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7章 我不想再提了
    于是,叶敏慧便把覃逸飞和自己的决定告诉了方希悠。

    方希悠,愣住了,盯着叶敏慧。

    “你,愿意吗?”方希悠问。

    “我不知道和他在一起会不会很幸福,但是,和他分开,我绝对不会幸福!”叶敏慧望着方希悠,道。

    方希悠怔住了,好一会儿,她久久不动,也不说话。

    这句话,好熟悉啊!

    当初她明知曾泉心里爱着苏凡,明知曾泉是为了救苏凡才和她结婚的,可她还是,还是在父亲劝她的时候说了这样的话,同样的话,当初她和父亲说的,现在叶敏慧说给她听。

    这是讽刺呢,还是,同命相怜?

    她和叶敏慧,本来就是同命相怜。她们爱的男人,爱着同一个女人。不管她们两个做出怎样的努力,她们的男人,都没有改变对那个女人的感情!

    沉默了好一会儿,方希悠叹了口气,端起咖啡喝了口,道:“如果你这样想,我劝你,还是,还是放弃吧!”

    叶敏慧盯着方希悠,道:“姐,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你不想我和逸飞在一起吗?难道你——”

    “敏慧——”方希悠打断叶敏慧的话,望着叶敏慧。

    叶敏慧不语,只是看着方希悠。

    “敏慧,你对逸飞的感情,不管你和我说的,还是没说的,我都知道,这个世上,没有人比我更理解你的心情,没有人比我更理解你的遭遇。”方希悠道。

    “姐,为什么——”叶敏慧不解。

    方希悠对她好,方希悠疼她,这一点,叶敏慧很清楚。她从小就喜欢方希悠,喜欢和方希悠在一起,甚至模仿方希悠的一举一动,即便她不像方希悠。可是,方希悠一直都是她最崇拜最欣赏的姐姐,是她的偶像。而方希悠对她也像是亲姐妹一样,虽然两个人没有血缘关系,可是方希悠对叶敏慧不是一般的好,也许是因为苏以珩的关系,也许是因为曾泉的关系,或者二者皆有。现在方希悠这么说,叶敏慧怎么会明白呢?

    长长地叹了口气,方希悠端起了咖啡杯。

    客厅里,只有她们两个人,可方希悠还是起身了,对叶敏慧道:“你跟我到这边来。”说着,方希悠就上楼了。

    满心不解的叶敏慧,跟着方希悠一起上了楼。

    到了二楼的休闲室,方希悠才关上门。

    “姐,怎么了?”叶敏慧问。

    “我劝你放弃,是因为我和你有同样的遭遇,刚才你和我说的话,当初,我也对我爸说过。”方希悠说着,坐在沙发椅上。

    叶敏慧愣住了,她从来,从来都不知道有这样的事。

    “姐,你,你说什么?”叶敏慧坐在方希悠对面,道。

    方希悠叹了口气,道:“当初我和阿泉结婚的时候,我知道他心里爱着另一个人,他并不是因为爱我才和我结婚,他只是,只是为了救那个女人,他只是为了保护那个女人和我结婚的。”

    叶敏慧,完全,呆住了。

    她知道曾泉和方希悠婚姻平淡,可是她从没听过他们两个人抱怨过彼此,或者说过任何不满的话,他们两个人一直都是一对让别人羡慕的夫妻,一对完美夫妻。可是,现在方希悠居然这么说,居然说曾泉——

    叶敏慧怎么会相信?换做任何人都不会相信的啊!

    “怎么会——”叶敏慧道。

    “怎么不会呢?”方希悠苦笑了下,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我们都是一样的啊!”

    “怎么会一样?我哥从没有像逸飞那样——”叶敏慧道。

    可是方希悠打断了她的话,看着她,道:“阿泉为了另一个女人和我结婚,跟逸飞为了另一个女人和你退婚,你觉得有什么区别?他们的心里,都是另一个人,而,而不是我们。”

    叶敏慧久久反应不过来。

    哥哥怎么会那样?哥哥怎么会——

    哥哥一直都不喜欢被安排的婚姻,不喜欢这种联姻,因为他的父母,也就是小姑和小姑夫就是联姻的,可是他们的婚姻根本不幸福,最后还是那样的一个结局。所以,哥哥一直都说,他将来要和他爱的人结婚,他一定要和他爱的人在一起,不管他要付出什么代价!可是,可是,哥哥怎么会为了——难道这就是他所说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的意思吗?他要付出的代价,就是用自己的婚姻去解救他爱的那个人吗?用牺牲希悠姐的幸福去成全另一个女人吗?

    叶敏慧,怎么都不能接受,她怎么能接受?

