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1章 不要赶我走
    对于这份报告的结果,苏凡并不担心,她知道霍漱清不会让这份报告待在档案室里落灰的,只是,像这种重大的决策,必须要有一个详实的计划和调查才行,她要做的,就是在后续的工作中配合其他部门,希望可以早一点通过这个计划。

    经过这两周的调研,苏凡对妇联大致有了了解,可是因为妇联管理事务过多,苏凡只是对幼儿相关的事务有所了解,其他的并不算很清楚。于是,从第三周开始,苏凡便开始深入妇联每一个部门开始调研。而她的这些行动,也被其他人所得知了,比如她的家人,和,覃逸飞。

    自从那次接到了苏凡的电话,覃逸飞有好几天几乎是不言不语,母亲和叶敏慧两个人在一旁陪着他,可是不管她们和他说什么,他似乎都没有回答的**。除了康健,就是坐在房间里上网或者看书,或者就是坐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天空,一坐就是一两个小时一动不动。叶敏慧和徐梦华都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又很担心。

    他在想什么呢?他知道她在做什么,知道她每天都很忙碌地去调研去谈话,深入贫困家庭去了解那些女人和孩子们的详情,去了解他们的需求。这就是他认识的那个雪初啊!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会对人报以温暖的微笑,就是雪初啊!

    她在努力,努力实现她的承诺,对清哥的承诺啊!她对他做了承诺,她愿意做他最坚实的助手,所以她放弃了她曾经的梦想,站在了清哥的身边。而他——

    天空,似乎总是阴沉的。

    叶敏慧看着覃逸飞这样,心里总是说不出的感觉。她想要走近他,可是,每次靠近他的时候,明明看着他就在眼前,却似乎在万里之外。不知道看见的是他本人,还是她的幻觉。

    和他说什么呢?似乎她所说的每个字,他都不在意。虽然近在咫尺,可总是感觉在不同的时空。

    直到那一天,直到那一天她看见他在手机上一篇文章,他放下手机离开的时候,她打开来看了下,居然,居然是一篇关于苏凡的,专访!

    那一刻,叶敏慧,呆住了。

    她的双眼盯着手机屏幕,久久无法回神。

    不管,不管到什么时候,不管,不管发生了什么,他心里一直都是苏凡吗?即便是苏凡去了那么遥远的地方,他还在心里记着她,他的视线还是在苏凡的身上。

    叶敏慧的心,一下下被撕裂着。

    而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叶敏慧的思绪猛地被拉回了。

    也许是因为心虚,叶敏慧赶紧擦去眼里的泪,快步走到洗手间门口,就看见他出来了。

    “你的电话。”叶敏慧把手机给了他。

    他说了声“谢谢”就接过了手机。

    耳畔是他的说话声,叶敏慧呆呆地看着他,无法,动弹。

    她还有什么坚持的理由吗?不管她做了什么,不管她为他付出了多少,都没有办法换来他的一丝关注,她的坚持,还有什么意义?

    可是,她很清楚,在离开他的那些日子里,她也和他关注苏凡一样地关注着他,他的一举一动,他的,一切。现在就算她离开了,又有什么用?她的心,始终都在他的身上。

    挂了电话,覃逸飞回头看着站在原地久久未动的叶敏慧,心头顿了下,开口了。

    “敏慧,你,不会去看看你爸妈吗?”覃逸飞道。

    叶敏慧看着他。

    这是,要赶她走吗?

    她居然活到这么悲哀的地步,要被他赶走了?

    “昨天以珩哥打电话的时候不是说静姨身体不好吗,你,不回去看看吗?”覃逸飞道。

    “我早上打电话问了,我妈说她只是感冒了,不严重。”叶敏慧道。

    覃逸飞,不语。

    “逸飞,你,不想我待在这里,是吗?”叶敏慧走到他面前,问道。

    覃逸飞注视着她。

    叶敏慧也没有说话,只是泪眼蒙蒙望着他。

    “敏慧,对不起!”他开口道。

    “对不起?你想说的,只有这三个字吗?”叶敏慧道。

    “谢谢你过来帮我妈,辛苦你了,敏慧。”覃逸飞道。

    “对不起,谢谢你,辛苦了,你对我说的,就只有这些吗?”叶敏慧的泪,从眼里流了下来。

    覃逸飞抬头,望着她。

    “逸飞,你,到现在都不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连个机会都不给我吗?你的心里,难道就那么放不下她吗,逸飞?”叶敏慧蹲下身,蹲在他面前,问道。

    她的嘴唇颤抖着。

    “这件事,和她没有关系。”覃逸飞道。

    “没有关系?”叶敏慧反问道。

    “敏慧,我和江津已经在筹备我们的新公司了,我想要重新开始工作,这是我现在想的全部,和雪初没有关系,我要工作。”覃逸飞道。

    “我知道,我知道,”叶敏慧擦去眼泪,急急地说,“我们一起吧,好吗,逸飞?我们就像过去一样并肩战斗,好吗?”

