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2章 他的骄傲
    和李聪挂了电话,江采囡望着窗外那凄冷的颜色,心抽痛着。

    她何尝不想再见霍漱清?可是,现在这样的环境,她见他,又有什么用?他是不会理解她的,他只会把她当成是一个谋害他妻子的凶手,把她当成敌人。

    是啊,她是霍漱清的敌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她没办法——

    江采囡的眼睛,湿润了。

    如果可以,她真想去见霍漱清一面,亲口告诉他,她要走了,可能以后都没办法见面了。可是,她不能,她要做的,就是安排谭静去接触霍漱清,让霍漱清多多和谭静见面。现在,第一次已经见面成功了,霍漱清一看见谭静,肯定就会记下的。毕竟谭静那么像苏凡,而且比苏凡更吸引男人,那种漂亮又热情,而且还很聪明的女人,都是男人喜欢的。相比较之下,苏凡简直是可有可无了。

    以后,就交给谭静了。

    江采囡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走回了会议室。

    可是,此时的江采囡忘记了一件事,如果,如果你真的那么爱霍漱清的话,就该把谭静的计划告诉霍漱清,让霍漱清有个应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是,霍漱清怎么会不知道呢?江采囡要走了,然后有个酷似苏凡的女人来接替江采囡,这里面要是没文章才奇了怪了。

    采访,顺利结束了。导演看霍漱清对谭静挺满意的,并没有因为谭静私自打乱采访提纲而生气,心里松了口气。

    李聪便命人开始收拾现场。

    霍漱清和采访组人员握手,说“辛苦了”,其中也包括谭静。

    谭静见霍漱清握手完毕转身了,赶紧从手包里掏出一张照片,走近他,微笑道:“霍书记,您看这张照片。”

    霍漱清拿起照片一看,笑了下,道:“这是什么?”

    照片上是霍漱清,正在台上作报告,背景是华东大学优秀校友论坛。

    “这是那一年您回母校做报告时我拍的,怎么样?”谭静微笑着说。

    “你是华东大学毕业的吗?”霍漱清问。

    “是啊,我在华东大学新闻系本硕连读。”谭静道。

    “不错嘛!”霍漱清道。

    “我还修了个法语的学士学位。”谭静微笑道。

    “那你和我妻子应该会有共同语言。”霍漱清笑着,坐在了自己办公椅上。

    “您夫人?”谭静没明白。

    “是啊,我妻子是云城大学外语系毕业的,她英语学的非常好,还学了法语的。”霍漱清微笑道,“她还翻译过法国作家的书,还翻译过几部法国电影。”

    谭静,愣住了,看着霍漱清。

    他的笑容,是自豪的那种,他很自豪,为他的妻子。

    就因为她翻译过书和电影?

    怎么没听说过?

    霍漱清这几句话,让谭静的优越感,瞬间被击溃了。

    “是吗?那我真想认识一下夫人,向她请教一下!”谭静立刻露出乖巧的笑容,望着霍漱清,道,“不知道夫人翻译过什么作品,霍书记能介绍一下吗,我想先拜读拜读!”

    “听说过枪手吗?”霍漱清把照片还给谭静,道。

    “枪手?”谭静没明白。

    霍漱清笑了,道:“我妻子就是给人做枪手的那种,因为她没钱嘛,接了活儿就给人翻译了,只能拿到钱,拿不到署名权。”

    谭静愣住了。

    这时,李聪走过来在霍漱清耳边说了什么,霍漱清便起身向谭静伸出手,微笑道:“欢迎华东大学的学妹来为回疆的发展贡献力量!”

    谭静也明白霍漱清这是让她走的意思,赶紧握住他的手,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讨巧笑容,道:“那我可以请霍书记您这位前辈学长多多指导工作吗?”

    霍漱清笑了笑,抽回手,道:“当然没问题。”

    说完,霍漱清就在李聪陪同下,离开了办公室。而办公室里其他的人,也都次第离开了,工作人员锁上了霍漱清的办公室房门。

    回去的路上,导演对谭静陪笑道:“大小姐,你怎么随便就改了提问大纲啊?这要是霍书记生气了可怎么办?以后的采访——”

    “他不是没生气吗?”谭静打断导演的话,道。

    “——”导演张着嘴,说不出话。

    谭静笑了,看着导演,道:“霍书记是我的学长,他是不会生我的气的,你就放心吧!我保证以后采访霍书记的机会,别人肯定都抢不走,都是咱们的。”

    能够经常采访到霍书记,和霍书记搞好关系,这不是好事吗?只是,这个谭静初来乍到的,能有什么本事——

    谭静看着男导演眼里的疑惑,剐了他一眼,道:“不相信的话,那就算了,以后采访霍书记啊,我去找别的导演来——”

    “相信相信,怎么能不相信呢?以后还要谭小姐你多多提携啊!”男导演立刻陪笑起来。

    谭静看了他一眼,冷冷笑了下,没说话。

    男导演心里也是清楚的,谭静是从京里直接派过来的,一来就接替了江站长担当起和省委沟通的职责。要说没背景,鬼才信!

