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2章 不会再有人怪怨她了
    “我理解你,我也,不想强迫你去忘记她,你也不要这样逼着自己。其实,其实,没必要一定说忘记,是不是?”叶敏慧含着泪,哽咽道,“曾经,曾经那么,那么真爱过的一个人,忘记了的话,怎么对得起自己?”

    覃逸飞呆住了,他没想到叶敏慧居然——

    叶敏慧抬头,擦去眼泪,道:“逸飞,如果不能忘记,就不要忘记她,把她留在你的心里就好,不要逼自己,好吗?”

    “敏慧——”覃逸飞道。

    徐梦华站在门口,刚要推门进去,就看见两个人这个样子,不明所以,却也不想去打扰。

    他们,怎么了?

    徐梦华心里不安,可是,她又不能开口去问。

    儿子这些日子的反应,她也看在眼里,看的很清楚。她甚至想离开疗养院,回去沪城和丈夫一起生活,让叶敏慧和儿子一起多多相处,缓解他们之间的尴尬,培养两个人的感情。可是看样子,她怎么能离开啊?儿子那个样子——

    如果不是苏凡,如果不是苏凡,这一切怎么可能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都是因为,苏凡!

    徐梦华转身,慢慢折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坐在沙发上。

    没一会儿,门上就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啊?”徐梦华有气无力地叫了声。

    “伯母,是我,敏慧。”叶敏慧略带鼻音的声音飘了进来。

    徐梦华愣住了。

    “进来吧,门没锁。”徐梦华道。

    叶敏慧便推门进来了,而和她一起的,还有,覃逸飞!

    徐梦华看着叶敏慧推着儿子进来,呆住了。

    “你们,怎么了?”徐梦华问。

    “妈,我想,去沪城住几天。”覃逸飞道。

    徐梦华完全懵了,怎么回事?怎么要去沪城了?

    “你,怎么了吗?”徐梦华忙起身,走到儿子身边,问道。

    “在这边住的时间有点长了,我想去沪城,还有,再去榕城一趟,那边有些事情还要处理。”覃逸飞道。

    “什么事情你要亲自过去?让江津去不就行了吗?”母亲道。

    “伯母,没事儿,我陪着逸飞一起过去就好了。”叶敏慧对徐梦华微笑道。

    徐梦华一看这样子,更加的,不解了。

    这两个人,是怎么了吗?

    “去沪城没问题,我给你爸打电话说一下。”徐梦华依旧是在云里雾里的感觉,对眼前的情形有点吃不准了。

    这时,覃逸飞的手机响了,便准备接听了。

    “哦,敏慧,你过来里面一下,我给你看个东西。”徐梦华见状,对叶敏慧道,叶敏慧便跟着徐梦华走进了卧室。

    “伯母——”叶敏慧满脸欣喜,望着徐梦华道。

    “怎么了,敏慧,你们两个——”徐梦华问。

    “逸飞要开始做他的事业了,他同意我帮他的忙。”叶敏慧道。

    叶敏慧眼里的闪烁着的,是兴奋的光彩,兴奋喜悦,却和过去不一样了,没有了过去那种小女儿的娇羞,没有那种甜蜜。

    这些,徐梦华都看得出来,她记得很清楚,当初叶敏慧和覃逸飞订婚的时候,叶敏慧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样的。那是恋爱中的女孩常有的幸福神色,而现在——

    因为,成熟了吗?

    “那,是,挺好的。”徐梦华看着叶敏慧,道。

    叶敏慧低眉,沉默了几秒钟,才对徐梦华说:“伯母,我,我和他说,如果忘不了苏凡,就不要忘了。”

    徐梦华,简直不敢相信,盯着叶敏慧。

    “你,你说什么?”徐梦华一把拉住叶敏慧的胳膊,道。

    “如果说,让他抱着心里的苏凡孤独一生,和让他在心里记着苏凡却能和我在一起,我,宁愿选择后者!”叶敏慧道。

    “你,你,你这个傻孩子,你,怎么——”徐梦华良久,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盯着眼前这个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的女孩。

    眼眶里,泪水翻涌,可是叶敏慧还是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望着徐梦华,道:“即便不能得到他的全部,即便,即便要忍受着他在心里爱着苏凡,可我,可我还是不能没有他,我,不能没有逸飞。”

    “你这个傻孩子,你真是,傻孩子!”徐梦华拥住叶敏慧,道。

    是吗,傻吗?就算傻又怎么样呢?活那么精明干什么?只要,只要有逸飞就够了,只要有他就够了。

    在客厅里接了电话的覃逸飞,放下手机静坐了良久。

    他这么做对吗?

    或许,只有这样,对于所有人来说,才是最好的吧!只要他和敏慧交往结婚,雪初就不会有压力了,就不会有人再去怨恨她了。

    这样,很好。

    他望着窗外萧瑟的景色,唇角溢出一丝苦涩的笑意。

    这样的冬天,他把自己,埋葬了吗?

