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3章 说不出的尴尬
    逸飞要回来了,一切,都会正常了吗?

    那孩子,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就接受叶敏慧呢?心里记挂着苏凡——

    覃春明叹了口气。

    漱清那边,平静却又危机重重。

    那些人怎么可能会让漱清好好地把事情做下去呢?不想尽办法添乱,绝对不可能了。

    不过,漱清的计划可以成功吗?那个江采囡,是真的可以利用的人吗?就算是江采囡可以利用,就算是江采囡会倒戈相向,她的份量,也不见得是那么重的,不见得会真的起到作用。

    这,其实是一场赌博。要把江家拉过来,不是件容易的事。江家是叶首长身边重要的一股势力,拉拢江家,必须要付出重大的承诺才行。而现在——

    事实上,在霍漱清和江采囡谈之前,他早就同覃春明和曾元进说过了。覃春明和曾元进都表示了怀疑,这件事要操作起来难度太大。可是,正如霍漱清所说,一旦成功,对于叶首长集团内部的打击,那是相当沉重的。叶首长势力庞大,党政军各级部门都有他的人马,那是一个相当庞大的系统,想要从外部逐个攻破,真是太难了。这些年双方角力如此激烈,却依旧没有伤到内核。

    也许,拉拢江家,在叶首长集团内部放一颗炸弹,从内部爆破的话,也许就一举——

    覃春明和曾元进都是这样想的,可是,他们也都清楚这件事难度非常非常大。

    现在霍漱清已经走出了第一步,就只能静观其变了。

    至于江采囡,应该会被霍漱清策反,毕竟,霍漱清是牺牲了为苏凡报仇的机会,是在明知道江采囡对苏凡做了那些极为恶劣的事情之后,还放了江采囡一马,既往不咎的。这样的情况下,江采囡怎么会没有感觉呢?霍漱清对苏凡的感情那么深,而苏凡遭受的伤害又那么重,让他甘愿放弃为苏凡报仇,这对霍漱清来说也是一个非常痛苦的决定。如果江采囡可以倒戈,那么,霍漱清也得用他的一生去补偿对苏凡的亏欠。对于曾家来说,接受这件事也不是容易的。

    可是,正如霍漱清所说,不管是苏凡,还是逸飞,他们遭受的伤害都是来自于叶首长集团,如果要为他们报仇,就必须想办法将叶首长绳之以法,打垮叶首长的势力,这样做,才算是真正的为他们,以及这些年被叶家加害的无辜的人们的复仇。

    覃春明叹了口气,拿起手机,给叶敏慧的父亲叶承秉打了过去。

    这个时间,叶承秉正在参加一个案情分析的会议。秘书接到覃春明的电话,就立刻走进了会议室,在叶承秉耳边说了句“覃书记的电话”。叶承秉便起身走出了会议室,来到隔壁的休息室,关上了门。

    “春明大哥,你好啊!”叶承秉笑着道。

    “我很好!”覃春明也笑了,道。

    “敏慧那丫头是不是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啊?我还和以珩说,有空就把她早点带回家,不要影响小飞——”叶承秉道。

    “没有没有,她没有添麻烦,我们还要谢谢她呢,帮了很多忙。”覃春明笑着说。

    叶承秉也是说不出的尴尬,女儿那个样子,谁有办法呢?身为叶敏慧的父母,叶承秉夫妇这些年也是有太多的尴尬说不出来。好在覃春明夫妇对叶敏慧也是非常疼爱,简直就跟亲女儿没什么区别。叶承秉夫妇也都知道自从逸飞和女儿退婚后,跟覃家提亲的人那真是要踩破覃家的门槛儿了,毕竟覃春明的声望在那里摆着,谁都看得出这门亲事可以带来的巨大好处。可是,覃春明夫妇似乎并没有多做他想,对叶敏慧依旧是那么的疼爱。

    即便如此,作为叶承秉夫妇来说,女儿这样不清不楚地在覃家待着,也是挺难堪的一件事。他们也听到了一些闲言闲语,说叶敏慧对覃逸飞死缠烂打,“明明人家都不要她了,还死缠着人家,脸皮还不是一般的厚”,诸如这些。叶家是京城的名门大家,却因为叶敏慧和覃逸飞的事找来非议,也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甚至有言论说覃家其实是根本看不上叶家的,诸如这种,那是在挑拨两家关系了。覃春明是官场新贵,可叶家是标准的红色家族,要说高攀,也是覃家攀叶家。

    可是,事实很明显的是,覃逸飞对叶敏慧不理不睬,甚至他发生车祸的地点也是医院附近,而且当时苏凡就在医院里住着。而且,覃逸飞手术后是苏凡在照顾。覃逸飞醒来后,叶敏慧就回来了,依旧纠缠,结果——覃逸飞的所作所为,不就很说明他对叶敏慧根本不在乎吗?这个叶敏慧,也真是把叶家的脸丢尽了。

