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最后通牒
    ,精彩小说免费!

    洛杉矶。

    伴随着丹妮莉丝娱乐旗下制片人罗恩·麦克米伦的突然离职,好莱坞这个本就不算平静的1月份显得更加热闹。

    得知自己因为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遭到解雇,罗恩·麦克米伦几乎立刻就要联系西蒙替自己做主,他觉得这是艾米和珍妮特在擅作主张地胡来。

    确认这件事得到西蒙的默认,愤怒的罗恩·麦克米伦也彻底撕破脸,开口就索要500万美元的离职补偿。丹妮莉丝娱乐自然不会支付这笔钱,而且丝毫无惧罗恩·麦克米伦对簿公堂的威胁。

    罗恩·麦克米伦侵占电影项目款项的行为完全证据确凿,虽然数目不大,但也足够丹妮莉丝娱乐合情合理地将对方解雇。

    真的闹起来,无论好莱坞内部如何看待这件事,在媒体和公众眼中,罗恩·麦克米伦只会落得当年大卫·伯格曼那样声名狼藉的下场。

    于是,对峙了一个星期,罗恩·麦克米伦到底还是在那份没有任何补偿的离职协议上签了字。

    作为另外一份不公开讨论这次事件的保密协议交换条件,罗恩·麦克米伦也提前拿到了他与丹妮莉丝娱乐合作几部影片中应得的一笔总计260万美元的后续分成,双方至此两不相欠。

    丹妮莉丝娱乐内部,随着珍妮特亲自监督的财务审计继续深入,公司又陆续解雇了一批手脚不太干净的员工。

    虽然不可避免地惹来一些非议,但整个丹妮莉丝娱乐集团上下也都意识到自家公司绝对不可能像传统好莱坞电影公司那样混淆散漫。当然,因为丹妮莉丝娱乐的薪资标准明显高于同行,倒也没有多少人因为公司财务制度太严格就选择离职。

    至于罗恩·麦克米伦,虽然签署了保密协议,但圈子里还是很快传出了他在一些派对场合大肆攻击西蒙和丹妮莉丝娱乐吝啬无情之类的牢骚。

    不过,因为他没有公开在媒体上发表这些观点,丹妮莉丝娱乐也无法认真计较。

    既然能够将自己的名字与《罗拉快跑》、《死神来了》和《惊声尖叫》这三部年度榜单前十的大卖作品联系起来,虽然明知三部影片的幕后主导者都是西蒙·维斯特洛,罗恩·麦克米伦离职后还是立刻引起了整个好莱坞的争抢。

    几番报价,环球影业最终以一份300万美元底薪加10%项目净利润分成的优厚合约与罗恩·麦克米伦签署了三部片约。

    此外,环球还特意为罗恩·麦克米伦提供了公司副总裁级别的私人飞机、个人招待、行政助理等额外补助待遇,并且在伯班克环球影城专门为罗恩·麦克米伦刚刚成立的麦克米伦制作公司开辟了办公室。

    在此之前,能够在环球影城拥有办公室的只有斯皮尔伯格的安柏林影业等寥寥几家。

    丹妮莉丝娱乐并没有刻意掩饰罗恩·麦克米伦的离职原因,圈子里对此心知肚明。环球影业在罗恩·麦克米伦薪酬合约基础上还给出如此优厚的待遇,明显带着几分针对的意味。

    实际上,丹妮莉丝娱乐面临的‘针对’并不止这一件。

    派拉蒙影业正处在火热筹备状态的《火箭专家》和《火鸟出击》就不说了,意识到《性、谎言和录像带》可能是一匹票房黑马,影片主要投资方mca/columa家庭娱乐两家母公司几番合计,哥伦比亚影业最终拿到了《性、谎言和录像带》的发行权。

    临近圣丹斯电影节,哥伦比亚还成立了专门的宣发团队开始为影片进行预热宣传。

    第四周票房进账1296万美元之后,上映第五周,因为放映银幕数继续增加,达到1732块,《雨人》票房再次出现了一次逆跌。虽然逆跌幅度只有非常微弱的2%,但1319万美元的票房进账,使得《雨人》北美总票房飞快地达到了7238万美元。

    而且,连续五周,很大可能还会连续六周的单周票房超过1000万美元,这样的票房后劲已经明显超过了丹妮莉丝娱乐去年出品的其他所有电影。

    丹妮莉丝娱乐去年年底档期《雨人》之外票房表现最好的《惊声尖叫》,周票房在1000万美元以上的次数只有四周。哪怕是暂时位居1988年年冠的《低俗小说》,单周千万票房也只坚持了五周。

