先生。”

    西蒙向罗伯特·雷姆交代一番,打发对方去主持《钢木兰花》的宣发会议,自己找了一间小会议室等待那边讨论结束和一些高管谈一些事情。

    独自在会议桌旁坐下,只是片刻后,西蒙正翻看一份《钢木兰花》的媒体反馈材料,房门就被敲响,一位短发女郎探头进来,却是茱莉亚·罗伯茨。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茱莉亚见西蒙只是朝她微笑了下,就大胆的推门进来。

    只是,和上门,她站在原地顿时又有些拘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喊了一句:“维斯特洛先生。”

    西蒙向罗伯特·雷姆交代一番,打发对方去主持《钢木兰花》的宣发会议,自己找了一间小会议室等待那边讨论结束和一些高管谈一些事情。

    独自在会议桌旁坐下,只是片刻后,西蒙正翻看一份《钢木兰花》的媒体反馈材料,房门就被敲响,一位短发女郎探头进来,却是茱莉亚·罗伯茨。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茱莉亚见西蒙只是朝她微笑了下,就大胆的推门进来。

    只是,和上门,她站在原地顿时又有些拘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喊了一句:“维斯特洛先生。”

    西蒙向罗伯特·雷姆交代一番,打发对方去主持《钢木兰花》的宣发会议,自己找了一间小会议室等待那边讨论结束和一些高管谈一些事情。

    独自在会议桌旁坐下,只是片刻后,西蒙正翻看一份《钢木兰花》的媒体反馈材料,房门就被敲响,一位短发女郎探头进来,却是茱莉亚·罗伯茨。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茱莉亚见西蒙只是朝她微笑了下,就大胆的推门进来。

    只是,和上门,她站在原地顿时又有些拘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喊了一句:“维斯特洛先生。”

    西蒙向罗伯特·雷姆交代一番,打发对方去主持《钢木兰花》的宣发会议,自己找了一间小会议室等待那边讨论结束和一些高管谈一些事情。

    独自在会议桌旁坐下,只是片刻后,西蒙正翻看一份《钢木兰花》的媒体反馈材料,房门就被敲响,一位短发女郎探头进来,却是茱莉亚·罗伯茨。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茱莉亚见西蒙只是朝她微笑了下,就大胆的推门进来。

    只是,和上门,她站在原地顿时又有些拘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喊了一句:“维斯特洛先生。”

    西蒙向罗伯特·雷姆交代一番,打发对方去主持《钢木兰花》的宣发会议,自己找了一间小会议室等待那边讨论结束和一些高管谈一些事情。

    独自在会议桌旁坐下,只是片刻后,西蒙正翻看一份《钢木兰花》的媒体反馈材料,房门就被敲响,一位短发女郎探头进来,却是茱莉亚·罗伯茨。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茱莉亚见西蒙只是朝她微笑了下,就大胆的推门进来。

    只是,和上门,她站在原地顿时又有些拘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喊了一句:“维斯特洛先生。”

    西蒙向罗伯特·雷姆交代一番,打发对方去主持《钢木兰花》的宣发会议,自己找了一间小会议室等待那边讨论结束和一些高管谈一些事情。

    独自在会议桌旁坐下,只是片刻后,西蒙正翻看一份《钢木兰花》的媒体反馈材料,房门就被敲响,一位短发女郎探头进来,却是茱莉亚·罗伯茨。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茱莉亚见西蒙只是朝她微笑了下,就大胆的推门进来。

    西蒙向罗伯特·雷姆交代一番,打发对方去主持《钢木兰花》的宣发会议,自己找了一间小会议室等待那边讨论结束和一些高管谈一些事情。

    独自在会议桌旁坐下,只是片刻后,西蒙正翻看一份《钢木兰花》的媒体反馈材料,房门就被敲响,一位短发女郎探头进来,却是茱莉亚·罗伯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