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梅丽珊卓
    ,精彩小说免费!

    “西蒙,我不明白,为什么还要继续贷款呢?”书房内,索菲亚·费西听到西蒙将继续通过贷款方式收购古驰公司股份,很是不解道:“丹妮莉丝娱乐去年应该赚了很大一笔钱吧?”

    贷款是需要成本的。

    1亿美元贷款本金,看似只有四五个百分点的年利率,多年累积下来也是数千万美元的利息。

    而且,选择贷款,肯定还需要与银行进行接触,这也需要时间。

    索菲亚已经在收购拉图酒庄股份的事情上失败了一次,她可不想在古驰上再出意外。

    西蒙大致明白索菲亚的心思,道:“丹妮莉丝娱乐的盈利我还有其他用处,不能给你。你刚刚在电话里也听到了,丹妮莉丝娱乐最近正在筹集另外一笔贷款,你明天就可以回洛杉矶,和艾米她们讨论直接提高贷款金额即可,就按照2.5亿美元来算吧,银行方面问题不大,也不会浪费太多时间。”

    索菲亚点点头,注意力却被西蒙话语里的那句‘其他用途’吸引。

    只是,她很聪明的没有多问。

    讨论到这里,事情也谈的差不多,时间已经是深夜。

    珍妮弗一直守在书房里,索菲亚知道自己和这小男人今晚不太可能发生什么,正要告辞回房间,突然又想起一件事,问道:“西蒙,我差点忘了,公司名字呢?”

    既然要打造一个综合性的奢侈品集团,这家公司肯定需要一个全新的名字。

    刚刚的讨论中,新公司将会在瑞士注册。

    瑞士也是众所周知的‘避税天堂’之一,而且同时与法国和意大利接壤,这三国恰好又是欧洲奢侈品牌最集中的国家。

    西蒙只是想了下,拿过桌面上的便签纸飞快写下一个单词递给索菲亚,道:“就她吧。”

    索菲亚接过便签纸看了眼,上面是一个有些长的单词:melisandre。

    “梅丽珊卓,”索菲亚轻轻念了一遍,抬头问道:“西蒙,这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西蒙嘴角带着一些莫名的笑意,道:“是啊。”

    《权力的游戏》中的女性角色,‘红袍女’梅丽珊卓给西蒙的印象还是非常深刻的。丹妮莉丝已经被用过,‘二丫’‘三傻’之类的肯定不予考虑,瑟曦女王先留着,那就只有梅丽珊卓了。

    索菲亚自然不可能知道这些,却也很快联想到了丹妮莉丝娱乐,道:“丹妮莉丝,梅丽珊卓。西蒙,你似乎很喜欢用这种偏向古典的女人名字来命名公司?”

    西蒙开玩笑道:“这样会显得我比较有深度。”

    索菲亚终于还是忍不住朝他翻了个白眼,想了想又道:“只是,这个名字有些长,可能不容易被人记住?”

    “作为一家奢侈品集团的控股母公司,当然是存在感越低越好。我们需要凸显的是‘古驰’之类的品牌,至于母公司的名字,被人忘记了也无所谓。”

    索菲亚想想也是这种道理,于是认真地把便签纸装进自己挎包里,起身道:“既然这样,今天就到这里吧。”

    “你的房间安排好了吗?”

    索菲亚看了眼角落沙发上同样起身的珍妮弗,笑着道:“当然,我到这边之前珍妮就已经帮我准备好房间了。”

    原本想要装作若无其事来着,听索菲亚提起自己,珍妮弗脸色到底还是红润了几分,眼神也躲闪着不敢看西蒙。

    西蒙只是说笑着送索菲亚来到客厅,珍妮弗也亦步亦趋地跟在两人身后。

    “那么,晚安,老板。”

    打开门,索菲亚不知不觉又换了称呼。瞟了眼还躲在西蒙身后的珍妮弗,到底动了一些女人心思,主动上前,微微踮脚搂住西蒙在男人脸颊上贴了贴,这才出门离开。

    西蒙还没来得及仔细回味刚刚接触间女人脸颊的滑腻触感,见珍妮弗垂着小脑袋就要溜出去,随手捉住,另外一只手果断关上了房门。

    被男人搂住腰肢,珍妮弗两只手撑在男人胸口,努力不让自己贴在他身上,依旧垂着脑袋有些语无伦次道:“我,你,已经,很晚了,你,明天,还要早起。”