    作为颁奖季的大热门,随着一月底奥斯卡提名的公布以及二三月份各类型工会奖项以及奥斯卡奖项的颁发,《雨人》的票房潜力显然已经超出了《低俗小说》。

    眼看着《雨人》飘红的票房,当初放弃了影片剧本还搭上了一个《霍比特人》,后来又用区区500万美元卖掉了北美本土全渠道发行权的米高梅完全坐不住了。

    年冠啊。

    即使项目总成本达到了4000万美元,以《雨人》表现出来的票房潜力,只是本土和海外的票房收入综合下来,利润依旧可能破亿,更别说还有后续的录像带和电视播放收入。

    这简直就是一座‘金矿’啊。

    就这么被西蒙·维斯特洛骗走了。

    于是就又闹腾着要起诉,要索赔,还真的雇佣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开始研究米高梅与丹妮莉丝之间几份合约中可能出现的漏洞。

    最后,算上关系一直良好的福克斯、华纳和迪斯尼,这个热闹的1月份,好莱坞七大几乎都与丹妮莉丝娱乐牵扯在了一起。

    如果只是单纯地这些牵扯倒还没什么,哪怕是想要发起诉讼的米高梅,也只是见招拆招就是。

    好莱坞大卖的影片几乎都会引发各种大大小小的利益争端,哪怕是当初的《罗拉快跑》,媒体都一度传闻西蒙和珍妮特因为利益分配不均而反目成仇。

    最让人无奈的还是,丹妮莉丝娱乐现在看中的任何一个项目,都会成为整个好莱坞紧盯的焦点。

    虽然西蒙很有先见之明地囤积了大批版权,但终究无法满足丹妮莉丝娱乐的需求,公司也不可能一股脑地把那些有望大卖的版权全部提上开发日程,这就需要其他项目来填补内容短缺。

    “阿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为黛西小姐开车》既然被丹妮莉丝娱乐看中,以好莱坞现在的风向,其他电影公司肯定会开出更高的价格在争夺。但你能确认他们可以做好吗?万一搞砸了,除了一笔稍微高一些的版权费,你什么都得不到。但是,交给丹妮莉丝娱乐,一旦成功,你不但可以在这部电影上名利双收,你还会成为好莱坞最顶级的编剧,你以后所有的剧本都会成为好莱坞竞相追逐的对象,这才是最重要的。”

    纽约,百老汇大街的一家咖啡厅内。

    艾拉·多伊奇曼向对面有些秃顶的五十岁左右中年人侃侃而谈,这番话说完,他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道:“上面有我下榻酒店的联系方式,阿尔,如果你愿意把剧本交给我们,今晚给我打个电话。今天之后,我只能说遗憾。”

    艾拉·多伊奇曼对面的中年人名叫阿尔弗雷德·乌里,是一位编剧,但主要是在百老汇创作舞台剧。乌里两年前创作的一部舞台剧《为戴茜小姐开车》在百老汇获得了一致好评,还拿到了去年的普利策戏剧奖。

    把玩着手中的名片,阿尔弗雷德·乌里目光精明地看向已经起身的多伊奇曼,没有一同起身,语气里带着几分志在必得的试探,道:“艾拉,如果我不打这个电话,你真的会放弃《为黛西小姐开车》吗?我觉得,它很可能会成为又一部《钢木兰花》。”

    艾拉·多伊奇曼只是笑了笑,道:“乌里,你是我今天约见的第三个编剧,我接下来还有七个人要见,你们可能都觉得自己手中的剧本是下一部《钢木兰花》,但很遗憾,《钢木兰花》只有一部。”

    “好吧,艾拉,”阿尔弗雷德·乌里放松了语气,道:“为什么不坐下来再聊聊呢?既然你们想要《为黛西小姐开车》,总要和我介绍一下你们打算怎么改编这部电影吧?而且,10万美元的报价,对于一部获得普利策戏剧奖的舞台剧改编权,你不觉得太没诚意了一些吗?”

