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4章 这才是家啊
    “苏凡能让霍漱清对她这么死心塌地,是有她的手段的,轻视你的对手,只会失败。”江采囡道。

    是啊,苏凡也是有手段的,要不然怎么霍漱清能一次次包容她?即便她和覃逸飞的绯闻满天飞,霍漱清还是一如既往支持她呢?

    “这是采囡姐你对自己失败的总结吗?”谭静道。

    江采囡苦笑了下。

    也许吧,她也败在太轻视苏凡了,太轻视霍漱清对苏凡的感情了。

    “霍漱清对苏凡不离不弃,不止是因为苏凡姓曾,你不要奢望取代苏凡,能接近霍漱清,达成你的任务就可以了。苏凡,是不可能被取代的。”江采囡道。

    孤独一人的江采囡,坐在落地窗边,望向远远的霍漱清的家的方向。

    霍漱清——

    泪水,从江采囡的眼里流了出来。

    她拿着手机,想给霍漱清拨出去。

    现在,他在干什么呢?睡了吗?

    要是给他打过去——他会不会生气?

    江采囡还是放下了手机。

    她不是他的什么人,这么晚了打扰他——

    不行,她为什么要回避呢?让苏凡坐享其成?绝对不可能!

    于是,黑夜里,霍漱清的手机响了。

    “去接电话。”苏凡懒洋洋趴在他的怀里,道。

    “累死了,不想动。”他说。

    “可是你手机在响了,万一是紧急的事——”苏凡道。

    “要是手机可以自己走到我这里就好了。”霍漱清说着,坐起身,准备下床去取手机,“这些搞科技的,应该制造那种可以直接跑到主人手里的手机,只要有电话,就主动跑过来——”

    “你啊,要是能懒死就懒死算了。”苏凡道。

    霍漱清笑了,从地上捡起手机,坐在床边,一看,是,江采囡?

    笑容,倏然而逝。

    江采囡大晚上打电话干什么?她都要离职了,大晚上打电话给他——

    上一次江采囡大夜里打电话给他是她流产的那一次,害得苏凡怀疑了他那么久,这次又是干什么呢?

    “怎么了?”苏凡问。

    “哦,我出去接一下,你先睡。”霍漱清说着,摁掉了电话。

    苏凡看着他。

    他俯身,轻轻亲了下她的脸颊,穿好睡衣,就出去了。

    苏凡看着他的背影,没有多想,本来也没什么可想的,便睡着了。

    关了卧室门,霍漱清给江采囡拨了过去,径直走进书房,开了灯,反锁了门。

    手机很快就接通了。

    “漱清——”江采囡叫了他一声。

    “什么事?”霍漱清问。

    “没,没什么,没,”江采囡有点语无伦次,想了想,这大半夜打电话给他,总得有个合理的说辞啊!

    “哦,我,我想问你一下,今天那个谭静,是不是让你生气了?”江采囡总算想了起来,道,“那丫头新来的,要是有什么不周,你别生气。”

    “这件事啊!”霍漱清道,“没什么,年轻人嘛,没关系。”

    “那就好。”江采囡道。

    他果然是没有不高兴。

    难道年轻女孩的一张漂亮脸蛋就这么厉害吗?

    霍漱清觉得江采囡大半夜打电话给他,不至于说这么一件小事。

    “你要调走了?”霍漱清问。

    “嗯,还有最后一周。”江采囡苦笑道,“抱歉,漱清,我,我应该早点和你说的。”

    “没事。”霍漱清道,顿了片刻,便说,“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吃个饭?我明天让李聪安排一下。”

    江采囡愣住了,久久不动。

    他,约她——

    “额,迦因,她可以吗?”江采囡问。

    “没事。”霍漱清道,“有些事,我想和你聊聊。”

    江采囡的心,剧烈的颤抖着。

    “好,好的,那,那你安排时间吧!”江采囡道。

    “嗯,我到时候让李聪给你打电话。”霍漱清道。

    “好的。”江采囡道。

    她没问苏凡会不会一起,她也不想问,那样的话,太奇怪了。

    也很心虚。

    “那就见面谈吧!”霍漱清道。

    “嗯,你,早点休息吧!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漱清。”江采囡道。

    “没关系,你也早点休息。”说完,霍漱清就直接挂了电话。

    江采囡听着手机听筒里的急促的鸣音,失神地放下了电话。

    霍漱清要见她,要和她谈?

    可是,谈什么呢?

    江采囡想不明白,她怎么可能知道呢?

