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5章 不能容忍
    “不好意思来打扰您了。”方希悠礼貌地说。

    “欢迎打扰!”沈家楠大姑微笑道,“走吧,去里面说,外面太冷了。”

    “好的,沈妈妈您请!”方希悠很礼貌,道。

    “一起走吧。”沈家楠大姑拉着方希悠的手,刚走了一步就说,“哦,对了,我还没给你介绍一下大家伙儿呢!家楠,你介绍吧!”

    于是,沈家楠便把前来迎接方希悠的各位家人介绍了一下,方希悠和每一位都礼貌握手问候。

    介绍完毕,一行人就来到了二楼的客厅。

    依旧是古色古香的感觉。

    大家便各自入座,沈家楠和大姑分别坐在方希悠的两侧。

    “这次我是代表我父亲和公公来探望沈妈妈的,有点小礼物,不成敬意,还请沈妈妈不要嫌弃。”方希悠微笑道,便让秘书把礼物交给了沈家楠大姑。

    老太太笑了,道:“这么客气干什么?你父亲和你公公都是大忙人,我这老太婆就不耽搁他们的时间惦记了!”

    方希悠听了,微微笑了,道:“我父亲常说,沈家是沪城的名门望族,是为我们国家做过大贡献的人,对于沪城的发展是有着切身感受和最切实的建议的,要我们多多听听沈妈妈您的建议。以前没有太多机会来往,幸好阿泉来了沪城,我们也有机会和沈妈妈多多走动了。”

    老太太笑着摆摆手。

    “沪城的情况,希悠并不是很熟悉,阿泉也是初来乍到,工作方面需要沈家这样有威望的爱国人士鼎力协助,才可以好好地为国家做些事,为老百姓做些事。我们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沈妈妈和沈总多多指正!”方希悠道。

    方希悠极为谦卑,身处方希悠的地位,却如此说话,沈家楠和大姑怎么会不明白呢?

    “希悠不用客气,有什么我们沈家能帮到忙的,请跟我们说就好了。曾市长虽然年轻,可是想法和做事都很老练,相信他会为沪城的发展做出贡献的。”沈家楠大姑道。

    尽管上了年纪,可好歹也是历练过的老前辈,老太太思维还是很敏锐的。

    说到这里,老太太便对家人说:“我和家楠陪希悠聊会儿,你们都忙去吧!”

    涉及到了关键的事情,自然是不能让很多人在场的。

    于是,方希悠起身,便和其他的沈家人礼貌告别。

    客厅里,便只剩下三个人了。

    “沈妈妈,想必您对沪城官场的情况不比我陌生,今天我来呢,一来是拜望您,祝愿您身体康泰,二来,”方希悠望着沈家楠的大姑,顿了下,“二来是想请沈家出面,帮着市政府协调一下沪城商界的事。”

    沈老太太默不作声,端起水杯喝了口。

    “据我所知,沪城商界有不少人对现任市政府的一些做法很不满,而他们的这种不满和不配合,也不是因为市政府的政策出了问题,而是一些单纯的反对。当然,究其根本原因,是因为他们和官场上某些人的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做出这样错误的选择。”方希悠道,说着,看了眼沈家楠,接着说,“沪城历来都是商业重地,现在更是我国的金融中心,政商关系错综复杂。阿泉想要做出一番成绩,不能离开商界的支持。在这一方面,希悠不知道沈妈妈和沈先生能否——”

    “前些日子,阿楠深夜被带走的事,希悠是知道的吧?”沈老太太打断方希悠的话,道。

    方希悠愣了下,看了沈家楠一眼,答道:“那件事牵扯到了沈先生,希悠很是过意不去。”

    老太太摆摆手,道:“客套话,咱们也都不说了。”

    方希悠望着老太太。

    “你说的很对,沪城的情况很复杂,曾市长到任后也是困难重重,这些呢,我也知道。外界对于曾市长的非议很多,这些非议呢,我看哪,也未必是曾市长自身的原因,什么年轻啊,缺乏经验啊,都只是人们说说而已。我们也看得出来,曾市长的未来不是一般人可以达到的。”沈老太太道。

    对于这番话,方希悠并没有觉得意外。曾泉空降沪城担任市长,这就是一个信号,是他未来要御极的信号。沈家在这么多年的变迁中始终处于不败之地,如果老太太没有两把刷子怎么可能?

    “对于曾市长上任后的表现,说句公道话,其实他做的很不错。”老太太说着,看着方希悠,“就公理而言,我们要支持为沪城着想的领导,就私心而说,我们沈家要是不能报那一箭之仇,岂不是要被人笑话死了?传出去了,怎么在沪城立足?”

    方希悠,愣住了。

    老太太这话,无异于对叶首长的宣战。

    因为叶家抓了沈家的当家,还是因为一件莫须有的事,这么不给沈家面子——

    “我们沈家虽说只是偏安一隅的家族,可是我们也不会允许有些人这样对待我们。”老太太说道。

    方希悠,望向沈家楠。

    “方小姐不用担心,沈家一定会竭尽全力协助曾市长!”沈家楠道。

    方希悠,沉默了。

    她是需要沈家的协助,可是,沈家这样爽快,倒是让她很意外了。

    或许,她不该意外。沈家楠被叶家带走,后来还是霍漱清和曾泉大家想办法把他救回来的。这件事,对于沈家来说,也是忍不了的。

    只是,叶首长势力太强大,没有多少人可以和他对抗。

    这么一想,方希悠心里也就舒坦了许多便对老太太和沈家楠道:“多谢沈妈妈和沈先生这样深明大义——”

    选边站,这是必须要做的,要不然怎么把家族事业发扬光大?

    和老太太聊了会儿,方希悠便起身告辞了。

    沈家楠送着方希悠下楼,走出了院子。

    二楼客厅的阳台上,沈老太太站在那里看着方希悠和沈家楠的背影,久久不动。

    沈家必须要选个立场,只是这样选,到底——

    “大姑?”一个女人敲门进来。

    “是家芝啊!”老太太道。

    “我看见阿楠送方希悠出去了?”沈家楠的姐姐走到老太太身边,道。

    “嗯,你看,还没走远。”老太太道。

    “阿楠和方希悠的那件绯闻,真的,没有影响吗?”沈家芝问。

    “这,是曾家要考虑的问题!”老太太折身,缓慢走向沙发坐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