    艾拉·多伊奇曼却没有坐下,解释道:“阿尔,我刚刚说过了,10万美元只是预付金,未来三年内,丹妮莉丝娱乐如果投拍这部电影,会再支付你20万美元,你还会享有编剧署名权以及根据《基础协议》应得的后期分成。三年之后,如果丹妮莉丝娱乐没能投拍这部电影,你可以选择赎回版权。”

    阿尔弗雷德·乌里依旧没有放弃打探更多消息,道:“这么说,你们短时间内并不打算投拍这部电影,这样的话,我就需要慎重考虑一下了。”

    艾拉·多伊奇曼没有再多说,直接朝阿尔弗雷德·乌里伸出手,道:“如果你愿意签约,阿尔,我们可以花一天时间仔细聊所有事情。”

    最后与阿尔弗雷德·乌里握了下手,艾拉·多伊奇曼就丝毫没有留恋地离开了咖啡厅。

    这些日子,为了应对好莱坞的围堵,丹妮莉丝娱乐在剧本谈判上开始使用这种不给版权方太多考虑时间的‘最后通牒’策略,而且一旦放弃,就坚决不再吃回头草,更不会与七大展开竞价大战。

    再加上丹妮莉丝娱乐出手的频率非常频繁,让竞争对手无法看清形势,倒也在很大程度上化解了公司面临的围堵状态。

    当然,这种策略也有着明显的劣势,对于那些已经成名的编剧,这一招并没有多少效果。愿意妥协的基本上都是那些渴望机会还没有出头的编剧,公司近期的目标也主要是这些人。

    说起来,艾拉·多伊奇曼并不知道《为黛西小姐开车》的特别之处,更不清楚这部电影在原时空中是1990年第62届奥斯卡的最佳影片。

    舞台剧改变的《钢木兰花》在刚刚过去的年底档期票房大卖后,好莱坞开始把更多目光转向百老汇舞台剧,艾拉·多伊奇曼和西蒙沟通后,就从自己能够动用的预算中划出了一笔钱特意用来购买适合高门影业开发的文艺向舞台剧改编权。

    《为黛西小姐开车》作为去年的普利策戏剧奖获得者,很自然地成为艾拉·多伊奇曼地关注目标。

    远在墨尔本的西蒙从多伊奇曼列举的名单中看到了《为黛西小姐开车》的名字,却也没有给艾拉·多伊奇曼特别的提示。

    西蒙也清楚丹妮莉丝娱乐目前面前的局面。

    公司采取的应对策略非常有效,他不打算在这部电影上破例。

    好莱坞的历史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为黛西小姐开车》落在别人手里,能不能取得原时空中那样的成功还说不定。而且,只要版权持有人稍微有些远见,就知道与丹妮莉丝娱乐合作才更符合他的利益。如果是短视之人,那不合作也罢。

    与阿尔弗雷德·乌里碰面后,艾拉·多伊奇曼又匆匆赶去赴其他会面。

    忙碌一整天,艾拉·多伊奇曼在傍晚时分回到中城区自己下榻的酒店,大堂经理就已经提醒他有几个电话打过来。今天已经约见的五位编剧,有三位把电话打了过来,表示同意出售版权,其中就包括《为戴茜小姐开车》的阿尔弗雷德·乌里。

    回到房间,一一回过几位编剧的电话,艾拉·多伊奇曼又把电话打到了大洋彼岸的爱尔兰,例行询问《我的左脚》的拍摄进度。

    这是多伊奇曼上次飞去英国的工作成果。

    《我的左脚》是丹尼尔·戴·刘易斯主演的一部传记片,讲述一位因为小儿麻痹症全身瘫痪的残疾人依靠唯一能动的左脚成为艺术家的故事。

    原时空中,《我的左脚》是《性、谎言和录像带》之外又一部米拉麦克斯的翻身之作,还在1990年的奥斯卡上被提名最佳影片。

    现在,这两部作品都与米拉麦克斯无缘。

    虽然没能拿到《性、谎言和录像带》,因为当初经营新影公司时在《看得见风景的房间》上与丹尼尔·戴·刘易斯的合作,艾拉·多伊奇曼上次的英国之行还算顺利的拿到了这部电影。

    只是,发现这部电影时,《我的左脚》的导演吉姆·谢里丹已经完成了前期筹备,影片即将开拍。

    因为西蒙非常看中这个项目,艾拉·多伊奇曼一共用180万美元,买断了原本三家投资方的版权。这个价格已经很高,因为《我的左脚》的制作成本只有60万英镑,换算下来还不到100万美元。

    原本的三家投资方也想着待价而沽,艾拉·多伊奇曼果断使用了‘最后通牒’,顺利地让三家公司妥协。

    英国的消息到底没有好莱坞灵通,本就是一部几乎不被所有人看好的影片,而且还没有正式开拍,成片效果难料。反手就能赚到一倍的利润,几家独力小片商都没有太坚持。

    正是在《我的左脚》上看到了‘最后通牒’的效果,丹妮莉丝娱乐近期才会采用这种策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