    覃逸飞张开嘴巴,却还没说出话,叶敏慧就拉住他的手,注视着他的双眼,道:“你们刚开始是需要人的,对不对?我会帮你,不不不,我不是帮你,我是想和你一起战斗,逸飞,可以吗?你现在身体不好,所有的事交给江津,他的压力也太大了,让我替你分担好吗,逸飞?”

    “敏慧——”覃逸飞道。

    “逸飞,好不好?让我一起加入吧,好不好?”叶敏慧几乎是在哀求他。

    覃逸飞的心,怎么能不颤动?

    “敏慧,你,不必这样,真的。”覃逸飞道。

    叶敏慧望着他。

    “你没必要为了我做这些,真的,敏慧。”覃逸飞道。

    “可是我——”叶敏慧道。

    “敏慧,你知道我每次看着你的时候在想什么吗?”覃逸飞道。

    叶敏慧不语。

    “我欠你那么多,怎么还得了?”覃逸飞说着,仰起头。

    叶敏慧,愣住了,盯着他。

    “敏慧,我觉得好累,我,不想考虑任何和感情有关的事,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想。”他幽幽地说。

    “我会等你的,逸飞,没有关系,我说过,不管多少年,我都会等着你,我——”叶敏慧道。

    “可我不想你等了,敏慧!”他打断她的话,道。

    叶敏慧,望着他,嘴唇,颤抖着。

    “对不起,敏慧,我,我真的,真的没办法承受下去了,我,真的好累。对不起!”他的声音,有些许的哽咽。

    即便是上次解除婚约,他也没有说这样的话,而现在,叶敏慧——

    “你我都犯了错,这么多年,我们都犯了错,却自以为是为那个人好,可是我们都给对方太大的压力。我这么对雪初,你这么对我,我,没有办法责备你,我理解你,你和我,都是一样的人,一厢情愿地付出,可是我们都没有去考虑我们的付出对于那个人造成了什么样的心理压力,捆绑了——”覃逸飞道。

    眼泪,从叶敏慧的眼里涌了出来。

    他说的没错,他们两个人都太像了,他用心为苏凡付出而让苏凡的心里总是觉得亏欠他,叶敏慧也是同样对待他,让他觉得亏欠了她怎么都还不清。

    “所以,我们,都放手吧,敏慧,好吗?我们,都,放手吧!”覃逸飞道。

    “放手?”叶敏慧的泪水,根本止不住,“你是真的想要对她放手,还是用这样的借口赶我走?逸飞,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真的一点都不高明,你的谎言一点都不——”

    “我没有一句谎言。”覃逸飞道,“敏慧,你是个好女孩儿,我对你,并非没有感情,我也,我也喜欢你,可是,可是,可是我——”

    “你没有办法忘记她,是吗?哪怕她已经和霍书记开始他们的幸福生活,你也没办法忘记,是吗?”叶敏慧打断他的话,反问道。

    “我不会再去想着她了,直到这些日子,我才知道我让她有多么困扰,我才知道我有多么自私!”覃逸飞道。

    “因为我让你感到困扰,你才会这样想,是不是?”叶敏慧道。

    “你回去吧,敏慧,你不该再在我的身上浪费你的时间了,我,不值得你这样,敏慧——”覃逸飞道。

    “那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真的放下你,怎么做才能离开你,逸飞?”叶敏慧拉住他的手,泪水模糊着视线,“你说的对,我们都是一样的人,都在执着地为另一个人付出,也许,你说的对,我们没有考虑到对方的想法,可是,你告诉我,你能放下她吗?如果你能,那就请你教教我,让我也放下你,我真的做不到,逸飞,我,做不到啊!”

    叶敏慧的身体,一下子失去平衡,双膝跪在了他的脚边,脸贴在他的腿上。

    房间里,一片安静,只有叶敏慧无声地落泪,而覃逸飞的眼里,也是一片湿润。

    他仰起头。

    “我是个废人了,敏慧,这样的一个我,你又何必委屈自己?”覃逸飞的声音,颤抖着。

    “就算你永远都站不起来了又怎么样?”叶敏慧抬头,泪眼蒙蒙望着他,“逸飞,我爱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爱你。”

    覃逸飞低头,看着她。

    “别赶我走,好吗,逸飞?我不能没有你,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我知道你爱她,我知道你在强迫自己忘记她,可是,我也知道你根本做不到,你忘不了她,不管你怎么劝自己,你都做不到,是不是?你忘不了她,我也忘不了你。所以,”叶敏慧擦去脸上的泪,拉着他的手,认真地仰望着他,“逸飞,如果你忘不了,那就不要去逼着自己了,好吗?”

    覃逸飞,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