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中文名字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昨晚的杀青派对被剧组众人围攻到烂醉,西蒙第二天临近中午才醒了过来。

    洗漱后下楼,肯达尔酒店内给人一种空荡荡的感觉,已经是饭点,餐厅里却没有几个人。紧张地忙碌了三个多月时间,拍摄结束,大家显然都安排好了放松日程,一些人已经迫不及待地返回了美国。

    早已等在餐厅里的彼得·杰克逊看到西蒙出现,起身和他打过招呼,两人才一起坐下。

    昨天剧组收工后西蒙就叮嘱杰克逊今天中午一起聊聊,此时他才会特意等在这里。

    相处三个多月,西蒙发现杰克逊是一个非常顺手的导演助理,聪明勤奋,人情练达,更难得的是,虽然已经28岁,他却并没有丧失对电影的热情,依旧保有非常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

    如果不是对杰克逊还有更大的期待,西蒙绝对会把他带回好莱坞,培养成丹妮莉丝娱乐的签约制片人。相比导演,西蒙觉得杰克逊似乎更适合制片人这个职业。

    两人点过餐,随意聊了几句,西蒙就问杰克逊道:“彼得,想好以后打算做什么了吗?”

    彼得·杰克逊笑了笑,望着西蒙,很有几分狡黠的意味,道:“西蒙,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想明白你当初为什么会雇佣我。”

    西蒙没有对杰克逊解释这个疑惑的意思,只是道:“这世上很多事情都是没有答案的。”

    “那么,”杰克逊犹豫片刻,道:“或许,我还是希望能够继续留在新西兰。”

    这么说完,杰克逊明显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他觉得西蒙今天应该是想要招揽他去好莱坞,这样的机会大概是每一个电影人都梦寐以求的,昨晚的杀青派对之后,虽然喝了一些酒,考虑着这件事,他却清醒地一夜无眠。

    此时将自己的决定说出口,纠结了一整个晚上的挣扎终于消散一空。

    西蒙对杰克逊主动做出这样的决定有些意外,转眼又释然。

    记忆中彼得·杰克逊为了留在新西兰,同样错过了不少来自好莱坞的机会。西蒙是很欣赏心中有坚持的人的,无论这种坚持的缘由是什么,如果今天的谈话中杰克逊非常热切地想要前往好莱坞,西蒙或许会真的把他带去洛杉矶。

    只是,如果那样,有些机会杰克逊也就注定错过。

    见西蒙有些沉默,杰克逊以为这位年轻的好莱坞大亨对自己的回答有些不悦,连忙解释道:“西蒙,我很感激你在《蝙蝠侠》剧组给我的机会,但我认为自己并不适合好莱坞,我是一个不喜欢束缚的人,好莱坞却有太多限制电影人的条条框框。”

    西蒙听到杰克逊语气有些急切的解释,大致明白他的心思,顺势不再‘劝说’,笑道:“好吧,既然这样,我尊重你的选择。另外,《蝙蝠侠》的拍摄虽然已经结束,丹妮莉丝娱乐在澳洲的分公司却会继续运营,以后大概每年都会投资一批澳洲本土电影。我看过你的《宇宙怪客》,很有意思,所以,你现在有什么想法吗?”

    彼得·杰克逊察觉西蒙的态度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拒绝而冷淡下来,虽然不知道他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但还是说起了自己一部黑色喜剧风格的另类布偶剧构思。

    西蒙知道这就是杰克逊那部恶趣味十足的《疯狂肥宝综艺秀》,非常脑洞大开的一部布偶电影,讲述表面光鲜的一群综艺秀动物明星私下里却各自有着黑暗堕落一面的故事。

    两人在午餐时间一番讨论,西蒙还帮忙添加了一些恶趣味的段子,最后爽快地同意以新世界影业澳洲分公司的名义给杰克逊投资100万美元。

    午餐之后,西蒙就赶去约翰斯顿控股总部。

    整个午餐过程,包括此前几个月的工作中,西蒙和杰克逊两人都没有谈及与《魔戒》相关的任何事情。杰克逊现在的实力还远远没有达到掌控《魔戒》这样一个大制作系列的程度,或许很早就有着拍摄《魔戒》的念头,但现在的杰克逊显然拥有自知之明,远在新西兰,他可能连托尔·金系列版权在谁手中都不清楚,自然也没有贸然提起。

    原时空中,杰克逊凭借《宇宙怪客》开启自己的导演生涯,积累了足足十年时间,才启动了《魔戒》的制作,并且一举成名,造就了电影史上难以跨越的一部奇幻史诗系列。

    现在,西蒙虽然对杰克逊有着同样的期待,但也没有打算揠苗助长。

    来到约翰斯顿控股总部瑟曦资本的办公室,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新加坡和东京的交易所都已经收盘。

