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9章 这样也挺好啊
    “敏慧安顿好了吗?”曾泉问。

    方希悠点头,道:“嗯,没事了,什么都给她收拾好了。”

    “谢谢你让她过来。”曾泉道。

    “干嘛这么客气?都是一家人——”方希悠揽着他的胳膊,头靠在他的肩上,道。

    “敏慧这丫头啊,真是让人头疼。”曾泉叹气道。

    “她只是太坚持自己的感情了。”方希悠道。

    曾泉摇头。

    事实上,今晚和覃家人见面的时候,覃家人并未透露任何覃逸飞和叶敏慧未来的打算,可是,即便如此,曾泉也看得出来叶敏慧要和覃逸飞在一起了。只是,想起覃逸飞的眼神——

    “敏慧来沪城这件事,你和她说什么了吗?”曾泉问道。

    因为方希悠一直坚持要撮合叶敏慧和覃逸飞,现在看着两个人好像是被撮合到了一起了,曾泉难免怀疑方希悠是不是做了什么。

    被曾泉这么盯着,方希悠缓慢松开手,看着他,道:“你觉得是我劝逸飞接受的吗?”

    “没有,我只是——”曾泉道。

    “你只是怀疑我会这么做,是吗?”方希悠追问道。

    “逸飞他不会爱敏慧的,这一点我们都很清楚,让他们结婚,敏慧只会一生痛苦。”曾泉道。

    “你怀疑我?”方希悠问道。

    “我没有,我只是想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曾泉道。

    方希悠却苦笑了,摇头,道:“你要是相信我的话,怎么会这样问我?”

    “希悠——”曾泉拉住她的胳膊。

    方希悠看着他另外那只拿着手机的手,道:“你是不是要把这件事告诉迦因?”

    曾泉一愣,道:“我为什么要告诉她?现在逸飞的事和她没有关系了,她没必要知道——”

    “可是你担心逸飞,对不对?你口口声声说你担心敏慧,可是你的心里,你更多的还是担心逸飞!”方希悠道。

    “我担心逸飞有什么不对吗?”曾泉反问道。

    “当然对了,因为他让你觉得同病相怜!”方希悠盯着曾泉,道。

    曾泉怔住了,手不自觉地松开,不可置信地看着妻子。

    “你,在说什么?”曾泉道。

    方希悠转过头,眼眶湿润了。

    “我不想再提这件事了。”方希悠道。

    “你这是不提了吗?”曾泉道。

    “如果不是你这样逼我,我为什么会提这件事?”方希悠盯着他,“我在你这里,难道连这么一点信任都换不到吗,阿泉?你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怀疑我?不问青红皂白就这样——”

    “我没有怀疑你,我只是想知道怎么了。”曾泉拉住她的胳膊,道。

    方希悠笑了,摇摇头,道:“我们之间,就没必要说这些,这些,来掩饰我们真实的想法。我明白,我也,我也理解你的想法,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一样怀疑。”

    曾泉看着她。

    “今天敏慧过来和我说逸飞愿意和她重新开始,我劝她放弃逸飞,可她很固执——”方希悠叹了口气,语气放的柔和了,道。

    曾泉不敢相信,看着妻子。

    “你的感觉很对,其实我今晚也感觉到了,逸飞的心里,还是没有放下迦因。敏慧说,她和逸飞说,她会接受逸飞在心里爱着迦因,她会接受这件事,让逸飞不要强迫自己去忘记迦因。”方希悠道。

    曾泉沉默良久,才叹了口气,道:“这个傻丫头啊!”

    “可是她就是爱逸飞,我们也没有办法,你让她和逸飞分开——你看这么多年,她和逸飞分开了也不是一次两次,结果最后她都忍受不了又回去逸飞那里了。”方希悠道,她看着曾泉,“也许逸飞就是她命里的劫吧!她这辈子是躲不了的。”

    “这次她和覃家一起回沪城,是她自己跟过来的,还是覃家让她一起来的?”曾泉问妻子。

    “是徐阿姨说的。”方希悠道,“看这样子,覃家还是想坚持之前的婚约吧!”

    曾泉叹了口气,不语。

    望着曾泉,方希悠沉默了片刻,道:“阿泉,对不起,我刚才,态度不好。”

    曾泉看着她,愣了下,摇摇头,道:“我宁可希望你这样跟我说出你的不满,也好过以前那样什么都不说。”

    方希悠的心头,猛地一阵潮湿,望着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敏慧这件事,你以后也别再和她说什么了,别劝她了,现在我们劝也没有用,事情看来是不可更改了。”曾泉道。

    “我们就这么看着吗?”方希悠问。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又不能去劝说逸飞爱上敏慧,这种事又不是劝的来的。”曾泉道。

