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一场梦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凯特的这部电影票房表现不好,还有八卦报纸拿这件事调侃她和你的关系,所以这次就不好意思过来了。恰好,她留在洛杉矶可以帮我们看着那栋房子的建造。”

    电梯内,珍妮特亲昵地挽着西蒙的手臂诉说这段时间洛杉矶发生的事情。

    西蒙含笑听着,道:“凯瑟琳是那种个人风格很强烈的导演,她只是还没找到适合自己的类型。”

    珍妮特问道:“那你觉得凯特适合拍什么类型的电影啊?”

    “战争片,”西蒙脱口而出,又补充道:“凯瑟琳写实化的镜头风格很适合展示战争的激烈和残酷。”

    珍妮特歪着脑袋想了下,道:“确实是这样,别看凯特有时候甚至很腼腆不善交际的样子,但她骨子里其实充满了暴力倾向,当年在哥大的时候,她的很多画作都是血淋淋的。”

    电梯的叮咚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西蒙瞄了眼指示灯,这里是32层。

    两人走出电梯,沿着走廊来到一处公寓门前。

    珍妮特从包包里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进入玄关后甩掉鞋子赤着脚就向客厅里走去。

    西蒙跟着进门,本打算弯腰把女人的鞋子捡起来放在旁边鞋架上,一股淡淡的女人香就从周围袭来,带着某种无可名状的似曾相识。

    只是,这种本应该让人心旷神怡的异性气息却让西蒙感觉脑袋微微发胀,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从记忆深处冲出来。短暂地眩晕了片刻,西蒙才适应了这种气息,头脑重新变得清明。

    帮珍妮特把鞋子摆好,自己也脱掉鞋子,鞋架上并没有男士拖鞋,西蒙就和珍妮特一样赤脚走进了客厅。

    珍妮特把一瓶矿泉水递过来,道:“冰箱里只有这个了,要不打电话让尼尔买些东西送过来?”

    西蒙接过矿泉水笑道:“不要再折腾尼尔了,另外,这里不是你的公寓吧?”

    珍妮特点头,道:“我18岁的时候就想在城里买一栋自己的公寓呢,只是爸爸妈妈不让,后来大部分时间都住在洛杉矶,就没有这种必要了。”

    西蒙朝四周比划了下:“那这里?”

    “冰山的啊,”珍妮特脱掉外套丢在沙发上,道:“不过,她最近在英国度假呢,我们恰好可以住在这里。”

    西蒙迷糊了下,才想起珍妮特说的‘冰山’是谁:“我们住你姑姑的公寓,这合适吗?”

    “当然,我以前回墨尔本时不想听老头子唠叨了,就来这里蹭住,”珍妮特无所谓地说着,抢过西蒙手中的矿泉水喝了几口,把瓶子丢开,就张开双臂缠了上来,脸颊贴在西蒙身上呢喃道:“小混蛋,这段时间有没有想我?”

    西蒙笑着托住女人轻盈的身子,道:“太忙了。”

    珍妮特不满地凑过来叼住西蒙的嘴唇,呜呜地含糊道:“咬你。”

    缠腻了片刻,珍妮特哼唧着向一个方向指了指,西蒙走过去关掉客厅灯光,就向卧室走去。

    或许是身处陌生环境的缘故,一整夜都在持续各种散乱的梦境,那些人的记忆再一次从脑海最深处涌了出来。甚至,某个时刻明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却无法醒来。

    各种撕裂的片段中,再次频繁闪现着某个小小的身影,很乖巧的一个孩子,沉默,寡言,或许有些自闭。

    经常被人关进幽暗的柜子里。

    孩子明智很早,长久地期盼某个人来看望自己,因为那个时候,他就能吃好吃的,可以获得新衣服,周围所有人都变得和善起来。

    破碎的思绪飘散着,终究没能拼出任何具体的画面,只有某种淡淡的铭刻在记忆最深处的气息。

    后来的后来。

    孩子就彻底成了一个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像只倔强的小兽一样孤独地活着。

    西蒙醒来时,发现枕头上明显出现了泪水浸湿的痕迹。有些发呆地回溯着昨晚的梦境,但那些片段在醒来后却如同遭遇炽烈阳光暴晒的冰雪般迅速消融。

    明亮的光线从窗帘缝隙透进来,西蒙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腕表看了下,已经是11点55分。平日里都是早上8点醒来的,虽然昨晚和珍妮特睡得稍晚了一些,但临近中午才醒来依旧有些反常。