    这段时间,日本股市在波动中持续上扬。

    西蒙在还拿着话筒的珍妮特脸蛋上吻了下,就看向办公室内的股票显示终端。截止下午收盘,日经225指数已经达到34793点,距离西蒙计划中的37000点只剩下2207点的差距。

    现在还只是4月底,显而易见,因为西蒙这只大蝴蝶的缘故,日本股市的上涨速度超出了原时空中很多。西蒙也清楚,这并不是因为瑟曦资本十多亿美元资金的功劳,他更像是带动了整个市场加速增长的催化剂。

    根据华尔街一些投行的统计,最近几个月,只是全球的对冲基金规模就足足翻了一倍多。

    相比后世对冲基金领域上万亿美元规模的总体量,在西蒙进场日本股市之前,全球对冲基金的总规模还只有300亿美元,索罗斯不到20亿美元的量子基金已经是其中最大的一只。

    然而,几个月后的现在,只是公开的对冲基金总规模就已经接近700亿美元。

    西蒙两年前在美国股指期货市场的‘一夜暴富’刺激到了太多人,这些对冲基金显然都是受到他的影响而匆匆成立,然后如同闻到血腥的鲨鱼一般跟随西蒙一起涌向亚洲。再加上其他规模更加庞大的共同基金、养老基金、投资银行、商业银行等资本势力纷纷进场,日本股市增速加快也就不难理解。

    按照现在的增速,最多只需要两个月时间,日经225指数就能达到37000点,大概七八月份就能冲到30点以上。

    因为大量投机性十足的盲目‘韭菜’疯狂入场,瑟曦资本的收益也越发丰厚。

    上周的统计中,瑟曦资本的资产净值已经突破了20亿美元大关,达到22.3亿美元。盈利率也突破了西蒙当初划定的30%分界线,达到42%。西蒙当初直接放弃了向投资人收取2%管理费的惯例,而是设立了一个阶梯分成方案。

    现在,超过30%的部分,西蒙将可以获得30%的利润作为佣金。

    珍妮特打完电话,重新和西蒙拥抱了下,就抱起一摞文件拉着他来到隔壁一间小办公室。

    进入办公室,珍妮特把西蒙按在皮椅上,自己在男人腿上坐下,拿起刚刚带进来的文件翻开道:“5号基金的两位分析师最近对迈克尔·米尔肯事件做了一下研究,他们认为,因为米尔肯遭遇调查,垃圾债券市场转冷,下半年美国那边可能会出现一次垃圾债券违约潮,你看一下。”

    西蒙从珍妮特手中接过文件,一手搂着女人的小腰一边翻看。几个月的积累下来,他已经很容易看懂这些分析报告。

    从资本规模就不难发现对冲基金领域还处在发展初期。记忆中,大概是90年代之后,特别是索罗斯狙击英镑一战成名,才引发了对冲基金行业的爆发式增长。现在,西蒙觉得,很多对冲基金经理的经验或许都还没有自己丰富。

    更何况,西蒙还有着两世为人的巨大优势。

    认真着手中的文件,西蒙也轻易在记忆中搜罗出了关于北美垃圾债券市场的一些信息。

    确实如同文件中两位分析师所言,记忆中大概是今年下半年的10月份,垃圾债券市场因为一些公司的违约导致了一连串连锁反应,一度引发北美股市债市双双大跌,被称为继1987年股灾后的一次‘小崩溃’。

    完手中的资料,西蒙问怀里的珍妮特道:“你打算怎么做?”

    “你不是说我们要在37000点开始收手吗,”珍妮特搂着西蒙的脖子,道:“这样的话,日本这边我们最多再经营两三个月,大盘转向的过程中,瑟曦资本恰好可以躲开去北美玩一把,做空垃圾债券。”

    虽然无法解释缘由,西蒙却并没有向珍妮特隐瞒自己的判断,只是表示他认为日本股市最多会冲到40000点,他希望给瑟曦资本预留足够的操作余地,于是在37000点开始退出,30点之前彻底离场。

    30点之后,西蒙已经无法在判断日本股市大盘的走向,暂时躲开等待形势明朗确实是个不错的机会。

    等日本大盘真正转向,在重新进场杀跌。

    只是,听到珍妮特要做空垃圾债券,西蒙却不由想起记忆中的2008年次贷危机。他不想因为瑟曦资本导致日本股市大盘崩溃,同样不想让联邦政府认为是自己搞垮了华尔街的垃圾债券市场。

