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9章 有点反感
    没有人知道霍漱清和江采囡谈了什么,知道这次见面的,除了霍漱清的心腹,还有就是监视江采囡的人。

    于是,在江采囡和霍漱清分手回到办公室后没多久,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和霍漱清见面了?”父亲问。

    “嗯。”江采囡这么应声,她并不奇怪父亲会这么快就知道她和霍漱清见面的事。

    父亲派人在监视她,这一点,江采囡很清楚。事实上,父亲也是从来都不放心她的,不管她为江家做了多少,不管她伤害了霍漱清多少,父亲,始终都会怀疑她。

    不能完完全全地去爱他,也不能完完全全做一个江家人。

    江采囡再度想起这句话,不禁闭上了眼睛。

    “他和你说什么了?”父亲问道。

    “没什么,就是,他说为我践行一下。”江采囡道。

    她不想让父亲知道霍漱清说的话,哪怕是这一次,哪怕是少背叛他一次也行啊!

    “哦,谭静对那边的事不是很熟,你多带她一点。”父亲道,“有机会的话,帮她和霍漱清熟悉起来。”

    江采囡叹了口气,道:“霍漱清不可能对谭静动心的,这一点,您死心吧!”

    “不用你多嘴,你只管把事情做完就行了。”父亲道。

    江采囡咬咬唇,道:“我只是提醒您一下,谭静头脑简单,自大,这种人,也不知道你们怎么会——”

    “我自有分寸。”父亲说完,就挂了电话。

    江采囡把手机放在桌子上,闭上了眼睛。

    她该做出选择了吗?

    其实,早就该选了啊!

    霍漱清,和江家,是她心里最重要的两份感情,而这两份感情不能共存。

    真的好羡慕苏凡啊!真是,太羡慕她了。

    苏凡怎么就配拥有那么好的霍漱清呢?那么完美的,霍漱清!

    其实,江采囡很清楚,按照她对苏凡做的那些事,霍漱清是绝对有理由教训她的,让她吃些苦头,甚至是更严重。可是,他没有那么做,他只是提醒了她,他告诉她,他知道一切,知道却没有采取动作,言外之意,江采囡怎么会不清楚?

    他,愿意放弃为苏凡报仇,而换取她的忠诚。是的,霍漱清要的,是她的忠诚。随着斗争的白热化,霍漱清需要在叶首长这边安插自己的人,而且必须是可以接触到机密事件的人。这件事对于霍漱清来说并不容易,很难策反到那种级别的人。而江采囡,就是一个突破口。江采囡是江家的人,她的父亲是叶首长的亲信加心腹,通过江采囡去策反她父亲,这是撬开叶首长集团内部的一个强有力的钥匙。可是,省委江采囡父亲那种级别,想要被策反,那不是件容易的事。何况还有江启正的自杀案在前,江家是恨不得活剥了霍漱清的皮的,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就被策反?

    即便是江采囡不能策反她父亲,可是,江采囡也能想办法打到叶首长的身边。这一点,霍漱清是相信的。而江采囡,怎么会不知道呢?霍漱清希望她做的,她很清楚,因为她很了解霍漱清现在的处境。霍漱清的处境,并不乐观。

    只是,她——

    她该怎么办?

    江采囡离开的时候,苏凡并没有见她,两个人也没有机会见面。如果是以前,苏凡要是得知江采囡要走,是一定会见的。而现在——

    孙敏珺把江采囡调职的事告诉了苏凡,即便苏凡不知道江采囡换了她的药,被江采囡那么挤兑蔑视后,苏凡也是对江采囡的好感降到了零。如果不是非要见面,苏凡是绝对不会想着和江采囡见面的。何况,最近她还那么忙。

    苏凡没有见江采囡,却有另一个华社记者进入了她的视线。

    这是苏凡到任第二周的那个周末在办公室和下属们一起起草报告的时候,秘书就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华社有记者来采访,关于妇联近期对全省幼儿托管和教育调研的问题。

    苏凡也知道媒体会有一些相关的采访,但是考虑到她对事实还掌握的不够清楚,还只是调研阶段,就拒绝了省里好几家媒体的采访,而今天,居然是个华社的?

    一如既往的,苏凡拒绝了,对秘书道:“和之前一样,都推了。”

    说这话的时候,苏凡正和一个下属说一个部分的修改,秘书看苏凡这么忙,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就直接走出办公室,去和那个记者说了。

    可是,秘书刚和谭静说完,谭静就愣住了。

    不是吧,居然还连华社的采访都能推?

