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2章 早就没有选择了
    苏凡并不知道这些事,她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

    逸飞和敏慧的事,将来怎么样,谁都不知道。可是,逸飞既然做了那样的决定,就是说明他要开始新的生活了。这样也挺好的,人总得向前看,日子总得继续过下去。

    这样的话,她也可以放下心了——

    可以了吧!

    逸飞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她是没办法也无权去干涉过问的。之前逸飞订婚那次,她就,就不该去榕城见他——可那次,那次她是担心逸飞——

    担心什么呢?逸飞的事,和她有什么关系?她干嘛要去横加干涉。

    苏凡躺在床上,翻了个身,想起愤怒的叶敏慧伸手掐她脖子的事,脖子也不禁有点被卡住的感觉。

    逸飞爱不爱叶敏慧,那是逸飞的事,轮不到她去说什么。她跑去多管闲事,叶敏慧那么对她,也没什么错,她也能理解。换做是她,肯定也会很,很生气的。

    那么这次——

    唉,她在这里想什么呢?逸飞又不是个孩子了,他自己会有主张的。而且,就像霍漱清说的,逸飞现在那个样子,能不能恢复到过去的样子都不知道,可叶敏慧非但不会嫌弃他,还悉心照顾他帮助他,逸飞就算再怎么铁石心肠,也会改变心意的,何况叶敏慧和他相处了这么多年,感情是早就有的。现在这样下去,也许,逸飞会爱上叶敏慧。如果那样的话,就真的,太好了!

    是啊,太好了!

    苏凡闭上了眼睛,她也是太累了,累到现在也没心思去想霍漱清和江采囡在说什么。

    霍漱清返回卧室的时候,苏凡早已睡着。

    他躺在她身边,看着她那熟睡的脸庞,俯身轻轻亲了下她的唇。

    对不起,丫头!

    苏凡并不知道,在电话里,江采囡向霍漱清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关于即将到来的回疆人代会的一些内幕。具体的,江采囡说明天在京里见了霍漱清再详谈。霍漱清也很清楚这次的会议没那么简单,毕竟叶首长在回疆也不是说没有布局。自从霍漱清来了回疆,回疆在叶首长这里的份量就突然变的更加重要起来。霍漱清想要调整一些人事安排,毕竟他的政策要推广,需要听信于他的人,最差也不能是反对他的人。可是现在坐在位置上的那些官员,基本都是之前的领导安排的,很多都是叶首长方面的人。新一年到来,才是霍漱清政策开始广泛推广的时候,他必须调整人事安排。可这次的阻力,前所未有的巨大。

    江采囡也很清楚霍漱清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她要想真正加入霍漱清的麾下,就必须奉上足够份量的投名状。一个谭静,根本不足以让霍漱清相信她。她必须给霍漱清更重要的信息,而回疆政坛的布局就是一个重大的突破。

    事实上,霍漱清没有想到江采囡会为他提供这方面的信息。一个谭静,就差不多可以表明江采囡在倒戈,但是他也很清楚,单凭一个谭静的背景,不自已让他相信江采囡,不足以让他把江采囡当成自己的人。

    只是,霍漱清奇怪的是,江采囡为什么会突然有这么大的改变?江采囡这么做,基本就是倒戈的举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江采囡下了这样的决定?是她主动来投靠他,还是,这又是一出计中计?江采囡利用提供一些信息给他来取得他的信任,从而在他这里获得更多的情报,让叶家对付他们?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尚无定论,他必须慢慢观察江采囡。毕竟这件事关系重大,江采囡可以被江家利用来对付他,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他不得不慎重。

    不过,这些要等明天和江采囡见面后,拿到江采囡提供给他的消息,他才能下结论。

    在刚才挂了江采囡的电话后,霍漱清一直坐在书房里陷入了深思。

    霍漱清不明白江采囡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倒戈相向,而且还取得了重要的信息。事实上,江采囡离开回疆后,日子根本不顺。

    华社那边是没有她的位置的,调令让她去南方的一个省,却没有让她立即去过去,给了她一周休息的时间。这一周,对于江采囡来说,根本就是煎熬。

    她突然发现回到京里后,居然无处可去了。至于江家,因为她工作的失误,因为她在霍漱清这里的失败,父亲对她很是失望,即便她回到家里,父亲也是冷淡的让她心痛。至于继母,看着父亲对她的冷淡,气势突然就上来了,让江采囡极为不爽。

    于是,在回京后的第二天,从家里出来后,她驱车来到了京郊的一个墓园,那里埋葬着她的堂哥江启正。

    深冬的京郊,群山环绕的墓园,放眼望去,满目皆是一片凄凉。没有什么是活着的,除了风声,这个世界简直安静的让她有种游离于尘世的感觉。

    墓碑上的江启正,还是江采囡熟悉的那个样子。现在看着江启正,江采囡的脑子里,浮现出的是和江启正最后一次见面的场景。

    她没想到那次的会面之后,江启正居然会自杀。他怎么能自杀呢?就算是被判刑,也就是坐牢而已,等他出来,有那么多钱在,生活肯定不会受太多影响的。可是,江启正居然就——

    只是为了不想受辱吗?

