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8章 不想让人打扰她
    “可是,你就算和他结婚了又怎么样?”方希悠道。

    叶敏慧看着方希悠。

    “他的心里根本不会忘记迦因,你连个替代品都算不上,你这又是何苦?”方希悠道。

    “你觉得我不该,不该和他在一起吗?”叶敏慧问。

    “如果他不爱你,你就不要勉强自己和他在一起了。你看看静姨,和秉叔结婚这么多年,秉叔把她宠的跟个小姑娘一样,因为秉叔爱她,所以愿意去疼她爱她,永远把她当小姑娘一样宠着爱着。可是,你觉得逸飞可以那样对你吗?”方希悠道。

    叶敏慧,不语。

    “你知道吗,敏慧,在静姨和文姨的脸上,我看到的那种幸福的妻子的表情,是我在妈脸上从没见过的。虽然她们是同辈人,年纪相差不是很大,可是我妈——”方希悠道,叶敏慧望着她。

    “我一直都不想跟我妈那样生活,可是,可是我最终还是和我妈一样了。我妈和我爸冷了一辈子,到了这些年,也许是我妈也释然了吧,再加上顾小楠和姜毓仁两个对我妈也挺亲近的,家里很多事,都是顾小楠在帮忙照顾。你也知道我什么都做不来,不如顾小楠那么,那么会做事,现在回家去,感觉顾小楠比我更像我爸妈的女儿。”方希悠叹道。

    “你不恨顾小楠吗,姐姐?”叶敏慧问。

    “以前也恨啊,恨她妈夺走了我爸,可是恨有什么用呢?我恨,也不会改变我爸对顾小楠她妈的感情,而且,我妈说,他们上一辈人的事,不要再牵扯到我们这一代了,我也不该去想那些事了。”方希悠道。

    “顾小楠的确是很懂事,对敏姨也是照顾的很好。”叶敏慧道。

    “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敏慧,我不想看着你以后过的不开心,要是你不开心,我和以珩,还有阿泉,我们都不会放心的,你知道吗?”方希悠道。

    叶敏慧低头,道:“姐,我知道你们为我好,可是,”顿了下,叶敏慧道,“也许逸飞是我的魔障吧,我已经没办法让自己走出来了,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方希悠叹了口气,道:“既然你自己都决定了,那我也不说什么了。只是,以后的是福是祸,只能你自己担着,我们,没有办法。”

    “姐,我明白,你放心,我们,我们会很好的。也许吧,也许会好吧!”叶敏慧的表情,也很迷茫。

    方希悠起身,拉着叶敏慧的手,道:“敏慧,要是有什么难过的事,就跟姐姐说,知道吗?”

    叶敏慧含泪点头,望着方希悠。

    她只觉得自己是不幸的,可是没想到方希悠比她更——

    方希悠的苦,又有谁能知道呢?起码她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苏凡,起码覃家也帮她把苏凡赶走了可方希悠呢?却连泉哥哥心里那个女人都不愿说出来,一个人就这样承受着。

    叶敏慧沉默良久。

    方希悠对她这么好,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方希悠这样忍辱负重呢?

    “姐——”叶敏慧开口道。

    “什么?”方希悠问。

    “我哥那个女人,你告诉我,可以吗?”叶敏慧道。

    方希悠愣住了。

    叶敏慧抓住方希悠的手,道:“我知道你心里苦还得忍着,我哥心里记挂着那个女人,你也不能做什么,要不然我哥会不高兴。这些我都知道,可是,姐,你告诉我,我去给你讨个公道!”

    讨公道?

    方希悠看着叶敏慧,没说话。

    “姐,你就告诉我,要是我哥知道了,我不会把你扯进来的,你放心。”叶敏慧道,见方希悠没说话,叶敏慧接着说,“姐,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被人欺负还无动于衷?那我还算什么人?姐,你告诉我好不好?”

    “这是我的事,敏慧,你就别插手了。要是传出去,你哥的名声——”方希悠道。

    “你放心,我是不会传出去的。我会让她神不知鬼不觉消失,再也不能破坏你和我哥的生活!”叶敏慧道。

    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方希悠一听,看着叶敏慧,不禁有点惊诧。

    叶敏慧虽然从来都不过问苏以珩的那些隐秘的事,可是叶敏慧毕竟也是在特工家庭长大的,她父亲常年掌管特工部门,而她的哥哥又有很多的秘密手下。在那样的家庭环境里,要说叶敏慧是个单纯的情痴,怎么可能?

