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窥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珍妮特理所当然道:“我没想要给自己取中文名字啊,我只是突然觉得珍妮很适合这个名字而已。”

    两女原本相对站在堆满了各种物事的长桌两边,珍妮特这么说着,笑盈盈地转到依旧迷惑不解地珍妮弗旁边,开始和女助理咬耳朵。

    西蒙隐约听到珍妮特交代珍妮弗提前回美国后要看紧他不要粘惹女人不要太过劳累云云,一副正妻叮嘱通房丫头的语气,很入戏的模样。珍妮弗依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听着珍妮特的叮嘱,脸色微红,总感觉哪里不对。

    茶几上的电话铃声响起。

    西蒙伸手接通,安东尼·约翰斯顿打来,大宅那边的午餐已经准备好。

    下午就要离开墨尔本,大家肯定要一起吃顿饭。

    两女都听到了西蒙与安东尼的通话内容,珍妮特顺势挽住珍妮弗的手臂说道:“还没邀请过你到我家做客呢,恰好一起。”

    珍妮弗看了眼西蒙,笑着摇头道:“你们两个过去吧,我整理好这些,还要等机场来人接行李。”

    如果只是工作关系,去约翰斯顿家吃顿午餐或许没什么,但以她和西蒙的关系,真的一起去吃饭,所有人都会不自在。珍妮弗可不想让西蒙为难,如同上个月的复活节一样,她更喜欢让西蒙对自己保持一些小歉疚。

    今天的约翰斯顿家大宅比西蒙第一次来澳洲时还热闹一些。

    那次午餐后,维罗妮卡没有再故意躲着西蒙,今天同样出现。珍妮特的弟弟大卫·约翰斯顿上午恰好带着女朋友从英国回来,再加上安东尼·约翰斯顿和诺曼·约翰斯顿两家,所有人将大宅餐厅的长桌围的满满当当。

    西蒙到现在还没见过的,就只剩下雷蒙德·约翰斯顿的小儿子帕特里克。

    大卫·约翰斯顿今年26岁,和雷蒙德一样的瘦高个子,戴着一副无框眼镜,文质彬彬的模样,他目前正在剑桥大学攻读流体力学博士。大卫的女友名叫莱斯莉·惠克特,是他在剑桥的学妹,外貌气质很不错的一个棕发女孩,自我介绍还在读建筑设计本科,辅修艺术史学,想来应该不超过22岁。

    正如珍妮特当初说说,大卫·约翰斯顿果然有着几分书呆子气息。

    餐桌上听西蒙问起他的专业研究方向,大卫就一本正经地解释起如何利用流体力学原理测算埋藏地下数千米的石油层运动轨迹,一连串专业术语听得雷蒙德·约翰斯顿直皱眉。

    因为大卫第一次带女朋友回来,其他人都很给面子地假装倾听,老头子却没有顾忌,很快打断道:“学这些有什么用,家里又没有油田让你去研究。”

    大卫·约翰斯顿明显很怵自己父亲,闻言立刻哑了火。

    餐厅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珍妮特身子挨过来,眼神朝大卫身旁斜了斜。

    西蒙会意,老头子对大卫带回来的女朋友不满意,才会如此反应。

    虽然从第一次见面开始,雷蒙德·约翰斯顿对西蒙的态度就一直很好,但从安东尼、珍妮特一干子女的言谈和在雷蒙德面前的表现上,西蒙很早就知道老头子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注意到大卫身旁莱斯莉·惠克特脸上的不自然,西蒙意识到这也是一个很会察言观色的姑娘。

    想起是自己引发了这场尴尬,他主动缓和道:“其实流体力学的用途还是很广泛的,电影特效同样能用得到。通过流体模拟,我们只需要使用cg动画就能实现逼真的流水火焰等效果,这样可以避免很多昂贵的实拍场景。”

    雷蒙德扭头望过来,缓和了语气,道:“你回洛杉矶后多和托尼联系,别让珍妮一个人胡闹。”

    西蒙自然明白雷蒙德指的是什么,笑着点头道:“我会的,而且,珍妮其实比我更合适运作那笔资金。”

    雷蒙德瞟了眼珍妮特,道:“她的性子我可比你们了解,没人看着肯定会闯祸。”