    “当初我结婚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些事了。我爸问我到底要不要结,问我是不是真的想清楚了。我说我想清楚了,我说阿泉是我的一切,如果没有阿泉,我不会幸福。所以,我们就结婚了。结果,这么多年下来,你也看到我们是什么样子。”方希悠说着,叹了口气,喝了口咖啡,沉默了片刻。

    叶敏慧看着方希悠,道:“那个女人呢?难道我哥一直和那个女人在一起?”

    方希悠摇头,道:“不说那个女人了,说来就是糟心。”

    “可是,你怎么能容忍——”叶敏慧道。

    “是啊,我不能容忍,难道你能忍吗,敏慧?”方希悠道。

    叶敏慧张着的嘴巴,一直张着,没有合上。

    她不知道说什么。

    “你说你可以接受逸飞在心里记着迦因,其实,你根本做不到,不管你怎么逼着自己,根本做不到。有时候他一个人坐在那里,你就会怀疑他是不是在想迦因。他一个人笑了,你就会想他是不是想起了和迦因在一起的快乐。他——”方希悠道。

    “姐,你别说了,别,说了。”叶敏慧转过头。

    “敏慧,这是根本不能改变的,如果逸飞自己不能放下,你逼着自己去接受他,你还是会活在迦因的阴影里的。”方希悠道。

    “可是我怎么办?如果我不这样,我,我再也,再也见不到——”叶敏慧抽泣道。

    方希悠起身,坐在叶敏慧身边,一只手放在叶敏慧的肩上,道:“之前我一直都希望你和逸飞可以在一起,可是现在,我不能看着你走上我的老路,敏慧。”

    叶敏慧双眼含泪,望着方希悠。

    “我知道要放弃一个爱了很多年的人有多难,根本会痛苦到活都活不下去,可是,敏慧,你要知道,不管你做什么,不管你怎么为他着想,怎么爱他,你都没办法替代迦因在他心里的位置。别说替代,残酷一点,你可能根本没办法挤进他的心里,让他爱你。你为他做的越多,他只会觉得亏欠你很多,只会感激你,可是,感激不是爱,他不会因为感激而爱上你。你什么时候见过一个男人因为感激而爱上一个女人的?你哥爱上我了,还是你小姑夫爱上你小姑了?没有,对不对?”方希悠道。

    叶敏慧的泪,从眼里涌了出来,她拥住了方希悠,哭了起来。

    “感激,不会变成爱。你要他一辈子感激你,可是到最后和你说,对不起,我还是不能爱你,这样的话吗?”方希悠道。

    叶敏慧只是哭泣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敏慧,放下他会很痛苦,可是,我不想看着你重蹈我的覆辙,不想看着你和我一样一辈子——”方希悠道。

    “姐,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你告诉我,那个勾搭我哥哥,害你这么痛苦的狐狸精到底是谁?”叶敏慧猛地松开方希悠,擦去脸上的泪,道。

    方希悠张开嘴巴,却又合上,道:“你别问了,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不想再说了。”

    说着,方希悠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姐,你对我好,我都知道。你是好人,我不能看着那个狐狸精继续祸害你和我哥——你说,那个女人,是不是还和我哥在一起?”叶敏慧起身追到方希悠身边,追问道。

    方希悠没说话。

    “姐——”叶敏慧又叫了声。

    “别问了,敏慧,我不想——”方希悠道。

    “姐,一直以来,你疼我帮我,可我什么,什么都没为你做过。以前我不知道你和我哥这些事,现在我知道了,你让我怎么看着你被那个贱女人欺负?我不能啊,姐,你告诉我,好吗?你要忍着这股恶气,可是我不会忍,我不能看着你忍。不管她是谁,我叶敏慧绝对不会放过她,我不会让这种女人有什么好下场,绝对,不会!”叶敏慧道。

    房间里,一片安静。

    “姐——”叶敏慧又叫了方希悠一声。

    方希悠放下咖啡杯,看着叶敏慧,道:“敏慧,这件事,我不想再提了,现在说了那个女人的名字也没什么意义,传出去只会是一个笑话,对你哥不利。所以,你就不要再追问了,好吗?至于你和逸飞,我劝你还是和他分开吧!他不爱你,会有人爱你的,一定会有人爱你的。”

    “可是,那有什么意义呢?”叶敏慧苦笑道,“我一直都知道有人爱我,可是,我只爱逸飞,我不能没有逸飞。也许他这辈子只会感激我,可是,我不能看着他和别人结婚,我不能看着他身边站着另一个女人。”

    方希悠站起身,道:“敏慧——”

    “既然他心里爱着苏凡,既然他放不下,既然他和任何人结婚都是一样的结果,那么,我宁愿和他结婚,我宁愿,宁愿接受这样的结果,却不想把他让给别人。我,做不到那样,姐,我做不到!”叶敏慧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