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字条式求婚?
    “正因为有老叶这样的真兄弟我才更应该好好谢谢他啊,他人呢?”齐云天问道。

    这下子路繁星彻底无语了,本来以为齐云天会因为“皇朝酒店夜宿门”和叶璟年闹翻天,没成想现在一口一个“好兄弟”,变成哥俩儿好了。

    “老叶恐怕正在入洞房呢。”路繁星一脸痛惜地说。

    “啥?”齐云天简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他找着老婆啦?这么快,哥才确定目标他就将人就地正法了?”

    “这娶一个女人回家可不是随手收购个公司回去,是要一张床上睡的,没感情的话叶璟年会恶心地失眠。”说话的是推门而入的姗姗来迟的苏琉,一张嘴就是浓浓的挖苦。

    路繁星丢了个白眼过去,他最讨厌苏琉这张嘴。有感情又能怎样?像齐云天那个冤大头?为了一个女人折腾了十三年,命都去了半条,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

    “老叶睡得谁啊?”齐云天急急问。

    “干嘛,你还去闹洞房?”路繁星揶揄道。

    “那倒不至于,我得好好调查调查这个弟媳妇儿啊,不翻个底儿朝天不能放过啊。”齐云天豪气干云。

    “啧啧,老齐,叶璟年iq少说也有200,他不会有眼无珠的。”苏琉含沙射影道,在他看来齐云天的“事迹”简直就玷污了他们“都城四少”的名声。

    齐云天一反常态地憨憨一笑,无所谓地说:“老子曾经是有眼无珠啊,不过现在老子想开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老子我要换一朵!”

    “换谁?那个‘黑色解语花’吗?虽然知道她是个女人,但是外貌年龄什么的你真的不考虑?你喜欢的款我们都明白得很。”苏琉笑道。

    齐云天不甘示弱,阴恻恻的说:“我的解语花女神是不是我的款还有待商榷。但是你家里的那位母夜叉很明显不是你的款,哈哈!你刚才挖苦老叶,还不是因为你自己的婚姻生活恶心到呕吐?”

    路繁星端起一杯酒仰头而尽,四缺一,今晚估计就在齐云天和苏琉的争锋中度过了。

    第二天。

    皇朝酒店总统套房的超大size床上,唐青雨悠悠醒转,不知道睡了多久,分不清黑夜还是白昼。卧室的遮光窗帘不知道何时被人拉上了,而身边的人已经不在。

    呵呵,说得好听是一夜情,其实这和嫖有什么区别?

    不过叶璟年真的没有嘴下留情,她被吃得渣儿都不剩了。按照这个逻辑,唐紫玉要是真嫁给了叶璟年,那婚后生活岂止“幸福”了得?

    “祝福你们两个人婚后纵欲过度而死。”唐紫玉揉着身上的淤肿低咒道。

    唐青雨挣扎着疼痛的身子下床,却注意到了床头柜上的东西。床头上赫然放着一枚鸽子蛋,耀眼的光芒几乎闪瞎人的眼睛!

    叶璟年是什么意思?难道现在富豪一夜春霄之后都习惯送人这么大手笔的礼物?唐青雨看到钻石的旁边赫然是一张字条——

    “尊敬的唐紫玉小姐,经过昨夜的验证,我们很合拍,诚挚邀请你和我共度余生。——叶璟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