    正认真切着一块小羊排的珍妮特不满地皱了下鼻子,却没有在这个时候和自家老头子顶嘴。

    打岔几句,刚刚的尴尬被化解,餐厅内的气氛重新活跃起来。

    西蒙爽快地答应诺曼·约翰斯顿8岁儿子维克多的要求送他一台蝙蝠摩托,只是叮嘱不要真的开上马路,太危险。被疑惑地父亲追问几句,小家伙不小心说漏嘴,原来是安东尼的大儿子布兰登想要,自己却不好意思向西蒙开口。

    安东尼结婚很早,据珍妮特说他大哥当年大学上到一半就不得不奉子成婚,这些年总共有一子两女,16岁的西尔维娅和9岁的克洛伊此时都在,和西蒙同龄的大儿子布兰登这些日子出现过几次,今天却没有来吃午餐。

    此时大家也明白了为什么。

    雷蒙德听长孙如此‘玩物丧志’,不免又逮着大儿子训斥了几句,却明显不像刚刚打断大卫时那么严肃。

    午餐之后,一直又在大宅里待到下午四点钟,西蒙才告辞离开,安东尼和珍妮特一起送西蒙赶去西郊的墨尔本机场,一架波音767已经等着跑道上。

    西蒙和珍妮弗之外,《蝙蝠侠》剧组留在墨尔本的最后一批人这次也会一同返回,影片在澳洲的工作到此基本结束。澳洲分公司的工作人员会与维多利亚州政府结算退税事宜,这笔500万美元左右的资金西蒙没打算再抽回北美,而是计划直接在澳洲投资电影,比如杰克逊的那部《疯狂肥宝综艺秀》。

    机场跑道旁,马上就要分别,珍妮特紧紧搂着西蒙不停地碎碎念:“我会帮你好好打理瑟曦资本的,保证不会亏钱。什么时候想你了就会回洛杉矶的,你也要经常想着我,如果能突然跑来看我自然更好啦,女孩子可都是很喜欢惊喜的……”

    西蒙拥着珍妮特耐心倾听着,不时点头。

    几分钟后,珍妮特停下来,凑过来在西蒙脸上贴了贴,西蒙还以为她要放开自己,却听珍妮特突然咬着他的耳朵低语道:“我姑姑身上是不是很好闻?”

    真的是咬着耳朵啊。

    西蒙猛然听到珍妮特的话,感觉两排牙齿在自己耳垂上摩擦,脊背有些发凉,担心女人把自己耳朵咬下一块来,故作镇定地点头笑道:“是啊,你不是也很喜欢吗?”

    珍妮特见西蒙没有狡辩,松开自己的小白牙,依旧凑在他耳边低语:“小混蛋,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姑姑在你面前很不自在,女人总是对某些事情很敏感的,她不喜欢你。”

    “这个,”西蒙在女人小腰上轻轻挠了几下,企图转移她的注意力,道:“我很抱歉。”

    “哼哼哼,”珍妮特扭了几下小腰,不为所动,道:“我很久很久以前就警告过你哦,小混蛋。所以,闻闻就可以了,绝对绝对不能动其他心思。”

    西蒙感觉冷汗都出来了,摇头道:“我对上帝发誓,绝对没有。”

    珍妮特还是不甘心地在西蒙腰上掐了一下,终于放开他,退后一步,依旧笑盈盈的模样,好像刚刚的对话从来没发生过,抬手朝她摆了摆,道:“上飞机吧,大家都等急了。”

    西蒙望着珍妮特向后退,上前两步重新捉住女人,吻了过去,珍妮特很自然地开始回应。

    两人又痴缠了几分钟,再次分开,珍妮特脸蛋变得红扑扑的,知道不能再继续拖延,把西蒙朝舷梯那边推了推,就转身回到安东尼身边,兄妹俩一起站在跑道旁目送西蒙登上波音767,飞机滑翔着冲入云端。

    机身前舱的休息室内。

    飞机飞行平稳,靠窗位置上的珍妮弗解开安全带,起身来到西蒙身边,注意到他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关切道:“你没事吧?”

