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黑色解语花
    唐青雨驾驭着平衡车在人行横道上左摇右闪,如果不是有几个运动细胞,不知道撞人撞多少回了。唐青雨本来就身材高挑,玲珑有致,现在长裙变短裙,一双笔直修长的大长腿吸睛无数,忽略掉那些口哨和不怀好意的眼神,她一心赶路。

    和堵车的源头擦身而过,唐青雨瞥了一眼马路对面混乱的摩天大楼,丝毫不知道此时闹着要跳楼的人和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都城最有名的酒吧,high吧。

    音乐强劲,灯光耀眼,唐青雨置身一群骚动的男男女女中间,感觉心率和血压飙升,喜欢独来独往的人最畏惧这种喧嚣。

    唐青雨被领到楼上的一个包间,推开门,酒气熏天,各色酒瓶酒杯凌乱一地,拼酒的人已经离开了,狼藉中只有一个男人埋头在酒瓶之间,一动不动,像是死过去一样。

    “费南!费南你醒醒!”

    摩天大楼外围的人越聚越多,已经瘫痪了几乎整个都城核心区的交通。

    叶璟年展现出了惊人的执行力,直升机和炸药十五分钟就调集到了齐氏摩天大楼下,但是警察却不同意炸楼。

    “不行!如果我们冒险用炸药或是你们出动直升机,很有可能会刺激到当事人,他精神崩溃的话更容易做出极端行为,说不定马上就会跳楼。”

    叶璟年听着自己的方法被警察和救援队否决,一腔怒火无处发泄。他想做的事何时需要这些人说三道四?可是看着齐家两位老人无助的眼神和无奈的泪水……

    “按照你们的逻辑,我们就在这里干等着看人从60层跳下来吗!”

    叶璟年声音冰冷,语气带着令人畏惧的质问,这个男人在都城太过有名,以至于连反驳他都需要很大勇气。

    “齐先生,齐夫人,您二位仔细想想,有没有可能有别的人或方法能劝说贵公子放弃自杀?”警察询问道。

    齐家二老面面相觑,忽然,他们想起了一个人。

    “警察同志,你们听说过……‘黑色解语花’吗?”

    叶璟年眉头微皱,他听说过“黑色解语花”,不过,事情似乎不好办。

    在都城,“黑色解语花”是一个秘密,也是一个传奇。

    “黑色解语花”是一个网名,本人是一位别具一格的心理咨询师。据说此人从不露面,只采用文字方式和客户联系,因为高昂的咨询收费以及独特的心理疏导而闻名,尤其是受一些富豪追捧。

    叶璟年翻看了一下微信朋友圈,之前一直不明白齐云天偶尔晒出的聊天记录截图是什么意思,如今恍然大悟。

    “这个‘黑色解语花’真的如传说中一字千金?”叶璟年没有想到的是齐云天也是“黑色解语花”的客户。

    “岂止是一字千金,云天是这个心理咨询师的s级客户,单字收费1万元。”齐夫人含泪说着。

    单字收费1万元!

    一边正在作记录的年轻警察不禁咋舌,这个“黑色解语花”简直就是在抢钱啊。

    “璟年啊,你是云天的好朋友,无论如何也要找到这个‘黑色解语花’啊,云天平时最听他的话,如果他肯出面劝劝云天,说不定这孩子就想开了。”齐夫人激动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