    这年头,什么都扛不住有背景啊!

    苏凡根本不知道霍漱清的遭遇,下午人事厅的厅长专门打电话过来,说明天会陪她一起去省委见霍书记,接受组织任命。说是陪她,只不过是厅长也想借着机会讨好一下霍书记而已。对夫人的尊重和重视,那就是对领导表忠心。

    到了晚上,苏凡哄了嘉漱睡觉,自己坐在书房里开始翻阅这阵子借来的关于回疆的一些基本资料。快到十点钟,霍漱清才回到了家。

    “你没睡?”霍漱清推开书房门,走进来,问道。

    “嗯,时间还早。”苏凡道。

    看着她很认真坐在那里看东西,霍漱清也有点好奇,走过去看了眼,道:“哦,原来你在看这个啊!”

    “是啊,明天要去你那边拜见领导呢!”苏凡道。

    霍漱清笑了。

    苏凡抬头望着他,道:“我去给你把汤端过来,你先去洗澡还是喝汤?”

    “你这样下去要把我养胖了怎么办?中年人要瘦一点才健康。”他说。

    “你现在又不胖,不过,你倒是该锻炼一下了,最近是不是都不做运动了?”苏凡起身,道。

    “昨晚不是做了吗?难道你没满意?”霍漱清笑着道。

    “我说的不是那个。”苏凡脸色微微泛红,道。

    霍漱清笑着,拥住她。

    “那你先去泡澡吧,我给你放水,走。”苏凡关了台灯,拉着霍漱清走出了书房。

    洗澡水还没放好,霍漱清就穿着浴袍进来了,见苏凡蹲在浴缸边,伸手试着水温,他便坐在浴缸边上,看着她,定定的。

    “怎么了?”苏凡看了他一眼,问道。

    “没什么,就是看看你。”霍漱清说着,手指缠绕着她的长发。

    那个谭静,其实,根本不像她,不是吗?那个女孩子,眼睛里的那种攻击力太明显,而不像她,温柔如水。

    “你知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被你的什么迷住的吗?”他说。

    苏凡笑了,看着他,道:“你还被我迷住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这丫头!”他叹道。

    苏凡笑眯眯望着他。

    “就是这双眼睛。”他说,“就算别人和你长得再像,也没有你这双眼睛。”

    “你啊,现在越来越会骗我了。”苏凡说着,头靠在他的膝盖上。

    霍漱清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道:“你的眼神,是最迷人的。”

    “好了,你别说了,怪肉麻的。”苏凡抬头,笑着道。

    “难得我不怕肉麻啊!你还嫌弃起来了?”霍漱清道。

    “差点都要吐了,还能不肉麻?”苏凡笑着说,她站起身。

    霍漱清含笑不语。

    水放的差不多了,霍漱清便脱去浴袍,走进了水里,苏凡坐在一旁看着他。

    “你今天突然这么夸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苏凡问道。

    “我能有什么坏事?”霍漱清道。

    “怎么会没有?这么累的,是不是跑到别的女人那里贡献去了?”苏凡道。

    霍漱清盯着她,道:“你从哪里学的这些?”

    “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苏凡道。

    霍漱清上半身向她靠近,一把手就拉住了她,苏凡赶紧抓住浴缸边,差点就被他给拉进水里了。

    “你干嘛啊?”她惊叫道。

    “我只是想证明一下你有多聪明,盗不用,奸倒是可以考虑。”霍漱清道。

    “你,讨厌死了。”苏凡道。

    霍漱清笑了。

    “好了,你继续泡着吧!”苏凡道。

    霍漱清便往后一靠,继续躺在浴缸里面。

    苏凡望着他,道:“你靠在我这边吧,我给你按摩一下。”

    “你进来,我不要过去。”霍漱清闭着眼睛道。

    苏凡没办法,只好脱了衣服,盘起头发,进了浴缸。

    水面晃动了两下就平静了下来,霍漱清揽住她的腰,靠着她。

    “今天,我嫂子和我说了一些事。”苏凡道。

    “什么事?”霍漱清闭着眼睛,问道。

    苏凡拉起他的手,轻轻给他揉着他的小臂和手背。

    “她说了她和叶黎的事,她说——”苏凡道。

    苏凡便把今天早上方希悠说的那些事告诉了霍漱清,霍漱清静静听着。

    “真是奇怪,她怎么会和你说这些事?”霍漱清听完,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