    西蒙还在想着刚刚的事情。

    他一直以为自己和维罗妮卡掩饰的很好,没想到早就被珍妮特看出了异样,还好珍妮特只是误会了。

    听到珍妮弗的关切,西蒙收回心神,揭开安全带,笑着在自己腿上拍了拍,对女助理道:“来。”

    珍妮弗轻轻瞪了他一眼,见西蒙伸手拉自己,就顺势坐了过去,脸色却不由有些微红,身子僵僵的,担心有人会突然过来。小脑袋转啊转,终于找了个让自己分神的话题,道:“那个,‘袭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出自东方的一本古典,袭人是男主角的贴身女仆,”西蒙一边说着,一边放下座位前的隔板,从旁边拿过铅笔在一份文件空白处用行楷写下两句诗,道:“很有意境地一个名字。”

    珍妮弗待西蒙写完,仔细打量了一番,她不认识这两句诗,却能体会到中文字体的美感:“这些字可真漂亮,怎么读呢?”

    “花气袭人知昼暖,鹊声穿树喜新晴,”西蒙缓缓念了一边,解释道:“这是一句写景的诗。郊外的小村刚刚经历了一场初春的寒雨,诗人清晨起床,天色蒙亮,太阳还没有升起。行走在乡野间,扑面而来的浓郁花香意味着天气即将转暖,树梢之间传来的喜鹊鸣叫,好像在欣喜地告诉诗人,今天将是晴朗的一天。”

    珍妮弗靠在西蒙身上,手指在那行铅笔字上摩挲着,道:“只是这十四个字,就能表达你说的那么多含义吗?”

    西蒙点头:“是啊,这就是那个国家古典文化的特点。”

    “看来我抽空也要学一些中文呢,要不然在你和珍妮面前什么都听不懂。”

    “我教你。”

    “你有时间吗?”

    “时间都是挤出来的,呐,让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呵呵。”

    两人低声聊着,珍妮弗好不容易适应了自己坐在西蒙腿上的处境,休息室的房门却被人强行,女助理顿时又小兔子一样起身躲开。

    原来是空姐过来和西蒙打招呼,还热切地询问他有什么需要没有。

    西蒙感受着那空姐赤倮倮的眼神,只是让对方送一壶咖啡过来,就将她打发走。刚刚的旖旎却不可能再继续,珍妮弗回到自己座位上,嘴角带着笑,却不在回应西蒙的眼神召唤,低头假装认真地整理文件。

    西蒙也只好随手翻开刚刚被自己写下诗句的那份文件。

    这是艾拉·多伊奇曼关于《希德姐妹帮》的发行报告,多伊奇曼现在依旧直接向西蒙个人负责,无论是高门影业旗下影片的发行还是刚刚过去的颁奖季公关,多伊奇曼都会定期总结工作报告给西蒙。

    今天已经是4月29日,周六。

    高门影业今年发行的第三部电影《希德姐妹帮》在4月22日上映,相比《大都市人》和《姐妹》,《希德姐妹帮》上映规模很小,多伊奇曼只在文艺片受众比较广泛的纽约进行了推广,并且安排了35块开画银幕。

    虽然尽可能挖掘了这部电影的宣传点,《希德姐妹帮》也获得了媒体的一致好评,但上映首周,这部聚焦校园霸凌的文艺片仅收回了26万美元票房,单馆平均只有7500美元左右。

    相比其他一些卖座影片小规模试映时动辄六七万美元的单馆票房,《希德姐妹帮》35块银幕的小规模发行,馆均连破万都没有达到,这部影片也就没有增加发行规模的必要。

    按照现在的上映节奏,影片大概也就能拿到一百万美元票房,相比300万美元的制作成本,肯定是要亏损了。这也将成为丹妮莉丝娱乐今年发行的第二部亏损影片。

    艾拉·多伊奇曼在报告中分析,《希德姐妹帮》失败的原因主要还是题材和受众偏离太大,这部影片的主角是高中生,目标对象也是青少年,但青少年显然不喜欢文艺片。比较容易接受文艺片的大学生以上观影群体,又不会关注这种类型的文艺片。

    《希德姐妹帮》最终才会失败。

    这部影片是新世界娱乐遗留下来的项目,多伊奇曼已经尽力,票房失败自然也不是发行团队的责任。多伊奇曼在报告中也总结,公司以后应该尽量避免制作这种类型的影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