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恶棍
    ,精彩小说免费!

    曼哈顿上东区。

    银色的雪佛兰停在第五大道与东68街相交的一栋浅灰色公寓楼下,穿一件黑色gucci风衣的女子下车后重新确认了一下地址,才向公寓楼内走去。

    公寓一楼大厅里已经有一个衣着入时的二十出头女孩在等待着她,保安还是认真确认了一下女子的身份,才放她们进入电梯。

    两人来到12楼,自我介绍名叫梅根的女孩熟络地带领女子进入一栋公寓内。

    望着眼前自己从来没敢奢望过的豪华复式公寓,女子呆怔了片刻,感受到身旁女孩目光中的骄傲和轻视,她连忙收敛起心神,这才注意到,公寓内正在进行清洁。

    而且,如同梅根一样,负责打扫的都是二十出头身材外貌达到80分以上的年轻女孩。

    梅根上前低声和另外一个女孩交谈几句,然后对她道:“费西女士正在酒窖里,阿伦茨小姐,请跟我来吧。”

    酒窖?

    还要下楼吗?

    这么想着,梅根做了个请的手势就径直向客厅旁边的走廊而去,她连忙跟上。

    只是刚刚的客厅就比她在格林尼治村租住的那栋公寓还要大,沿着走廊向前,不由发现这栋复式公寓只是单层空间大概就超过4000平方英尺。酒窖在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内,原来不是地下。

    不过,迥异于公寓其他空间的倮露砖墙复古设计,却给人一种地下室的感觉。

    梅根进入这个房间,丝毫没有刚刚的倨傲,礼貌道:“费西女士,阿伦茨小姐到了。”

    索菲亚·费西正在将一箱葡萄酒摆上酒架,看到两人出现,仔细将一瓶白葡萄酒摆好,才走过来和女子轻轻拥抱了下,道:“中午好,安吉,你穿这件风衣可真漂亮。”

    女子名叫安吉拉·阿伦茨,今年28岁,是索菲亚刚刚确认的古驰美国分公司总裁。两人此前已经接触了数次,谈妥了各方面的细节,于是约定今天下午正式签署合约。

    安吉拉·阿伦茨回应着索菲亚的拥抱,道:“谢谢,苏菲。”

    “可能还要等一会儿,”松开安吉拉,索菲亚打发走了还站在门口的梅根,来到刚刚那箱葡萄酒前,小心地拿起一瓶摆向酒架,轻抚着瓶身道:“海格酒庄朱孚日晷园出品的1971年份白葡萄酒,1971年是德国莫泽尔河谷葡萄酒产区几十年来唯一一次综合气候条件达到98分的年份,最优质的朱孚日晷园面积只有3公顷。我昨晚刚刚在苏富比帮西蒙拍下了这箱红酒,安吉,你觉得需要多少钱?”

    安吉拉·阿伦茨目光中带着茫然,想了想,大着胆子道:“10万美元?”

    索菲亚笑了下,没有给出谜底,将剩下的两瓶葡萄酒摆好,带着安吉拉离开酒窖。女孩们已经基本完成了公寓内的清洁,索菲亚亲自检查了一番,确认无误,就打发走了七位女孩,她自己随后也带着安吉拉·阿伦茨离开了这栋公寓。

    时间已经是中午。

    两人在附近选择了一家餐厅,点过餐,索菲亚主动解释道:“西蒙和珍妮都不在美国,就让我帮他们清扫房子,我其实是西蒙的管家呢。”

    安吉拉·阿伦茨迟疑了下,还是没忍住好奇:“那些女孩?”

    索菲亚道:“西蒙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他说自己很难想象一个身材发福的中年墨裔女佣帮自己清扫房间的情形,那些女孩都是哥伦比亚大学或者纽约大学的学生,这份兼职,她们每周只需要工作3个小时,就能拿到500美元。”

    安吉拉·阿伦茨快速心算了下,7个女孩,每人500美元,一次清洁就需要3500美元,如果按照每周一次的频率,只是清洁方面的支出一年就要超过18万美元。

    天啊。

    自己上一份工作的年薪才12万美元。

    索菲亚脸上带着笑,耐心等待片刻,才问道:“感觉怎么样?”

