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1章 你的答案是什么
    又是江采囡?

    又是大半夜给霍漱清打电话?

    到底,到底是什么事非要大半夜给他打电话?

    苏凡的手,不禁捏紧了手机。

    而手机,依旧在她的手里响个不停。

    那一瞬间,苏凡很想直接把电话给摁掉,或者直接接了电话,告诉江采囡以后不要来骚扰霍漱清。

    可是,好几秒钟过去了,她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盯着手机。

    她,该怎么办?

    “你的电话——”苏凡把手机递给霍漱清。

    霍漱清的手有点湿,他拿过浴缸边放的毛巾擦了下手,接过手机。

    手机却不响了。

    “江采囡打来的。”苏凡道。

    霍漱清抬头看着她,没说什么,只是“哦”了一声,拿过手机,给江采囡拨了过去。

    江采囡这么晚了给他打电话,难道是有什么事吗?

    苏凡的心头,“咯噔”一下,看着他。

    江采囡为什么会打电话给他?明明她都已经离职了,已经离开回疆了,为什么要——

    可是,霍漱清还是坐在浴缸里等着江采囡接电话。

    苏凡不知道怎么想的,直接折身走了出去,关了浴室的门,坐在沙发上。

    究竟怎么回事?

    他和江采囡,难道现在还有什么联系吗?他们为什么要有联系?明明都没有工作关系了,为什么——

    苏凡想不明白,坐在那里,原本平静下来的心,无故又乱了起来。

    或许是心里对江采囡的那股厌恶,或者是对江采囡欺骗她、利用她的愤恨,苏凡起身离开了卧室。

    家里,安静极了,一点声音都没有。

    明明这个屋子里住着好几个人,可是现在,安静的和外面的世界一样。

    苏凡下楼,走进了嘉漱的房间,保姆陪着嘉漱已经睡着了。房间里,只有床下的地灯发出微弱的光。

    坐在床边,苏凡静静注视着儿子那沉睡的脸,心里,真是乱极了。

    孩子的呼吸,很柔软,如同他那柔嫩的肌肤一样,扑在苏凡的脸上,柔软极了,糯糯的,苏凡闭上眼,鼻尖贴着儿子的小鼻子,轻轻挨着。

    一呼一吸,孩子的节奏那么的匀称。

    或许,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节拍吧!对于母亲来说就是如此。

    而现在,在儿子这细微柔弱又温暖的呼吸节拍里,苏凡的心,也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什么江采囡,根本不重要,不用在意,不用在意,苏凡,不用在意。

    相信霍漱清,你要相信霍漱清。

    江采囡打电话过来,他会回复过去,也许就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嗯,对的,是有重要的事,可能是工作方面的事。

    一定是这样。

    苏凡起身,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却又看着儿子睡的那么香——

    她轻轻亲了下儿子的小脸蛋,在心底默默说了句“谢谢你,小家伙”,就起身小心地离开了孩子的卧室,关上了门。

    回到卧室里,霍漱清已经洗完澡出来了,头发还湿着,只穿着一件浴袍。

    “你的头发还没干——”苏凡忙说。

    “没事,我还有点事要处理——”说着,他就折回了浴室,拿出一块毛巾顶在头上,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擦着头发,走出了卧室。

    “你先睡,不用等我了。”霍漱清说完,就关上了门。

    他,到底什么事?

    苏凡想追出去,可是——

    不对,苏凡,你不能这样狭隘,不能这样,绝对不能!

    霍漱清没那么多心思搞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江采囡,江采囡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对,是这样,他在处理重要的事,你就不要去烦他了。

    苏凡这么安慰着自己,就去洗漱准备睡觉了。

    接到了江采囡电话的霍漱清,的确是没有想到江采囡会给他打这样的电话。

    没想到,却还是有那么一丝意料之中的感觉。

    他看着苏凡离开浴室,也感觉苏凡是有想法的,心里是不舒服的。但是他对江采囡和苏凡之间的结交到了什么程度并不是很清楚,尽管苏凡为了江采囡和他争吵过。不过,从现在苏凡的表现来看,苏凡是讨厌江采囡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可是,他也没有时间去和苏凡解释什么,他隐约感觉江采囡打电话要说的,是那件重要的事。

    手机接通了,江采囡的声音传了过来。

    “漱清——”江采囡叫了声。

    “你好,采囡。”霍漱清道。

    江采囡的脸颊,莫名的热了下,可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漱清,之前,你说的那件事,我想通了。”江采囡道。

    霍漱清“嗯”了一声。

    “谭静是叶首长派过来的人!”江采囡并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回答,却是把这件事告诉了霍漱清。

    霍漱清微微一愣,问:“谭静?什么谭静?”

    江采囡没想到霍漱清会这样问,愣住了。

    谭静不是去采访过霍漱清吗?怎么,怎么霍漱清忘记了?

    而且,谭静采访霍漱清不止一次啊!第一次去就是在霍漱清的办公室,还为了引起霍漱清的重视故意改变了采访大纲。之后谭静作为华社的特派记者,经常出现在霍漱清的许多次对外活动中,不管是视察工作还是会见活动。

    怎么这样频繁出现在霍漱清眼前的谭静,居然都没有被霍漱清给记住?

    太奇怪了吧?

    就在这时,江采囡突然听见霍漱清说:“我想起来了,就是你们华社的那个女记者,是吗?”

    “嗯,就是她!”江采囡道。

    “她长的很像苏凡,还是我华东大学的校友。”霍漱清道。

    “是的,她是我父亲派人挑选出来,接替我去接近你的人。”江采囡道。

    “我知道了。”霍漱清道。

    江采囡没明白他说的这个“我知道了”是“我早就知道了”的意思,还是说“我现在知道了”的意思?

    不过,对于霍漱清来说,江采囡能主动说出谭静的背景,这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也预示着江采囡接受了他的建议,愿意为他服务。

    “谢谢你,采囡。”霍漱清道。

    “不客气,我,我其实早就想和你说的,只是,只是我之前一直,一直都——”江采囡道,可是后面的话说不出来。

    “我们上次说的事,你的答案,我是不是可以肯定了?”霍漱清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