    西蒙看了下手腕上那只百达翡丽,已经是凌晨12点35分。

    虽然已经有着不止一次的亲密接触,但他到现在都还没有把珍妮弗吃掉,眼下的时间和氛围显然也不适合这么做。

    不过,西蒙却也没有放珍妮弗离开,稍一矮身就将女助理抱起来朝卧室走去,望着怀中闭上眼睛脸蛋已经变成红苹果的女孩,道:“暂时先放过你,但作为惩罚,今晚做我的抱枕吧。”

    温香在怀,对于舒缓日常工作的疲惫还是非常有效的。

    西蒙第二天六点钟就醒了过来,虽然只休息了五个多小时,但依旧精神抖擞。

    珍妮弗的房间其实就在西蒙隔壁,剧组里大概也没有几个人不清楚她和西蒙之间的关系。不过,珍妮弗早上还是掩耳盗铃地溜去自己房间磨蹭了好一会儿,才下楼和西蒙一起吃早餐。

    为了遮掩脸颊上的红晕,今天少有地没有扎马尾,一头金发很慵懒地披散着。坐在客厅里,自以为可以掩饰什么,却很快发现这样似乎更加引人注目。

    羞赧之下自然是要迁怒的,目标就在对面,嘴角还带着坏笑。

    真可恶。

    小口地吃了一会儿他帮自己喊的沙拉,片刻后终于小声道:“你,以后不能这样,珍妮会生气的。”

    他似乎很好说话,点头:“嗯。”

    然后觉得,这样就可以了。

    于是换了个话题,有些不太经过大脑地问道:“那笔钱,你到底打算做什么啊?”

    这里的‘那笔钱’自然是指丹妮莉丝娱乐去年的盈利。

    虽然详细的财务数据还在统计当中,她却是知道,丹妮莉丝娱乐已经将2亿美元现金转进了维斯特洛公司账户。

    2亿美元转出,丝毫没有影响到丹妮莉丝娱乐的运营,由此可见这家公司去年的盈利是多么丰厚,也难怪现在整个好莱坞都对丹妮莉丝娱乐到底赚了多少钱充满了好奇。

    因为一直跟在西蒙身边,珍妮弗是大概知道盈利数字的。

    2亿美元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洛杉矶那边的财务审计过后,留足了丹妮莉丝娱乐的运营资金,剩余部分还会转去维斯特洛公司账户。

    珍妮弗好奇的是,西蒙究竟打算用这笔钱做什么。

    难道像两年前股灾中的那样?

    大家又不傻。

    丹妮莉丝娱乐明明资金充足,却坚持通过贷款入股百视达,接下来还要贷款收购古驰股份。

    那么,有些事情就不难推测了。

    或许,现在很多人都在暗中密切关注西蒙·维斯特洛会不会又有大动作吧?

    知道这个问题不太合适,平日里珍妮弗是不会问出来的。此时脱口而出就有些后悔,连忙补充道:“你不说也没关系。”

    西蒙听到珍妮弗的这个问题,心里就有些无奈。

    倒不是针对女助理,而是,他也逐渐意识到现在肯定有很多人在盯着自己。甚至,自从一年多以前他在股指期货市场上的那次运作之后,应该就一直有人在持续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毕竟,如果能够从他身上得到一次类似于87年股灾那样的机会,那可是真正的一夜暴富。

    然而,这样的机会怎么可能会轻易出现?

    望着女助理忐忑的小模样,西蒙笑了笑,道:“我现在也不确定了,你要知道,87年那次,我只是一个小虾米,并不能对市场造成影响,因此可以比较清晰地看清形势。现在,比如说,如果我判定日本股市会在一个月内崩盘,想要从中获利,我肯定需要出手布局。但因为87年的那次经历,很多双眼睛都还在盯着我,我出手的消息肯定瞒不住,这就会对市场造成不可预知的影响。或许,大家一起跟风做空,日本股市禁不住压力提前就崩盘了,或许,日本政府听到消息采取了防范措施,于是崩盘被拖延。无论是哪一种,都意味着我的判断失效。”