    安吉拉抬头看向索菲亚,道:“咱们老板……”

    只是开了个头,安吉拉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索菲亚却语气轻松地帮她补上:“混蛋,还是恶棍?”

    安吉拉笑起来,道:“我可没这么说。”

    最近两年,纽约这种大都市的最低时薪也还不到5美元,这些大学生平日里想要通过正常兼职补贴日用,一周最多只能赚一两百美元。

    某个家伙却为一群年轻女孩提供了一份每周工作3小时就能拿到500美元的轻松工作,更重要的是,还让这些女孩反复接触到这个世界金字塔最顶层的奢华场景。

    很难想象,当这些女孩走出象牙塔,开始面对现实社会,某种心理落差堆积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索菲亚道:“她们都是很好的女孩子呢,外貌出众,成绩优秀。虽然只是一份兼职工作,但她们之前都接受过背景调查,确认她们自身以及家庭成员没有任何污点记录,入职前还要接受很严格的家政培训。咱们老板雇佣她们其实没什么别的心思的,他只是纯粹喜欢美好的一切。但对于这些女孩来说,在某个本不属于她们的世界浸染过,大概就很难再守住本心了。”

    安吉拉想起自己刚刚进入那栋公寓时的短暂失神以及那位名叫梅根的女孩很没理由的倨傲,忍不住道:“苏菲,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这个,等你见到他就知道了,”索菲亚一时间也找不出合适的形容词,道:“不过,你之所以能够拿到这份工作,还是西蒙的缘故。几位应聘者简历中,你的资历是最浅的。”

    安吉拉顿时又好奇起来:“维斯特洛看过我的简历?”

    索菲亚点头:“是啊。”

    “那么,他是怎么评价我的?”

    索菲亚脸上又忍不住露出些许笑意,道:“他说,你很漂亮,可以让你试试。”

    安吉拉和索菲亚对视片刻,发现索菲亚完全没有说谎的意思,才有些难以置信地抬手比划着:“然后,我就这么得到这份工作了?”

    索菲亚依旧笑着,道:“是啊,作为下属,我肯定要学会对老板察言观色啊。”

    在墨尔本时,索菲亚把自己预备面试的古驰创意总监和古驰美国分公司总裁等一些职位候选人资料给西蒙看,当时西蒙依旧在珍妮特的严格‘监管’之下控制工作时间,只是匆匆翻了翻,对最重要的几位创意总监候选人都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却认真读完了安吉拉·阿伦茨的资料,然后轻描淡写地给出了以上评价。

    索菲亚当然不会仅仅只因为‘察言观色’就将这份工作交给今年还只有28岁只是在时装界工作了6年的安吉拉·阿伦茨,根本原因还是最近几天的面试中,索菲亚发现安吉拉的提出的经营理念正是古驰所需要的,各方汇总的众多信息也确认安吉拉·阿伦茨出色的工作能力,最后或许确实有着一些西蒙的元素,索菲亚这才拍板录用对方。

    安吉拉听索菲亚这么说,还是有些讷讷,道:“苏菲,你肯定是和我开玩笑的对不对?”

    索菲亚可不想给自己下属留下一个轻率盲从的印象,适可而止地点头道:“我喜欢你关于改善古驰专卖店客户体验的切入点。很早以前,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就经常听说古驰专卖店对顾客的粗鲁和傲慢,这种傲慢甚至还是管理层故意纵容的结果。古驰这些年来的衰落,和古驰家族这种自以为是的傲慢自大不无关系。古驰是一个奢侈品牌,秉持自己的骄傲是应该的,但这种骄傲应该是内里的骄傲,而不是表面上的粗鲁傲慢。安吉,你入职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改变这一点。”

    安吉拉深有同感地点着头。

    从投递了简历哪一天,虽然不觉得自己能轻易拿到这份工作,她还是做了很多准备。此时身上的古驰风衣就是这些日子反复拜访纽约古驰专卖店的结果。

    相比其他奢侈品牌,古驰专卖店的服务态度实在难以恭维。

    对于顾客,店员不但不会提供周到服务,一副爱买不买的态度,有时候还会当着顾客的面毫不掩饰地对其评头论足,甚至给客人起一些不雅的绰号。

    安吉拉还在圈子里听说了一则旧事。

    七十年代,纽约一家杂志发表文章抨击古驰专卖店对顾客的怠慢,当时的古驰美国负责人奥尔多·古驰不但没有在意那篇文章影响古驰的声誉,反而派人送了撰稿记者一束花,感谢对方替古驰‘做广告’。