    方希悠不语。

    “哦,今天去沈家情况怎么样?”曾泉转换了话题,问。

    “额,他们说会全力配合你。”方希悠道。

    “哦?这么快就决定了吗?他们可是从来都不会选边站的啊!”曾泉道。

    “沈家楠是个有野心的人,跟着你,总会是有好处的,他们看得清楚。”方希悠道。

    曾泉微微点头,和方希悠一起走进屋里。

    “的确如此,那天和沈家楠聊的时候,我也听得出来。”曾泉道。

    方希悠望着他,沉默了一会儿。

    “怎么了?”曾泉问。

    “阿泉,沈家楠那件事,我一直都没跟你说——”方希悠道。

    曾泉不解,看着她。

    “对不起,阿泉!”她说。

    曾泉看着她,良久不语。

    而方希悠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低下头。

    “没事,都过去了。而且,”曾泉揽住她的肩,看着她,“我和他已经道过谢了,就这样。”

    方希悠抬头望着他。

    方希悠抬头望着他。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曾泉道。

    方希悠摇头,道:“很多事都没有做,如果我们不提早进行的话,往后就越麻烦了。”

    曾泉点点头。

    父亲说的没错,方希悠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战友,方希悠的才干,现在才开始要发挥出来。而他的征途上,没有方希悠是不行的。

    于是,在接下来的每一天里,方希悠都会去拜会沪城的前辈。其他时间就是在家里学习厨艺,说是学习厨艺,其实根本也没做多少。她虽然从不下厨,可是架不住吃过的多,对于食谱也是研究的很深入,这两天闲暇就在家里指导阿姨做饭。即便如此,对于从不下厨房的方希悠来说,这也是很难得了。

    时间,就这么过着。

    叶敏慧每天都在曾泉家里住,白天就去了覃家,和覃逸飞一起出去和商界的一些朋友会面,或者就是考察一些目标项目。除了工作,覃逸飞每天都要进行康复训练,这些都是叶敏慧在旁边陪着他。

    徐梦华也知道让叶敏慧这样辛苦很不好,可是,也许这是唯一可以改变他们两个人关系的方法了。为了叶敏慧和覃逸飞的将来,徐梦华也只能忍了。

    而覃逸飞一来到沪城,江津也就过来了,和叶敏慧一起陪着覃逸飞参加各种会面和考察活动。对于坐在轮椅上的覃逸飞来说,叶敏慧和江津,不止是他的亲密伙伴,更是他不可或缺的人了。

    江津来了,当然邵瑞雪也会过来探望覃逸飞。覃逸飞也知道苏凡把念清彻底转给了邵瑞雪,便会问起来邵瑞雪有什么困难之类的。

    “一切都还好,只是我自己不是做设计的,有些时候不像小凡那么把握的好。心里很没底。”邵瑞雪尴尬地笑了,道。

    小凡——

    覃逸飞笑了下,道:“没事,这两年念清不是一直都是你在负责吗?过去你处理的很好的,现在照样不会有问题,相信你自己。”

    虽然这么微笑着对邵瑞雪说话,鼓励邵瑞雪,可覃逸飞的心,还是忍不住一下下抽痛。

    他和苏凡所有的记忆,就这么消失了。

    好像一切都不复存在了一样!

    可是,这样也很正常,不是吗?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不该越界。她永远都是漱清哥的妻子,只是,只是他偶尔在她身边陪伴了她而已。把那段上天赐给他的最美好的岁月当做理所当然,这才是最愚蠢,也是最错误的。

    现在这样也好,也好啊!

    他知道她在努力,即便她离他几千公里,可他依旧能看见当初那个初识的苏雪初,那个坚强的、不会轻言放弃的苏雪初!

    雪初啊!

    她那里的雪,应该很大吧!

    与此同时,在沪城休假的方希悠突然接到了夫人打来的电话,让她立刻回京。

    虽然很想和曾泉一起在沪城生活,就像这几天一样,哪怕是白天见不到,可是每天晚上都会在一张床上肌肤相亲。这是她想要的幸福吗?这就是幸福吗?方希悠并不知道,也许她根本还没想到幸福的事。

    身在回疆的苏凡,当然也会时常和邵瑞雪通话,毕竟念清刚交给邵瑞雪,可能还有些事两个人需要沟通。从邵瑞雪那里,苏凡得知了沪城的一切,知道了方希悠和曾泉住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也知道覃逸飞和叶敏慧,回到了沪城。

    他们在一起了啊!

    事实上,邵瑞雪也是一直都在隐瞒覃逸飞的事,并不想告诉苏凡,只是偶尔说漏嘴才让苏凡知道了。

    因为苏凡整天都是在忙着工作,晚上回来吃完饭就陪孩子了,和邵瑞雪的联络也只是孩子睡着之后的事。而这一晚,当霍漱清回来推门进了卧室,看见苏凡一个人静静坐在沙发上。

    “怎么了?”他走到她身边,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