    其实,西蒙现在说的依旧是索罗斯在他个人著作《金融炼金术》中那个著名的市场参与者与市场相互影响的‘反身性理论’。

    只不过,索罗斯现在还没有把这本书写出来。

    西蒙的阐述非常通俗易懂,认真倾听的珍妮弗立刻就明白过来。她也知道,西蒙现在确实已经拥有可能牵动一个国家金融市场走势的潜在影响力。

    毕竟,只是通过一次运作,一个白手起家的少年人就积累了别人几辈子都难以企及的财富。这样的奇迹光环下,没有人会忽视西蒙对某个国家金融市场的看法。

    87年股灾之后经历了短暂下挫,日本股市很快重新复苏。日经指数在去年年底甚至突破了30000点大关,相比1985年的13000点,涨幅超过200%。

    两年前索罗斯就押注日本股市会提前崩盘,随后因为判断失误损失惨重。

    现在,日本股市在突破30000点之后依旧呈现出高歌猛进的姿态,但所有人都明白,这其中存在着严重的泡沫。要知道,日本股市的平均市盈率已经超过了70倍,日本楼市更是出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每平米12万美元天价。

    显而易见,日本经济注定会出现一次大崩溃,唯一无法判定的,就是这种崩溃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到来。

    珍妮弗消化了一番西蒙刚刚的话语,还小心的左右看了看,才问道:“你的意思是,日本股市在未来一个月内就要崩盘了?”

    “我只是举例,”西蒙摇头,道:“如果现在押注,我会继续选择做多。”

    珍妮弗是非常聪明的,她立刻就从西蒙话语里领会到另外一层含义:“那笔钱,你并不是为押注日本股市准备的?”

    西蒙笑着点点头,道:“上次股灾之后,各国都对自家的股指期货市场做出了涨跌限制,日本也不例外,即使我能比较准确地判断日本股市大盘的走向,也不可能再赚到87年那样的暴利。”

    现在很多人大致都会猜测西蒙的目标是日本股市。而且,那些人肯定以为西蒙会倾向于做空。

    然而,根据西蒙记忆中的信息,日本股市的牛市状态还会再持续一年时间,在今年年底超过30点。一年时间,从去年底的30000点到30点,涨幅只有26%。

    87年股灾,北美股市10月19日当天一天时间的最深跌幅就达到29%。

    两相对比,即使日本股市完全不受西蒙进场的影响,继续按照原时空中的曲线发展,以西蒙手中的本金,其实也赚不到太多钱。

    当然,这里也只是相对而言。

    西蒙真正的目标,其实是明年的科威特战争和随后的海湾战争。

    相比受到87股灾惊吓后各国纷纷对股指期货市场推出的各种限制措施,原油期货市场依旧是没有涨跌限制的。明后两年的两场战争带来的石油价格大涨大跌,对于西蒙来说才是又一次积累财富的绝佳机会。

    实际上,西方金融体系从股票市场到期货市场,主流倾向一直都是不设置涨跌幅度限制。87股灾后的很多临时出台的限制措施,在未来的一些年也都取消了。

    珍妮弗再次捕捉到西蒙话语里的潜台词:“你原本不打算进场,但现在又改变主意了?”

    “是啊,改变主意了,”西蒙再次点头,道:“现在进场把这几年积累贷款的利息赚回来也不错,就算赔了,应该也不会亏损太多。这样反而能够让一下人看到西蒙·维斯特洛并不是万能的,以后不会再那么紧盯着我。”

    此外,西蒙没说的是,这样一次操作,也可以为明年在原油期货市场的布局打掩护。

    珍妮弗脸色露出理解的表情,又道:“然后呢?”

    西蒙伸手过去在珍妮弗鼻子上刮了下,道:“小姑娘,你已经知道的太多了。”

    珍妮弗突然被西蒙袭击,猛地缩了下脖子。

    反应过来,脸蛋顿时红透,心虚地左右看了看,餐厅里其他人都一副若无其事地模样,稍微放下心来,很没杀伤力地瞪了西蒙一眼:“不许再这样,而且,我也不是小姑娘。”

    西蒙欣赏着女助理轻嗔薄怒的表情,依旧很没诚意地应了声,又道:“白天抽空给你爸爸打个电话,让他来这边一趟。”

    珍妮弗犹豫了下,道:“不能在电话里谈吗,从纽约飞墨尔本要一整天呢?”

    女助理心疼自己老爸,肯定是要体谅的。

    西蒙想了想,这次本来就不打算再对外隐瞒,大概也瞒不住,就算电话被窃听了也无所谓,于是点头,道:“好吧,那就在电话里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