    “苏菲,有一件事我需要先和你商量,”待索菲亚说完,安吉拉道:“入职之后,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纽约这边古驰专卖店的所有店员全部开除掉,这些年我也积累了一些资源,可以第一时间找人填补他们的空缺。至于其他地区的专卖店,我会依次走访后再做决定。”

    一旦签署雇佣合约,这些其实都在安吉拉的权限内。

    不过,索菲亚也知道她为什么会提起这件事。纽约这边古驰专卖店的很多店员,都是一些在美国生活求学的意大利上流阶层子弟,这些人普遍都只是将古驰专卖店的工作当做兼职,原本的古驰家族也很乐意送出这些顺水人情。

    ……

    ……

    安吉拉和索菲亚对视片刻,发现索菲亚完全没有说谎的意思,才有些难以置信地抬手比划着:“然后,我就这么得到这份工作了?”

    索菲亚依旧笑着,道:“是啊,作为下属,我肯定要学会对老板察言观色啊。”

    在墨尔本时,索菲亚把自己预备面试的古驰创意总监和古驰美国分公司总裁等一些职位候选人资料给西蒙看,当时西蒙依旧在珍妮特的严格‘监管’之下控制工作时间,只是匆匆翻了翻,对最重要的几位创意总监候选人都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却认真读完了安吉拉·阿伦茨的资料,然后轻描淡写地给出了以上评价。

    索菲亚当然不会仅仅只因为‘察言观色’就将这份工作交给今年还只有28岁只是在时装界工作了6年的安吉拉·阿伦茨,根本原因还是最近几天的面试中,索菲亚发现安吉拉的提出的经营理念正是古驰所需要的,各方汇总的众多信息也确认安吉拉·阿伦茨出色的工作能力,最后或许确实有着一些西蒙的元素,索菲亚这才拍板录用对方。

    安吉拉听索菲亚这么说,还是有些讷讷,道:“苏菲,你肯定是和我开玩笑的对不对?”

    索菲亚可不想给自己下属留下一个轻率盲从的印象,适可而止地点头道:“我喜欢你关于改善古驰专卖店客户体验的切入点。很早以前,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就经常听说古驰专卖店对顾客的粗鲁和傲慢,这种傲慢甚至还是管理层故意纵容的结果。古驰这些年来的衰落,和古驰家族这种自以为是的傲慢自大不无关系。古驰是一个奢侈品牌,秉持自己的骄傲是应该的,但这种骄傲应该是内里的骄傲,而不是表面上的粗鲁傲慢。安吉,你入职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改变这一点。”

    安吉拉深有同感地点着头。

    从投递了简历哪一天,虽然不觉得自己能轻易拿到这份工作,她还是做了很多准备。此时身上的古驰风衣就是这些日子反复拜访纽约古驰专卖店的结果。

    相比其他奢侈品牌,古驰专卖店的服务态度实在难以恭维。

    对于顾客,店员不但不会提供周到服务,一副爱买不买的态度,有时候还会当着顾客的面毫不掩饰地对其评头论足,甚至给客人起一些不雅的绰号。

    安吉拉还在圈子里听说了一则旧事。

    七十年代,纽约一家杂志发表文章抨击古驰专卖店对顾客的怠慢,当时的古驰美国负责人奥尔多·古驰不但没有在意那篇文章影响古驰的声誉,反而派人送了撰稿记者一束花,感谢对方替古驰‘做广告’。

    “苏菲,有一件事我需要先和你商量,”待索菲亚说完,安吉拉道:“入职之后,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纽约这边古驰专卖店的所有店员全部开除掉,这些年我也积累了一些资源,可以第一时间找人填补他们的空缺。至于其他地区的专卖店,我会依次走访后再做决定。”

    一旦签署雇佣合约,这些其实都在安吉拉的权限内。

    不过,索菲亚也知道她为什么会提起这件事。纽约这边古驰专卖店的很多店员,都是一些在美国闯荡的意大利裔‘关系户’,这些人普遍都只是将古驰专卖店的工作当做兼职,原本的古驰家族也很乐意送出这些顺水人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