    谭静早就听说苏凡上任后拒绝了省内所有媒体的采访,她以为苏凡是刚接手这样的工作,没有自信——毕竟嘛,一个在病床上昏迷了半年的女人,靠着药物活下来的女人,能有什么自信?脑子能转清楚就不错了,还自信?真奢侈。

    于是,谭静冷冷一笑,跟秘书问“苏主任办公室在哪里?我自己去找。”

    “不行,苏主任正在忙——”秘书道。

    “我和苏主任是老相识了,聊些私事好了。”谭静笑着道。

    秘书怎么会信?可是,谭静哪里是她这么一个小秘书能拦得住的?

    突然间,苏凡的办公室门上就传来了敲门声,苏凡愣住了,还没来得及反应,谭静就推门进来了。

    “我说了您不能进去——”秘书对谭静道。

    可是谭静已经进来了,又有什么办法?

    苏凡看着眼前这个女人,陌生却又好像熟悉,呆住了。

    秘书赶紧对苏凡说:“苏主任,这位就是华社派来采访您的记者——”

    苏凡看了眼秘书,秘书脸上那无奈的表情,苏凡也没有再责备,便看着谭静,刚要开口说话,谭静就快步走过来,伸出手微笑道:“苏主任您好,我是华社记者,我叫谭静,很荣幸见到您!”

    “你好!”苏凡道。

    因为江采囡的缘故,苏凡对华社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说不来是抵触还是什么,总之就是怪怪的。

    即便是苏凡不想去注意,谭静和她相貌上的相似,这是事实,办公室里的人都注意到了。

    秘书便示意让其他人都出去继续改报告,关上了门给苏凡和谭静聊。

    “抱歉,谭小姐,采访这些活动需要跟办公室方面申请之后,才能进行。”苏凡对谭静直接下了逐客令。

    “不好意思,苏主任,是我来的太唐突了,我一直都很好奇您怎么会想到突击检查——”谭静也不接话,直接就开始了类似采访的提问。

    苏凡也明白谭静的意思,这个女人,从一进门开始就没把她放在眼里,这是苏凡感觉到的。这个谭静,浑身的攻击力,比江采囡强多了。

    这让苏凡很不舒服。

    更不舒服的是,谭静居然长得像自己,真是搞不懂哪一个人才是盗版。

    “抱歉,苏主任,我没明白您的意思。”谭静道。

    “每个单位都是有纪律和行政程序的,我想你们华社也是同样,比如说,你们要去采访,应该要去对方单位申请一下,安排时间,这样吧!而我们单位,也是有规定的,我不能破坏规定。谭记者要是真想采访,就请周一的时候来申请。要不然,我会向你们的站长询问,是不是你们现在改变了组织程序了。如果,你们改变了,就请给我们先发个通知,要不然我们没办法配合。”苏凡道。

    苏凡的语气,平静,又好像是居高临下,即便她的视线是从下往上的。

    谭静看着她,良久不语。

    这个苏凡,还真是——

    不能小看吗?就像江采囡说的那样?

    谭静笑了下,道:“抱歉,苏主任,今天,是谭静的过失。我想给您做个专访,不知道可以吗?如果可以,我就去申请。”

    “不知道谭记者要采访什么方向呢?”苏凡问。

    “当然是关于您的工作了。这些日子,自从您上任以来,整个妇联就变得活力十足,和过去完全不同了。这也是大众好奇的一点,所以,我想,如果您可以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对您做个专访来解开这些疑问,让大众更好的了解妇联的职能和未来的发展方向,这样可能会更好一点。您说,可以吗?”谭静立刻就卸下了刚才那咄咄逼人的气势,显得很专业,道。

    “可以,请您下周再来吧。”苏凡道,说完,她就低头看向了电脑。

    让下属们写报告,可她自己也得审核,一遍遍的。

    不像霍漱清完全可以把报告交给秘书或者办公厅的人去写,因为那些人对他的讲话方式和行文逻辑十分了解,写出来的基本就是霍漱清想要的,也基本能表达霍漱清的意思。可她不一样,秘书也是新的,办公室的人也基本都没怎么了解,而且妇联长期职能僵化、作风涣散,现在要写份让她满意的报告也不容易,只得自己多费心一点了。

    谭静并没有走,站在苏凡面前,苏凡抬头看着她。

    “谭记者还有什么事吗?”苏凡问。

    “我听说,您和我们的江站长以前关系很好,是吗,苏主任?”谭静道。

    江站长?江采囡?

    “以前有过一些接触,不是很熟。”苏凡道。

    “我听说你们经常一起逛街,还做spa什么的,是吗?”谭静道。

    苏凡不明白,这个谭静在这里提江采囡,是想套近乎呢,还是别有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