    而且,通常上午都要和瑟曦资本的子基金操盘团队开会的,今天却没人喊自己。

    应该是珍妮特挂掉了那些人打来的电话,想要让自己多休息一会儿吧。

    这么想着,下床后快速冲了个澡,换上珍妮特帮自己准备好的衣服,西蒙来到客厅,厨房那边便传来食物的香味。

    西蒙喊了一声,珍妮特从厨房探头出来,晃着手里的一只汤勺道:“5分钟,你可以先看会儿电视。”

    点了点头,西蒙走到冰箱旁边拉开柜门,里面已经填满了各种水果饮料,应该是珍妮特上午刚刚买来,取了一瓶矿泉水一口气喝掉大半瓶,西蒙正要去厨房帮忙,玄关那边却传来了响动。

    这栋高档公寓的安保非常严密,理论上应该不会有人能不知不觉闯进来。

    疑惑地走过去,西蒙就看到一个穿米黄色高领毛衣和黑色长裤身形高挑的金发女人出现在玄关口,手里还拉着一个小行李箱。

    女人看到西蒙,脸色一瞬间变得煞白,目光中带着惊惶和恐惧,如同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呆立在那里。

    西蒙第一时间就猜出了女人的身份,只是,看到对方,他昨夜进入这栋公寓时的那种眩晕感就再次袭来,很多梦境一般的碎片在他记忆深处开始汇聚。

    剧烈的头痛好像要把脑袋撑炸掉。

    西蒙艰难地抬了抬手臂,想要揉一下太阳穴。只是,胳膊还没有抬起来,整个人就已经昏倒在了地板上。

    “……”

    “西蒙·维斯特洛被紧急送医,约翰斯顿家族强行封锁消息。”

    “传闻西蒙·维斯特洛精神疾病复发。”

    “根据内部人士消息,西蒙·维斯特洛今日午间意外昏迷,恐长期劳累所致。”

    “艾米·帕斯卡尔等丹妮莉丝娱乐高层启程飞往墨尔本。”

    “受到维斯特洛意外昏迷影响,日本股市全天重挫226点。”

    “洛杉矶市政府发言人要求约翰斯顿家族公布西蒙·维斯特洛病情。”

    “斯坦福大学对西蒙·维斯特洛表示关切。”

    “天才少年一旦遭遇不测,巨额身家将归谁所有?”

    “重磅消息,长达六小时昏迷后,西蒙·维斯特洛已于傍晚六点二十分左右醒来,约翰斯顿家族表示将在晚间八点钟召开发布会通报维斯特洛病情。”

    “《蝙蝠侠》制片人乔·西尔沃表示剧组已接到通知,将暂时停拍一周。”

    “……”

    “……”

    再次醒来,西蒙发现自己当初的那些记忆似乎遭到了一次新的整合,有些彻底湮灭,也有些变得更加清晰。

    躺在病床上,目光扫向四周,注意到床边珍妮特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庞,西蒙就觉得,自己肯定不能再晕过去了。

    怎么能让关心自己的人伤心啊。

    还在人群里找到了另外一个身影,只是淡淡地扫过,就收回目光,尽量语气轻松地安慰着珍妮特。

    其实是知道自己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但在所有人的坚持下,西蒙还是耐心地做了一次全面检查,还答应至少在医院里观察三天时间。

    检查结果自然一切正常,安东尼·约翰斯顿亲自带着西蒙的主治医师去召开发布会。

    第二天就是西蒙的生日。

    21岁的生日。

    某些记忆恢复后,西蒙确认,这个生日是真的。

    确实是1968年2月22日。

    只是却要在医院里度过,很多人都从美国那边赶了过来。凯瑟琳、桑德拉等人,还有艾米、艾格、詹姆斯和华纳的特里·塞梅尔等等。

    确认西蒙醒来,短暂的乱局就迅速平静下来。

    倒是听说洛杉矶那边的小报还在讨论西蒙一旦发生不测,或者旧病复发失去自主能力,他名下数十亿美元的巨额财产将如何处理。这些人显然并不知道西蒙提前在乔治·诺尔曼那里的安排。