    江启正是那么高傲的一个人,怎么会愿意成为阶下囚?名声没了,自尊没了——她原以为江启正会骂她,如果不是她出卖,他也不会被霍漱清抓到。可是,她没想到江启正居然一点都没有责怪她。

    没有责怪她,却让她甘心背叛了霍漱清。

    再一度,她做了叛徒。

    “我知道这一切不是你要我做的,可是,”江采囡坐在墓碑边儿上,看着远处的山,“可是你让我背叛了他。”

    死人当然是不会说话的。

    “我这辈子,已经背叛了太多的人,第一次背叛了江家,背叛了你,第二次,我背叛了霍漱清,而现在,难道我要第三次背叛吗?难道我这辈子就是不停地在背叛吗?”江采囡苦笑了。

    江启正是不会回答她的。

    “把你的那些东西交给霍漱清,我并不后悔,真的,我一点都不后悔。我不想看着霍漱清痛苦,我不能看着霍漱清自责。你犯了错,每个人犯了错都必须要承担责任,所以我不后悔,一点,都不。”江采囡道。

    “那你呢?你对霍漱清做的那些事,是不是你现在也打算承担责任了?”一个声音,在江采囡的耳边响起。

    这个声音那么熟悉,江采囡侧过头,看向墓碑,江启正就坐在墓碑的另一边。

    “采囡,你没有选择,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不管你想怎么为霍漱清赎罪,你都不可能赎清的。”江启正看着她,“我们,和霍漱清,是不可能站在一条船上的。他要活,就必须除了我们,我们要想活下去,就必须让霍漱清死。没有任何一条中间路,采囡。”

    “他已经原谅我了。”江采囡道。

    “所以呢?你就觉得你有机会了,是吗?”江启正道。

    江采囡不语。

    “霍漱清老谋深算,你以为他真会放过你吗?我只是让刘书雅去杀他老婆,还没杀死,他就把我害成这个样子了。你换了他老婆的药,把一个好端端的人变得神经兮兮、疯疯癫癫的,你觉得霍漱清真能原谅你?别傻了。别说霍漱清不会,就算他想原谅你,曾家也不会允许他那么做,苏以珩的枪口,会永远瞄准着你,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采囡。”江启正道,“我们早就没有别的选择了。”

    “我相信他。”江采囡却说。

    “相信他?”江启正问。

    “是的,我相信他,漱清他,他不会那样虚伪,他不是那样的人,他——”江采囡道。

    江启正笑了,道:“你是真的不了解霍漱清呢,还是你想为他开脱,采囡?我想不到你会这么傻,居然会相信他能原谅你,你还真是——”

    “漱清他和别人不一样,他说话算话,他——”江采囡辩解道。

    “好,就算他能原谅你,你觉得曾家能吗?苏以珩能吗?苏凡能吗?”江启正道,“霍漱清需要曾家,他怎么可能会为了你而得罪曾家,失去上位的机会?”

    “所以,你觉得我不该相信他吗?”江采囡问道。

    “你自己觉得呢?”江启正道。

    是啊,我自己觉得呢?

    “我爸觉得我没用了,他们已经派了别人代替我了,我,对于江家来说,已经没用了,对于霍漱清来说也没用了,我——”江采囡低下头,道。

    江启正没说话。

    江采囡闭上眼睛无声落泪。

    “我不甘心啊,我真的不甘心就这样,我——”江采囡道。

    “自从你生为江采囡的那一天开始,你和霍漱清就注定没有未来。这不是你可以更改的命运,你没有办法。江家和霍漱清,你只能选择一个,可是,你每次都是选择了一个之后就会后悔,就会想着去选另一个。你的所作所为明明把你的后路都堵死了,你都明明没有什么可以选择的了,可你还是——”江启正看着她,道。

    江采囡泪眼蒙蒙看着江启正。

    “采囡,你要么成为江家的人,要么就是站在霍漱清那边,没有中间路线给你选。而你,既没有成为江家人,也没有成为霍漱清的人。我知道你想让你父亲背叛叶首长,可是,这件事,更加不可能,你就死心吧!”江启正道,“你早就没有选择了,采囡。”

    风声,在耳畔呼啸而过。

    等江采囡再度朝着旁边看去,却是空无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