    传闻,总是很多的。

    叶承秉夫妇也是尴尬至极。

    和叶承秉客套了几句,覃春明便把妻子说的事告诉了叶承秉,叶承秉倒是愣住了。原想把女儿接回来的,可是没想到覃家居然主动——

    这是覃逸飞第一次去父亲新任地的家,而徐梦华带着覃逸飞和叶敏慧一起走,这不是没有深意的。难道说,覃家还是在坚持——

    叶承秉没有想太多,他的思绪本来一直都在案子上的,被覃春明这样一说,有点愣住了。

    “那孩子给你们添了太多麻烦,现在再去沪城,太——”叶承秉道。

    “你别跟我们客气了,是我们该感谢敏慧的。”覃春明道,“这些日子敏慧在疗养院也是辛苦了,去沪城住一段时间,散散心也好点。”

    “那就麻烦你们了,回头我找个时间和小静一起去看看逸飞。”叶承秉道。

    “没事,那你忙去吧,回头再聊。”覃春明道。

    两人便挂了电话。

    与此同时,徐梦华也把电话打给了叶敏慧的母亲苏静。

    苏静这几天得了重感冒在家休息,本来身体就不是很好,这感冒一来,整个人就被打趴下了。叶承秉又忙的不行,根本顾及不到。好在儿媳妇顾希回来了,顾希便医院家里两头跑,照顾婆婆。说是照顾,其实很多事都是有医护人员和护工在做。即便顾希做不了什么,有她在,苏静也是安心一些。苏以珩也是忙碌的不行,整天国内国外飞,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也不管几点钟,就赶去母亲病房陪一会儿。至于叶敏慧,苏静让顾希打电话告诉女儿,自己并不严重,让女儿不要担心。顾希便和叶敏慧说了,说了却是难免一阵叹息的。

    而现在,当医院里的苏静接到徐梦华电话的时候,却是真正的愣住了。

    覃家的举动意味着什么,苏静怎么可能会不清楚呢?

    明白归明白,可是没有说破之前,谁都不能多走一步。毕竟发生了之前订婚又退婚的事情后,两家已经是尴尬的不行了。

    不管怎么说,能有现在这情况,真的是很让人意外了。意外归意外,可是两方父母更多的是,担忧。

    苏静也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便也一句都不多问,只是说“让你们辛苦了,真是过意不去”之类的客套话。徐梦华又何尝不是个精明到七窍都开的女人呢?苏静什么都不说,她也就明白意思了。

    “别这么客气,你好好养身体,别担心敏慧,她是乖孩子,这阵子在疗养院让她也无聊了,去沪城好好玩玩儿。正好希悠也在。”徐梦华道。

    挂了电话,苏静深深叹了口气。

    “敏慧要去沪城吗?”顾希问道。

    苏静点头,把手机给了儿媳妇。

    “逸飞,应该也是同意了的吧!”顾希道。

    “不知道,你徐伯母也没说,我听她那语气,逸飞应该是同意的。”苏静说着,深深叹了口气,接着道,“这个敏慧啊,怎么就回不了头呢?逸飞怎么会突然就接受她?这孩子啊,真是要委屈死自己啊!”

    “妈,您也别太担心了。逸飞他是个有责任心的人,他既然做了决定,就不会再像上次那样了——”顾希安慰婆婆道。

    苏静却摇头,道:“我倒是希望上次退婚之后就那样好了,别再有下文了。”

    顾希愣住了,盯着婆婆。

    这是婆婆第一次说这种话。

    怪不得上次覃逸飞来退婚,叶承秉夫妇都没有说什么,根本没有怪怨覃逸飞,也没有像外界传说的那样怪怨苏凡。原来,婆婆居然是这样的想法。

    “您不喜欢逸飞吗?”顾希问。

    苏静摇头,道:“逸飞是个好孩子,我和你舅舅都很喜欢他,可是,逸飞的心里没有敏慧,他被逼着和敏慧在一起,你觉得敏慧会有幸福吗?所以啊,我觉得上次他提出退婚挺好的,至少说明他是个有担当的男子汉,给不了敏慧幸福就不再拖着,分开了,两个人都有一个可以寻找到自己真正的幸福的机会。可敏慧那孩子啊,看不懂啊!凡是被迫在一起的婚姻,哪一桩是好的?我和以珩爸爸,还有泉儿的爸妈,还有泉儿和希悠,到底谁过的开心了?”

    顾希沉默不语。

    “覃家的想法,我也理解,可是,我,唉,就算是我不同意,好像也没什么用,你说是不是?”苏静叹道。

    顾希点头道:“敏慧太爱逸飞了,如果没有逸飞,她,根本活不下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