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3章 你不服气吗
    “我也不明白。不过现在,我觉得她挺可怜的。”苏凡道。

    “他们的感情问题,两个人都有责任。”霍漱清叹道,“这些年夹在他们两个中间,我感觉我也有点无力了。”

    苏凡望着他,道:“辛苦你了。”

    他看了她一眼,道:“这么客气干什么?都是一家人。他们两个要是真的离婚,那就是两败俱伤的事,曾泉的仕途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所以他们说什么都不会分开。”

    “我感觉他们应该不会再分开了,就怕我哥那个梅园什么时候跳出来搅和,要不然应该不会再有事了。”苏凡道。

    “他还是没和你说那个女人是谁?”霍漱清道。

    “没有,我觉得他是不会和任何人说了。”苏凡叹道。

    “怎么突然就感慨起来了?”霍漱清问、

    苏凡摇头。

    “别担心,都过去那么多年了,要出幺蛾子,早就出来了,不会等到现在——”霍漱清道。

    “你可别这么打包票,你连二十多的女儿都冒出来过,我哥的还难说呢!”苏凡道。

    霍漱清难堪地笑了下。

    “我不是责怪你的意思,我只是——”苏凡道。

    “傻丫头,我是那么小心眼儿的人吗?”霍漱清亲了下她的脸颊,道,“只是,曾泉这件事,能这么过去就最好了,不要被人拿来利用。要不然,到时候就怕希悠接受不了。”

    “会有那么大的影响吗?”苏凡问。

    “你要是知道我为另一个女人种了那么多的梅花,你会心里舒服?”霍漱清道。

    “那倒也是。”苏凡道。

    “不过,既然希悠已经开始主动了,曾泉那边,什么时候我跟以珩说一下,让他去敲敲边鼓,大家把他们两个人撮合起来,这就完美了。”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

    “曾泉啊,现在得赶紧生个孩子才行。”霍漱清叹道。

    “放心吧,一定会的,我们等消息就行了。我嫂子说的很对,他们这些年,都是因为两个人太冷淡了,热情一点的话,一切就都水到渠成了。”苏凡道,“你们男人对女人的热情很难把持的,是不是?何况那个女人是自己的妻子的话——”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霍漱清打断她的话,道,“我什么时候没把持住了?”

    苏凡笑了,趴在他的胸口,道:“你过去都控制的很好,谁知道你将来——”

    霍漱清盯着她。

    “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被别的女人给勾了去,我——”苏凡低头,手指在他的胸口不停地画圈,道。

    “那你不用实际行动勾引我一下吗?要不然我怎么知道女人怎么勾引男人的?”霍漱清抬起她的下巴,道。

    “切,你还在我面前装纯情?好意思啊!”苏凡道。

    “我就是不知道啊!除了你,没有哪个女人勾引我成功了的。不如,你给我演示一遍?让我回忆一下?”霍漱清微眯着眼,道。

    苏凡笑了,道:“你还真能说得出口。”

    “来嘛,来演示一下。”他的鼻尖,在她的脸上磨蹭着,道。

    苏凡低头,他的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游弋。

    猛地,她抬起头,媚眼如丝,吻上了他。

    他想要进一步吻她,却被她躲开了。只是轻轻咬着他的嘴唇——

    霍漱清笑了,大手更加放肆起来。

    浴室里,被温暖的气息笼罩着。

    这个夜里,江采囡打电话把谭静叫到了自己家里,看了谭静下午赶出来的采访稿。

    “通过私自篡改采访大纲来引起他的注意,接着用校友的情谊在感情上拉拢,今天你倒是挺厉害的嘛,两招都成功了。”江采囡对谭静道。

    谭静微微笑着,端着红酒抿了口,翘着腿坐在江采囡的沙发上。

    “多亏采囡姐给我机会,要不然我也——”谭静道。

    “接下来你自己去做,我不会帮着你见他的。”江采囡道。

    “这一点不用采囡姐担心,我已经有办法了。”谭静笑着道。

    “是吗?我倒想听听你有什么办法。”江采囡也翘起腿,喝了口酒。

    “抱歉,采囡姐,这一点,我不能告诉你,我怕你吃醋。”谭静笑道。

    江采囡的脸色微变。

    “我知道你喜欢霍书记,万一你跑去跟他告密呢?那我以后还怎么接近他?女人,一定要保持一点神秘感,这样男人才会对你有兴趣。”谭静道。

    “看来,他们教了你不少嘛!”江采囡道。

    “没办法,采囡姐你都失败了,我必须得认真一点才行。”谭静道,“不过,采囡姐,你知道今天霍书记看见我的时候,是什么表情吗?”

    说着,谭静就盯着江采囡笑着。

    “什么表情?”江采囡道。

    “他啊,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看着我,看的我都不好意思了。不过呢,他和那些色鬼不一样,不愧是霍书记。”谭静又露出她那乖巧的笑容。

    江采囡看着谭静这样子就恶心。

    真是个贱货!江采囡心想。

    “你别以为他是看上你了,他看见的,是你的脸。”江采囡道。

    “就算他看见的是我的脸又有什么关系?”谭静道,“起码我让他记住了,不管用什么办法。”

    “那我是不是得提前恭喜你了?”江采囡道。

    “不用不用,我还有些事要请教采囡姐呢!”谭静道,“我之前看过他的一些讲话,可是我看不出头绪。采囡姐觉得我和他多聊一些什么方面的话题会更容易拉近关系?”

    江采囡笑了,道:“你用你的脸蛋儿就可以了。”

    “霍书记是那么肤浅的男人吗?如果他是那种人,也不会派我去完成任务了,对不对?”谭静道。

    “史省长那边会给你安排的,你不用担心。”江采囡道。

    江采囡说的史省长,是回疆省常务副省长史东明,那是叶系如今在回疆省的一个很重要的代表。

    “哦,我知道了。”谭静道。

    “今天他还和你说苏凡了?”江采囡问。

    “是啊,他说那个疯女人怎么厉害,还翻译了法语书和电影什么的。”谭静道。

    “不服气了吗?”江采囡道。

    “谁会服气那个疯女人?”谭静道。

    “我告诉你,别小看苏凡,你要是看不上苏凡,你永远不会把她从霍漱清心里挤走。”江采囡警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