    霍漱清起身,走到了书架边上,打开了保险柜,取出一个文件袋。他认真看了眼里面的东西,又把文件袋放了回去,锁好了保险柜。

    卧室里,苏凡还没睡着,他躺上床的时候,她就钻到了他的怀里。

    他拥住她,叹了口气,轻轻抚摸着她那柔软的头发,道:“你啊,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黏人?我觉得念卿都没你这么粘我。”

    “我缺少父爱,不行吗?”苏凡笑着道。

    “你这个——”霍漱清也笑了。

    苏凡抱紧了他,霍漱清轻轻亲着她的脸颊,道:“好了,不闹了,赶紧睡。”

    她什么都没说,飞快亲了他的唇一下,就赶紧转过了身。

    “是不是又想要了?”他拥住她,笑问道。

    “你不是说睡觉的吗?”苏凡脸颊绯红,道。

    “可是好像没喂饱你啊!”霍漱清道。

    “哪有啊!”苏凡娇声道。

    “你这还没到三十岁呢,都这样了,三十岁了可怎么办?”霍漱清笑着道。

    “那你就得好好保养了,要不然,我可——”苏凡转过身,抱着他的脖子,长腿盘上他的腰,道。

    他笑了,捏着她的鼻尖,道:“真是个勾人的小妖精!”

    苏凡还没反应过来,他就翻身压了过来,而接下来,狂风暴雨袭来。

    次日一大早,霍漱清也是一如既往的时间起床了,苏凡还在睡着。

    “你不去跑步了吗?”他轻轻摇醒了她,问道。

    “不要了,我要睡觉,累死了。”她说着,转过身,背对着他。

    “要不,今天我陪你一起跑?”他说。

    “不要,我要睡觉。”

    “懒家伙,锻炼身体要长期坚持才行,你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怎么可以?”霍漱清道。

    关于苏凡误服的那些药,霍漱清专门咨询过了医生,医生告诉他,苏凡现在这样虚弱的身体,除了调整饮食让她恢复,更重要的是锻炼,一定要好好锻炼,要不然她撑不住。

    关于锻炼的方案,孙敏珺请教了专家,给苏凡列了一个详细的,而晨跑半小时,就是其中的一项。其他的还有什么瑜伽啊之类的,过一个月还让她开始打球,这样的话就会恢复的快一点。霍漱清现在只能陪她跑跑步,瑜伽暂时由孙敏珺陪她去练。孙敏珺已经联系好了瑜伽教练,就在小区出去十分钟的一家高级健身中心里面,每周去三次。不过,霍漱清还没把这些告诉苏凡,他打算早上跑步的时候再说。

    “乖乖,赶紧起床,我陪你一起跑啊!”霍漱清道。

    苏凡不动弹,继续睡觉。

    昨晚把她折腾成那样了,全身骨头都散架了,还去跑步?用谁的脚和腿啊?

    霍漱清没办法了,早知道昨晚就忍着点,不那么激烈了。

    可是,她必须得起来啊!

    “嘉漱醒了,在叫你呢!”霍漱清总算是想起一招,这一招应该可以制胜吧!

    可是,她依旧没有动弹。

    不会吧,这都没用了?

    霍漱清实在受不了打算放弃了,总不能让他背着她去跑吧!

    “嘉漱醒了?”就在他要放弃的时候,苏凡猛地坐起身。

    霍漱清愣住了,看着她。

    苏凡盯着他。

    “是啊,赶紧去看看,孩子哭了。”霍漱清道。

    苏凡赶紧下床,可是,脚踩到地上才发现身上什么都没穿。

    抓紧时间套上睡衣,苏凡就跑出了卧室。

    霍漱清看着她这样子,不由得感叹,这女人啊,当妈就是不一样了,孩子的需求总是第一位的。

    不行,他得追过去,要不然嘉漱没醒怎么办?或者没哭怎么办?

    孩子没哭总不能弄哭吧!

    霍漱清还是追了出去,就看见苏凡跑去嘉漱的房间,推门进去了,他也跟了进去。

    “嘉漱醒了吗?”苏凡问小保姆道。

    “饿醒了,刚刚喝了半杯牛奶又睡了。”保姆答道。

    苏凡走到床边,看着儿子那甜甜的睡相,不禁笑了。俯身轻轻亲了下儿子嫩嫩的小脸蛋,真是一股奶味儿。

    霍漱清看着这情形,不由得舒了口气,也走了过去,站在儿子的床边,拉住了苏凡的手。

    苏凡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

    “你们回来了真好!”霍漱清道。

    苏凡握住他的手。

    “就是啊,我在的时候这小家伙总是在睡觉,唉,连一声爸爸都听不到他叫。”霍漱清道。

    “那你周末可以跟他玩啊!”苏凡道。

    “嗯,没事,只要每天能看见儿子就行了。”霍漱清说着,也俯身亲了下儿子。

    这才是家,不是吗?有最爱的妻子,还有可爱的儿子。

    等明年,念卿也就回来了,那样,才是一家人团圆了啊!

    “好了,你赶紧洗漱去,我等你跑步。”霍漱清对苏凡道。

    本来还想缩回被窝的苏凡,现在也没有睡意了,只好去洗漱,和霍漱清一起在院子里跑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