    叶敏慧擦干眼泪,走出了徐梦华的卧室,她站在门口看着坐在轮椅上的覃逸飞,看着他望向窗外,一动不动,她的心,撕扯了一道口子。

    即便是他答应了接受她在身边,可是,他的心里,总归是不会让她走进去的啊!

    没事,没关系的,将来一定会好的。

    只要她有恒心,只要她用她的真心对待他,不再像过去那么针对苏凡,他一定会接受她的,一定,不管多少年,她都会到那一天,一定!

    “逸飞?”叶敏慧微笑着走向他,叫了他一声。

    覃逸飞转过头看着她。

    “走吧,我们去找一下秦医生,准备明天回沪城的事,怎么样?”叶敏慧温柔地说。

    “嗯,我们走吧!”覃逸飞说着,看了眼母亲的卧室门口,道,“我妈呢?”

    “哦,伯母说她要给伯父打电话说一下明天的事,让咱们不要管她了。”叶敏慧道。

    覃逸飞“哦”了一声,叶敏慧便推着他的轮椅走出了房间,徐梦华坐在床边,深深叹了口气。

    这样真的好吗?

    可是,如果不是叶敏慧,其他人,估计儿子更难接受吧!至少叶敏慧和他相处的时间长了,对他的脾性也了解了,也好过其他人又从头开始。既然儿子不再抗拒——

    那就由着他们自己吧!只要儿子能不再和苏凡有什么牵扯,一切都好说。

    两害相权取其轻,现在也只能如此了。

    徐梦华深深叹了口气,拿起手机,给丈夫拨了过去。

    覃春明刚好在车上准备回办公室,秘书接到了电话就赶紧把手机给了覃春明。

    “是夫人的。”秘书道。

    覃春明接过手机,接听了电话。

    “怎么了?”覃春明问。

    “我和小飞,还有敏慧一起明天来沪城。”徐梦华道。

    “哦,小飞可以了吗?”覃春明问。

    “他们两个去找秦医生谈了,应该不会有大问题。他的康健情况挺好的,其他的只要定期复查就行了,去沪城应该没什么事儿。”徐梦华道。

    “那你们就过来吧!”覃春明道,“不过,敏慧在这边挺长时间了,老是麻烦她也不太好,如果能劝她回去的就让她回去——”

    徐梦华叹了口气,覃春明没有再说下去,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他们两个又要在一起了。”徐梦华道。

    这下,覃春明倒是惊呆了。

    “怎么这么,突然?”覃春明道。

    “是啊,还不是敏慧那孩子,唉,真是个傻孩子,委曲求全到这样的地步。”徐梦华叹道。

    “到底怎么了?”覃春明问。

    徐梦华便把情况和丈夫说了遍,覃春明,良久不语。

    “我是挺喜欢敏慧这孩子的,你也知道,这么多年我都喜欢她,除了她,我没想过别的女孩子嫁到咱们家来。小飞和敏慧退婚后,倒是有不少人和我提过婚事,可是我心里就是觉得谁都不行,也就只有敏慧。可小飞——”徐梦华道,“现在小飞这个样子,还不知道能恢复多少,哪个女孩子愿意去爱他?就算是真的结婚嫁过来,也不会是因为爱他,不过就是因为你的缘故。我也想了,与其让他和一个莫名其妙的女孩子结婚,维持我们的局势,倒不如让他和敏慧重新开始。这个世上,对儿子不离不弃的女孩子,只有敏慧了。刚才敏慧和我说的时候,我这心里,真是觉得,有点,对不起她。”

    说着,徐梦华叹了口气。

    覃春明,一言不发。

    他一直都不想让儿子联姻,可是,身处他这个位置,正如妻子所说,儿子的婚姻多半都是联姻了。现在就算他说他不干涉儿子的婚事,那也不可能了。他的情况,已经不允许他的儿子随便找个女人结婚,即便那个女人没有背景,可是那也是要把来历查的一清二楚的,一丝一毫的疑点都不能有。毕竟,进入这样的一个家庭的女人,必须是政治清白的。

    覃春明闭上眼。

    一切,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他的晋升,让一家人在得到了至高的地位和尊崇的同时,也让孩子们丧失了自由。逸秋和志刚是不用说了,他们两个已经不牵扯这个婚姻自由的问题了。现在就是逸飞还有娇娇了,他们两个——

    “那我这边让他们收拾收拾家里,你们明天就过来吧!等会儿我让裕民准备一下去接你们。”覃春明道。

    “好的,我收拾一下行李,这边东西挺多的,让裕民早点过来吧!”徐梦华道。

    “嗯,我知道了。”覃春明道,“等会儿我给承秉打个电话说一下,敏慧来咱们家里,跟她爸妈不说一下也不合适。”

    “行,那我也给苏静说一声。”说着,徐梦华叹了口气,就挂了电话。

    车子,平缓行驶着,覃春明静坐片刻,才对秘书周裕民道:“你等下准备一下,带两个人去疗养院,明天把逸飞他们接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