    《蝙蝠侠》暂时停拍。

    这倒也并不算什么大事,好莱坞有些大咖因为和老婆吵架都能引发巨额投资的电影项目停摆,西蒙现在的身份,远比好莱坞任何一位明星的咖位都要高。

    瑟曦资本的运作被珍妮特接手了,珍妮特还和他父亲吵了一架,埋怨雷蒙德·约翰斯顿故意给西蒙增加负担才导致他劳累过度。

    西蒙对珍妮特接手瑟曦资本并没有什么担忧。这家对冲基金的定位就是长线多头运作,只要日本股市还在上涨,想要亏钱的可能性不大,无外乎赚多赚少的问题。

    更何况,西蒙也清楚珍妮特平日里懒懒散散,但以两人相识以来他对她的了解,珍妮特负责瑟曦资本的具体运营其实再合适不过。

    喧闹一阵,确认西蒙没什么大碍,艾米等人就再次返回美国。

    如此一直在约翰斯顿家族赞助的私立医疗中心度过了两天,打算明天上午再做一次全面检查,确认无误,珍妮特和西蒙就计划好去塔斯马尼亚岛当初买下的农场修养,那里更加清静。

    百无聊赖的一天。

    吃过晚餐,一起看了一会儿电视,珍妮特就去隔壁休息。

    西蒙也一个人躺在床上很快睡去。

    这两天再没有散乱的梦境出现。

    或许。

    以后都再也不会有了吧。

    朦胧中,感觉一个身影出现在床边,安静地在椅子上坐下注视着自己。

    西蒙因为感受到某种熟悉的气息,第一时间就醒了过来,默默地与床边的女人对视。

    这么多年,记忆中的影像和此时似乎没有多少变化。

    西蒙一直没有开口。

    女人沉默片刻,眼泪在微弱的光线中开始扑簌簌地往下掉,慢慢地又捂住脸庞抽泣起来,夹杂着喃喃的细碎话语。

    “我那时才十七岁,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每年都给列文森夫妇很多钱,我希望你能过得好一点……那年他们夫妇带你去旅游了,后来就再没有回伯明翰……我后来找过你的……没想到你会出现在旧金山……”

    西蒙沉默地听女人说了好久,才语气有些生硬地打断:“不要哭了。”

    女人听到西蒙的话,立刻停下了抽泣,捂嘴强行压抑着,似乎担心再发出一些呜咽声就会让床上的人不悦。

    过了一会儿,她才摸了摸脸上的泪水,抬头望了望西蒙,又道:“你,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一切都是我的错,你不要伤害约翰斯顿家,还有珍妮。珍妮,珍妮是真的很爱你的。”

    西蒙再次沉默了片刻,开口之后语气却依旧有些生硬,道:“我没想过要伤害任何人,这一切只是巧合。”

    女人坐在椅子上,一副明显不太相信却又不敢不相信的模样。

    片刻后,西蒙又道:“你告诉别人了吗?”

    女人摇头:“没有。”

    “我不想让事情变得那么复杂,既然你谁也没有告诉过,那就忘掉这一切吧。”

    “嗯?”

    “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不认识你,你不认识我。”

    女人又抬了抬手:“你,真的?”

    “我有些困了,你走吧。”

    女人认真地望着西蒙呆了片刻,这才小心翼翼的起身,默默地离开了病房。

    第二天上午,又一次的全身检查结束,西蒙在一大群人的簇拥下离开了医疗中心。

    已经在医疗中心外守候了整整三天的大批记者看到西蒙出现,几乎引发了一阵骚乱,并且一路尾随直追到约翰斯顿家庄园才肯罢休。

    中午约翰斯顿家安排了一次午宴欢迎西蒙出院,还邀请了一些客人。

    事情也不得不如此。

    大家都很关心西蒙还能否保证瑟曦资本的运营。

    此外,雷蒙德·约翰斯顿还在宴会上郑重地将自己的妹妹维罗妮卡·约翰斯顿介绍给了西蒙。虽然维罗妮卡在西蒙面前表现的有些异样,大家却只是当做了陌生人初遇时的正常表现。

    虽然已经记起了更多事情,西蒙却不打算让一些陈年过往扰乱自己的生活,内心打定主意将最近几天的一切当做了一场梦。

    梦醒了,生活自然要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