    索罗斯虽然是很多人的崇拜对象,却是被世界各国政府深恶痛绝的资本恶客。

    西蒙可是正经生意人,没打算一辈子做对冲基金。如果因为在金融市场表现得太过火遭到记恨,进而影响到维斯特洛公司其他领域的发展,那完全得不偿失。

    仔细权衡一番,西蒙确认了一点,这次垃圾债券的崩溃绝对不可能如同2008年那样规模宏大。因为,引发2008年次贷危机的信用违约掉期金融衍生品还没有诞生。

    所谓信用违约掉期(cds),大致就是一种保险产品,更准确一些,可以说是一种对赌。合约双方押注某种债券是否会违约,如果没有,卖出这款金融衍生品的公司持续获得‘保费’,一旦债务违约,合约卖方就要支付昂贵的‘理赔’。

    相比传统的保险,cds的最大特点是,‘投保’一方并不需要持有某种债券,用一个通俗的比喻来说,合约买卖双方完全是站在路边,随意押注路过的一辆车会不会出现事故,或者路边的一栋房子会不会着火,然后进行买卖。这些车子和房子和对赌双方本身没有多少关系。

    根本上,这就是一种投机。

    记忆中,2008年前后美国次级债市场的总价值也不过7万亿美元,但围绕次级债的cds市场却高达62万亿美元,于是,只是很少一部分次级债违约,杠杆作用下,全球金融市场就差点灰飞烟灭。

    现在,cds产品还没有出现,珍妮特只是通过传统手法卖空垃圾债券,不可能引发太大的波澜。

    确认自己的判断,西蒙在珍妮特小腰上拍了拍,道:“你自己看情况操作就可以了,但有一点,不许太冒险。”

    珍妮特感觉西蒙明显有什么话没有告诉自己,却也没有追问,凑过来在男人脸上贴了贴,很没诚意道:“我知道啦。”

    显然啊。

    知道是一回事,听不听就是一回事了。

    西蒙有些无奈,更不敢把cds的概念告诉珍妮特。一旦说出,以这女人疯狂的小性子,绝对会提前把这东西搞出来。将来如果再发生记忆中的那场大危机,回溯根源,发现cds竟然和西蒙·维斯特洛有关,那玩笑就大了。

    两人在瑟曦资本总部待了一下午,并没有再返回肯达尔酒店,而是在傍晚时分赶去约翰斯顿家大宅。

    继续在墨尔本待了几天,处理完剧组的一些收尾工作,西蒙也到了返回北美的时机。珍妮特因为要运作瑟曦资本,将会继续留在澳洲。

    墨尔本市区北郊的一处豪宅内。

    这是最近一段时间西蒙和珍妮特精心挑选后购置的物业,豪宅占地两英亩大小,同样位于风景绝佳的雅拉河畔,只是更靠近墨尔本市中心,距离约翰斯顿家大宅也并不算远,只有5公里左右。

    《蝙蝠侠》拍摄结束,剧组解散,丹妮莉丝娱乐自然不会再包下整个酒店。

    西蒙搬出酒店后,最近几天一直和珍妮特住在约翰斯顿家的大宅里。作为西蒙的助理,珍妮弗不可能像其他人那样离开,因此被暂时安排住在这边。这栋豪宅以后也会是西蒙和珍妮特来墨尔本时的小窝。

    短暂几天还好,两人可都不喜欢长时间居住在约翰斯顿家大宅里。

    下午就要启程返回北美。

    豪宅别墅的客厅里,珍妮特帮珍妮弗一起收拾着行李,其中大部分其实都是西蒙的,主要是为洛杉矶众人购置的礼物。虽然不是迈克尔·奥维茨那样的送礼狂人,西蒙却也很注重这些小细节。

    两女一起忙碌着,注意到窝在客厅沙发上一边随意瞄着电视一边悠闲地膝盖上一份资料的西蒙,珍妮特把一个礼盒塞进行李箱里,眸子转啊转,突然对珍妮弗道:“珍妮,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很有趣的中文名字,很适合你哦。”

    正在为一份礼物做标记的珍妮弗疑惑地抬起头:“什么?”

    珍妮特又看了西蒙一眼,笑盈盈地说出了一个对于西方人来说非常拗口的古怪名字:“袭人,你觉得怎么样?”

    珍妮弗一头雾水,同样看向西蒙。

    私下里,为了跟进自己男朋友的步伐,珍妮特其实一直都没有断过学习中文,当初的那本《红楼梦》女人至今还在经常翻看,现在甚至已经可以进行中英文对照。西蒙自然知道这一点,只是回头白了珍妮特一眼,道:“那你给自己取什么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