    那种家庭长大的孩子,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只有苏凡这样半路加入的,才是显得格格不入。

    可是,即便如此,方希悠也不愿把曾泉和苏凡的那件事说出去,那件事,绝对不能说出去。

    “你别问了,敏慧,你要真的为姐姐好,就什么都别问了,也不要管了。你哥和那个女人已经没关系了,你相信我,他们没关系了。我和阿泉也要开始好好生活,所以,过去的事,我们都不想再提了,你也是,好吗?”方希悠劝道。

    叶敏慧,沉默不语。

    “你要不要留下来和我一起吃午饭?不过,你们刚回来,你应该是去覃家吧?”方希悠转换了话题,问道。

    叶敏慧一看腕表,方希悠提醒的还真是时候,她要去覃家吃午饭了。

    “那我赶紧过去了,姐。”叶敏慧道。

    “走,我送你出去。”方希悠道。

    两人一起下楼,方希悠便问:“你要不搬过来住这边吧!你哥总是不在,家里就我一个人,你白天去找逸飞,晚上忙完了就过来住?”

    叶敏慧面露难色。

    的确,她现在在覃家住着是有点不太方便,毕竟她和覃逸飞还没有正式确立关系。即便是他们再一次订婚,那还是尽量不要在婚前住在男方家里,虽然这样会显得她和覃家关系很亲密,可是毕竟也不是很好。

    表哥家距离覃家就两三分钟的路程,住在表哥家也是很方便,只是,只是她想尽可能多的时间和覃逸飞待在一起——

    “姐,我,我想和逸飞在一起——”叶敏慧语气羞涩,道。

    虽然很不好意思说这种话,可是她说的是真的。

    方希悠听着摇头叹气,道:“敏慧,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我建议你还是暂时不要走过头了。逸飞虽然愿意和你在一起开始,可是,他的心里并不是百分百愿意的。你想和他每分每秒都在一起,这很正常。可逸飞他并不这么想,你要是总出现在他的眼前,难保他不会嫌烦。何况他现在身体还在康复阶段,人的心情本来就不那么稳定,要是他对你发脾气怎么办?你还是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吧!”

    叶敏慧深思着,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姐,你让人帮我收拾一个房间,我晚上就过来。”

    “等会儿我给阿泉打电话,要是他晚上回来的早,我们两个就去覃家拜访一下,看看逸飞,到时候再和覃家说说你的事,怎么样?”方希悠道。

    “嗯,好的,姐,那我先过去了。你和我哥沟通好了给我发个信息。”叶敏慧道。

    方希悠送着叶敏慧出了院子,远远看着叶敏慧的背影消失。

    等叶敏慧离开,方希悠才给曾泉打电话约晚上的事。和曾泉约了,也得和覃家约时间,还不知道覃家晚上方便不方便呢!

    只是,离开了表哥家的叶敏慧,心头一直被方希悠说的那件事给困扰着。她和覃逸飞的事,不管别人怎么说,她都铁了心要和他在一起。可是方希悠——

    到底是谁?泉哥哥到底和哪个女人——

    叶敏慧根本不知道曾家那一晚发生的事,不知道曾雨揭穿了曾泉和苏凡的过去,虽然现在曾雨被罗文因接回家了——因为罗文因害怕曾雨在外面传出什么不合适的话,把那件事再揭出来,就把曾雨接回家关了紧闭,不让曾雨出门——可是,那件事也搞不好什么时候会传出去。而现在的曾家,是绝对不会让那件事流传出去的。那样对曾泉和霍漱清两个人的打击都太大了。

    身在回疆的苏凡,并不知道覃逸飞和叶敏慧这些事,也不知道当天晚上曾泉和方希悠一起去拜访了覃家,探视了逸飞的情况,还把叶敏慧接回了自己的家里。曾泉看着覃逸飞的样子,看着覃逸飞那强装欢笑的脸,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可是他不能把这些事告诉苏凡,不能让苏凡再分心了。

    这两天,事实上,从回疆回来后,曾泉每天都会给苏凡打电话询问她的情况,他知道苏凡正在开展工作,也理解她的压力,便每天和她聊几句天,说些玩笑话,两个人也都心情轻松一点。可是,即便如此,他也不能把覃逸飞的事告诉她。苏凡现在很努力地在适应新的环境,在帮助霍漱清,也是在寻找她的人生价值,而且,曾泉听得出来苏凡那种积极的心态,听得出她虽然很疲劳可是很开心的心情,听得出来她被工作困扰——在这样的情况下,谁都不该再去干扰苏凡的心境了,就让她好好地去为她的梦想努力吧!

    回到家里,方希悠带着叶敏慧去了房间聊了,曾泉一个人站在卧室的阳台上望着外面的夜色,手里,拿着手机。

    苏凡,她一定还在忙吧!不是在整理材料,就是在陪嘉漱吧!

    “阿泉?”方希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曾泉回头。

    方希悠走了过来。

    “怎么了?”方希悠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